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 作者:面粉在找水

    ρo18м.νìρ 觍着脸主动找她·全是贺礼

    她方才叫得太大声忘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话。

    夏侯空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单子递到她面前,冷冰冰的重复,“出去!”

    他不想与她交合,所以没有走正式的验收流程,只让她表演一下自慰,看看她都具备了哪些妖女媚术,不想她的“妖”是到位了,人却如此聒噪,他便直接签了字,结束验收。

    “是!孙嵋谢过大人!”孙嵋愣了一下,接过那张写有合格字样的验收单,随即反应过来,依依不舍的下了桌,朝他福身后退了出去。

    她原本还想试着在出部之前再拼一把,若是能勾到夏侯空这个王爷,她就不用被送去买主那儿了,谁知他不吃她这一套。

    哼,走就走,反正她到了买主府上也定会使出浑身解数爬上枝头的!

    孙嵋走后没多久,芸回来善后,夏侯空让她把桌子上那滩淫液处理干净,然后朝偏房走去。

    明知道倪若再怎么也编不出花来,可他还是来了,来听听她未说完的苦衷。

    夏侯空本想推门而入,又觉得此举未免太过主动,只驻足门前,拍了拍门道,“你方才说有何苦衷?”

    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觍着脸主动来找她。

    听见夏侯空的声音,倪若心中一悸,很快又泛起了疼。

    他不是在跟孙嵋……怎么还有空来找她?

    “对不起,大人,大人……就当倪若方才未曾说过那番话吧。”倪若神情恍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望大人恕罪……”

    她此刻心乱如麻,已无暇思考这么说会带来的后果。

    “……”夏侯空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想冲进去找她算账的冲动,转身走人。

    又被她耍了!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她定是斟酌过后还是认为一切理由都太牵强,索性放弃解释!

    她果然只是在利用他!

    ——

    两日后。

    倪若和往常一样,吃过早膳就去找邢露,两人聊了几句,邢露的调教要开始了,她只好回到夏侯院。

    这几日来她的膳食变得越来越高档丰盛,几乎与夏侯空的膳食别无二致,而且还都是她喜欢吃的,许是夏侯空回来了,膳房的人做多了菜,索性把多出来的都分给她了。

    可她本就胃口不佳,对那些山珍海味也兴致乏乏,每日都吃剩许多。

    快到夏侯院时,倪若看见有好些面生的婢女捧着礼品进入夏侯院,她们并非调教部里的丫鬟,好像……是夏侯空的婢女!她刚入部时,婢女们把夏侯空的常用之物全都搬了过来,她就是那时见过的。

    这些是何物?难不成……是夏侯空为了孙嵋在置办新的内饰?

    说起来,这两日都未再见过孙嵋出入夏侯院,莫非是……被夏侯空……干得下不了床?

    心,又揪疼了一下。

    芸正好在这时步入夏侯院,倪若上前犹豫的问道,“芸姑娘能否告诉倪若,她们在搬些什么?”

    只要是关乎夏侯空的一切,她都想知道,所以她也做好了准备,就算那些物品真是部内为夏侯空和孙嵋置办的新内饰,她也认了。

    芸看了那些忙碌的婢女一眼,抛下一句“今日是夏侯大人的生辰,这些全是贺礼”,就进了正房指挥丫鬟摆放贺礼去了。

    ……夏侯空的生辰?

    倪若不禁松了一口气,同时暗自庆幸。

    这么说,这些华丽的锦盒中所装之物跟孙嵋毫无关系?

    ___________________

    题外话:啊,今天临时有事外出了一天,回来终于把文赶出来了,又忙又裸奔的作者太悲催了!

    PS:今晚一次性更了三章,总算把他们最后的一点小矛盾写完了,下次更新就是本书最甜的糖哈哈哈哈哈哈,由于若若的这个误会,空空主动告白,大家催了几个月的初吻也要来了,可不是最甜的糖吗←←(空空:我不赞同,明明之后还有比表白更甜的糖!粉粉:对对对,大佬别剧透了!)

    So,下次更新就是表白大戏+久违的肉章,这两天我要好好琢磨好好写,小可爱们下周一见!

    ρó18ɡω.νíρ

    ρo18м.νìρ 觍着脸主动找她·全是贺礼

章节目录

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面粉在找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面粉在找水并收藏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