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需(H) 作者:困汀

    不知道何总您是不是想找她

    各取所需(H) 作者:困汀

    下了高铁,狂风裹挟着潮气而来。

    一转眼就到了十月底了,天气渐渐转凉,台风却未曾缺席,依然频繁地光临着这个南方的小镇。

    谢今今拢起脖颈上的丝巾,拖着行李箱出站,没费多大劲儿就找到了魏宇的车。

    黑色的奥迪在车群中显得低调而不显眼。魏宇下车来,帮谢今今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颇有绅士风度地帮她开了车门。

    “谢了。”

    谢今今轻轻笑了下,上了副驾驶。

    魏宇开车很稳,没过多久就从开上了大路。谢今今神色有些疲惫,头半靠在椅背上,脸微微侧向一边,看向窗外。

    “还算顺利吧?”

    过了半晌,魏宇开口。

    “嗯。”谢今今低声道,“我妈最后……走得挺安详的。”

    当年,她母亲因为贪污腐败金额巨大,被转移到外地监狱。前几个月她收到监狱的通知,说她母亲罹患癌症晚期,现在申请去地区指定的医院保外就医。

    谢今今十几年没见过她了,犹豫了几天,最终还是决定辞职去照顾她。一直到前几天,母亲去世了。

    魏宇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重新找个工作吧。”谢今今说,“不好意思啊,我没地方住了,可能要到你那里借住几天。”

    “没事。我单身,地方大,随时欢迎。”魏宇笑了笑,发觉谢今今的情绪似乎不太在轻松的范畴里,又识趣地将笑声收了回去,默默地将话题转移,“饿了么?今晚带你去一家挺不错的店,前几天他们刚带我去过。”

    “嗯。”谢今今惜字如金,明显没有什么谈话的欲望。

    于是魏宇也沉默了下来。

    窗外的天色愈发阴沉,树桠被狂风卷得萧索飘零。热带风潮踩着夏天最后的尾巴,路过这个南方小镇。

    下雨了。

    ——

    晚上八点,何淼还待在办公室里处理事务。

    二中的项目快到收尾验收的时候了,湖区的三个项目也在如火如荼得进行。今天何鑫又给他指派了一个项目,下周就要招标,他必须抓紧时间准备材料。

    自从谢今今消失以后,不知为什么,何淼工作的欲望似乎越来越强烈。

    八点二十四,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何淼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的号码。他手头正忙,便有些不耐,随手将电话掐掉,谁知没过多久,它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

    如此反复几次,何淼接起电话来的时候语气已然不甚佳。

    “喂?谁啊?”

    “何总?”那边的女孩试探着叫了句,“何总,是我,糖糖。”

    她的声音已经褪去了刚见面时的小心翼翼与畏畏缩缩,有了些许外露的东西——也许可以称之为自信。

    何淼愣了下才想起她是谁:“糖糖?什么事啊?”

    “那个……我在这里看到一个熟人……不知道何总您是不是想找她。”

    糖糖的语气有些不确定,似乎已经犹豫了很久。

    何淼将手里的文件分类放好,随口问:“谁啊。”

    “就是那个,原来住您楼下的……邻居。”糖糖组织了很久的措辞,“她后来不是搬家了吗,我也不知道何总您是不是想找她。”

    她不是傻子,在何淼家住了那么久,总能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何淼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后知后觉地把糖糖口中的“邻居”和谢今今划上等号。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外套都忘了穿,火烧火燎地就向办公室外冲去。

    “你在哪儿?!”

    “就在我工作的地方……”糖糖提醒,“是您介绍我工作的那个饭店。”

    “帮我看住她,千万不能让她走了!”何淼急吼吼地叮嘱,冲到敞篷车旁边,单手一撑直接跳了进去,“记住啊,一定要等我过去!”

    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妥:“不行,糖糖,你直接和她说了,就说我要过去了,叫她一定要等我!”

    那边的糖糖愣了一下,语气更加犹豫了。

    “可是,何总……”糖糖皱眉,觉得有些不妥,“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欸……那应该、应该是她男朋友吧?说叫她等您,会不会……有些不好啊?”

    ============

    评论区一片惨淡,我心如死灰!

    不过真的要谢谢大家的猪猪!喜欢!

    不知道何总您是不是想找她

章节目录

各取所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困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困汀并收藏各取所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