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16)

    霍时动了动唇:长老。

    梅清沐不为所动,继续喝着汤,三长老那边叫嚣了一阵发现梅清沐没有动静,于是让人把玲珑阁围了起来。

    等吃完早饭,梅清沐才起身,慢悠悠的朝外走去。

    梅清沐,你可算出来了,本座还以为你不敢出来了呢!三长老阴笑着。

    梅清沐看向他:为何不敢,你都敢跑到本座的地盘上耀武扬威,不嫌丢脸,本座为何不敢出来看你的笑话?!

    你梅清沐,你杀了我飞蛇宫的侍卫,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辞!三长老挥了挥手,后边的侍卫们抬上来三具尸体,就是昨天梅清沐在密室里见到的那三位,尸体上都有一些斑斑点点,脖子处还有蛇咬出来的牙印。

    梅清沐笑了笑:三长老这是何意?

    阿云上前柔声道:大长老,请您仔细看看,这三位可是我们三长老的贴身侍卫,您这不明不白的杀人,怎么也要给我们飞蛇宫一个交代吧?

    本座杀的?本座什么时候杀的?梅清沐看向阿云:就算要指控人,也要拿出证据来吧?这三位明显是被灵蛇咬死的,跟本座有何干系?

    你们飞蛇宫养那么多蛇,偶尔咬死一两个人,也没什么奇怪的。

    大长老,您这就说笑了不是,您那独一无二的摄魂术,让灵蛇听您的话去杀人简直易如反掌。阿云道。

    胡说!我们大长老为何要随意杀人,难道你们飞蛇宫之前咬过那么多的人,都算在我们玲珑阁头上不成!霍桑叫嚷着,这飞蛇宫简直欺人太甚!

    就是,你们飞蛇宫经常死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凭什么怪我们玲珑阁!霍时也附和道。

    阿云仍是一副温和的模样:好说,你们看

    他指了指那个被梅清沐打断手臂的人:这伤口,可不是随便一件武器就可以弄出来的,这是鞭痕。

    众所周知,魔界之内的鞭类法器,最高级的就是梅清沐的山海鞭。

    那又如何,魔界之内用鞭子的多了去了,难不成谁身上有个鞭伤都是大长老打的不成?霍桑又道。

    梅清沐发现这个霍桑还真能怼人,昨天就是他怼了三长老一句,只不过胆子有点小,被人一瞪就不敢说话了。

    他身边的这几个侍卫,也就霍桑可能对他有几分真心,霍时是墙头草,霍大人还算老实,霍二就是个闷葫芦,极少开口。

    阿云道:这切口,可不是一般法器打出来的。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大长老所为!我们玲珑阁跟飞蛇宫相隔甚远,中间又没有什么恩怨,大长老为何要杀你们的人,他没有理由!霍桑继续道。

    这话把阿云梗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昨天可是他们信誓旦旦的说没有抓顾辞,总不能说梅清沐是为了救顾辞才杀的人吧?!

    三长老挥手让阿云下去:不管怎么说,我们飞蛇宫一下子折损了三人,怀疑最大的就是大长老,所以你们玲珑阁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强词夺理,你们霍桑还想继续怼,被梅清沐拦住了。

    三长老,要交代,好说,您可以选一个交代自己看着办。

    第一,本座没杀这三个人,是您自己的灵蛇出了问题,突然暴起咬死了他们。

    第二,本座杀了他们,救了顾辞,是您先把顾辞抓起来的,明知道他是我的人,还故意瞒着对我的人下手,您说,是谁不对在先?尊上若是知道了此事,是谁会受到惩罚?

    你胡说,本座何时抓了顾辞!三长老强自镇定:昨日你也查过了,飞蛇宫根本没有一个叫顾辞的人!

    是吗?梅清沐邪邪的笑着:那本座什么时候杀了他们三人了?

    你

    这鞭伤明显就是山海鞭打出来的,你竟然不承认?!

    不是我做的,本座为何要认?你可是亲眼见我打死了他们,还是说,有谁亲眼见了?梅清沐冷哼:反倒是顾辞进了你们飞蛇宫,可是有人亲眼所见!

    他本不想计较,因为飞蛇宫的实力不容小觑,但一想到昨天顾辞伤成了那样,路疑还敢带着人来找他讨说法,就忍不住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梅清沐:这三张老怕不是个傻的,这都敢来找我对峙。

    顾辞:对,他就是个傻的!

    (除了哥哥都是傻的)

    梅清沐:

    第30章 吵

    哥哥,你这好热闹啊!

    两方正闹得不可开交,突然传来一个略微稚嫩的声音,君御来了。

    路疑知道最近君御一直缠着梅清沐,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而魔尊也没有过多的阻拦,不管是什么关系吧,他都惹不起君御。

    他一直是一个实相的人,虽然他很喜欢像君漠,君御这一类的长相,但是他也就只敢想想,意淫一下,要不然他恐怕早被君临打死了。

    见君御来了,路疑连忙换上一幅笑脸,却不知这副模样看在其他人眼里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三殿下。

    君御完全无视路疑,直接走到梅清沐的身旁:哥哥,你这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是有什么好玩的吗?

    路疑的目光瞬间阴鸷了一下,又马上恢复原样:三殿下,是这样的

    我在跟哥哥说话,你插什么嘴!君御一脸的不高兴: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三长老来做客,马上就要走了。梅清沐道。

    君御明显不信:是吗?

    三长老连忙点头:是是是,我马上就走,不打扰三殿下和大长老了。

    说罢,三长老便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霍桑明显是想要说什么,被霍大拉住了,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

    哥哥,刚才是怎么了?君御问道。

    梅清沐摇摇头:不是什么大事,飞蛇宫抓了顾辞,我把顾辞救出来,杀了他们几个人,三长老估计是气不过。

    怎么这样!哥哥你等着,我去教训教训他!君御说着就冲了出去,梅清沐拦都没拦住。

    也好,让君御去灭一灭路疑的威风,看路疑今后还敢不敢觊觎他的人!只是君御下手不分轻重,可别把路疑打死了。

    君御也是个虎的,直接就把路疑打飞了,一边打还一边还喊着。

    叫你欺负哥哥!

    让你抓了顾辞!

    弄的三长老的侍卫都慌了手脚,他们不敢对君御出手,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路疑被打,急的乱作一团,阿云看着眼前局面无动于衷,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直到君御走了,他才施施然走上去,把路疑扶起来。

    路疑已经被晕了过去,他本身就因为年老,身子骨不如以前,虽说修为还在,但君御是谁,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君御又不知道收手,于是他就这么被打晕了。

    君御回来之后还跟梅清沐炫耀,一脸想要奖赏的模样,说他多么多么厉害,梅清沐笑着塞了他一嘴的蜜饯。

    这是什么东西?魔界之内没有蜜饯,所以君御长这么大却从未吃过,只觉得香甜,吃的特别开心。

    梅清沐笑道:好吃吗?

    好吃!君御用力的点着头。

    这叫蜜饯,是用山楂做的,其他的水果也可以做成蜜饯,好吃的话也不能多吃,会坏牙。

    君御在梅清沐这吃了一天的蜜饯,回去就跟君漠炫耀着,还拿到君漠面前问他吃不吃,君漠只是面无表情的摇头,蜜饯,那是什么东西,他怎么会吃那种东西?!

    可是见君御吃的香甜的样子,他不禁多看了两眼。

    君御在君漠这没讨到好,又蹦蹦跳跳的奔向了炎魔殿,让君临尝了尝,君临倒是给君御面子吃了两个,还问君御今天发生了什么。

    君御把早上三长老的事说了说:那个三长老最没意思了,还抓了顾辞,哼,想想就生气!

    君临失笑,他倒是有所耳闻,之所以不管,是因为梅清沐和路疑并没有把事情闹大,若是闹到他这,两方都讨不到好,就算他再偏袒梅清沐,也不可能只罚路疑一人。

    送走君御后,梅清沐去内室看了看顾辞,顾辞的伤恢复的不错,两人又没什么话说,梅清沐便回了外室,却被一个消息震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林青木那边给了他一个新任务杀元乐音。

    系统说,这是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任务完成之后,梅清沐的身体将真正属于他,还有一个大礼包赠送。

    这可愁坏了梅清沐,就算这是最后一个任务,那他怎么可能完的成!这不是让他找死吗,元乐音是谁,天霄派的掌门人,原主的师父,修为比原主不知道高了多少,就他还杀元乐音。

    亲,此任务没有期限,但是若元乐音不死,这具身体便会如书中那般,就算不是被顾辞杀死,也会因为其他各种原因而死,最终曝尸荒野。小八道。

    只要任务完成,我便会离开您的身体,还会赠送您一个绝对超值的大礼包,包您满意。

    梅清沐:他不想要大礼包,他只是想活下去。系统表达的意思不就是他跟元乐音只能活一个?而且他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若是这具身体死亡,他也会跟着消失。

    为什么,原主为什么要杀了元乐音?他不是应该喜欢元乐音的吗?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让他越来越搞不懂原主在想什么了。

    难道原主对元乐音因爱生恨?可是那也不至于非要杀了人家啊!他哪儿有那个能力去杀元乐音,还不如自杀来的快。

    梅清沐惆怅无比,趁着月色正好,出去散散心,却没想到碰上了君漠。

    君漠见梅清沐独自站在凉亭下,不知道在看着哪处发呆,悄悄地走到了梅清沐的身后,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梅清沐回头看向君漠,月光如水,美人如画,一时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他脑子本就很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对。

    梅清沐。

    君漠清冷的声音让梅清沐回过神来,他闭了闭眼,不再去看君漠,这还是梅清沐头一次对君漠不做理睬,君漠心底有些不舒服。

    你若是如此担心他,为何早不救他?

    谁?梅清沐有些诧异,他在担心自己的前路渺茫,君漠在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懂?

    君漠黑着脸:你知道我在说谁。

    梅清沐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顾辞:他身上的伤还不都是你打的?

    那又如何!君漠的脸色看不出喜怒:胆敢忤逆本殿下,我没杀了他算是好的!

    梅清沐失笑:是你先抓了他。

    他活该!君漠气急,有些口不择言:梅清沐,他本来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玩物而已,本殿下杀他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梅清沐不知道君漠为何突然就生这么大气,但他极不喜欢玩物这两个字,微微皱了皱眉:注意言辞。

    第31章 妒

    怎么,说都不让说了?君漠冷笑。

    梅清沐看向他:我不知道你为何生气,但是君漠,你别忘了,咱们现在是合作关系,虽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但何时剪断这条绳子,我说了算。

    你梅清沐,你就不怕君临知道?

    如同你说的,就算他知道了,你说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梅清沐勾起唇角:夜深了,回去睡吧。

    君漠看着梅清沐渐渐走远,眼神幽暗,半晌才攥了攥拳头,离开了凉亭。

    梅清沐回到房间,想着君漠刚才提到了顾辞,于是去内室看一下顾辞的伤有没有好一点儿,顾辞正睡着,不过睡的不是很踏实,眉头微皱,被子也被他踹到了一旁,现在的天气还很凉爽,这一晚过去,顾辞不生病才怪。

    睡觉这么不老实!

    梅清沐走到床边轻轻给顾辞盖好被子,时间过的很快,他来这个世界也半年多了,顾辞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梅清沐没有虐待他,身体长的很快,比他刚见他的时候高了许多。

    梅清沐心里涌出一丝柔软,他想到了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应该在上小学,也是个没人管的野孩子,叔叔婶婶就算对他再好那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何况人家自己也有孩子,生活条件还不是很好。

    那个时候他天天不是上房摘瓦就是在柴火垛上乱滚,用树枝搭个小房子就当做自己的家,然后被叔叔拎回去骂一顿。

    现在想想,叔叔那个时候没打死他真的太仁慈了,他从小就不是什么乖孩子,就算长大后进了娱乐圈,被公司逼着当什么阳光青年,那他骨子里的叛逆也还存在,只不过年纪大了,自然也会克制着自己。

    顾辞如今乖巧的模样,跟他那个时候真是强烈的反差,他不喜欢小孩,一直不喜欢,但像顾辞这种又乖巧懂事,长相又可爱精致的,谁不喜欢?!

    梅清沐想了很多很多,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到了深夜,轻手轻脚的出了内室,而他的脚刚刚迈出房间,床上的人便猛然睁开了双眼,在黑夜中显得异常明亮。

    等顾辞伤好全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梅清沐翻了翻自己的乾坤袋,找了几个适合顾辞的法术,顾辞拿到法术的时候仿佛有些不可置信,他之前确实也想过,跟着梅清沐能得到一些好东西,却没想到,梅清沐会真的给他,完全不避讳。

    在别人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玩物,但他知道,梅清沐却没有把他当成玩物,或许一开始是,但现在绝对不是,否则谁会对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好?

    梅清沐对他是真的不错,有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要不要给我磕几个响头来报答我的大恩大德?梅清沐见顾辞愣神,拿着秘籍点了点顾辞的额头。

    顾辞舔了舔唇角:既然是哥哥给的,那我就收下了。

    连个谢谢都没有?梅清沐抛过去一个眼神。

    顾辞笑笑,脸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都说大恩不言谢嘛~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16)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