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一十二 作者:底昂

    &九九一十二——底昂(47)

    ☆、第四十六章 By张天乐

    我的DSE分数和吴浩宇的志愿录取先后出了结果。

    我的成绩就很一般,很稳定地很一般,给不了我爸妈什么惊喜感,也不至于让他们大失所望,就很一般般。

    我跟他们说了要去澳门念大学的意向,我妈跟吴浩宇他爸的想法一致,觉得人不能只在一个地方成长,大学去个外地锻炼是最好的,但是也建议我同时考虑一些内地的学校。我爸不置可否,说最好还是留在香港,非要去澳门的话,他试试能不能找关系把我弄进澳门大学。

    我猜他不知道吴浩宇也报了同样的学校,不然怎么可能不逼我留在香港,他的教育观从来都是在能力范围内让我上个最好的学校。

    也不坏啊,对吧。

    但我知道我这回悬了,门槛低也不是这么个低法,要是我这程度能跟吴浩宇上同一所大学,他得多憋屈啊。

    他已经收到了澳门大学的录取,他自己看中的□□管理被分数要求一口否决了,只是依旧没那么好运,他们全家人商议后列为第一和第二意向的土木工程和计算机专业都没收他,第三意向的社会科学本来都没放在心上,结果也没要他,最后调剂到了市场学专业才收的,听起来好像还可以,可是实力似乎确实不强。本来阿姨因为这都不让吴浩宇去澳门了,最后不知他怎么说服的,总之阿姨又妥协了下来。

    阿姨急转直下的态度让我想不透,这么多天过去了,我没从吴浩宇口里听到任何坏动静。阿姨什么都没说,叔叔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清楚这算好事还是坏事,我只知道从我的立场来看,好事和坏事好像都是分别扎堆来的,现在算不上皆大欢喜,但也足够让人觉得有力量和希望。

    人生才刚开始啊。

    我表妹四岁了。

    小姑娘过了好几轮生日,幼儿园的,家里的,周末还得上爷爷奶奶家过一次。

    周末我跟我爸早早到了,爷爷奶奶问起了我考试上学的事,奶奶其实不太重视学校,觉得只要上了大学就是好孩子,爷爷则是问得详细,觉得我如果能回来上学更好。

    我爸一点一点给他爸分析,向他爸数落我铁了心一定要去澳门,固执得很。我爷爷就笑,说孩子大了性子野了,不愿意在家长眼皮子底下待着了。

    姑姑一家过来的时候,我爸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我妹了,欢喜得上去就要抱,他人高马大,又不巧穿了一身黑,走近了还没碰上就把我妹吓哭了。

    我妹哇地一声泪眼汪汪,大人见了这副场景却都笑弯了腰,我爸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伸着手在半空中难得尴尬起来,小娃娃躲到我姑姑腿后面哭去了。

    姑姑骂我爸一天到晚打扮得跟个黑社会似的,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谁家小孩见了他不害怕,却也不哄我妹任她哭,说小孩子老靠哄着可不行,怎么见了自家舅舅还有吓哭的道理。

    姑姑他们准备下个月带我妹去香港玩,这回见了我,把景点和日常交通线路问了个大致。聊天期间我妹一直被姑姑放在我和她之间,力求让我跟妹妹搞好关系,可是我妹长大一岁后性格并没有改变多少,依然是自己玩自己的,也不怎么理我,姑姑拿她没办法,教育她不能这么没礼貌,我倒是没什么所谓,不喜欢我的人可多了去了,不差我妹一个。

    可我突然灵光一闪,问姑姑我妹在幼儿园里有没有喜欢什么小男孩,又有没有小男孩喜欢她,姑姑说馨馨在幼儿园可害羞了,转眼都要升中班了,还是害羞得很,跟同班小朋友也不怎么主动说话,年初文艺汇演的时候,班里有小男孩送她大红花贴纸,我妹也没好意思要,扭扭捏捏地跑掉了,姑姑都担心她养成这害羞的性格以后上小学了该怎么办。

    我妹现在说话利索多了,见她妈妈跟我说小男孩的事,急急地打断:妈妈你又说!你又说!

    看来我姑姑是没少打趣我妹这点小糗事,我觉得有意思,便趁姑姑走开的时候,悄悄问我妹:馨馨,你有喜欢的小男孩啦?

    我妹一噘嘴,说才不喜欢小男孩。

    我又问:你还记得你上次在姥姥家见的那个哥哥吗?

    我妹小小的眉头一皱,显然是想不起来了。

    你当时可喜欢那哥哥了,是不是你初恋的小男孩?

    我妹大概是对小男孩这几个字很敏感,一听我提起,便拨浪鼓似的摇头说不是没有。

    我跟大人们打了声招呼,说带我妹去阳台上玩会,便不容她抗拒地把她抱起来到了阳台上,蹲下身以好跟她一般高,把她困在我胸前不让她跑,这小姑娘老是不听我的话,真气人。

    我给吴浩宇打了个视频通话,打了三遍他才接的,一接就是一句不耐烦的干嘛呀,可映入眼帘的先是我妹的大脸,便立马住了嘴。

    吴浩宇一脑袋汗,额前的头发全被他撩到后面去了,只有几缕不听话的老是往下掉,他戴着眼镜,背景是天空和大太阳。

    嚷什么,吓到人小姑娘了,你干嘛呢?

    我学车。吴浩宇的声音立马软了下来,假模假样的。

    牛逼啊,跟我说话什么语气,跟我妹说话什么语气。我挤兑完吴浩宇,拿胳膊顶了顶赵梦馨,馨馨,说话,问个好。

    吴浩宇最怕这种场景,他也不等我妹出声,干巴巴地对着镜头说了句:嗨,你好啊。

    我在我妹的头发后面掩着半张脸,都快憋出内伤了,这小姑娘就对着手机屏幕痴愣着看,眼睛睁得圆溜,但也就是不说话。

    我于是接着逗她:是不是不记得这哥哥了?嗯?

    吴浩宇那头有人喊他了,他得挂了,我把我妹的眼睛捂上,给他飞了个吻,他在那头夸张地打一激灵,通话就断了。

    事实上我妹从被我捂上眼睛的瞬间起,就开始扑楞着要扒我的手,我把视频挂了就自然松开她,她立马开始找手机屏幕,四周看了一圈后才发现被我挂了,一下子大失所望地难过起来。

    我被小孩子毫不遮掩的真实反应给惊呆了,乐不可支地问她:咋了啊你,失恋啦?

    她又快要委屈得抽抽搭搭起来,却依然理直气壮地问我:他是谁呀?

    我说:他是我的小男孩。

    刚因为被我爸吓到而哭过的我妹,又因为我一句话哇哇大哭起来,我爷爷闻声赶紧过来了,一边哄着我妹一边替她狠狠说了我几句。我其实没想到她竟然能为了这事哭,难道就因为我擅自挂了她爱看的视频?我被爷爷教训着,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再一看我妹也怪可怜的,就跟她说下次带那哥哥来见她。

    我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听了这话却抽出空来问了我一句:什么时候呀?

    我靠,这算啥啊,又一次初恋?

    吴浩宇跟赵梦馨的见面来得太快了,可就前后几天的功夫,我妹好像又把他给忘了。

    我给我妹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套小熊娃娃,一个系列统共十二只,订的时候刚巧赶上等官方补货,到我手上已经是生日过去一周后了。

    吴浩宇那天正好跟我一起,我就领他上我姑姑家跑了一趟。

    上楼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坏了,吴浩宇今天也是将近一身黑,连背包也是黑的,就只有短裤是个不怎么明显的墨绿色,虽说跟我爸是完全不同的风格,但是小孩眼里哪分得清这些,我有点担心,怕一会万一我妹见了吴浩宇又得被吓哭。

    我过来送个熊,说两句话就能走,可姑父看我特地跑一趟,一定要请我们进去坐坐,休息休息消消汗,我反正恭敬不如从命,就拉着吴浩宇一块进屋了。

    我不知道我妹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来了的,当我发现她发现了我们的时候,她正在客厅门边上躲着偷看。

    姑姑切了点水果给我们吃,四个人就坐在沙发上闲聊,吴浩宇没什么话说,主要就是听,偶尔答一两句。姑父喊我妹别躲着,过来叫哥哥,喊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姑姑去把她牵过来的,过来后就一直捂着脸往她爸爸怀里埋,姑姑于是笑道:又害羞了你看看。

    这害羞可不是朝我害羞,赵梦馨记得她自己可烦我了,可我就奇了怪了,同样是一身黑,怎么见了我爸是哇哇大哭,见了吴浩宇就成害羞了?

    之后我们也没坐太久,准备走的时候姑姑突然想起来给我爸带的茶叶刚好让我一并拿回去。茶叶不多,但是包装相当费心思,姑父见盒子那么大,我又两手空空的,接下来明显不是要直接回家的意思,带这么个东西去哪都累赘,便想着去找个小一点的容器把茶叶分开了装。我觉得太麻烦他们,过去说没关系找个袋子我拎着就行,三个人在客厅走廊间来来回回地走动,谁都没注意到我妹。

    小孩大概是见家里人风风火火地走来走去,有点怕在自己家把自己给丢了,悄悄挪到吴浩宇腿边,把他右手的小拇指给抓上了,吴浩宇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抽手又僵住,低下头看了我妹一眼,我妹跟他对视上,也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好像才发现牵错了人,后来就一直用另一只手捧着这只手,挺不好意思似的。

    我是当然没注意到这一幕,这是离开姑姑家后,吴浩宇心惊胆战跟我说的。

    我虽然觉得好笑,但也觉得太莫名其妙了。我仔细观察了吴浩宇一番,他好看是好看,但也不是这么回事啊,虽然他上次戴着眼镜湿着头发也挺性感的,但那也不该是我妹能分辨出来的好不好看啊,这回就更奇怪了,黑衣大高个不吓人吗?

    走出小区没一会我收到了姑姑发来的消息:馨馨问你那朋友是谁,下回什么时候来。下一条是一个乐坏了的表情包。

    我靠,怎么回事,一万次初恋?

    我没什么别的要紧事,只是难得跟吴浩宇出来一趟,一直在我姑姑家坐着也没意思。

    地铁出来直接连到购物商场的负二层,我们乘了直梯上去到顶楼,上面有一个电玩城,隔壁就是电影院,够我们打发一段时间了。

    吴浩宇喜欢那个侏罗纪森林探险的枪战游戏,4D打恐龙的效果做得挺逼真的,我喜欢骑摩托,赛车也行,反正就是所有速度类的我都偏爱,冲撞翻车的效果也刺激。

    我们手里积了一沓兑奖票,主要都是靠投篮得的。两个人一块投,基本上没让球在底下等过,连续开了四五局,底下的票一直没扯断,一直不间断地往外出,堆了一地,引来不少小朋友在边上围着羡慕。

    我们上礼品区看了一圈,都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奖票兑的那一大堆积分倒成了问题,只有个switch还有点意思,可它要两万分,得再投不知道多少篮我们才能积到两万分,还不如直接花钱买来得快。

    兜了两三圈都没兑换到东西,吴浩宇说干脆走吧,反正分积着也不会过期,等以后真积到两万了再来换那时最贵的东西。我们出了电玩城,到隔壁电影院走了一趟,都说没有特别想看的但是可以随便看一个,商量来商量去又打算不看了,主要还是没劲。

    夏天的午后让人容易乏力,虽然在商场里吹着冷气,可吴浩宇还是抵不住了说好困,我们坐扶梯一层层往下走,打算找个地方吃饭。

    商场一楼中庭在举办活动,好像是比赛一类的,我跟吴浩宇在每一层的扶梯上都低头向下看,到了一楼就往中庭走想去看个热闹。

    是一个唱歌软件推出的线下全民接唱活动,累积的公益分贝会用来资助扶贫项目,今天是这站的最后一天。舞台前放一个立式麦克风,跟前架了一个手机,任何人都可以上前接唱,要求是接唱延迟不能超过一秒,接唱不能断,错词走音只要被系统识别出来了都算失败,每轮分数不设上限,失败了也只是从头再来,分数会转化为分贝累积,只不过每轮都有翻倍线,要是能一直有人稳稳地接下去,越到后面分数会涨得越快。舞台后放了一个电子屏,滚动着现在的累积得分和全国接唱榜,上海站遥遥领先占据榜首,看实时分数我们现在还排在第八位。

    这你拿手啊。我杵杵吴浩宇,拉他往前靠。

    抢麦的人特多,也不怕丢面子,五音不全就敢上去吼,一轮动不动就结束了动不动就结束了,分贝才十几十几地往上涨,太慢了。

    我又怂恿吴浩宇:这唱的都是什么鬼,你快上去给他们露一手。

    吴浩宇却还是很困,说想去吃可乐冰,三翻四次催促我走。

    台上偶尔也有小高潮,比如终于接得长了些,突然又接失败了,会引起底下一片惋惜声。

    你不去吗?我问吴浩宇。

    不去。他很果断地拒绝了我,用力拖我走,却拖不动。

    我说,你把我们唱到第七位去,我们就去吃冰。

    吴浩宇有气无力地往麦克风的方向挤进人群,在边上站着等,看有人接不上的空档就上去接。

    怎么说,天神下凡,寸草不留?

    可偏偏老是有猪队友,因为唱错或跑调导致失败,老是得重新来。歌曲是随机出的,重来也不代表前面的就都能对,分贝数就总是积不上去。

    吴浩宇透过人群朝我递来个绝望的眼神:这得唱到猴年马月去才能唱到第七位。

    再逮到空档的时候,吴浩宇又上去了,这次他接完了之后没下来,把麦给霸上了。

    我吃了一惊,这种活动的主旨本来就是软件推广,又有做公益的噱头,邀民众一起玩,一人唱三四句就得了,一直占着麦克风就搞得像来白蹭KTV似的,又不是明星,也没有人愿意听你唱专场,还有装逼显摆的嫌疑,怎么都不讨好,怎么看不像是吴浩宇能干出来的事。

    可他就在麦克风前站着,用手抓着架子,视线回头紧紧落在大屏幕时刻变动的分数上,都不用看手机里的提词和音准曲线,一字不错,几乎每句都在95分以上。

    一开始有人不满,在边上犹犹豫豫地想上去抢麦,渐渐好像明白了吴浩宇的意图,就都等着他唱。

    其实我们离第七位差得也不是那么多,只要多坚持几次翻倍,反超是可以很快的。吴浩宇大概唱了一分钟,遇到了第一个翻倍的分水岭,分数一下子翻到了四千。越到后面歌换得越快,也越难,但吴浩宇一直很稳当,五千翻到一万,一万翻到两万从五万多一下子翻到十万的时候,全场都开始惊呼了,吴浩宇只要再唱一会,只要翻过了二十万,我们就能升到第七位了。

    底下开始有人举着手机录像,记录这稍显激动的一刻。

    没有悬念,唱歌对吴浩宇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惊呼变成了欢呼和叫好,一升到第七位后吴浩宇就没兴趣继续了,边唱边对着边上等候的众人招手,希望谁来接一下。

    他从台上下来前不好意思地对那些人鞠了好几个躬,一路走下来频频引来侧目和称赞,时不时得低个头摆手说谢谢,好不容易回到我身边了,拉上我就要跑。

    赶紧走,太他妈丢人了。

    我被他拖着一路小跑离开了活动现场,往商场外头去,他的头发随着跑动的频率一下一下地腾起又落下。

    恋耽美

    &九九一十二——底昂(47)

章节目录

九九一十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底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底昂并收藏九九一十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