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第十章 能舔到自己的乳头么?试试看,舔给涛

    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余涛一觉醒来已是下午1点多,虽只睡了6个小时,精神却不错。

    他往身边一摸,空空如也。

    小女人已经起来,正屈膝歪躺在小沙发上,手拿着书,戴着耳机,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鸟语。

    “醒来就去漱口,早午餐都在电视柜上,还是温的。”小女人也就看了他一眼,转头又一下扎进她的书里去。

    看小黄文么?这么认真。

    余涛昨晚入睡还在想:把她操得那么嗨,再醒来他的待遇至少能提个两档吧!——狗腿的给他接漱口水,挤好牙膏,把洗脸的水温调到刚刚好,然后再撤娇,求他垂怜来一发。

    没有!他想到的这些都没有!人家甚至连个暧昧的眼神都欠奉送。

    余涛悻悻的甩着根大鸡巴,灰溜溜的自个儿去洗漱,出来又把椅子拖得人牙齿酸。然后坐在电视柜前——吃饭。

    青瓜炒肉片、白米饭、豆浆、茶叶蛋……没了!就只这四样。

    抬头望望天花板,他在想:他有多少年没吃过这么简陋的午餐?

    青瓜里总共只有三片薄薄的肉,三小块四分之一大小的香菇丁,两片姜,一瓣蒜。

    他蔫蔫的扒着饭。闷闷不乐、无精打彩、满肚腹诽。

    他余涛到哪不是被女人捧着?老姐让着他,老妈跟老妈子似的伺侯着他,老太太满嘴满眼都宝贝着他,女同学哈着他,女同事奉承着他,外面的妹子像苍蝇见着屎似的黏着他。

    怎么到小女人这里就坐冷板凳了呢?

    他匆匆把食物一扫而光,将饭盒、包装纸往塑料袋里一放,拎到旁边的垃圾篓去丢。

    丢完垃圾往回走两步,人突然停下来,快速回去把垃圾篓里自己刚丢的塑料袋拎开,一只小小塑料饭盒,孤零零的躺在篓底下。

    余涛打开它,里面只有几颗饭粒和一缕番茄味。

    他再打开自己刚要丢的塑料袋,细细看上面的包装LOGO,四样食物三个牌子,来自不相邻距离也不近的三个店。

    如果用价钱去衡量,这四样东西都抵不过公司女同事送的小半颗瑞士巧克力。那用其他东西去衡量呢?

    小女人像小懒猫似的打了个呵欠,大眼睛尾梢挤出一滴生理泪水。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他的手覆在她放在后颈脖的小手上,跟着她的节奏一下下的揉捏。

    “快要期末考了,没多少时间。”小女人脑袋往后仰,闭眼享受大手的推拿服务。

    “大几了?什么专业?哪个学校?”

    “下学期大四,会计学,H大。”

    “哦!有什么不懂的问涛哥。”

    “你懂这个?”

    “不懂,涛哥给你找专家。”

    “切!……你摸哪呢,小涛涛?”

    余涛手往下滑,一颗颗解开棉质衬衫纽扣。“啪答”一声松开奶罩前面的搭扣,饱胀的双乳挣脱束缚,轻弹一下,舒展开来。

    他眼前一花,视野立时被她胸前那一片白晳填满,淡淡奶香在房间弥漫开来。

    获得解放的乳房大到找不着边界,按重力学常识理应要下垂的,只是它的下半球尤其鼓胀,硬生生把乳尖斜斜向上托了起来,辣人眼球。

    男人嘴里叼着根吸管,略眯了下眼,脸上憋着不怀好意的笑。

    “豆浆喝完,吸管还留着干嘛?”可儿觉得这怪幼稚的,男人要叼也是叼根烟才有型。

    “不是还有奶么?”他说完把吸管的一端对准乳头,自己吸着另一端。

    天!这男人是天才,连这玩意儿都能拿来当道具。

    “嘘嘘~”乳头的一端又不是液体,肯定是漏风的,吸进嘴里的也不过是空气罢。可儿见他可怜,从小嘴里蘸了点唾液在那粉红的一粒上。

    “诶!唉呀~”有了她的神助攻,吸管还真就产生了吸力,一不留神把她吸得打了个激灵。

    “谢了呵!”余涛裂开嘴直乐,他原本还以为弄不成了。

    “乖啦!帮涛哥把另一粒也弄湿好不好?”男人善善诱导。

    小女人有时还是很听话的,两粒都一起给补了水。

    要说有多刺激还真没有,也就是个情趣。

    “唉~唉~唉~”突然,可儿嗓子尖了起来。原来吸到乳晕上了。这里的肉软,用力一吸能留下个小红印,效果比吸乳头好的不是一星半点。他一连吸了好多下。

    “能舔到自己的乳头么?试试看,舔给涛哥看。”他也是突发来的灵感。

    哪知,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了小女人这里就跟舔嘴唇一样容易。

    “我操!”

    看着丁香小舌,一下下的舔在那团白白嫩嫩的乳肉和乳晕、乳尖尖上,画面是硬死个人的性感。

    收藏数71,留言数17,珍珠18,加更。

    错别字以后再改哈。

    第十章 能舔到自己的乳头么?试试看,舔给涛

章节目录

前列腺保养(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钟彬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彬木并收藏前列腺保养(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