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22)

    费敏达直接把两人领到了自己住的院子里,还吩咐人去拿了酒, 三人边喝边聊, 云水儿也早被带下去了,梅清沐不知道费敏达会不会对云水儿霸王硬上弓, 基于他内心的那一点点良心,稍微劝了两句。

    不过不是劝他不要对云水儿用强,是想劝他远离云水儿,云水儿是个最会招惹麻烦的主,费敏达要是收了她,往后恐怕会不得安宁。

    嗨!我哪儿敢对她用强啊,就是吓唬吓唬她。费敏达一脸苦色:我爹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扒了我的皮,我不管,他就是要扒了我的皮我也要先把美人先弄进来,等过些日子爹爹不在意了,我再娶她为妻。

    你要娶她为妻?梅清沐诧异,这费敏达怕不是疯了?

    那怎么办,丹阳镇哪儿还有几个女子?我要不好好为自己打算,这辈子我也就这样了!

    不行!我怎么也要在临死前有个媳妇儿才行!

    梅清沐:原来如此,原书里的费敏达刚调戏了几句就直接被打成了重伤患者,谁知道人家只是为了取个媳妇费尽心思!

    太可怜了。

    正在几人推杯换盏间,突然有身穿弟子服侍的人前来,说家主出关,让费敏达前去,有要事商议。

    我爹出来了?费敏达忙站起身,惊慌失措的撞的桌子晃了两晃。

    罗鸿苦着脸:师兄,都跟你说了多少遍这两日安分点,师父马上就要出来了,你怎么不听呢!

    我安分?我还不够安分吗?连门都出不得,我喝点酒都不行了?费敏达冷哼着。

    罗鸿斜他一眼:这话师兄还是自己去跟师父说吧!

    别呀师弟,师兄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爹那里还要靠你了,要不他又要扒我的皮,师弟你可要帮我好好劝劝他啊!刚才费敏达还在跺脚,现在却像只大狗一样对着罗鸿摇尾乞怜。

    罗鸿直接转身,他把梅清沐和顾辞两个当成了费敏达的狐朋狗友,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

    梅兄,顾兄,你们在这等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了!费敏达冲着两人抱抱拳,转身追上罗鸿的脚步。

    梅清沐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远去,顾辞道:哥哥不去看看缠着那家主的邪祟究竟是什么?

    在他眼里,我应该比邪祟更可怕。梅清沐轻声道:罢了,还是去看看吧。

    梅清沐和顾辞要出院门,自然会被守门的弟子拦住,只是这些弟子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顾辞定住了身形,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去。

    顾辞转头看向梅清沐,仿佛是在等着夸奖,梅清沐见他这个样子不禁笑了一下:好了,多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那哥哥就不能夸夸我吗?以前我每练会一个法术,哥哥都会夸我的。顾辞开始噘着嘴撒娇。

    梅清沐:夸过吗?忘记了,反正骂的倒是挺多。

    好好好,念辞最棒了,念辞最厉害,好了吧?!

    顾辞立马换上笑脸,脸上满是雀跃,变脸之快就是梅清沐都愣了一瞬。

    丹阳派内无甚大的变化,当年原主确实杀了在位的家主,还杀了丹阳派不少弟子,只是究竟时过境迁,认识他的人并不多,所以并没有被认出来。

    梅清沐和顾辞来到正厅的时候,费敏达正在受训,如今的丹阳派家主费明脸上带着黑气,那黑气并不能阻止他如洪钟般的吼声,费敏达老老实实的跪在一旁,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梅清沐笑出了声,屋内的几人登时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费明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而费敏达却很高兴,还傻呵呵的喊着:梅兄,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你费明后退半步,脸上的惊恐显而易见,当年他是见过梅清沐的,自家儿子却傻呵呵的叫人家梅兄,梅兄你大爷,他儿子什么时候招惹上了这么个祖宗!

    当年的事,是他父亲有错在先,所以父亲临死前让他发誓,让他不要去报仇,也不要有任何报仇的念想,他不敢不听,只是对于梅清沐,他早已恨极,畏惧也颇多,他当时就想着,他不主动去报仇,但若是梅清沐自己撞上来,他一定会拿着剑冲上去,就算拼了自己的命

    但是他现在却仍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父亲当时的话还犹在耳边,父亲说,是他对不起那个孩子,冤冤相报何时了,让他放下仇恨,从此恩怨两清,再见到梅清沐就当做陌路,他自是想杀了梅清沐泄愤,但又不得不为了自己的下一代着想,若是他这么冲上去,就丹阳派如今这个情况,恐怕是

    梅清沐!费明咬着牙吐出了梅清沐的名字:你竟敢,你竟敢

    我可是你儿子请进来的客人,为什么不敢?梅清沐走进厅内,顾辞跟在梅清沐的身后,他俨然已经比梅清沐高了半头,气势很足。

    费明冷笑,还没等他冷笑完,费敏达这个活宝又开始大喊大叫:梅兄你跟父亲原是旧识吗?梅兄你帮我求求情,你快帮我跟父亲说说,父亲要用家法打我呜呜呜!

    梅清沐:你不说还好一些,用家法打你两下也就过去了,你这一嗓子,费明估计想抽死你的心都有了。

    第43章 救

    不过费敏达终究是费明的儿子, 这个儿子虽然胡闹了点,他还是舍不得下重手,只是踹了费敏达一脚, 踹的费敏达有些莫名其妙, 又扯着嗓子开始号丧。

    梅兄救我!

    杀儿子了, 这有人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闭嘴!费明瞪他一眼, 费敏达乖乖闭了嘴,只是眼神不停的乱瞟。

    见梅清沐走的近了, 费明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梅清沐也不在意他的态度,毕竟原主杀了人家的父亲,人家没冲上来把他大卸八块已经很不容易了,虽然梅清沐很清楚, 费明根本没那本事。

    但其实费明不出手的最终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老家主本来也存了死志, 老家主刚刚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气息不稳有些走火入魔,要不然光凭着梅清沐那个时候的修为,想不伤分毫的从丹阳派抽身, 还是很难的。

    说两家是世仇, 其实更像是命运的作弄,费明如今邪祟缠身,根本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对付梅清沐。

    梅清沐,我不动你, 但也请你立即离开丹阳派, 我们丹阳派不欢迎你!费明皱着眉道,不单只是他一人恨梅清沐, 这丹阳派里面还有一些知道当年之事的人,若是见到梅清沐,那肯定会忍不住动手的,他不希望丹阳派再添孤魂了。

    梅清沐伸出手,灵力顺着掌心丝丝缕缕的朝着费明而去,费明知道梅清沐是在试探他身上的那只邪祟,所以没有动弹。

    不一会儿费明的额头上就留下了滴滴冷汗,费敏达忍不住喊了声爹,被罗鸿抓住胳膊。

    你这位梅兄看起来修为很高,连师父都没出声,我们便先看着吧。

    费敏达咬着牙点了点头,顾辞也收回了半只胳膊,刚才若是费敏达冲上去,他肯定会把他挥开的。

    梅兄,我父亲怎么样?

    顾辞看他一眼:没见哥哥正在施法吗,别打扰他。

    于是费敏达乖乖闭了嘴,只是终究不能安心,一圈一圈的转悠着,转的罗鸿一个头两个大。

    我说师兄你别着急,师父自己闭关这么久还没清理的邪祟,梅前辈想要清理掉没那么容易。罗鸿道。

    费敏达瞪他:我能不知道?我这不是担心吗!

    别吵了,再吵都滚出去。顾辞黑了脸,他黑着脸还是有些吓人的,平时不言不语的也看不出来什么,猛然如此倒是把费敏达和罗鸿吓住了,都不敢再说话。

    梅清沐额头上渐渐渗出冷汗,顾辞怕费敏达和罗鸿不知轻重的打扰他,便把两人轰了出去,费敏达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轰了出去,那脸色不可谓不好看。

    只是他到底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不会无理取闹,于是便站在门外等消息。

    费明闭关十来天都没解决的邪祟,就算梅清沐能解决,等出来时已经过去三天。费敏达和罗鸿早已下去休息,只有顾辞还在外面静静的守候。

    顾辞见门打开连忙走上前去:哥哥。

    梅清沐的神色略微有些疲惫,体力不支的晃了两下身子,顾辞连忙扶住,费明脸上的苍白已经消失了,他吩咐人给梅清沐准备了客房,梅清沐却微微摇了摇头。

    这只邪祟跟天域城有关系。梅清沐看着费明道。

    顾辞听到天域城这三个字的时候浑身一僵,也跟着看向费明,费明沉重的点了点头:不错,是跟天域城有关系。

    费明坐在椅子上,开始讲述之前遇到的事。

    三个月前,丹阳镇突然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是天域城的四长老林复和九长老汪康宁,汪康宁自从上次在秘境被梅清沐所伤,回到天域城就开始大发脾气,得知废了一条胳膊的时候,汪康宁差点把医师打死。

    而他不仅仅废了一条胳膊,还费了不少的修为,实力大浮下滑,其他几位长老知道后不仅没有帮助他,还在背地里各种嘲笑,汪康宁变的越来越喜怒无常,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他攀附上了林复,这种事他以前是绝对不会做出来的。

    天域城和其他的宗派不太一样,别的宗派都是一体一心,可天域城的长老却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就算现任天域城城主的话,有些长老还不愿意听从。

    也许是因为之前城主上位的太难看,当时还逼走了许多人,要不然老城主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死?况且当年老城主的威望还是很高的,到后来人心都散了,这才发生后来的事。

    等汪康宁把伤养好后,查到了梅清沐以前的旧账,打算找丹阳派、缘神教和不动崖,集结起来一起对付梅清沐,其实关于梅清沐的事,他如果不找丹阳派,去找排在天域城之后的那几个大世家,或许还能得到一些回应。

    毕竟梅清沐一直不得人心。

    汪康宁带着林复来到丹阳派之后,费明为了置身事外,免得引火烧身,自然是一问三不知,而且关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都闭口不提,汪康宁无法,直接逼费明与他合作,费明不愿答应,汪康宁一怒之下便放出了他之前收的邪祟。

    这下谈是谈不成了,林复见汪康宁一点余地都没留,冷冷的走了,之后两人去了哪里,费明自是不知,只是从那天起,丹阳镇的人就再也无法出去,而被邪祟缠身的人也会渐渐死去。

    死亡,已经成了这个镇子最平常不过的字眼,从那天到现在,死伤已经不下两百余人。而缠住费敏达的那只邪祟并不是最厉害的那个,尽管如此费明却无法解决,虽然不至于会死,但若是一直无法去除,费明的身子也会慢慢的跟着败落,精气会被邪祟一点一点的蚕食掉。

    梅清沐听后嗤笑一声:那看来救你还没救错。

    汪康宁还真的能闹事,当初真不应该放过他,死人才不会报复。

    梅清沐,就算你救了我,也掩盖不了你是我丹阳派仇人的事实,丹阳派仍是不欢迎你。费明道。

    我也不需要你欢迎。梅清沐对于费明的态度根本无所谓:我来就是想确认一件事,当年费老家主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当年梅清沐孤身一人闯入丹阳派,从门口一路杀到了正厅,老家主当时根本无心与梅清沐对战,被山海鞭打中之后,脸上甚至没出现过分毫的怒气,而是淡淡的告诉他:梅清沐,你苦苦追寻的真相,却也不过是幻象。

    第44章 撩

    幻象?!怎么可能!当时的原主已经杀红了眼, 以为老家主都是骗他的,等老家主死后很久,他才渐渐反应过来, 老家主的修为高他许多, 他却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杀死老家主, 其间的意味

    你问我?费明冷笑:我又如何得知?当年之事, 父亲从未对我提起过只言片语,若不是那日你的出现, 我根本不知道原来他心中竟然也会有愧对之人!

    你说什么?梅清沐猛然站起身子:你说他对我有愧疚?

    他

    那他当年是梅清沐颤抖了下手,老家主虽是原主所杀,跟他没有关系,但那回忆却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中,不可抹去。

    真相究竟是什么, 才会让一个人甘愿赴死,没有任何的怨言, 还不许自己的儿子去给他报仇?!

    费明的手紧紧的攥着桌子的一角,他深深的知道,即便当年梅清沐不来丹阳派,他的父亲也是存了死志的, 他无法阻止, 但是对于梅清沐,他又怎么可能不恨呢?那终究是杀了他父亲的人。

    顾辞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对于天域城的事,他无可无不可, 但对于梅清沐, 他却很是担心,他不知道梅清沐之前发生过什么, 但是看梅清沐脸上的表情

    哥哥一直都是意气风发的,如今却一脸颓败之色,顾辞咬了咬牙:哥哥,我们先去休息吧,你已经三日未曾歇息了。

    梅清沐心中有事,如何有心情去休息,只是他的身子确实很疲惫,等他醒了,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他必须养好精神。

    回到房间梅清沐就躺了下来,顾辞见梅清沐太劳累,于是去跟外面的弟子要了些吃食。

    其实这些本来也不关我的事,梅清沐那家伙惹了一身的麻烦却要我给他擦屁股。梅清沐小声的吐槽着。

    小八安慰道:亲亲,您现在就是梅清沐,您不解决问题,问题就该解决您了。

    梅清沐冷哼:说起来不还都是什么狗血剧情,我估摸着,这事跟元乐音脱不了关系,所以费老家主知道真相后才成了那样,所以原主才想杀了元乐音。

    不过这些也都是猜想而已,没有证据之前,一切都不能下定论,控制着整个丹阳镇的是一只法力强大的邪祟,它慢慢的吸食着整个镇上所有人的精气,若是不早日解决,只会让它越来越强大。

    他必须要好好休息,养好精神,刚开始他和顾辞进城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只是清除完费明身上的邪祟以后,那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也无怪乎人们都逃不出去。

    镇上所有的邪祟,都是受它所控,也不知道汪康宁是从哪儿弄到的家伙,太让人头疼了。

    哥哥,你先吃点东西再休息吧。顾辞端着一碗汤进来,见梅清沐正揉着眉心,自动走到梅清沐身边帮他按压住。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22)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