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一只呆毛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7)

    可是看哥哥生涩的样子,倒也不像是跟很多人发生过关系的样子。顾辞声音有些小,也不知道是说个给梅清沐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按理来说,哥哥若是和那么多人发生过关系,在他触碰的时候,不可能会脸红才对,他总会刻意忽略过那些,不仅仅是因为会吃醋,更多的还是因为梅清沐的反应。

    梅清沐自然没有跟别人发生过关系,他连别人的小手都没拉过就穿了,也不对,拉是拉过,拍戏的时候搂搂抱抱很正常,但他从来没有拉过别人的手啊!

    想想他还真是惨,单身solo那么多年,穿书后还被掰弯了,不仅被掰弯,还成了下边那个。

    算了,说多了都是泪。

    顾辞抱住梅清沐的胳膊:只要往后哥哥是我的就好了,以前的事我不会在意的。

    梅清沐推了推他没推开,索性就让顾辞这么扯着他,说了这么久,顾辞早已忘了刚开始他想问的是什么。

    第二天仙门大会正式开始,梅清沐和顾辞都跟在岑乐萱的身后,因为在天罡山举行,所以一路上他们碰到了不少的仙门,一同御剑前往。

    这还是梅清沐第一次亲眼见到慕元忠,他一直以为慕元忠是个糟老头子,没想到慕元忠倒是意外的年轻,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模样,脸上带笑,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并不讨厌。

    也许就是这张脸,才更容易骗人吧。

    慕元忠一路走到高台上,转身面对他们,脸上严肃了些许。

    承蒙各位看重,天域城欢迎所有远道而来的朋友,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海涵

    慕元忠说话很客气,若不是他知道慕元忠的真面目,说不准还真的会被他给骗过去。

    梅清沐听的昏昏欲睡,感觉就像是在上学的时候,校长在上面讲话,他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他不动声色的环顾四周,大多数人脸上都带着恭敬或者肃穆,没有人像他一样心不在焉。

    慕元忠说了一会儿话,许是觉得差不多了,便宣布比试开始。

    仙门大会前几天都是各仙门弟子上台比试,说是友好的交流,点到即止,但也不免有人下手重了,或者故意试探。

    比试过后,剩下的就是四大仙门的事了,他们会商量这几年发生的事,还有关于魔界和妖界,更有各个地方的归属问题。

    第一天所有人都要到场,其实并没有要求,只是各个仙门都想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表示他们已经有资格参加仙门大会了,而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没有一个仙门不想参加,但是有资格参加的却不多。

    第一个上场的是慕夕晴,梅清沐没想到慕元忠会第一个就让她出场,和慕夕晴对战的是无为舍的弟子,梅清沐并不认识,不出意外的是慕夕晴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梅清沐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顾辞的身影,他看了看端坐在椅子上的慕元忠,心中有些担心,不出意外的话,顾辞应该是去探天罡殿了,晚上有慕元忠在,他去不了,也只有现在才有机会。

    顾辞总是什么都不说,要不是凭着他对顾辞的了解,两人肯定会吵架的。

    太鲁莽了!

    顾辞此时并没有进天罡殿,虽然慕元忠不在,但天罡殿守卫太过森严,他根本进不去。

    万一被发现了,哥哥肯定会受到他的连累。

    只是不进去顾辞又不甘心,于是他就一直在外面观察,这几天他没有机会来天罡山,但是他父亲在的时候,护卫是每三个时辰轮换一次,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

    顾辞在外面守了很久都没有动静,刚想要离开,却撞上了慕夕晴。

    你是何人!慕夕晴见有人在这偷偷摸摸的不禁喊了出来,但她声音不大,所以没有惊动那些护卫。

    其实慕夕晴也在猜想面前的是不是顾辞,这么多年过去,两人自从秘境一别就再也没见过面,她很想念顾辞。

    她知道顾辞一定会回来报仇的,所以一直在等,可等了这么久都没有顾辞的消息,她想着顾辞被梅清沐抓走,想必是不好从魔界脱身,所以才一直没来。

    今日她刚比试结束就见拐角处有个身影,她和顾辞几年没见,生怕那人是顾辞,所以故意放轻声音,怕声音大了把别人吼过来伤到顾辞。

    顾辞身体僵了一下,手中的法术直直的就要朝后而去,慕夕晴连忙道:顾辞,是你吗?

    见他顿住,慕夕晴就知道面前的一定是顾辞。

    你放心,我不会喊的,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别着急,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

    这几年,你过的好吗?

    慕夕晴的声音很温柔,还带着些许激动,顾辞收回法术,手握成拳,其实,他并不是很想见慕夕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认了出来。

    顾辞转过身,他面上带着**,所以慕夕晴有些失望,她很想看看顾辞,看看他现在怎么样。

    这几年慕夕晴出落的愈加美丽,楚楚动人,身上有一种温柔的气质,含情脉脉的看着顾辞。

    顾辞感受到了慕夕晴的态度,有些别扭的错开她的目光:夕晴。

    当年他能逃出去,多亏慕夕晴的帮忙,所以他很感激慕夕晴,但也仅仅只有感激,两人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当年若是不出意外,现在可能已经成婚了。

    只是,他们是不可能的。

    早在慕元忠杀了他父亲那天就不可能了。

    更何况他现在有喜欢的人,他对慕夕晴并没有感觉,只想跟她拉开距离,他要报仇,不能与慕夕晴牵扯太多,他不想对慕夕晴动手,也不想让她受伤。

    他只要杀了慕元忠,还有慕元忠的那些同党就够了。

    他不想伤害慕夕晴,但他对慕元忠动手,就一定会伤害她,所以他从未想过再见慕夕晴。

    真的是你。慕夕晴紧紧的盯着顾辞:这些年你过的好吗?你在他身边,他

    慕夕晴问不出口,她知道梅清沐是个怎样的人,听说魔界大长老身边的人比山上的树还多,顾辞过得一定不好,她很心疼。

    当然好。顾辞知道慕夕晴在想什么,并不在意:我先走了,我想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你好好照顾自己。

    不,你等等!慕夕晴见顾辞要走,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你来,是要报仇对吗?

    可是顾伯伯当年是因为走火入魔,没有办法才必须死,我父亲也不是有意的,你能不能,能不能原谅他,不要怪他了?

    开始父亲一直在找你,他让整个天域城的人找你,后来听说你在魔界,还想带着人去把你救出来,要不是因为我受了伤,汪长老也出了事,他一定会去救你的。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顾辞打断慕夕晴的话。

    当年如果不是你,我早死了,哪里能活到现在,夕晴,慕元忠什么心思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你觉得我傻吗?你觉得你随便编两句我就会信?

    我是来报仇的,而且我一定会杀了他,你若是怕你父亲出事,现在就可以对我动手,我可以不还手,就当还你的救命之恩。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seven_g投的地雷,爱你~

    第87章 打

    顾辞扯开慕夕晴的手:还有, 我们的婚约早就作废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可能,你还是离我远一些为好。

    两人从小就定了亲, 那个时候顾辞心中还想着, 今后长大了一定要娶慕夕晴为妻, 对她好, 让她永远都那么开心。

    儿时的感情纯粹真心,他明白那并不是爱情, 而是对于身边人的依恋。

    之后慕夕晴为了救他更是费劲了心思,慕元忠做那些事的时候,慕夕晴还小,肯定是不知情的,虽然他不会说什么父债子还的话, 但终究不想面对慕夕晴。

    顾辞!

    你明明知道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慕夕晴泄了气,手指有些发抖:所以你是一定要杀我父亲了对不对?

    见顾辞不回答, 慕夕晴失望的摇头:你会死的,你真的会死的

    这么多年,她能不知道慕元忠是为了什么才不杀顾辞的吗?

    慕夕晴清清楚楚的明白,所以才更清楚, 她父亲想要活捉顾辞只不过是为了秘籍, 但这也是建立在双方实力悬殊的情况之下,一旦顾辞会威胁到他,他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顾辞。

    她看不出顾辞现在的修为,顾辞现在一定比她强, 虽然不知道顾辞是怎么修炼的, 但她父亲这些年来也并没有松懈,反而比以前更加用功, 顾辞肯定是打不过他的。

    这样一来,顾辞必死无疑,她不想顾辞死。

    梅清沐悄悄走到附近的时候,就看见顾辞和慕夕晴两人正不知道在做什么,两人站的很近,而且在他那个位置,看起来就像是在拥抱,梅清沐眉头一跳,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他就差点挥着拳头过去,只不过强忍住了,不是他不信任顾辞,但是

    就算两人没什么,也不该离得这么近吧?

    这也有点太近了吧?

    他就这么过去恐怕也不太好,慕夕晴怎么也算得上他的情敌了,出现在情敌面前,要有气势,不能输,他现在用的这张人皮面具,长得实在一般。

    所以还是不出现好了。

    梅清沐拂袖而走,心中计算着,等顾辞回来,就让他自己靠墙角好好反思。

    不反思一晚上他绝对不原谅他!

    回到比试场地的时候,梅清沐略微皱了皱眉,因为现在场上的人是林绯安,而与他对战的,是三长老林复。

    先不说林复与林绯安本来有私仇,光说年龄他就比林绯安年长了不少,虽然林绯安天资出众,那能胜过林复的几率也很小。

    怪也只怪天霄派人少,这次来天域城的人更是不多,仍是他们师兄弟几个,其他的长老都没来。

    其实天霄派各个长老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也有可能是本身人少的原因,没有那么多的污遭事。

    林绯安一手执剑,面上带着些许的严肃,林复朝四周的人微微点头,看起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林复面对林绯安还是有些谨慎的,他虽然比林绯安大了不少,但在修为方面,他也不自负能打过林绯安,而且这半年没见,他感觉林绯安更强了。

    林绯安握紧手中的剑:既然是切磋比试,那我便不客气了,得罪。

    林复挑眉回他一声:得罪。

    林绯安说着就朝林复刺了过去,软剑冲着林复的胸膛而去,上面蕴含着灵力,林复堪堪避开,拿着剑挡住林绯安的攻击。

    林绯安的剑法如行云流水般,看似轻巧,却把林复代入其中,林复左挡右挡,两人持续了好一会儿,林复刚要习惯林绯安的招式,林绯安的剑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林复一个没招架住,被林绯安挑开了衣襟。

    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让林复很难堪。

    他当即阴了脸,早就看林绯安不爽了,之前就因为林绯安护着梅清沐,两人差点大打出手,他刚开始不过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林绯安上来就是大招,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真把他当成汪康宁那种草包吗?

    本来他只是想简单的切磋一下,既然如此,他也不用再留手了!

    林复收起长剑,口颂咒语,双手合壁,空中瞬间弥漫起火花,聚拢出一片火海将他的身子包在其中,林绯安后退两步,口中紧跟着念口诀,身上形成一个蓝色的保护罩,把他紧紧的护在其中。

    火势弥漫,凝聚成一条火龙,林复大吼一声,火龙朝着林绯安扑去,林绯安神色凝重,手里依然拿着软剑,巍然不动。

    林绯安怕不是个傻子吧?他怎么动也不动?火龙的气息喷的到处都是,连台下的人都感觉到了危险。

    就在他们以为林绯安要死定了时,那只火龙突然急刹车般停在了他的面前,不过眨眼之间,那只火龙急剧收缩,慢慢的越来越小,直到那火龙快要消失不见,众人才发现林绯安的面前凝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水珠。

    比试有规定,任何人不得使用法器,要不然就不是这么简简单单的打斗了。

    有人忿忿不平的喊了出来:林绯安作弊!

    他身边的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仔细看清楚再喊!

    那明明就是用灵力凝聚出来的冰珠,并不是什么法器。

    林绯安好强!

    台下的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就连慕元忠都皱起了眉头,梅清沐仔细观察着,林绯安现在的修为确实已经超过了他,说不准还超过了元乐音。

    是什么让林绯安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他记得半年之前,林绯安跟他的修为还差不多,只是半年,就已经这么强了吗?

    不过天霄派后继有人,梅清沐还是很欣慰的,这样就算元乐音死了,天霄派也有人能撑起来。

    林复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他是想到了可能会跟林绯安打成平手,或者堪堪胜过林绯安,却没想到两人现在差距这么大,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败了!

    怎么可能?

    林绯安怎么可能会赢了他!

    林复黑着脸,刚才那条火龙,他用了一半的灵力,现在还剩一半的灵力,不管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输给林绯安!

    林绯安本想着这样就结束咯,他虽然很讨厌林复,但并没有想在这里动手,林复杀了那么多人,他要光明正大的打败林复,把林复的罪行昭告天下,逼他承认错误,然后再让他承受应该承受的惩罚。

    林复再次聚起法术,这次他引的是雷电,巨大的雷声响彻天空,林绯安的表情凝重了起来,这半年他一直在闭关,修为确实增长了不少。

    师父说的不错,如今天霄派人员稀少,不仅仅是因为弟子少的原因,更是因为没有人能撑起天霄派,天霄派才渐渐没落下去。

    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天霄派就不配称为四大仙门之一了。

    眼看着这几年的弟子越来越少,尤其是在元乐音闭关之后,几乎没有招收到优质的弟子,林绯安也很忧心,所以逼着自己成长起来。

    每个想修习法术的人,都更愿意加入日益壮大,威风赫赫的天域城,或者门风清正的无为舍。

    尽管天霄派也算得上四大派,当年也紧跟在天域城身后,但现在已经越来越没落,幻海宗都比天霄派强不少。

    林绯安咬了咬牙,身上的护罩顿时厚了很多,林复好胜心太强,只想着怎样胜过林绯安,怎样不丢人,用尽了全部的灵力,根本没想过他能不能控制好。

    闪电渐渐的不受他所控,朝着四面八方奔腾着。

    恋耽美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一只呆毛(47)

章节目录

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一只呆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呆毛并收藏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