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23)

    梅清沐的眉头渐渐放松下来,也不知顾辞从哪儿学到的手艺,梅清沐感觉好了许多。

    顾辞见梅清沐不再紧锁眉头,把汤端到了梅清沐面前,这些年他已经形成了习惯,刚开始的时候哥哥并不愿意让他碰,就算离得近了,哥哥都会不自然的紧绷着身体。

    那个时候他确实只是为了不让哥哥头疼,看哥哥皱眉他也会跟着不开心,只是那个时候他并不明白自己的不开心是为什么,之后明白了,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在害怕,他害怕开口以后连如今的关系都不能维持,他很害怕哥哥会赶他走。

    说他懦弱也罢,说他无能也罢,当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明白,他根本洒脱不起来,也根本不可能随心所欲,面对着梅清沐,他总是小心翼翼的,怕这个梦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破碎了。

    你也去休息吧。梅清沐一股脑喝完了汤,他知道顾辞一定也没有休息过,这孩子从小就这样,苦和累都憋在心里,什么也不说。

    顾辞点了点头:那哥哥好好休息,我就在旁边的房间,有什么事哥哥喊一声我便能听见。

    梅清沐朝顾辞挥了挥手,顾辞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房间,梅清沐这一觉睡的甚为舒爽,等醒来已经过了四五个时辰。

    因梅清沐睡的时间不正,他醒来的时候天色还黑着,整个丹阳镇寂静无声,像是空无一人,安静的可怕。

    梅清沐想要继续再睡会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推开门走到院子里,远远的看到守卫半坐在地上,正呼呼大睡着,梅清沐不禁心下奇怪,于是放出灵力悄悄的往外探去。

    这一探不得了,梅清沐发现整个府内,不,包括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在昏睡!

    这并不是单纯的睡觉,而是被邪祟侵入梦境了!看来困住丹阳镇的这个邪祟,有着引人入梦的本事,并在梦里蚕食着所有入梦人的心智和精气。

    顾辞!

    想到顾辞,梅清沐连忙往隔壁的房间走去,看到顾辞的那一刹那他才松了口气,还好,顾辞并没有入梦,也许是因为他们刚来,不清楚他们的实力,那只邪祟不敢妄动吧。

    哥哥?顾辞突然睁开了眼睛,见梅清沐站在房内有些讶异。

    梅清沐走过去坐在顾辞的床边,伸出手指堵住他的唇:你醒了?嘘

    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顾辞瞬间屏住了呼吸,梅清沐离他有些近,他只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除了这些,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哥哥的手,正放在他的唇上

    顾辞想要舔一舔,却终究不敢有所动作,梅清沐的手生的极好看,修长而白皙,骨节分明,等梅清沐把手抽回去,顾辞才小心的咽了口口水。

    顾辞感觉嗓子有些干,连周围的温度都热了起来,梅清沐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小声道:你感觉到了吗,这整个丹阳镇的人,都陷入了沉睡。

    就连修为不错的费明,估计也正在沉睡。

    顾辞听见梅清沐的话才收起不该有的心思,释放出灵力往外探去,只是他的精神力却很难集中: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等明天就知道原因了。梅清沐道,费明之前虽然为身上的那只邪祟所累,无暇顾及其他,但他也一定能感觉到周围的不同寻常。

    第45章 逃

    还有丹阳派的这些弟子们, 他们都是有灵力傍身的,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提及过呢?就连费敏达那个大嘴巴, 也没有透露过丝毫的信息, 或许, 是还没来得及说吧。

    但若是他想到的另一种可能, 梅清沐的心慢慢往下沉,如果这些弟子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然入梦, 那就危险了。

    顾辞迟疑道:那我们现在

    他早已彻底清醒,再睡肯定是睡不着的,况且梅清沐还在他的身边,看着梅清沐缓缓滚动的喉结,顾辞只感觉自己要烧着了一般。

    梅清沐根本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暧昧, 修仙之人夜间也能视物,所以顾辞脸红的样子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还伸出一只手去探顾辞的额头。

    没发烧啊,脸怎么这么红?

    随后梅清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因为,他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他的手僵硬了一下, 像个机器人一样收回,然后又像个机器人一样的站起身子。

    我还有些困,先回去睡了。

    放下这么一句话梅清沐就狼狈的出了房间,像是落荒而逃, 其实他也不知道在逃什么, 明明是最正常不过的事,男人嘛, 这种情况都是正常的,可是

    第二天顾辞敲开梅清沐房门的时候,两个人都闭口不提昨天的尴尬,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

    丹阳派的人渐渐清醒过来,而他们好像对于自己睡过去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而且并不知道自己是被控制的。

    梅兄,顾兄!费敏达一大早就跑了过来。

    梅兄,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爹跟那邪祟已经纠缠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办法解决,你一来就解决了,真是太厉害了!

    梅清沐看了费敏达一眼,这种彩虹屁,他当年也收到过很多,不过多年没听,骤然听到还些许的有些不好意思。

    费敏达继续道:梅兄,顾兄,你们还没用膳吧,我让人给你们带过来了。

    说着他身后的人就鱼贯而入,桌子上瞬间便摆满了吃食。

    梅兄你帮我父亲清理了邪祟,就是我们整个丹阳派的恩人!来,我敬恩人一杯!费敏达引着两人坐下,然后举起酒杯。

    梅清沐看了看面前的酒:大早上喝酒?你不怕被你父亲打死?!

    喝一杯,没事的吧?费敏达也迟疑了,父亲身上的邪祟没了,那打他是不是更不用费力了?

    费敏达想到此连忙站起身来:不,不喝了,来人,把酒都拿下去!

    梅兄,这样,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梅清沐无奈的摇了摇头:恩人可当不得,这茶你还是自己喝吧,不过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梅兄请讲。费敏达连忙道。

    你最近睡觉之时,可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不寻常?没有啊!我睡的挺好啊!费敏达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梅兄这么一说倒叫我想起来些,最近我们值夜的弟子反应过,说晚上会不自觉的睡着,我还当他们是白天胡闹所以晚上撑不住,也没在意,梅兄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梅清沐道:应该是有邪祟作怪,你们被控制了。

    邪祟?

    什么邪祟这么厉害,我竟然都没有丝毫的感觉,而且昨天晚上我还做了个美梦,梦见我去打怪,那妖怪毫无反击之力,三两下就被我解决了!在梦里可是威风死他了,醒来就算知道那是个梦,还是高兴了很久。

    这就是了。梅清沐点点头:不管是美梦,或者是噩梦,你们所有人或多或少应该都梦见了什么,你可以召集一下丹阳派的弟子们,问问他们的情况。

    费敏达听梅清沐这么说,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匆忙赶到弟子堂召集所有人问话,等他问完话回来,两人已经吃饱了。

    梅兄,你说的不错,他们昨天果然都做梦了!费敏达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邪祟,竟然能控制这么多人,我爹呢,我爹应该不会受控吧?

    此时的费明坐在正厅的椅子上,表情严肃,他身边还有几个跟他表情一样严肃的人,显然在讨论着什么。

    当年梅清沐亲手杀了老家主,这仇我们不能不报!

    对,必须杀了梅清沐这魔头以告慰老家主的在天之灵!

    杀?怎么杀?当年那么多人都打不过他一个,你怎么杀?况且就我们现在这个情况,你想害死所有人吗?你们想彻底把丹阳派毁了吗?

    薛长老,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大摇大摆的在我们丹阳派,却什么也不做,你这样对得起老家主吗?这样岂不是要让当年所有枉死之人心寒!

    正厅之内,吵的不可开交。

    行了!费明清了清嗓子:父亲当年说过,不许报仇,我也发过誓,梅清沐是我们丹阳派的仇人不假,但我们也不能违背父亲的遗愿,况且,昨日若不是他,我身上的邪祟还没办法彻底清除。

    他也算救了我一命。

    费明的声音带着威严,一时间几人都闭了嘴,只是没安静多久,又开始吵了起来。

    就算如此,那又怎样,梅清沐杀了我们丹阳派那么多人,难道就这么放任不管?!

    你当如何,你有那个能耐你自己去啊,在这叫唤什么劲儿?

    你说谁叫唤呢?你再说一遍?

    说的就是你,怎么,我还怕你不成!

    别吵了!再吵家法伺候。费明本就头疼,昨天刚清理完身上的邪祟,晚上还做了噩梦,本身就不舒服,下边几人还吵吵闹闹个不停,更让他心烦了。

    其实以费明的修为来说,若是平常肯定不会入梦,他自然察觉出了不对劲,也知道自己是因为状态不好,但是他却毫无办法。

    如今的困境,只有梅清沐能帮他解决了,若是梅清沐能救了丹阳镇的百姓,那就算是功过相抵,他肯定不会再恨梅清沐,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梅清沐才会愿意帮他们。

    正当他为难之时,就见他儿子远远的朝这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梅清沐和顾辞。

    对了,儿子,他还有个儿子!

    让费敏达去说不就好了?费明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稍微好了一些,至少脸色没有刚才那样难看了。

    第46章 吵

    见梅清沐进了正厅, 刚才还义愤填膺要杀了梅清沐泄愤的那两个长老顿时不吭声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薛长老冷哼一声,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两人, 平时也就罢了, 到了事情上, 总是如墙头草一般, 不仅如此,还每次叫嚷的最欢, 说的最多的总是他们,最无能的,亦是他们。

    几位看起来面色都不大好,怎么,昨天都做噩梦了?梅清沐道, 他的尾音上挑,听起来有些讽刺的意味。

    见四人都不答话, 梅清沐轻笑:看来我说的没错。

    梅兄,你还在这笑,还不快想想办法!费敏达问道:爹,您昨日也做梦了?

    费明沉重的点了点头:不错。

    我感觉到自己被控, 却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薛长老只是木着脸不说话, 他没有费明修为高,但也感觉到了,只是他确实不喜欢梅清沐,所以不想开口。

    连您都无法挣脱出来?费敏达声音猛然提高:怎么会这么厉害,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梅兄, 你知道是什么吗?

    梅清沐微微摇头:不知道。

    费明的修为不低,所以梅清沐有点担心, 若是他也解决不了这只邪祟,那他们所有人是不是都要死在这儿了?

    所有升级打怪的修仙文,除了男女主都是可以随便死的,他们这些炮灰,除了多,没有一点儿用处。

    我会在丹阳派内建一个阵法,不知道能抵挡多长时间,只是希望大家再次被拖入梦境能尽快出来,免得精气被蚕食掉,而且,入梦之时,这邪祟应该离你们不远,若是能及时出来,说不准还能有几分抓住这邪祟的可能。

    众人纷纷点头,虽然他们之中有厌恶梅清沐的,也有不服他的,但在此时,都选择了听从,谁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梅兄,若是我们在梦中无法出来,该如何?费敏达问道。

    梅清沐睨他一眼:不如何,等死罢了。

    费敏达:梅兄说话也太直接了些。

    其实这里的所有人,除了顾辞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倒不怎么担心顾辞,两人从正厅出来后便出了丹阳派,打算去街上逛逛。

    虽说如今街上人烟稀少,但梅清沐还想探一探,想知道镇上究竟有多少只邪祟。

    顾辞跟在梅清沐的身后,他知道这两天哥哥太累了,但是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其实倒也不是不想帮,而是如今他的修为比不上哥哥,若是哥哥出了什么事

    顾辞忙摇了摇头,不会的,哥哥怎么可能出事,他要尽快强大起来才行,这样才能站在哥哥面前保护他,而不是总躲在哥哥的背后,当一个被保护者。

    之前他在秘境之中得到过一本奇特的法术秘籍,也偷偷修炼过几天,法术确实很强大,可以直接吸走别人身上的修为,或者妖兽身上的修为然后为己所用,只是被吸走修为的妖兽会立即死去,这法术看起来邪门的很。

    强大,但却危险,他练过一段时间之后便搁置了,现在看来,他不得不用那套法术,才能保证自己尽快强大起来。

    不知道邪祟身上有没有修为,他可不可以直接吸走,这么想着,顾辞就故意放慢了脚步,他要找个机会避开梅清沐,去试一试才行。

    若是可以吸走邪祟身上的修为,那整个镇子上的邪祟都会成为他的养料,让他更快的强大起来。

    街上很安静,没什么人烟,梅清沐岂能不知道顾辞离他原来越远,只是他不知道顾辞到底想干什么,顾辞毕竟已经长大了,有很多事,他只能当做不知道,也不过问,但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的。

    顾辞有什么心事,都不会告诉他。

    也是,他是什么人,他不过是一个关了顾辞五年之久的人,虽说没有虐待,但他也算不上对顾辞有多么好,虽说他一直把顾辞当弟弟,但或许顾辞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

    梅清沐再转身的时候,身后已经没有了顾辞的身影,四周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表情有些许的落寞,也许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感觉有点孤单吧。

    小八,你可知困住这丹阳镇的邪祟有多么强大,我能打得过吗?梅清沐开始问系统。

    亲亲,这个问题小八不清楚的呢~小八回的倒是很快。

    垃圾!

    梅清沐冷哼:你就说你有什么是知道的,你说我要你有何用?

    小八道:亲亲,我知道顾辞正在吸食邪祟从人们身上吸食出来的精气!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23)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