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第三十九章 嗯~好浓的奶香(H)

    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

    老杨彻底清醒后沉默了大半天。之后就跟老高一起联系还在N市开会的余涛,商量善后事宜。

    三人最终决定不追究蒋兰的法律责任。这是基于苦主老杨的提议,另两人附议的结果。

    余涛给可儿打了好多遍电话,这又是电话又是视频的让她午觉都没法睡。

    “宝宝,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

    事情已经过去一晚上了,小狼狗仍被吓得完全没了以往的朝气。

    他有错么?

    有!

    谁让你接受人家的示好接受得那么心安理得?

    谁让你发现端倪不去主动掐掉危险的苗头?

    无论如何,这次事件的结果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幸亏她酒量不好,酒喝的不多,并且潜意识里有了警惕。否则,如果她跟上次一样任由自己在床上睡死过去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她一想到差点就被老杨误奸了,心里就不禁泛起一阵恶寒。

    如果真是这样,她将来怎么面对余涛?

    余涛又怎么面对自己的合伙人?

    这前途大好的公司还能不能开下去了?

    这样一想,便显得那贱人尤其可恶。

    蒋兰是不可能再留在公司了,否则她自己也没脸。后续的事情不归她管,但小狼狗这状态不扭转过来不行!

    BVM高层会议的含金量很重,BVM几乎所有在国内的大佬都会到场。跟余涛他们公司一样依附BVM生存的外包公司有好几个,几个公司相互之间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对手。每隔一两年BVM都会因各种原因解除一两家的合同,同时新增与新产品及业务量相契合的合作方。

    这么重要的时刻掉链子是可能会引发大问题的。

    她把这担忧跟老高和老杨说了,他们决定把她打包成“安慰品”,马上派人将她给余涛送过去。

    老杨在面对她的时候眼神在闪躲,跟以往大大咧咧的样子大相径庭,看了让人怪难受的。

    “行了,老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一女的都想得开,你就别再往死胡同里钻了!”

    她出声安慰了一句。见他似乎不为所动,于是又说:

    “昨晚我当大伙的面讥笑你是只熊是为了力证你的清白。没听吴梅早上说么?现在BVM的不少女职员正在到处打听你,都说你够男人,简直是雄风万丈!”

    听说他昨天的持续勃起费了医护人员好大一番功夫。

    老杨一听,立马睁大一双牛眼,凶巴巴的问:“你昨晚当众骂我是头熊啦?”

    唉!这人的关注点怎么永远都那么与众不同。

    是“计算机思维”使然?

    负责把她送过去N市的是位年轻小伙子,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只是从见着可儿的那刻起,他那小脸连带小耳朵一直都是红通通的。

    看来她这“波霸”、“乳神”的名声要从H大校园走出,走向大社会了。

    小汽车在高速路上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余涛开会的金辉温泉渡假村。

    下午刚好是BVM自己内部的高层会议,没余涛什么事,他便在渡假村大门口等着她,然后一起驱车到他入住的温泉小屋。

    他的情绪明显不对劲,从握住她的手到他的整个人都是绷得紧紧的。这还是因为有人在驾驶位开车,他刻意掩饰自己情绪的情况下。

    “不是说给小武弄了张温泉区的票么?拿出来呀!”

    可儿故意说话引开男人的注意力。

    “哦!在这。”

    “不用了,老板!再开回去都还没到下班时间呢!”开车的小武有点受庞若惊。

    “不用急着回去,最近项目不赶进度,明天又是周末,你好好放松放松,这票是套票,吃住都管了,不要浪费。”

    说起话来,小狼狗终于正常了些。只是温泉小屋的大门一关上,他就一把将她紧紧地抱住,久久不肯松开。

    “万一,我是说万一以后真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你就当被狗啃了一口,千万千万不要做傻事,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永远!”

    他说了个大长句,听起来像是打了好多遍腹稿的样子。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和身体都是颤抖的。

    是在后怕么?

    不能让他再钻牛角尖,她得做点什么。

    “我昨晚亏大发啦!”

    她语气夸张而懊恼。

    嗯?

    “我被好多好多男人吃了豆腐!”

    余涛一下子懵了。他怎么感觉小女人很兴奋的样子。

    “怎么个吃豆腐法?”

    “昨晚在那群臭男人中间站着,全身‘只’穿了那件新买的藕色睡裙。”

    她把“只”字咬得特别重,不怕他听不出。

    “没穿内裤?”男人问得平静,双手却紧紧的攥住她的两个圆西瓜。

    呵呵!这就对了!管他什么情绪,统统化作情欲,随着那什么#¥%,咳,烟消云散是最好不过了。

    “没!”

    “没穿奶……”罩字他不想说出来,他一想到小女人的这双豪乳,这翘挺的两只小乳头,在丝质贴身小睡裙下呼之欲出的样子被一群臭男人看了去,他就“妒”火中烧。

    “妒火”和“欲火”有明显的界限么?

    目前是没有。管它什么火,能让小狼狗变得硬梆梆的就是好火。

    他一下子吻住了她,既猛又深。他的舌头长长的顶了进来,炙热而霸道,还携着淡淡的烟草味儿。他的双手插进了她乌黑柔顺的短发里,捧着她的小脑袋一个劲的攻城略池。他的舌头长而有力,很容易让她想起他的另一根。

    因开会的缘故,他今天穿的西装特别笔挺,此时他的西裤已经被性器绷得死紧,抵着她的小腹一跳一跳的,一副不放出来不罢休的样子。

    她沿着裤裆粗长的轮廓一下下的用右手五只指甲在刮弄。

    正在深吻她的男人发出沉沉的低吼。

    他这隐忍的样子让她不忍心再逗弄。她松开皮带,解开纽扣,捏住拉链的小拉头,往下轻轻一拉,一根大棒弹了出来,正好沉沉地压在软乎乎的小手上。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是获得奇珍异宝后满足的叹息。可儿发现自己比想像中更渴望他。她只是用手轻轻的环握住它,就感觉自己一阵的腿软,这区别于昨晚药物导致的机能性虚软。她现在是因为强烈的需求超出了她身体的负荷。

    她的另一只手攀住他的脖子,将胸前的两大团狠狠地压向他厚实的胸腹。

    余涛拉下短裙位于腰侧的拉链,顺手将奶罩的搭扣一解,雪白的球体“啪!”的一下挣开束缚,携着前端红艳的两点再次压向熨得平整的男士白衬衫。

    雪白对雪白,乳房的颜色略深一些,余涛却觉得乳房的颜色要好得多。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胸前的两团看,那灼热的目光能把奶头看硬了!

    可儿看着奶头居然有明显的“勃起”迹像,刚想伸手稍为遮挡一下时,男人突然躁动了起来,像小猪拱食一般在她胸前拱来又拱去。他吸咬得不轻,啃红了一侧换另一侧,啃湿了一边再换另一边。他将脸深埋进乳沟间,深深的吸气,然后喃喃低语了一句:

    “嗯~好浓的奶香!”

    第三十九章 嗯~好浓的奶香(H)

章节目录

前列腺保养(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钟彬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彬木并收藏前列腺保养(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