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N⒉qq,て0Μ 第三十八章 好大一盆狗血!(

    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次日,余涛和其他几个外包公司的老总应BVM的要求,要去N市参加一个为期三天的会议。

    晚上吃饭,可儿身边少了个人还怪不习惯的。

    晚餐的菜品比昨晚还丰盛,不仅有吴大婶带来的鸡鸭肉,还有蒋兰从外面买来的各种卤菜。老杨酒兴大发,在桌上频频敬酒。

    有吴大婶老俩口在,吴梅和老高是滴酒沾不上。俩老人家本来就是来助孕的,那些有反作用的烟酒,甚至是饮料都被禁止了。

    看来,在吴梅怀上前,老高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可儿被老杨多灌了几杯,很快就上头。脑袋晕乎乎的。

    回了房间,她倒头就想睡。

    她硬撑着困意去了洗手间,开了温水从头往下淋。

    她意识是慢慢清醒了,身体的热意却不减反增,她把热水器的火力调至最小。

    她的腿心渐渐的热了起来。

    开始只是热,后来慢慢变痒。

    她脑海里出现余涛帅帅的脸,他高大健壮的躯体,他满脸坏笑地向她走近,脱掉身上的篮球服……

    他把身体最后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也脱掉了。

    怎么会有人性感得这么嚣张!

    好大~

    吻我!ΓοUΓοUщù(肉肉щù)奌てοм】

    你为什么不吻?

    不许笑?

    不!

    啊~

    你去哪?

    你别走!

    不!

    你不能丢下我!

    我要你~啊~呜~

    ……

    可儿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为余涛对她的不管不顾。

    为他的毅然离开。

    她的身体有着强烈的需求,一种不被满足就要被燃烧的欲望。

    好一边哭着一边不由自主的伸手到腿心。小手在小阴唇上一遍又一遍的抚摸,还时不时的按压躲藏起来的小阴蒂。

    她手法极其生疏,但她太饥渴了,因而高潮来的并不慢。

    几乎是在她冲顶的同时,洗手间的门被敲响。

    噢!小狼狗,余贵妃你回来了!

    你怎么不早一分钟?

    害朕平白用掉了一个珍贵的第一次。

    “嗯~嗯唔~”

    她畅快地哼了起来。倒也不是故意要引诱他,她高潮的余韵还在呢!

    “砰砰砰!”

    敲门的力量不是重了一点半点。

    着什么急呀!

    再急也得等她把身上的水渍擦干不是?

    “砰砰砰砰!”

    这声音响亮得能让这小小的洗手间炸开。一种即将破门而入的感觉。

    不对!

    这明显的不对!

    这撞门和不重不痒的扇她几记屁股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洗手间只有鸽子笼这么大,这门撞开,把里面的她撞伤的可能性不小。如果这人真是余涛,那她真是瞎了狗眼了!

    是别人!还是个女人!这塑料门,成年男子用力一脚就踹开了。

    是那个心机婊的可能性太大了!

    余涛去外地,吴梅全家住旅馆,无端端打包的卤菜,频频的向老杨敬酒……

    她秦可儿酒量是差,也很喜欢余涛,但不致于饥渴至此!

    催情药?致幻剂?

    好你个贱人!

    看我不弄死你!

    可儿的神智因为刚才的高潮恢复的差不多,但手脚仍然有点发软。走路洗澡都不成问题,近身搏斗就有点勉强了。

    “砰砰!砰砰砰!”

    她任由塑料门被拍得震天响。

    她将仍在喷水的花洒调了个方向,对着墙上淋。抓起毛巾快速地擦干头发和身体,再把睡裙一套,然后贴着最里侧的一面墙站好。她将洗手间里所有的毛巾都包在头、脸、脖等重要部位,两手各握一根牙刷准备迎战。

    “砰!”

    “砰!”

    来人终于忍不住用脚踹了。

    奇怪!这门没这么牢固。即便是她,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用力踹个三四脚也就开了。这贱人再不济,也就多踹几脚的事儿。

    除非……除非她也用了药。

    哼!

    这个蠢货!

    居然吃了砒霜药老虎!

    就在门岌岌可危之时,敲门声嘎然而止。接着是一阵短促的粗喘。

    是男人!

    靠!

    我命休矣!

    “你等等!里面有个小骚货~我马上帮你把她拉出来~啊~等~不~”果然是蒋兰这个贱人在搞事情!不过她貌似惹火烧了自身。

    紧跟着是一阵衣物的撕裂声。

    “啊~”一声尖叫响起。

    粗喘声变得更急促。

    可儿有一刹那真想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她受不了这个!

    她做不到让近在咫尺的女人受欺辱!哪怕这女人是那样的可恶。同是女人,她能感同身受这种比死好不了多少的感觉。

    但,理智告诉她最好别轻举妄动。

    如果蒋兰跟她一起抵抗这个很可能是老杨的肥硕男人,她们还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但,她是这样的队友么?

    明显不是。

    在她对抗的时候,这女人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了。

    “啊!救我~求求你~啊~”外面的女人边向她求救边的顽力抵抗,可仍会听到衣物撕扯的声响。

    可儿牙根一咬,试着提起半桶水,锁一拧,门一打开她便快速的拎着水桶跑出去,对着阳台上撕扯的两人兜头一淋。然后快速的朝着房门方向跑过去,开房门开大门,对着左侧邻居的大门使劲的拍。

    “开门!开门!帮帮忙!快开门!”

    她用自己嗓子能承受的最大力气吼叫着。

    运气不错!

    邻居的这几位男性很快开门跑了出来。

    “你们一起把老杨控制住,他被人下春药啦!神智不清!”可儿大声地叫喊,现在她最担心老杨被误伤。

    “小心别伤着他……他是神智不清……不是歹人……”

    真是万幸!

    这几个男人早就听到他们屋里的动静了,想去救人又怕是夫妻间的情趣。

    要怪就怪余涛这房间刚好在套房的中间,那贱人求救的嗓音又不够尖锐。

    宿舍楼的安保人员也被惊动了。

    左邻右舍的成年男子也都来帮忙了。

    老杨被控制住了。

    蒋兰的上衣被撕得七七八八。这女人也不算太蠢,居然穿了条牛仔裤。

    这货的牛仔裤PK她的短裙,这让老杨怎么选?

    这心机真太……太他妈恶心!

    对着哭哭啼啼装柔弱的心机婊,她心里燃起一团无名火,真想当面爆粗。

    无奈现在围着她的男人一大堆。

    她秦可儿不顾自己也要顾一下余涛的形象吧?

    一位光膀子的热血青年一个劲的叫嚣,要把老杨送警局。

    他之所以光膀子是因为他第一时间脱了衣服披那贱人身上,后来又有人见她还能看到不少肉,也跟着脱了。

    “这种人渣!必须要让他把牢底坐穿!”

    光膀子挥舞动着有点小肌肉的手臂,满脸的义愤填膺。

    可儿快速从床上找出自己的手机,给吴梅打了个电话。

    然后就整个人瘫倒在大床上挺尸。

    这到底是什么药啊?

    既催情,又让人手脚发软,还能致幻。

    可千万别留下后遗症啊!

    她是真想就这么一觉睡过去,什么都不管不顾。

    可是不行,光膀子像是吃了兴奋剂般越说越来劲,连带着还像病毒一样感染了两个处于半兴奋状态的小奋青。

    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没曾想,三个男人这戏也自成一台。

    青年甲说:“把他送去作化学阉割!”

    青年乙说:“将那玩意儿剁巴剁巴拿去喂狗!”

    光膀子说:“太残忍啦!还是送监狱里给人爆菊好了!”说的好像爆菊不残忍似的。

    蒋心机婊在那咿咿呀呀,装腔作势地假哭,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火上浇油,那感觉挺像在附议。

    老杨这会儿似乎好了一些,感觉没多亢奋,整个人还蔫蔫的,一副我都没意见的样子。

    再这么下去,不行的!

    过了今晚,即便不用受法律制裁,老杨的名声也臭大街了。他是公司的高管和股东,公司也必定跟着受影响。

    她该说点什么呢?

    她一连说了几声“静一静!”,结果居然没人搭理她。

    岂有此理!她秦可儿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掉份了,她可是有龙威的人!

    她一怒,被子一掀,忍着腿酸脚软,站到了人群中央。

    这下子。

    她都不用说一个字。

    整个房间都鸦雀无声。

    她可是波霸!

    她没来得及穿奶罩!

    她身上的睡裙很贴身,很贴身!

    “咕噜~”

    不知哪位青年唾液分泌有点过盛。

    哄的一声,不少人笑开了。

    要的就是这效果!

    “各位!我穿成这样和穿牛仔裤的蒋女士再加上一头色中饿狼一起被困在这房间里,如果换成你是那头狼,会先搞哪位呢?”

    可儿这话一说完,一屋子的男人都不说话了。估计都被她这一个“搞”字震慑住了。

    是啊!为什么会选穿牛仔裤的呢?瞎呀?

    “其实,我们三人都药物中毒,你们没发现我们都不对劲么?我一边说话一边飙冷汗,你们没看到么?”

    看到!好多人都盯着你脖子上的汗滴看,看它要流向哪处?不少人恨不能化身成那颗最大的汗珠呢!

    “让我们中毒的药物成份复杂,既能致幻,又让人手脚发软,还……还催情!事情发生时,我正在洗手间里‘想念’我的男朋友。”

    哗的一下子,笑点稍低点的都笑开了。

    “这位蒋兰女士不知为什么偷偷摸摸进了我房间,粗暴的想踹垮洗手间的门……”可儿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她撒谎!她和老杨在偷情,被我捉奸在床,然后反过来欺负我。”心机婊一见势头不对,马上将她早就打好腹稿的说辞倒出来。

    只是,她也不看看对手是谁?

    “我男友叫余涛,你们都认识吧?我是哪根筋不对,放着男神不搞,去搞这只熊。”

    可儿说完指了指老杨。老杨现在的尊容也是相当的配合,刚淋了一桶水,身上衣服的布料也没剩多少,这群人故意整他,怎么可能脱衣服给他披呢?

    这是审美正常的女人不关灯不闭眼都没法下嘴的男人啊!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这么想不开要跟这货偷情!

    “另外,这位蒋女士如果不是窥觊我那帅到人神共愤的男朋友,找寻机会药倒自己、我和老杨,意图让老杨搞了我,臭了我的名声,断不可能发生今天这样的闹剧。”

    “还有,如果不是被药了,哪个男人听说老二都要被剁巴剁巴拿去喂狗了,还硬得像根铁棍似的?”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眼睛都看向老杨那倔强顶起的内裤。

    然后,大家再看蒋心机婊的眼神就不对了。

    可儿慢慢的走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她伤心呀!

    刚才多少双眼睛在吃她的豆腐啊!

    好后悔穿了条丝质睡裙怎么办?——

    谢谢各位支持!有表谢意,决定晚上再奉上一顿肉菜。

    N⒉qq,て0Μ 第三十八章 好大一盆狗血!(

章节目录

前列腺保养(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钟彬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彬木并收藏前列腺保养(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