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6)

    说到底还是云水儿太作了。

    梅清沐和顾辞都对云水儿没什么好感,梅清沐并不知道顾辞后来发生的一切,虽然顾辞也提过几句,说他掉下了悬崖,然后被人所救,但是没提云水儿的事。

    也没提林复和汪康宁。

    他怕梅清沐会担心,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有些事还是不想提。

    第85章 见

    两人看着云鳍带着人进入了天罡殿, 无为舍的护卫们跟他们站到了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严肃,身姿挺直。

    可见无为舍的教养。

    云鳍这个人, 梅清沐还是蛮欣赏的, 无为舍的规矩很严, 弟子们行事作风也正, 不过都不太爱掺和事,很佛系, 不,应该说更像道系。

    梅清沐看着云水儿跟着云鳍进入了大殿,心中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云水儿十有八九是云鳍的女儿。

    她若是从小养在无为舍便好了,只可惜从小跟着云毅四处卖艺, 移了性情。

    不一会儿岑有为跟破元寨的几个弟子就出来了,梅清沐和顾辞自动跟上岑乐萱。

    他们这几天估计都不会再有机会来天罡殿了, 仙门大会还有五六天才开始,现在到达的小宗派居多,像破元寨这种比较有实力的,还有无为舍都是特例。

    其他小门派住在黄级客房也就罢了, 破元寨也住在黄级, 这就有些说不通了,看岑有为的神色有几分阴郁,想必也在为此事耿耿于怀。

    梅清沐不关注其他,他只是想知道幻海宗什么时候到, 他有些担心君御, 半年没见,也不知道君御现在怎么样了。

    但就算幻海宗到了, 也是住在天极客房,梅清沐现在的身份,想要见到君御极为困难,君御恐怕也不知道他会来这里。

    还有天霄派,他现在肯定是打不过元乐音的,元乐音不死,他的身边总会多一分危险,前些日子系统提醒他,若是这个任务再完不成,等到原主死的日子,他也会出事。

    原主就是在仙门大会刚结束后,在天域城外碰见的顾辞,然后死在顾辞剑下,他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元乐音必须死。

    梅清沐猜想着,若是原书中原主也是为了报仇而进了天域城,他会不会之前就跟元乐音打过一场,所以后来碰见顾辞才会那么不堪一击。

    元乐音作为梅家灭门的罪魁祸首,没有杀掉原主肯定是因为心中有愧,但就算再愧疚,原主的亲人也不可能活过来。

    他不知道元乐音是为了什么,为了情还是别的,如果是为了情,那杀一人就足够了,也不至于杀了那么多人。

    梅家人口虽然不多,但加上仆人侍卫也有几十口,全部都死在元乐音的手上,这仇不能不报。

    直到两天后,幻海宗的人才出现,因为幻海宗跟无为舍不和,所以两家离得很远,这样幻海宗正好离破元寨近一些。

    梅清沐带着人皮面具,就算站在人群中君御也认不出他来,但梅清沐却一眼就看到了君御。

    君御的气色很好,看起来过得不错,他紧紧的跟在甄一禾身后,身上也穿着幻海宗的衣服,由于个子太高,在人群中是最显眼的。

    君御脸上的笑做不了假,他跟甄一禾应该发展的很好。

    顾辞见梅清沐目不转睛的盯着君御,虽然知道君御跟梅清沐是亲甥舅,心中还是有些醋意。

    他偷偷抓住梅清沐的袖子,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

    甄一禾察觉到了什么,朝梅清沐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清冷,没有任何变化,但梅清沐感觉,甄一禾应该发现他们了。

    君御傻乎乎的跟着甄一禾走过,幻海宗是由甄一禾带领着来的,宗主甄守听说是有事情耽搁了,晚两天到。

    甄一禾作为幻海宗的大师姐,其实年龄并不是最大的,只是她天赋好,所以辈分比较大,而且她能力很强,但不知道为什么,甄守好像并不看重她。

    甄守所有的孩子里面,最出色的也就是甄一禾了,甄一禾却始终得不到承认,也不知道甄守在想什么。

    两人想要真正的在一起太难了,要么君御一辈子隐瞒身份,跟在甄一禾身边,要么就是甄一禾放弃幻海宗,跟着君御走。

    甄一禾在原书中只提到了名字,没有出场过,所以梅清沐也不清楚她的脾气性格,但通过之前的接触,甄一禾不是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她好不容易熬到现在,明显就是冲着宗主之位去的。

    算了,时间还长,若是两人真心想要在一起,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梅清沐眼看着君御和甄一禾进了一个院落,心中暗暗记下,打算晚上去看看君御。

    顾辞知道梅清沐很担心君御,毕竟君御从小没出过魔界,现在分开这么久,虽然看起来气色不错,但君御说实话,确实有点傻,像个小孩子一样,就算被人卖了恐怕都要帮人数银子。

    晚上,梅清沐摘下人皮面具,换上了夜行衣,其实夜行衣也没多大用处,修仙之人目力和耳力都比常人要强,他这么做也只是个心里安慰。

    顾辞见梅清沐要出门,忙跟在他的身后。

    你跟着我做什么?梅清沐小声道,人越多越容易被发现。

    顾辞歪头:当然是去看大外甥了。

    梅清沐瞪他一眼:谁是你外甥,别乱喊。

    君御就是我外甥啊,难道哥哥你不承认?顾辞紧紧的跟着梅清沐:哥哥是不是又想抛下我?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抛下你?行了,别乱贫,跟着就跟着,不许胡乱说话,否则回来有你好看的。梅清沐威胁道。

    尽管他现在已经跟顾辞确认了关系,还是不愿意带顾辞去见君御,倒不是怕君御知道,他只是觉得,君御毕竟比顾辞年龄大,让他叫顾辞舅舅,会有些别扭。

    现在天界山上修为最高的应该是云鳍,再就是无为舍和幻海宗的一些弟子,比如甄一禾,但是他们最多跟梅清沐的修为差不多,顾辞根本不怕被发现。

    就算幻海宗的人死光了,无为舍的人估计都不会出来看一眼,更别说只有他们两个了。

    梅清沐和顾辞很顺利的进入了幻海宗所住的院落,院子里空无一人,就好像有人知道他们要来,已经准备好迎接了。

    梅清沐顿住脚步,知道他会来的人,无非只有甄一禾。

    果不其然,他刚把气息放出来,对面的屋门便打开了,君御从里面飞奔出来,停在梅清沐的面前。

    舅舅,真的是你吗?阿禾说你要来,你还真的来了,阿禾真的没骗我!君御看起来很兴奋,他声音不大,显然是故意放低了。

    甄一禾跟在君御身后慢慢走出来,她对着梅清沐和顾辞两人点点头,算是见过。

    是我。梅清沐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君御,而顾辞直接黑了脸,强忍着没上前把君御拍出去。

    甄一禾道:有什么话还是进屋说吧。

    虽然她把人都调开了,但万一被人发现,梅清沐肯定会有危险的,而君御不可能不帮忙,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上去,到时候整个天域城都会乱起来。

    舅舅,你怎么来天域城了?君御问道。

    梅清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这些日子怎么样,在幻海宗过的好吗?

    君御转了转眼睛,噘着嘴叹了口气:不好玩。

    刚去幻海宗的时候他看什么都稀奇,觉得哪儿都好,尤其是跟在甄一禾的身边,他心中很欢喜。

    可幻海宗的那些人总是对他指指点点,说他是什么小白脸,小傻子。

    他差点就动手了,要不是甄一禾拦着,他绝对把那些人的脖子都拧下来!

    后来甄一禾告诉他,幻海宗有幻海宗的规矩,不能随便动手,若是他敢动手就把他轰出去,君御没办法,这才泄了气。

    他是一刻也不想离开甄一禾。

    梅清沐抬高胳膊揉了揉君御的头,看向甄一禾:这些日子,麻烦甄姑娘了。

    梅前辈客气了。甄一禾微微笑了笑,只是笑容很淡,恍若错觉。

    君御拿手指怼了怼甄一禾的胳膊:舅舅你为什么叫阿禾甄姑娘啊,他明明不是姑娘。

    甄一禾眼神变了变,不过瞬间恢复了正常:御儿说的对,我确实不是姑娘,梅前辈随他一样,叫我阿禾,或者一禾便好。

    什么叫不是姑娘?

    梅清沐有点没反应过来,倒是顾辞先开了口:你是男子?

    甄一禾是男的?梅清沐不可置信的看着甄一禾,看来看去都没看出来他是个男人。

    原书作者提及过,甄一禾是留给顾辞的,他不是顾辞的老婆之一吗?怎么会这样

    甄一禾明白梅清沐心中的惊讶,并没有恼怒,因为从小男扮女装,所以关于他是男子的事没几个人知道,君御这个大嘴巴,没想到刚见到梅清沐就说了出来。

    至于他为什么男扮女装,不提也罢。

    梅清沐仔细的往甄一禾的脖子看去,那里确实有一点凸起,看起来应该是喉结,而甄一禾也确实比一般女子长得高。

    不过他还是不敢相信,明明甄一禾就是女主啊!怎么突然就变成男人了。

    更让他难以相信的是,甄一禾竟然接受了君御,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像老夫老妻一样,他对君御很是纵容。

    君御更是对甄一禾很信赖。

    看身高的话,君御应该是攻吧?不过君御性子单纯,什么都不懂,甄一禾的性格又偏强势,这两人也不知道谁更强一些。

    但床上的事也不能这么分,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毫无反抗之心,就那么默认了让顾辞在上面。

    说出去真有点丢人

    甄一禾给几人倒上茶:外面冷,你们先喝点茶暖暖身子。

    梅清沐谢过甄一禾的茶,喝了一口才发现这竟然是君御喜欢喝的花茶,再往旁边看去,桌子上放着四个小碟子,碟子里面有不少蜜饯和瓜子,明显也是为君御准备的。

    他顿时放了心,甄一禾对君御真的太好了,好的都有些不真实。

    亏他之前还担心君御会被人欺负。

    舅舅,你吃。君御把蜜饯递到梅清沐的面前。

    甄一禾抬眼看了看君御,脸色未变,君御根本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来,还举着让梅清沐吃。

    梅清沐摇了摇头,他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但他还是接了过来,很自然的给了顾辞,他记得,顾辞好像挺喜欢吃的。

    顾辞倒不是喜欢吃这些东西,他只是喜欢吃梅清沐做的,只要是梅清沐给他的,他都喜欢。

    见君御过的好,梅清沐说了几句话便要告辞,却被甄一禾叫住。

    既然君御叫你舅舅,那我跟着叫一声舅舅,你应该也不介意吧?甄一禾对着梅清沐喊舅舅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抗拒,毕竟梅清沐本身的年纪在那,他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君御却悄悄红了下脸。

    梅清沐有些讶然:当然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清竹不清和奶斯两位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爱你们~

    今天被锁真的是意外了,我还说我很乖,没写什么,不会被锁,结果总是让我哭笑不得,以后有情况,会发在wb上的嘿嘿

    第86章 探

    我会把御儿照顾好的, 但是你们在这里做的事,最好不要牵扯到幻海宗和君御,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甄一禾道。

    在看到顾辞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梅清沐他们是为何而来, 幻海宗如今并不是他说了算, 所以不能牵扯进去。

    尤其是君御, 君御若是被发现了, 那他也要承担责任,是他把君御带进幻海宗, 也是他把君御带到了天域城。

    梅清沐点头:这是自然,你不必担心。

    他们这次的目的只是试探,梅清沐是为了杀元乐音,顾辞是为了慕元忠,并没有现在就跟天域城开战的意思。

    梅清沐其实很担心, 他现在并没有能力杀了元乐音,要是杀不了, 到时候死的便是他。

    混蛋!

    当初是谁说这任务是无期限的?

    骗人!小八就会骗人。

    梅清沐腹诽了半天,小八早不知道躲到了哪里,梅清沐怎么喊它都不出来,想必是知道它一搭腔, 绝对会被怼死。

    而且到现在天霄派的人也没有出现, 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若是再不出现,梅清沐连试探一下元乐音的机会都没有。

    三天后,就在仙门大会前夕, 天霄派的人和甄守一同到达天域城, 梅清沐和顾辞混在人群中,与身边的人无异。

    顾辞看着梅清沐深深皱起来的眉头, 知道他心中有事,也跟着皱眉。

    因为这些天他一直在关注着慕元忠的动向,所以对哥哥不免有些疏忽,这个时候才发现,他家哥哥仿佛有心事。

    等人群散去,顾辞问道:哥哥怎么了?

    刚才梅清沐的眼神一直在天霄派的人身上,主要还是在元乐音身上,那眼神也不像是想念师父的眼神,倒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元乐音曾把哥哥赶下山,哥哥是想到了从前的事,所以在不开心?又或者,里面有什么隐情。

    梅清沐微微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回去吧。

    明天就是仙门大会了,我们也要到场,早点休息。

    慕元忠的事,顾辞不想让他掺和进去,怕他出事,他同样也不想让顾辞知道元乐音的事。

    他已经想好了,林绯安不是一直说元乐音想让他回去吗?等仙门大会结束后,他便偷偷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正好林绯安和莫清晨都在,元乐音肯定不能赶他走,他就跟着他们,然后找机会解决了元乐音。

    拼修为拼不过,他还可以下毒,或者用阵法,他最强的从来都不是灵力。

    哥哥有事瞒着我。顾辞有些不开心:我的事,哥哥都知道,可是哥哥的事,我却不清楚。

    梅清沐抬眼看他:你想知道什么?是关于林绯安的还是我之前玩过的那些人?

    哥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顾辞见梅清沐说话带刺,知道梅清沐误会了。

    他确实会吃醋,而且很不甘心,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就算心眼再小,再计较,也没有办法。

    怪只怪他生的晚,怪他认识哥哥认识的晚,要是早知道,他绝对早早的把哥哥藏起来,装进袖子里,不让任何人看见。

    梅清沐也知道顾辞不是那意思,但他就是想逗逗顾辞: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我给林绯安下过药,还差点上了他,还有很多很多人跟我发生过关系,连我自己都数不清。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6)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