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第四十章 她好喜欢这种被撑开到极致,再被塞

    前列腺保养(高H) 作者:钟彬木

    许是小狼狗情绪的不佳激发了她母爱的天性,她的乳房此刻极其敏感。他吸住乳头时,她试着闭上双眼,居然产生了在哺乳的错觉。她低头看着自己帅帅的小狼狗用好看的嘴唇认真地吸吮的样子,她感觉好幸福。

    噢!怎么会长着这样的舌头呢?他伸得那么长,她既怕怕又好想要怎么办?她直觉光凭他这根舌头就能让她嗨上去。

    嗯唔~她好喜欢他这样大口吸着乳肉,用舌尖在乳晕上一圈圈画圆的样子哦。啊~多吸一点,再多一点,或者试试另一边。她要很克制才能忍住不从他舔咬着的唇间拔出来。

    她这个被吸得奶子乱颤,声娇气喘的样子让她整个人变得更鲜活了起来。小女人总是时不时的扮成熟。孰不知,她的内核就是一个思维跳脱,有点狡滑的小女孩。

    余涛一把将她抱住,用无限溺爱的眼神看着她,在她的小嘴上狠亲了一口,然后嘴唇贴着她的耳侧问:

    “是不是不舒服?嗯?”

    “不是,是太敏感。”她将他的头往下摁,她自己都奇怪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子,男人吸她的时候她受不了,不吸她又想的慌,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是昨晚那药的副作用。

    余涛再次吸住发硬发颤的一只奶头,眼睛余光扫了下她乱动的双腿,便伸手往她腿心摸去。

    嗯!小内裤的裆部果然已经湿透了。

    他无瑕再顾及其他,快速将她那小内裤往下一褪,大手向上摸上了她那肥美嫩滑的小嫩逼。她已经很湿了,几根手指滑动间发出“滋滋滋”的声响。中指向着入口滑进去,里面的嫩肉热情的将它裹了起来。手指在里面画圈,贴着肉壁向着G点的小突起摸了没几下,一泡水一冲而出,一部分滴在他的大手上,一部分顺着大腿根蜿蜒而下。她腿长而匀称,皮肤又光滑,用不了多久就到小腿。

    她急急忙忙的想脱掉脚下的皮质高跟鞋。这可是高档货!

    只是,她似乎忘了,一侧的奶头还正被吸住呢?

    她动作一大,奶头挣脱男人嘴唇的控制向回一收。

    “啊~呀~”

    她娇呼一声,整个奶球弹跳起来,奶头又酸又爽,在闪闪发光的唾液滋润下淘气的向上翘。

    男人一边微笑着用眼扫遍她全身,一边快速转身脱去身上的衣物。不过,他微微颤动的肩膀泄露了他憋着笑的秘密。他知道小女人的利害,若被她发现,不知会想出什么招来对付他。可是她刚才顾着鞋子忘了奶子,被吸疼了又一本正经的检查奶头的样子实在是太……逗了!

    等到他脱光衣服鞋子,终于把笑憋回去了,才转身去看小女人。发现她居然光着身子跑去翻冰箱。

    “余涛,居然有冰块耶!……哇塞!这冰块居然比哈根达斯还贵!”

    “你要冰块做什么?”余涛很纳闷,这里又没有酒。

    “你猜。”

    “冰火两重天!”他想了想后回答。实在是她那表情太暧昧太不怀好意。

    Π贰qq,℃Ο'Μ “聪明!”

    余涛两大步走到她身后,把冰箱一关,大棒对准湿漉的入口研磨了起来。“先研究研究怎么把老公这把火降下来吧!”

    “啊~好烫~嗯嗯~”

    小女人轻轻的呻吟出声,刚才男人举着个大龟头走向她的样子太性感,感觉那大东西一下子击到了她心房上。她手扶冰箱门把手,身体微微前倾,把股屁凸显了出来,两瓣臀肉间的小包子肥美又多汁。

    龟头一贴上去,整个阴户都被覆盖住了,它磨来磨去,磨上磨下时,水一直不停的往外渗,滴在龟头棒身上,闪闪发亮。

    乘着润滑,大棒贴着外阴来回滑动。

    “啊~那里~不~啊~唔嗯~”

    她哼哼着原本是想说不要磨阴蒂的,可她还没说,大棒已经碾过去了,而且他这也不算是专门磨那一小粒,只是没故意避开罢了。这弄得她无限纠结,说不要吧!其实她也想要。这时专挑那一小粒来说,是想要男人重点关注呢?还是重点不关注呢?

    这肉肉的小阴户就在她纠结中变得湿答答,连大棒都润了个遍。

    余涛也有点奇怪,之前它也湿,但没这样湿,也没这样快,这水虽然还是黏滑,但明显没以前浓稠。之前就跟透明胶水似的,不积累足够多根本滴不下来,一般只晶莹莹的附着在入口的周边。

    “啊~啊~好大~太太太~嗯唔~”

    她吟叫了起来,想说太大让慢一点,可龟头滋溜一下就滑进去了,还慢慢往里挤。充分的湿滑让进入变得较容易,她好喜欢这种被撑开到极致,再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感觉。大棒重重的顶在深处的花心上,稍作停留又慢慢的撤出至入口,进进出出间,那感觉美极了!

    可儿突发奇想让余涛用他那新款大手机将她身后的景观拍下一段来,她认为自己在前面什么都看不到,亏大了!

    余涛慢抽慢送时她还像小奶猫似的哼哼,只是小脸越憋越红,在他的一个重重深顶后,她终于破功,放声吟叫起来。

    她那声音粗略一听还以为在哭,细听才发现,这哪是哭呀,这分明是爽得受不了,把情绪全部发泄在叫喊里了。

    余涛早就知道她聪明过人,可没想她这么鬼灵精。她刚才进小屋前磨磨蹭蹭的,前后左右都细细看了个遍,其实是在勘查地形。一旦确认周边除了绿植没有别的建筑,这下可不就放开喉咙的叫开了。瞧瞧她喊出的那些毫无逻辑的话:

    “啊~嗯啊啊~余涛你这个大坏蛋~啊呀~你把我下面撑得那么大~难怪每次什么都兜不住~呜呜呜~”

    余涛一边忍住笑,一边挺着他那根大家伙,尽职尽责的进进又出出。他拍摄用的是竖屏,尽可能将两人的性器完美的呈现在屏幕中。

    他拍了足有五分钟,然后开启循环播放的模式,递到小女人的手里上。

    余涛发现小女人叫喊渐渐变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大屏幕看,她已被深深的吸引。

    原来她的男人真的是那么的雄伟,丝毫没有因为她的窄小而变身,反面是她,原本小小圆圆的红豆包,变成了一个冰皮甜圈圈。她以为自己的水不多,哪知她每隔两三分钟就就出一次,量虽然不算太多,但次数多呀,加起来就是巨量啦!

    可儿忽然觉得自己很口渴。

    她转身舔唇来索吻,一沾上小狼狗的嘴唇就用力吸,她吸的用力,吸的渍渍作响。

    余涛开始没搞懂她的用意,极为配合的把唾液渡过去给她,难得她这个深情的索吻,他也越吻越激动,狗公腰也不自觉地用上了她最爱的“公狗式”,那力度之猛,速度之快,如果不是他紧紧的握住她的腰髋部,她早就被肏飞出去了。

    可儿因为看了直观的视频,她能想像得到身下淫靡的样子,她更卖力的吸吻起来。

    她被肏得畅快极了,全身细胞都在呻吟着,它们告诉她,它们很愉悦,让她多坚持一会儿,它们舍不得这极致的欢愉。阴道内壁的嫩肉齐齐地召集起来,共同努力,给它们最尊贵的男主人献上它们的吸力。

    “啊~~~这是个什么小嫩逼啊~这么会吸~啊~好想射~”

    余涛正准备狠狠地喷洒一番,却听小女人轻声在嘀咕:

    “嗯~你也该还回来一点啦!嘴上这点根本不够弥补我的损失~嗯唔~”

    他听到先是愣了一下,再一联想她刚才热情的调头索吻,一下子没憋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这个~哈哈哈~你怎么会~哈哈哈~”

    余涛笑了好久才停下,这一下子把射精的意念全给笑没了。接着他便乖乖的等着爱记仇的小女人反击。

    男人惴惴不安的等待时,小女人却暗暗叹了一口气:当逗逼不容易啊!干了那么多蠢事才终于把他逗笑了。这又是铺垫,又是装作各种不经意,还要憋着不笑场,真把宝宝给累坏了。

    喜剧演员太他妈难了!

    余涛也不是蠢人,小女人的各种异常还是慢慢让他回味过来了。他当即就红了眼框,手一捞,将她抱起,再一翻转,变成面对面。他一个深吻将她吻得喘不过气来。

    男人边吻边大步迈向卧室。

    呜~真要命啊!他那根棒子好巨大呀!插在里面大步走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呐!

    幸亏路途不长,否则她感觉自己都要喷了!

    接下来可儿是真没空闲去多想。这男人要是发起情来,什么驴啊马啊的算个卵!

    有个大大的男朋友真是好!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碾了一遍又一遍。她全身的细胞像一个个小人儿,被强悍的男主人碾压得服服贴贴,现在个个躺着在挺尸。特别是阴道里的那么些个小嫩肉,现在是完全作不起妖来,乖乖的接爱巨龟巨棒一遍遍的问侯。深处的小花心也是一副马上要盛放的姿态。

    可儿的小嘴要不是全程被男人堵着吻着,她能把屋顶的小吊灯给喊下来。现在呼吸和声音只能通过鼻腔发出的情况下,她的两边耳膜鼓鼓的有点疼。

    大床中央的被子已经被她流湿了一大滩,可淫水却完全没有止下来的意思。男人

    Π贰qq,℃Ο'Μ大长腿之间的棒子粗大的吓人,上面能贲起的青筋全都起来了,原本就较深的颜色因充血又深了一个度。

    突然!

    余涛发现身下的小肉逼猛的一阵阵收缩,他想都没想,直接用上小女人最爱的“狗公式”。圆硕的翘臀上下起伏得飞快,粗硬的大棒在粉嫩的小逼里进出的飞快。

    “啊~~~”随着一声悠长的吟叫从刚刚得以解放的小嘴里喊出,一股激流随着大棒的进出从逼口喷涌而出,小女人全身颤栗的进入强烈的高潮。

    “哦~~~”的一声大吼,余涛狠狠地捣了好几下,然后深深的一个猛扎,龟头猛的一胀,突突的射了出去。

    “老婆,我爱你!”余涛喷完深情的吻着小女人说。遗憾的是,小女人虽然听到了,但完全没办法作出应有的回应。

    她还飘在云端下不来呢!

    第四十章 她好喜欢这种被撑开到极致,再被塞

章节目录

前列腺保养(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钟彬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彬木并收藏前列腺保养(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