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第九章 你是我的小狼狗,专门来狠狠操我的。

    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可儿看着余涛挤满润滑剂的大手,在粗长的大屌上捋了几下,将它捋得油光水滑。饱满的龟头还向上翘了一下,似在示威。她仿佛能感应到它庞大体积散发的阵阵热气,连带着身体马上就有了感觉。

    她眼睛一转,一个“好”主意又憋了出来。

    “哎哟哟!朕的小狼狗诶!你怎么能这么调皮,这么可人疼!”可儿一只手高高举起,食指挑起余涛的下巴,眼里带着无限的溺爱。

    “朕?小狼狗?”

    余涛感觉自己听得一头雾水。

    “这是两性之间的一种情趣,朕现在是大秦帝国的女王,你是朕的……呃……小狼狗。”可儿说,“你适当的时候配合一下,你会发现最终占了大便宜的是你。因为……朕会变得很淫荡。”

    “所以你是秦始皇的女儿还是孙女?”

    “哎呀!都不是啦!这是我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朝代是史历架空的,懂么?”

    余涛想,他大概是听懂了吧!“所以,你是你小说里的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那我呢?”

    “……你是我的小狼狗,专门来狠狠操我的。”

    可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封了他为贵嫔。贵嫔的身体这么棒,那朕的创新花样御龙八十八式不就可以大放异彩了么?

    余贵宾可是朕下旨册封的第一人。那些早前入宫的小秀男们就让呆在储秀宫或放出宫去吧,可千万别冲撞了朕的新宠。

    “涛哥,你个儿高,我们到床上去吧!你半蹲的样子实在太憋屈。”女人的语气一下子温柔得可以溺死个人。说完,她便要往外走。

    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走出去呢?这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啊!余涛二话不说的将她一把环腰抱起,那颗滑溜溜的大龟头正好磨在小嫩逼上。

    “啊~涛哥~”余贵嫔真是强,总是那么容易让朕出水出汁。

    “嗯?”

    “好痒!”又好烫。

    “哪儿痒?”

    “逼痒!”

    她话刚说完。余涛便将那颗滑溜的大东西顶了进去,还边走边往里顶。

    “啊~啊~涛哥~我也想操你一次,好不好?”

    她开始撒娇。

    “你操我?怎么个操法?”

    要是换个人,敢提一下这字眼试试,他铁定将之糊墙上,可小女人毕竟不同。

    可儿趴在他的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于是余涛让她面朝下,双膝跪在床沿,丰满白皙的屁股被抬高,他捧起就蹲下身体舔,

    “嗯!这味儿,那叫一个鲜!”

    他是越舔越爱不释口。它怎么就能这么嫩呢?

    或许这个姿势实在太适合舔逼,可儿这刻也是爽得没边了。刚刚龟头将逼口撑松了一点,所以他那足够有力的大长舌努力了一把还真被他钻进去不少。

    “啊~啊~那里~”

    逼口的嫩肉好敏感的哟!

    余涛过足嘴瘾才狠吸一口站起来,他左边的大长腿虚踩在床上,右腿绷着大腿肌实踩在地板,上身前俯,校准靶心,臀部发力,将大龟头挤了进去。

    “啊~啊~我的个乖乖,让朕好好的操你!”

    可儿情欲上脑,将心底想了好几遍的台词说了出来。

    “嗯?”

    虽然说好了她暂时是女王,但她说话的语气跟个男人似的,他总是有那么点别扭。

    “啊~不是,我是想说你太累了,先歇一会,我来动。”她赶紧狗腿的描补。

    “啊~涛哥~哥~,你看看到哪了,还剩多少?”胀死朕了。

    余涛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像贪吃蛇一般的将自己的大屌一公分一公分的蚕食掉。

    “哦~不行了,吃不下了,胀死宝宝了,我刚刚就不该贪吃,吃了你剩下的四个水饺。”

    余涛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这女人入戏真严重,她的小脑袋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自个儿嗨的不亦乐乎。这何止是剩下四个水饺的量,她充其量也就吞下了长屌的三分之一。

    他干脆把左腿也从床上放下,实踩在地板,一动不动的叉开双腿站定,双手抱胸,宽厚肩背和壮硕翘臀用力绷紧。

    他倒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哦~余贵~涛哥~好美呀~哦~哦~”

    她是真的有在动,不过那幅度来来去去也就两三公分,但她自己是真嗨的不得了,淫水加速的往外渗。她自产的这种秦氏淫水质量上佳,是助兴佳品。

    有了它的帮助,进程开展得极为顺畅,进出幅度也大了不少,速度还在加快。

    她现在可以精准的全部退出,然后从大龟头起直入三分之二。接着再猛地收缩逼肉,慢慢从大粗屌上退出来,充分演绎什么叫“依依惜别”。

    也多亏了余涛这强悍的体魄,她才能这么顺利的开展。她构想中的大秦帝国御龙八十八式,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真要全部实施一遍,不拗断几根鸡巴是不可能的。

    余涛相当庆幸刚才一时赌气,让他因“祸”得福,得了这样的体验。

    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硬过,从来没有这么爽过,他自己都感觉鸡巴胀大了一圈,而女人还是那个小女人,逼还是那个小嫩逼,疏朗的毛,白胖的丘,窄小的洞,嫩红的肉。

    它,就是个英雄冢。

    突然,小女人调头,用水汪汪的眼晴看着他,说:“涛哥,来,操我,不要停,射我里面,做我第一个男人。”

    瞧这话说的,一下子就把“第一男人”的定义定了下来。

    换言之:不操到底,不把精留下,算不得我男人。

    只要细细一想这话,这撂哪个有血性的男人身上能忍?

    她才刚说完,男人就跟着了魔一般,双手快速一抄她那双豪乳,放在手心揉圆搓扁,巨屌如敲钉子般一下下敲进小嫩逼。

    “啊~啊~我现在知道你是真男人了!啊~”

    这话本没毛病,可联系前后,硬是把男人刺激得全身肌肉贲起,龟头由鸡蛋变鸭蛋,操起人来也威风凛凛,虎虎生风。

    可儿持续的吟哦,皆因男人高频的抽插,她这下是真有点怕怕,但又有着成功的喜悦:

    她的小狼狗终于被她开发成大“尾巴”野狼啦!

    被过多淫水打湿的毛发服贴的趴在肥美的外阴唇周围,外阴唇白中略带红,此时正被一截极粗长的大屌分开。

    大屌抽插得很快,连周边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热烈,空气飘浮着润滑剂的香精味。

    余涛又抽插数百下后拔了出来,穴口的嫩肉娇艳得像一朵极美的粉红色小花。

    龟头贴着外阴唇慢慢磨蹭。脱离了活动轨迹整个跑到外面来的物件凶狠异常,长长的一大根在逼外耀武扬威。他还特意伸手向下压着那物,然后快速松手,让它狠狠地拍上可儿泥泞的小逼。

    可儿承受第一下觉得疼,还觉得挺委屈的,这地方她连自己洗澡的时候都是小心冀冀的,这臭男人居然用驴鞭打它!

    她想骂他,让禁卫军把他拖出去扒光裤子打五十大板。哪知她又挨了几鞭后,虽然还是疼,但又刺激得要命。

    她突然灵光一闪,她那御龙八十八式里不是也有一式叫什么“马尾绳鞭打骚淫牝”的么。

    “啊~啊~原来是这种感觉,痛痛热热辣辣,啊~余贵嫔~不要停~”

    天!这女人是又入戏了。不过,这感觉还真不赖,通红炙热的大屌上全是她黏糊糊的淫水。

    余涛继续一下下的以不大不小的力度抽打,小女人却越叫越嗨,眼看就要到高潮了。他这构不成威胁的示威行动不得不结束。他又再度捅了进去,像骑马一般狂疯鞑伐。

    曾被85号认为不识货的可儿,现在可受用了,嫩逼被男人那狗公腰带着大粗屌捣了无数下后,早已一塌糊涂,她像是四肢百骸都被疏通了一般,美不堪言。

    “呀~好美呀~哦~哦~好爽好舒服呀~。”

    可儿收紧小逼,肉壁吸力再现,抽插的声音便有明显不同。余涛用尽全力狠捣了不知多少下,等到小女人在她身下尖叫着全身颤抖,他才一个深挺,大吼一声,让浓精狂喷。

    男人第一道浓精飙出的那一刹那,没忘记宣示自己的主权,

    “啊~啊~说!你说!我是不是你男人?”

    可儿轻声的不知自言自语说了些什么,说完又哼哼唧唧了几声。估计着实无力再配合,便一个腿软,累趴在小床上,那呼吸也是进的多出的少。

    余涛挺着粗长的物件,重重地压在她身上,他因剧烈运动而急促的呼吸着,汗水流湿了全身。

    第九章 你是我的小狼狗,专门来狠狠操我的。

章节目录

前列腺保养(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钟彬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彬木并收藏前列腺保养(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