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37)

    梅清沐瞬间就决定把君御和甄一禾凑成一对了,只是蓬灵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并不喜欢顾辞,要不然顾辞跟蓬灵雨在一起也不错。

    苍促,绯安,你们也跟着君御他们一起去吧,我跟念辞找一些食物,马上就跟上你们。

    林绯安点点头:那我跟小师妹一人照顾一个,让清晨跟着你们去寻食物吧。

    也好。梅清沐正不想跟顾辞独处,加上莫清晨正好。

    蓬灵雨怜悯的看着三人而去,这也太修罗场了,两个人都得不到大师兄,所以二师兄在给他们制造机会吗?

    顾辞因为有心事,所以话不多,莫清晨倒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很喜欢缠着梅清沐。

    师兄,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做的东西那么好吃,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莫清晨手里拎着几条鱼还有几只兔子,都是刚刚在河边抓到的。

    梅清沐瞟他一眼:怎么,我还专门告诉你一声,我做饭很好吃?

    师兄!莫清晨幽怨的看他一眼:不是都和好了嘛,你就别怪我了,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了,师兄你就不要怪我了~

    师兄这阴阳怪气的模样,一定是还没有原谅他,莫清晨想着,今后一定好好表现,不会再惹师兄生气了。

    师兄,一会儿我给你打下手吧。

    梅清沐摇摇头:不用了,有念辞就可以了。

    让莫清晨帮忙,那做出来东西还能吃吗?这种事,还是让顾辞来更顺手一些。

    莫清晨的积极让顾辞插不上话,看着莫清晨哄梅清沐高兴,顾辞默默的跟在二人身后,哥哥是他的唯一,可他却不是哥哥的唯一。

    哥哥身边有那么多喜欢他的人,可是他只有哥哥了,无论怎样,他都不可能放手,不管是苍促也好,还是君漠也好,他都要强大到谁也比不上,这样,哥哥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梅清沐的手艺确实没话说,顾辞好久没吃过,现在梅清沐就是随便给他煮个粥,估计他都能夸出花来。

    等众人都休息后,顾辞偷偷去找君御,他想知道梅清沐在魔界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这里是山洞,所以众人离的不是很远,君御本想挨着梅清沐,但见有顾辞在,于是就放弃了梅清沐,守在甄一禾的身边。

    甄一禾早就被君御缠的烦躁,但是她偏偏不开口,不主动,也不拒绝,君御说什么她都应,君御却被甄一禾这模样吃的死死的,就差直接捧上自己的心了。

    他现在大概能理解,梅清沐口中说出来的爱是什么,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明明一窍不通的东西,在见过甄一禾一面之后,便全都通了,而且,通的彻彻底底。

    甄一禾见君御跟着顾辞去了一边,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她其实并不讨厌君御,只是她也不想应付君御。

    顾辞见离众人已经足够远,问道:哥哥在魔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君御皱眉想了想:没有啊,除了二哥不让他出玲珑阁外,都挺好的。

    不过,你叫舅舅哥哥,那岂不是比我大了一辈,可你年纪比我小啊!

    什么舅舅?顾辞盯着君御:你认哥哥当了舅舅?

    什么认,他是我亲舅舅,亲的!君御扬起脑袋,一脸的骄傲。

    亲舅舅?!

    哥哥与君御竟然是亲人?

    顾辞把心放回了肚子里,之前君御总是缠着哥哥,他一直害怕哥哥喜欢上君御,君漠他倒是不怕,因为哥哥吃软不吃硬,君御的脾气性格,哥哥或许会关照一些,但君漠是绝对不会的。

    现在好了,君御若是喜欢甄一禾,就不会再缠着哥哥了,就算不帮君御,他也要帮他自己,让君御把甄一禾弄到手。

    其实在魔界也没发生什么,就是二哥想跟舅舅成亲,舅舅没答应。君御道。

    顾辞心中一紧:那他有没有对哥哥做什么?

    嗯我记得苍促来那天,二哥和舅舅正在做书上的动作,两个人都光着身子,跟书上画的一模一样。君御想了想,加了一句:就是在你房间看到的那本书,舅舅还把它收走了,不让我看!

    顾辞咬着牙,什么叫光着身子,君漠到底对哥哥做了什么!

    哥哥一定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说什么也没有发生,君漠竟然敢强迫哥哥做那种事!

    顾辞已经气红了眼,君御抖了抖肩膀:你怎么了?

    见顾辞没有反应,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乱,君御喊道:顾辞,顾辞?

    我要杀了君漠!顾辞咬牙切齿的说着,突然想到君御刚才提到了他屋里的书,他屋里还能有什么书?该带走的都带走了

    书上的动作

    顾辞咬着唇,完了,他好像确实有本书忘记收进乾坤袋,哥哥是怎么发现的?还把那本书收起来了,所以之前他抓住哥哥的手腕,哥哥是知道了什么才想跟他拉开距离的?

    哥哥是在嫌弃他吗?哥哥会讨厌他吗?哥哥是不是恶心他,所以才不让他靠近。

    君漠刚对哥哥做了那种事,哥哥心里一定在难受,又看到那本书

    顾辞不敢想象,梅清沐当时有多震惊,现在对他的态度才如此疏离,哥哥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却没想到自己养大的孩子,会对他产生了那种不可描述的心思吧。

    其实他也有些难以启齿,更加难以开口,他本想着等什么时候强大起来,再对哥哥坦白,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哥哥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就要想办法跟哥哥谈一谈,总不能就这么放手,看着哥哥对他越来越冷淡,好在他还是知道哥哥的脾性的,只要他软一点,哥哥就不会怨他了。

    你要想杀二哥的话,那可难了,你得先打的过我才行。君御丝毫不介意顾辞说要杀了君漠,他知道顾辞不是君漠的对手。

    顾辞脸色极为难看,君御见他如此,默默的回去睡了。

    苍促和苍茫受伤虽重,好的却很快,恢复能力特别强,到第二天早上就已经行动自如了。

    梅清沐醒来的时候,苍促已经把食材准备好了,等着他做饭,顾辞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苍促,两个人像是在较劲。

    其实昨天梅清沐看到顾辞把君御叫走了,也大概能猜到顾辞会问什么,所以顾辞知道他知道以后,现在是在破罐子破摔吗?

    见梅清沐醒了,顾辞连忙凑上去,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哥哥。

    梅清沐虽说有点难以接受顾辞喜欢他这个事实,但看着顾辞可怜兮兮的模样,仍不好拒绝,以前每次顾辞冲着他做这种表情,他都会忍不住软化态度。

    有的时候看不过去顾辞这种做作的样子,他也会骂两句,但玩笑居多,不管再怎么生气,看到顾辞那张脸,气就消了。

    所以说长得好看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对于梅清沐这种颜控来说。

    苍促也不甘示弱:清沐,看我抓了什么。

    苍促脸上带着得意,面前的这些野味可都是他抓的!

    梅清沐无视两人,算了,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吃饭,他就慈悲的不跟两人计较了。

    吃完饭一行人继续赶路,顾辞一直没有找到跟梅清沐独处的机会,梅清沐身边往往围着好几个人,他的存在感特别低,这也让顾辞感觉到了危机。

    梅清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受欢迎了,他的脾气性格又算不上好,没事了还总爱怼上别人两句。

    难道这个世界里的人都是受虐体质吗?

    一行人实在太过打眼,在永忘森林里还好,但是出了森林便不行了,他们没有在青乌镇停留,直接赶往下一个地点。

    林绯安几个因为要回天霄派,所以不得不跟梅清沐分开,莫清晨和蓬灵雨都有些不舍,莫清晨不舍的是梅清沐,而蓬灵雨不舍的是没有好戏看了。

    甄一禾需要回幻海宗,所以也跟众人告辞,君御咬着唇,不愿意让甄一禾走。

    梅清沐见他快要哭了,忙叫住甄一禾,甄一禾疑惑的回头看他。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甄一禾跟他们相处了几天,因为女孩子的身份,几人都有意的照顾她,她知道梅清沐不会再回魔界,所以倒是不像从前那样敌对。

    但对于君御,君御的身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他生在魔界,无论如何都是魔界的人,甄一禾很明显不想跟君御接触。

    我这个侄儿,心思单纯,他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也从来没有害过人。梅清沐道。

    甄一禾淡淡点头:看的出来。

    君御的脸上就写着纯粹,甄一禾相信他是好的,但自古正邪不两立,就算君御不是魔界之人,她跟君御也是不可能的,别说君御,这世界上的任何人,恐怕都是不可能的。

    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要跟谁在一起,她的身份,也从来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人人都知道她是幻海宗最有潜力的女弟子,是幻海宗的大师姐。

    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因为她的父亲,从来都不肯承认她。

    君御听甄一禾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一闪一闪的,甄一禾扯开从容的微笑对着梅清沐点头: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历练的时间已然不短,而且天域城举办的仙门大会还有半年不到的时间,我代表幻海宗,还要回去做准备。

    原来这么快就到仙门大会了吗?

    原书中,梅清沐也去偷偷参加了仙门大会,结束后就被顾辞发现,两人大打出手,梅清沐不敌顾辞,被顾辞杀死。

    顾辞正好在破元寨得到了传承,要不然原主也不会连这个时期的顾辞都打不过。

    结果,这本书就在原主被君漠大卸八块以后坑了,坑的死死的,顾辞连他爹娘的仇都没报,甄一禾还没出场,就再也没有更新了

    对于这篇坑文,作者还发了声明,说他穿越了,没有网,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所以不能更新。

    当时看到这篇声明的他差点直接拎着刀出去砍人!

    难道作者就是为了把原主大卸八块才写的书吗?这什么破坑品。

    现在想想,梅清沐有些毛骨悚然,他觉得原主的死,并不是偶然。

    为什么一个魔界的大长老要来参加仙门大会?天域城可不会邀请魔界,而顾辞也那么恰巧的跟破元寨寨主的独女成了亲,还在破元寨的后山得到了齐天剑和传承。

    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巧合。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去天域城,不过却抗拒不了天域城对于他的诱惑,因为仙门大会的时候,元乐音一定会去,他只有这个机会能杀掉元乐音了。

    而顾辞更无法抗拒,因为那里有个慕元忠。

    两人就这样各怀鬼胎的潜进天域城,但顾辞还没报仇就碰见了梅清沐,于是把梅清沐杀了,如今顾辞自然不会杀他,但是保不齐会碰到别的什么人。

    不过他必须去天域城,根本没有退路。

    梅清沐见君御一直愣愣的盯着甄一禾,于是再次开口,叫住了她。

    甄小姐,可否让御儿跟着你回幻海宗,他从来没在外面抛头露面过,你不用担心有人会认出他来。说着说着,梅清沐便闭了口,他是心疼君御,想把两人凑在一起,但甄一禾毕竟是女孩子,君御跟着她,对她的名声来说确实不好。

    君御咬着唇,两只大眼可怜兮兮的盯着甄一禾,甄一禾本来正在犹豫,心下一软,便答应了。

    君御双眼一亮,声音中透着兴奋:阿禾。

    刚答应下来甄一禾便后悔了,但君御却不给他后悔的机会,直接冲到了甄一禾的身边,对着梅清沐摆手:那舅舅,我先跟阿禾去玩一趟。

    梅清沐很担心君御,但想着等半年后便可以再见,幻海宗参加仙门大会,君御到时候也会去,就放心了不少。

    你好好的,别给人家捣乱,甄小姐说不可以做的,你千万不能做,一定要听话知道吗?梅清沐嘱咐道。

    君御使劲点头了:知道了知道了,舅舅我都懂,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是,你的外表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但心理年龄一直是,梅清沐默默的吐槽着。

    眼看着君御跟着甄一禾远去,梅清沐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就像父亲看着儿子要娶妻的感觉一样,不舍又欣慰。

    顾辞有些醋:哥哥,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不如跟我回狼王洞。苍促道。

    顾辞斜了苍促一眼,哥哥才不会去那种地方!

    梅清沐微微摇头:我还有些事要办,没有办法跟你回去。

    不行,你必须跟我回狼王洞,外面太危险。苍促一直都是自傲的,但是经历过这次的事,他发现自己并不是最强的,君漠和君御都比他要强,梅清沐若是不在他身边,他不放心。

    顾辞挡在梅清沐的身前:你没听懂吗?哥哥还有事,他想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苍促皱眉看向顾辞:你别不识好歹。

    梅清沐怎么说他,怎么骂他他都不会生气,但是他又不喜欢顾辞,看顾辞总是缠着梅清沐,他早就不高兴了。

    苍茫拉住苍促:哥,我想回去。

    他不喜欢外面,还是狼王洞好。

    苍促转头看向苍茫,他这个弟弟从小宠惯了,苍茫的要求,他都不会反对,既然苍茫说想回去,那他们就回去吧。

    不过,就算他不能跟在梅清沐身边,那也不能让顾辞近水楼台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看上的人,投入他人怀抱,就算要分开,也不是现在。

    得先把顾辞打发了才行。

    于是一行四人,确切来说,是两个人再加上两只妖兽,为了能让顾辞的修为提高,好增加存活几率,梅清沐故意走了原书的路线,去破元寨。

    破元寨离的比较远,梅清沐并不着急,反正时间还早,所以放松了心情,倒有几分游山玩水的意境。

    他们每次住店,要的都是四间房,梅清沐不能跟顾辞一间,更不能跟苍促一间,而苍促和顾辞互相看不上,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打起来,也不能在一间,苍茫不愿意掺和他们的事,总是离他们要多远有多远。

    可这次不行了,他们来到镇子的时候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店主说只剩下两间房,他们不得不住下,最后没办法,梅清沐选了和顾辞一间。

    对于顾辞他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顾辞不会对他做什么,所以还算安全一些。

    自从顾辞再次见到梅清沐,就一直没有机会跟他解释,他知道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所以一进到房间,顾辞就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37)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