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3)

    之所以不装成岑有为的护卫,是因为岑有为出镜率高,梅清沐也不想引人注目,刚进去就被发现,他对岑有为的安排很满意。

    只不过不能穿他喜欢的衣服了,护卫只能穿黑色或者灰褐色的衣服,梅清沐很嫌弃,如果他将来要是有机会开山建派,绝对要把每个人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穿什么黑色,丑死了。

    不知道顾辞什么时候能出来,算着日子,应该也快了。

    就在梅清沐思索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撞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一把抱住,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梅清沐止住了想要把人踹出去的动作,只是闻到顾辞身上有些难闻的气味,梅清沐有些难受。

    回来了就先去洗漱,臭死了!

    顾辞不想放开梅清沐,但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很为难的放开了,他知道梅清沐怕脏。

    长高了?梅清沐看着三个月不见的人,攥住那想要抚摸上去的手,顾辞是真的比之前高了些许,还瘦了。

    恐怕是在里面也吃不到什么东西。

    顾辞咬着唇:哥哥,我好想你。

    在后山的那三个月,他早已想的发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去那么久,他在里面度日如年,自从他到了梅清沐的身边,除了上次因为苍促,两人还从未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顾辞想要吻梅清沐,却想到刚才梅清沐说他臭死了,于是用了个清洁法术,然后再次抱住梅清沐的腰,直接吻了上去。

    梅清沐没有推开顾辞,但也仅仅只是没有推开,顾辞感受到梅清沐的纵容,一鼓作气的撬开他的牙关,直到两人吻的气喘吁吁才放开。

    梅清沐清楚的感觉到顾辞的变化,立马推开顾辞,他脸上带着薄红,其实也有点难受,不过他不想顾辞察觉。

    第81章 离

    顾辞得寸进尺, 直接抱起梅清沐把他放在了床上,然后跟了上去,梅清沐只是略作挣扎, 嘴上说着滚开, 却没有其他动作。

    顾辞知道现在的梅清沐还对他有几分的心软, 现在不上, 又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而且他现在的修为确实已经超过了梅清沐, 梅清沐若是不下狠手,根本打不伤他。

    唔~

    顾辞一边吻着一边去扯梅清沐的衣服,正在两人不知今夕是何夕之时,岑乐萱突然闯了进来。

    梅清沐听到动静一脚把顾辞踹下了床,还好两人并没有失去理智, 他的衣服也都还在,刚才也是鬼迷心窍了, 长时间的思念让他被顾辞所迷惑,竟然没有推开。

    该死的!

    顾辞的脸色很难看,任谁这个时间被打扰,心情都不会好, 而且, 看梅清沐立刻板起来的脸,他就知道又没戏了!

    都怪岑乐萱!

    可岑乐萱也很无辜,她要是知道两人正在做那事,肯定不会进来, 她一心也是希望两人在一起的, 她听人说看见了顾辞的身影,而梅清沐的房门还大开着, 她也不知道两人会光天化日的就

    不过顾辞刚出来,她也能理解。

    岑乐萱捂着脸,两只眼睛却露在外面:我刚才什么也没看见,真的。

    顾辞:

    梅清沐:

    由于这三个月岑乐萱经常来找梅清沐说话,所以两个人已经很熟了,两人早已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咳,怎么说呢,虽然她刚开始也都是为了打听苍茫

    但她和梅清沐的友谊绝对是认真的!严肃脸。

    有什么事吗?顾辞问道。

    岑乐萱放下手:有人说看见你从后山出来了,不过一闪而过,他们还以为是幻觉,所以我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幻觉。

    你竟然出来了,听我爹说寨子里的人去过不下百人,却连一个出来的都没有,我本来还想进去看看,可我爹看的严,我根本进不去,那里面都有什么?

    能有什么,不过都是妖兽和毒虫,他们当然都死在里面了。顾辞因为被打扰,说话很不好听。

    那你为什么能出来?

    顾辞冷哼:废话。

    岑乐萱:

    你出了后山,想必岑兄很快也会收到消息。梅清沐道,岑有为肯定有一肚子的话想问顾辞。

    顾辞根本不想应付岑有为,但也知道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他还是人家名义上的女婿。

    果然不一会儿岑有为便风风火火的过来了,见到顾辞很是惊奇,他都以为顾辞已经死了,还在发愁怎么安慰岑乐萱,结果人就出来了。

    顾辞简略的告诉他里面的情况,忽略了传承和齐天剑的事,只说他在里面逃了很久,不知道怎么撞破了一处结界才出来,也许那禁制有漏洞。

    禁制有没有漏洞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凭着手上的这把齐天剑,很容易便能破了禁制,他是怕妖兽冲出来伤到人,才没有全部打破。

    现如今说禁制有漏洞,他既然能出来,那些妖兽说不准也会有撞进漏洞出来的,岑有为想到这点,赶紧吩咐人去加强把守,要不然那么多妖兽,不得把他这寨子踏平了?

    岑有为在知道顾辞回来以后大为高兴,虽然也知道之前进入后山的人都死了,但那些人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进去的,而且最近几年没有人去过。

    顾辞出来后,寨子里的人都好奇里面有什么,更有那些已死之人的亲人,在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怎么回事前,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现在自然很难过。

    在顾辞被团团围住半天之后,人们才渐渐散去。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对于白天没做完的事,顾辞蠢蠢欲动,梅清沐自然不会让顾辞得逞,不过在顾辞央求了半天,又咬着唇装可怜的情况下,梅清沐无奈同意了让他上床。

    不能抱着梅清沐,顾辞只能抱着被子,他们刚到破元寨的时候还是大夏天,现在已经快要冬天了,而仙门大会就在冬季的年节时期召开,不过天域城地处偏南,那里不算太冷。

    梅清沐穿的衣服还跟之前差不多,他身上有法器,所以感觉不到冷,因为怕顾辞半夜又对他搂搂抱抱,所以多添了一床被子。

    哥哥,我想抱着你睡。

    顾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梅清沐懒得理他,顾辞又道:哥哥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不行。梅清沐拒绝的很干脆,顾辞最会蹬鼻子上脸了,若是不干脆一些,顾辞根本不知道轻重。

    明明躺在一张床上,自己想了三个多月的人,如今就在眼前,可却不让他碰一下,顾辞的手在床上滑动着,离梅清沐越来越近。

    就在顾辞的手碰到梅清沐的被子时,梅清沐突然出声:再胡闹,便滚出去。

    顾辞立马收回手:好吧,我知道了。

    哥哥,你都不想我吗?这三个月我一直在想你,想的难受,跟妖兽打的时候想,逃的时候想,吃东西的时候想,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想。

    梅清沐一动不动,仿若未闻,顾辞知道他在听,于是继续道:可是我在里面什么都吃不到,哥哥你也知道,我做饭真的不怎么样,烤的肉很难吃,要不是哥哥给我的小吃,我根本撑不了这么久,那些蜜饯我到现在都没舍得吃完。

    越说越可怜,顾辞就是要引起梅清沐的心疼,但是说了这么久,梅清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哥哥都不知道疼疼我。

    梅清沐心中叹息一声,他算是陷进去了。

    念辞,你今年也有十九了吧?

    他们刚出魔界的时候顾辞就已经十八了,那个时候时间比现在早一些,温度正好,这么想来,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竟然有一年多了。

    好吧,仔细算的话不应该这么算,他们在魔界的时候,也很少有人打扰。

    顾辞没想到梅清沐会突然问他年龄的问题:嗯,十九了。

    该断奶了。梅清沐道:这么大的人了,还总是撒娇装可怜。

    顾辞顿了顿,他也只是在哥哥面前撒娇啊,没办法,只有撒娇管用,哥哥要是喜欢别样的,他也能换一种方式。

    可这是最简单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了。

    如果哥哥喜欢文质彬彬的,他能装作书生,喜欢霸道的,他可以直接上,喜欢温润的,他也能变成林绯安那样,可是,哥哥不喜欢啊!

    他只能装可爱了,而且他早就看出来,哥哥喜欢那种看起来单纯无害而又软萌的,苍茫若是再聪明一点,就没他的事儿了。

    哥哥,我是真的想你嘛~

    梅清沐:

    都让他不要装了!

    可是顾辞的声音真的好可怜,好想揉一揉。

    梅清沐转过身子,与顾辞面对面,两个人的呼吸声交错,看着顾辞亮晶晶的眸子,梅清沐最终还是没忍住伸出手揉了揉顾辞的头发。

    顾辞的头发并不扎手,算不上很软,但揉起来很舒服,顾辞也想伸出手去抱一抱梅清沐,但是他忍住了。

    什么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在哥哥身上体现的一干二净,淋漓尽致!

    舒服吗?顾辞问道。

    哥哥要不捏一捏我的脸,摸一摸我的胸口,会更舒服的。

    你哪儿学的这一套乱七八糟的?梅清沐笑了一声:早点睡,今天你也累了。

    不只是今天,这一阵顾辞肯定都很累,脸上的疲惫是掩盖不住的,明明这么累,还故意逗他,就是为了搏他的好感。

    怎么能这么傻呢!

    但顾辞这招确实也用到了他的心里。

    顾辞笑着:那哥哥你说你到底想没想我?你说一个字,我就去睡。

    不想,睡!

    不行,哥哥你要说想我才睡。

    那你别睡了,爱睡不睡。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就说一个想字怎么这么难,你明明就有想我。

    没有。

    有。

    没有。

    声音渐渐小去,二人也陷入了沉睡,顾辞早已记不清梅清沐最后有没有说那个想字,不过他想,以哥哥的嘴硬程度,大概是没有吧

    不过心里想就足够了。

    时间过得飞快,尤其是两个人相处融洽的时候,感觉一天并没有做什么就过去了,梅清沐的神色也比往常好了很多,顾辞脸上更是经常洋溢的笑容,酸的岑乐萱牙疼。

    是真的疼。

    都说小别胜新婚,或许梅清沐就是如此,之前并不觉得他对顾辞的感情有多少,也并不觉得自己喜欢顾辞,但经过那三个月,也彻底让他想明白了。

    他是很纠结,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喜欢上同性,而且这人还比自己小,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算什么?养成系小奶狗吗?

    原主的身体更是不知道比顾辞大了多少岁,这可真是老牛吃嫩草了。

    当然,梅清沐口中是不会说出喜欢这两个字的,就算顾辞问,也大多数会以滚字收尾。

    在下第一场雪时,一行人从破元寨出发,往天域城而去。

    两人在路上就不能那么明目张胆的秀恩爱,毕竟这么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看着,顾辞还是岑乐萱名义上的丈夫,要是被人看出来什么,影响不好。

    最主要的还是看梅清沐,梅清沐不同意,顾辞就不能兴风作浪,要不然他早就跟岑乐萱跑到岑有为那里交代清楚了。

    梅清沐想的是,既然岑乐萱喜欢苍茫,那就等什么时候岑乐萱把苍茫带回家,再让两人去告诉岑有为,这样好让岑有为能有个安慰。

    不过这次顾辞也是以岑乐萱的护卫身份,所以两人的马车紧挨着,顾辞直接跑到了梅清沐的马车里,岑乐萱也不好单独呆着,于是只能跟着顾辞一起。

    这电灯泡颇有些亮眼,梅清沐想着。

    好在马车很大,而且里面铺上了厚厚的垫子,很舒服,足够装得下他们三人。

    顾辞才不管岑乐萱在不在,光明正大的吃豆腐,一会儿玩梅清沐的手,一会儿又让梅清沐靠在他身上,乐此不疲。

    顾辞喜欢玩梅清沐的手,因为他觉得梅清沐的手特别好看,而且比他的手要软很多。

    岑乐萱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两人互动,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外面下着雪,白茫茫的一片,马车走的很慢,晃晃悠悠的,压着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外面很冷,但马车里却很暖,因为梅清沐身上有一块恒温彩石,只要在上边注入灵力,就可以控制周围的温度,这也是原主的一块藏品了,几乎没有用过。

    但梅清沐受不了,有好东西为什么不用,难道还能留着生个小的不成?

    第82章 醋

    所以他经常在腰间系着这块彩石, 看起来与平常的石头差不多,但只要一靠近他就能感觉出不同,在梅清沐身边, 连空气都是暖的。

    不过这块彩石也有空间限制, 一般离他要非常近才能感觉出来, 马车里变暖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若是大一点的房间,可能永远都不会变暖, 毕竟它只是石头,又不是火炉。

    有点无聊。梅清沐半靠着顾辞,他昨天刚看完一本书,现在没什么好看的,在这个没有网没有手机的时代呆了这么长时间, 他还是没有完全适应。

    顾辞低下头:那我给哥哥讲个故事?

    你能讲什么故事,还不如看书。梅清沐突然坐起身来:咱们玩游戏吧。

    什么游戏?岑乐萱也来了精神, 梅清沐的马车上很暖,她有些昏昏欲睡,不过身边没有能让她半靠着的人。

    梅清沐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堆硬纸,还有毛笔, 不一会儿, 一副手工粗糙版扑克牌问世。

    来,我教你们。

    梅清沐最先教的就是斗地主,不过改了个名字,叫斗仙尊, 然后把两个平民说成长老, 看最后是仙尊胜还是长老胜。

    长老胜了,仙尊认罚喝酒, 仙尊胜了,长老喝。

    三人就这么定下,顾辞和岑乐萱都是很聪明的人,讲了一遍就理解的差不多,梅清沐一开始还能赢,到后来输了个底朝天,一直是他喝酒。

    他也不知道自己运气为什么那么差,总能抽到仙尊,而且牌也不好,根本没法赢那种,好不容易赢一次,还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早知道就不玩了。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3)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