九九一十二 作者:底昂

    &九九一十二——底昂(29)

    俩人对着手机传照片的间隙,那女孩又问:师兄,能问你要一个随便什么东西,当毕业礼物吗?

    张天乐对上那女孩盯着他的眼睛,佯装苦恼地说:小妹妹,你问我拿毕业礼物,不怕毕不了业啊?

    于是那女孩天真地又问了一句:你成绩不好吗?

    张天乐吃了瘪,把矛头指向我,你要是真想要,你问他,他成绩好。

    我操,你快别听他瞎扯。我赶忙接过话,以免张天乐误导人,师妹,你要是喜欢他,你就让他抱抱你。

    那女孩一听有点惊讶,但兴奋还是占了上风,咋咋呼呼地问:真的吗?可以吗?

    张天乐别过头凶巴巴地瞪我一眼,可他这时候也不能表达出一丁点不愿意的意思,多伤人家女孩的心,我就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更加肆无忌惮地给他挖坑。

    来。张天乐也干脆,大大方方地张开手,把面前的女孩扎实抱住,比起抱,那程度更像是捆,但这个亲密举动也没太过火,两三秒他就撒了手。

    那女孩彻底憋红了脸,说了句谢谢师兄就跑开了,跑到远处她的一群朋友里,几个女生一起抓着彼此又跳又尖叫。

    我在这头边看边笑,张天乐撞了一下我的肩,看着远处说道:怎么样,可爱吧。

    是挺可爱的。

    他转过来看我,不高兴地捏了我一把,又说:我说我可爱吧。

    我偏过头,斜眼瞥他,我说的也是你可爱。

    张天乐似乎满意了,自顾自地开始介绍:之前校运会的时候她给我送过一回水,你知道最神的是什么,她还问我要签名了。

    嗬,你们还有这份姻缘呢,合着我让你抱抱她也算功德一件了。

    闭嘴吧你。说着他又过来捏我的腰侧,我给她签的是你的名。

    啥啥啥玩意?

    张天乐嘿嘿地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当时也没怎么想,就写了你的名。

    那她该不会到现在都觉得你是我吧?这也太尴尬了。

    不能够吧,颁奖的时候报过那么多回名字,怎么着也能对上号了。

    也是。想到这我又嫌弃地看了看张天乐,那人家都知道你给签的假名字了,这次还宽宏大量不计前嫌地过来给你照相,看来是真心的。

    呸呸呸,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小心反被威胁。

    能有啥威胁?能有啥威胁你告诉我?我觉得你现在可喜欢我了,谁能有能耐给我造成威胁?我侧过身来对着张天乐,学习他天真里带坏笑,再加点没羞没臊。

    面前的人有点憋红了脸,也不回话,眼珠子转啊转就是不看我,最终不自然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默默地换了下一话题:周六晚上上我家吃饭啊?我爷爷奶奶家,周日我就走了,下次回来就彻底解放啦。

    行啊。

    给你个预警,我奶奶话痨,聊上可就停不下来了。

    得咧,我好好表现,不给你丢人。

    张天乐拽过我的领带下摆,一下一下甩着玩,我搭上他的手腕让他停下,向他倾了倾身子,两张脸庞的距离足够近后点到即止。

    张天乐不躲了。他只是多少僵直了脖子,双下巴都要出来了,旋即他又放松下来,头一歪冲我笑,说:我要是现在亲你,你肯定要躲。

    我不躲,你来。

    那你撅个嘴。

    我稍微努起嘴,冲他一挑眉。

    张天乐似是惊讶似是无奈地望了望天,缓慢地抿抿嘴,准备凑上来。

    得,你赢了。我松开他,正了正身子,站回正常距离。

    张天乐愣了一下,像是有些失望,我一瞬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这人勇敢过了头,可是这样的举动,并不适合出现在人来人往的学校操场。

    哎呀,我试着缓和气氛:下次嘛。

    张天乐两三步跑到前头去了,矫健地一回身,边后退边问我:下次什么时候啊?

    我插上裤兜跟了上去,你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咯。

    ☆、第二十八章 By张天乐

    防火防盗防奶奶,千防万防,没防住我妹。

    周六放了学我跟吴浩宇到我爷爷奶奶家的时候,正好我姑姑带女儿也过来吃饭,爷爷奶奶当时正在厨房忙活,没功夫招呼我们,姑姑一看人多,想再弄两个菜,把女儿撂给我就风风火火出门买菜去了。

    我妹一个三岁多的奶娃娃,在我姑姑出门前还乖乖站在我腿边拉着我的指头,门一关就松了手,自己跑到布沙发边上,手脚并用地要往上爬。

    我跟吴浩宇面面相觑,各自盯了我妹爬沙发的后脑勺良久,最后他走过去,默不作声地托起我妹的腿,帮了她一把。

    吴浩宇不太喜欢小孩,这点我是知道的。他说不是那种厌恶的不喜欢,而是不会跟小孩相处,可爱的时候不会逗,哭闹了也不会哄,一跟小孩待在一起他就不知所措,所以干脆就不喜欢。

    就比如现在,吴浩宇不动声色地把我妹给托上了沙发后,我妹当然也是感受到了助力,愣头愣脑地仰着脑袋往后看是谁动自己了,吴浩宇则是再无额外的互动,默默来到沙发的另一头坐下,他看似舒服地窝下了,但双手端正地放在腿上,视线除了右手边哪里都敢扫我妹正在他右手边、也就是沙发的另一头坐着,直愣愣看着他。

    这副场景其实特别好笑,那么小的小孩还不懂尴尬害羞,虽然身子端坐着,但整张脸都要往吴浩宇那头凑,眼神更是直勾勾地盯着他,而吴浩宇一个大孩子,被我妹盯得如坐针毡,不断向我眼神示意发来求救,我向他一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我妹长得特水灵,好看,像那种陶瓷娃娃,但不是很可爱。怎么说呢,其实她真的是那种很乖的小孩子了,不爱哭不娇气,文静话少不吵闹,虽然有时候不理人,但是是喜欢躲到我姑姑腿后面的那种害羞,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这孩子不懂事什么的,除了对我,所以为什么我说她不可爱呢,因为她是真心不爱搭理我。

    这小屁孩年龄不大,话说不利索,意识倒是清楚得很,我虽然转移不了她的注意力,但是我一在他俩中间落座,就把我妹好奇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她发现是我,就把脑袋转了回去,开始吃自己带的小零食。

    我还就纳闷了,印象里我也没跟我妹有过什么大纠纷,我没抢过她玩具,没扯过她头发,没惹过她生气,她才三岁多,这三年里我又大部分时间都在香港,但她好像自从有自主意识开始就不愿意搭理我,也不让我抱,一抱就哭,大人们问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她也吱吱呀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算是我们家至今一大未解之谜了。

    吴浩宇似乎觉得有意思,稍微往前倾了倾身子,有我在中间隔着,也终于敢打量打量我妹了。

    我妹虽然不可爱,但我还是挺喜欢她的,于是我往她那头挪了几屁股,紧挨着她坐到她边上,我妹不出意料地也往角落里挤,整个人都快挂在沙发扶手上了。

    馨馨,你为啥不喜欢我啊?赵梦馨是我妹的大名。

    她当然是不可能理我的,跟吴浩宇刚开始一个样。

    是哥哥对你不好吗?

    是哥哥不够好看吗?

    诸如此类的问题我每回见了她都要问上一遍,我妹太经得起逗了,我根本逗不动她,但我就指望着哪天她愿意搭理我了,告诉我一声,究竟是我欺负她了还是怎么的,以便我及时改正。

    乐乐来帮个忙奶奶在厨房喊我。

    我正要起身,吴浩宇把我一拽,惶恐万分又可怜兮兮地挤着声音问我:那我怎么办?说罢又用眼神向我示意了一下旁边坐着的我妹。

    我起了玩心,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子把我妹手里的小零食给抢了,转手扔到吴浩宇手中,撂下一句你自己陪她玩吧就溜之大吉。

    我帮奶奶洗菜的间隙,不放心地出来看了一眼,差点没笑昏过去。

    他俩还是各自霸占着沙发一头,只是双方都面对面盘腿坐着,吴浩宇手中仍旧拿着我妹的小零食,我抢来之后隐约看过一眼,是散装的山楂片,此时吴浩宇看起来仍是浑身不自在,但正按照我妹给他数的三二一,随机从沙发这头向沙发那头抛一枚山楂片,我妹就仰着头张嘴接,大部分情况是没接住直接砸脸上了,她也不哭,就咯咯咯地笑,声音清脆,开心得不得了。

    吴浩宇看见我,仿佛终于看见了救兵,直接起身把零食塞给我,话都没说完就往厕所跑。我来到吴浩宇原来的位置坐下,对对面的小娃娃说:馨馨,我来陪你玩行不行?

    然后我妹头一扭,又开始自己玩了。

    我在她这碰一鼻子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也无所谓,只不过等会吴浩宇回来就得坐到我俩中间了,一定又是一场好戏。

    吴浩宇回来后果然是一副失策的表情,尴尬地在我跟我妹中间坐下了,把手机拿出来解锁,指头在屏幕上来来回回滑动,也不知道究竟想找什么。

    我妹这小鬼头机灵得很,见吴浩宇回来了,悄无声息地就趴到他边上来了,伸手要动他的手机,吴浩宇根本招架不住小姑娘的攻势,手机没一会就到我妹手上了,她趴在吴浩宇腿上胡乱戳着屏幕玩,毫无意识地压着吴浩宇的手臂,吴浩宇废了好大劲才不动声色地把胳膊抽出来,然后放在哪都不合适,只好举起来尴尬地捏了捏自己后颈。

    我在边上憋笑憋得辛苦,馨馨,他是谁你知道吗?

    知道。

    那你说,他是谁?

    我妹就又不理我了。

    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哥哥?

    我妹姑且哼了一声算作回应。

    那不行,你看,我给你捋捋,你喜欢他,可他喜欢我,那这么一来不就相当于你喜欢我了吗,这样可不行,你多不喜欢我啊是不是?

    赵梦馨对付我的招数向来一致,小小年纪拧紧眉毛,然后一转头,绝不多跟我说半个字。

    吴浩宇见这场景,总算笑了笑。

    我见他笑了,也总算松口气,小的哄不好,能把大的哄好了也行。

    吃饭的时候我妹倒没继续盯着吴浩宇了,在我姑姑的照看下乖乖地吃着饭。倒是我奶奶终于有机会跟我们说上话,开启了她的话痨模式,从人口普查到高考志愿到日常学习生活,细细地把吴浩宇问了个遍,甚至有很多问题的答案我都是第一次听到,新鲜得很。

    一顿饭下来,奶奶夸了吴浩宇不下十遍好孩子,还想让我们都放心住下明天再回,我赶忙婉拒了奶奶的盛情,说晚点我们还有别的安排。

    我们又坐了一会就准备撤了,奶奶叮嘱我们早些回家,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还跟吴浩宇说以后周末有空就跟我一块过来吃饭。而我妹这个自己爬不上沙发的小娃娃,在我们走之前,还特地滑下沙发来,躲在客厅的门框后,大半张脸探出来又藏回去,伸出手冲我们挥了挥,在收到吴浩宇回给她的挥手后,她就又高兴地跑回里面去了。

    晚点的安排,其实也还是训练。每进行到新赛段,面对的都是实力更强的对手,初赛之后,才是真正的挑战。

    周末的晚上学校关闭,我只好来市中心免费开放的老田径体育场,它现在更像是市民饭后消食散步的场所,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成为人群,顺着跑道一路溜达,其中也有慢跑运动的人,总之就是把跑道占得水泄不通就是了。

    人们在九点左右陆陆续续地散了,我在这个时候开始热身和体能长跑,等人走得再多些,应该正好就能接上针对训练。

    体育场边上放着两个老旧的大铁架子看台,吴浩宇在我慢跑的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其中一个上面坐着,每次跑过来基本没见他换过姿势,他就从头到尾呆滞地坐在那里,两眼无神,偶尔还慢悠悠地打个哈欠。

    等我终于跑完,喘着气走到他跟前时,这人可才算是醒了,仍是呆滞地看我一眼,嘴里干巴巴地说:跑完啦。

    我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双手往身后一撑,仰头眯着眼睛看顶上的大照明灯,怎么了你,累成这样。

    我感觉我已经好久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了。

    我笑出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腰,就跟你说了,我奶奶特能聊,是不是把你给聊趴下了?

    吴浩宇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一声叹气。

    哎,我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挺可爱的,比一般小孩可爱。

    有我可爱吗?

    吴浩宇转过头来受不了地瞪了我一眼,没有可比性。

    我发现这个照明灯的光源方向不错,打下来正好把人的影子投到地面上,还不怎么变形,只不过现在我和吴浩宇挨着坐在一起,影子有点重叠了。

    我往下跳了一层,不着痕迹地在吴浩宇跟前来回走动寻找合适的角度。我在他斜前方蹲下来,掏出手机藏在臂弯里,不想让他发现我在偷拍我们的影子。

    正对好焦的时候,身后吴浩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默不作声地把头一歪,影子里我们两人的脑袋就靠在了一起,我赶紧按下快门,接着他的声音从后头轻飘飘地传来:真人在这,拍影子有什么劲啊。

    说完他就也跳下来,在我身后弯下腰,拉上外套的帽子,把下巴枕在我肩膀上,半张脸都埋在我肩窝里,用气音在我颈边说:换前摄啊。

    即便头顶就是明晃晃的照明灯,夜里的光线总体还是不太好的。吴浩宇难得对着镜头笑了笑,是那种抿着嘴勾起一侧嘴角、可惜逆着灯光所以看不太清楚的笑。

    我拍完之后,肩膀上的重量就退开了,我把照片调出来,回味地看了半天,吴浩宇也凑过来瞅了一眼,又看了我一会,突然笑说:这么喜欢我啊?

    我一愣,反应过来才有点不好意思。

    是啊。

    所以带你去老人家吃饭,见他们喜欢你,我觉得很高兴,就连我妹喜欢你甚至多于喜欢我,我也很高兴,我想向所有人幼稚地炫耀这么好的你,然后偷偷摸摸地窃喜你只喜欢我,想无聊地拍下我们的影子,想你继续在我肩膀上靠着,想就这样背你回家。

    吴浩宇站起身来,大跨步又上回了他原来坐着的那一层,他举了举手臂舒展筋骨,说:我跳下来,你底盘稳住了啊,我重得很,你接好啊。

    恋耽美

    &九九一十二——底昂(29)

章节目录

九九一十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底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底昂并收藏九九一十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