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9章 情趣内衣

    魏皎像一个初入职场的av演员,遮着身体扭扭捏捏走出浴室。

    她已经洗完澡,穿上江暮买的情趣内衣。

    那是一条白色丝质绑带吊带裙,胸前装饰着蕾丝,前后两片布料用细细的丝带在腰侧连接,一弯腰就能看到两坨浑圆。

    前短后长,前面到腰,后面到屁股中间,穿在臀部丰满的魏皎身上,像个掀起的帘子欢迎人入内一探究竟,特别诱人。

    还有一条配套蕾丝小裤,两腰绑带,中间从小核到尾骨的部分开档。

    别说,还挺仙气。

    江暮把她拉到跟前,低下头去吻那片三角地带,双手走遍她的胸脯、细腰和大腿。

    “坐上去。”

    江暮指挥魏皎背靠床头坐好,就解开领带,递给魏皎:“给,自己绑。”

    想起车上一幕,魏皎又羞红脸。真神奇,在沈时元面前说过那么多淫乱的话,可在江暮面前,连“做爱”两个字都能让人变回初恋少女。

    江暮领带上有洗衣液的清香,遮住双眼,那清冷高傲的身姿却更加清晰。

    “系紧点,待会松开了,今晚就别想睡。”

    魏皎身子一颤,赶紧解开重新系一遍。

    “系好了。”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两手被反扣,江暮用包装情趣内衣的缎带把她双手绑在了背后。

    脚腕被抓着向两侧岔开,一个表面圆滑的东西被塞进嘴里,形状是椭圆的,一端还连着线。

    江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猜得到是什么吗?”

    魏皎口含异物声音混沌地答:“呃……跳蛋?”

    玩具被拿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江暮的舌头。随着响起嗡嗡的马达声,震动的跳蛋隔着丝衣点上她乳尖,穴口被手指尖刮弄几下,就吞吐起江暮的两指。

    魏皎的呼吸节奏都在江暮的掌控中,三个部位同时受到刺激,她这时才意识到双手多么重要。

    只要伸出手抱住他,或是抚摸他的身体,她就能获得切实的互动感,她是性爱的参与者。而现在,她不过是在被人玩弄。

    尽管知道面前的人是江暮,可眼不能观手不能触,入侵她身体的人渐渐从清晰的身影变成模糊的符号,一个名叫“男人”的符号。

    不安与躁动交杂,而这种感觉到跳蛋塞进小穴,被抓着头发按向坚硬的柱状体时达到顶峰。

    阴茎撬开她的嘴,与抓着她头发的手一起控制抽插频率。

    她几次被插到喉咙,好在沈时元训练得好,只要不在喉咙里呆太久,她都不会再吐酸水。

    江暮从头至尾不发一言,魏皎的嘴里不是含着舌头就是阴茎,更是说不了话,只能呜呜咽咽个不停。

    她把能动的地方都调动了,手指和脚趾攥紧又伸展,腰臀像抽搐了一样乱扭,借此来抒发体内积聚的混杂着恐惧的快感。

    突然,口腔被释放,上半身被压趴在男人跪坐的双腿上,他什么时候脱的衣服她都不知道。

    跳蛋震动的频率被调大一档,与此同时屁股挨了脆生生一巴掌,魏皎不由得全身一阵,发出一声尖叫。

    这叫声似乎提醒了男人,很快她嘴里就被放进三根手指,搅动得她再次出不得声。

    拍打并未停止,力道更是只有增加没有减轻,每拍一下,小穴内都流出一股水,直到魏皎感觉两瓣屁股火辣辣地燃烧,一道电流击过,她“呜呜”着被送上高潮。

    抽搐渐缓,跳蛋被抽离身体,男人扶起她的屁股,在她身后抽插起来。

    但猛烈震动的玩具还没终结它的使命,小巧的前端在魏皎的股沟滑动,魏皎被解放的嘴终于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尖声惊叫。

    对了,这是她的敏感点,她自己都快忘了。

    身后的人在那一刻被夹得紧了,闷哼一声,抽插的动作也随之一顿。

    似乎是在做什么调整,他抽出阴茎等了几秒,才又重新律动。

    魏皎很快就知道他为什么停了,他在缓冲快感,以防被下一个剧烈刺激弄射。跳蛋顺着在尾骨盘桓两秒,就转向下一个进攻点——后穴。

    “不要!”魏皎刚一感受到特殊部位的震动,就惊叫出声。

    男人当然不会听她的,不仅没停止动作,反而把跳蛋往里推了一下。肛门没有经过扩张,自然塞不进去,他只是在震动刺激的基础上加些按压。

    但魏皎不知道,以为自己要被跳蛋爆菊,吓得都快哭了。

    “疼疼疼!江老师疼啊!”

    “哪疼?”男人终于出声。

    魏皎正要回答,就感觉前所未有的快感在两个穴口间流窜,男人抬高她的屁股,放慢抽插速度调整角度,开始快速进攻,这个角度和插入深度,甬道内的U点、G点和A点都被刺激到,爽得魏皎疯狂浪叫,再又一次高潮之后喷出水来。

    屁股的扭动、高潮的水流、阴道的剧烈收缩,以及魏皎的娇喘,把男人带上最高点。

    魏皎的手被松开,领带也被扯下,她斜瘫下去几近虚脱,这时一只手把她的脸捧起来,她才发现他还没射。

    她软成一滩泥,虚虚抬起头,江暮的脸出现在视野里。

    他褪掉安全套,将龟头对准她的嘴。

    魏皎小臂撑在他腿上,手握住阴茎,和口腔一起用力,十几下,江暮就射了。

    醒来的时候是10点40分,魏皎好久没这么晚起过了。

    穿戴整齐的江暮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椅上看文献,阳光从缝隙里透过几缕,给他镀上了层金边。

    真好看。

    魏皎贪婪地享受这份难得的闲暇,突然,一段记忆涌入大脑。

    昨天在车上,好像,大概,应该……沈时元回了信息。

    她一下弹坐起来,翻出昨晚的信息。

    果然!他说10点半到校门口接她!

    怎怎怎怎么办!

    江暮抬眼看她,慢悠悠飘出一句:“沈时元在酒店外等你。”

    魏皎含着牙膏沫怒骂:“为什么你不叫我起床?!”

    该说庆幸吗?幼稚的男人向江暮炫耀周末的郊游,江暮本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原则回:“人和我在一起,明天多半早起不了,建议你直接来酒店接人。”

    还附了张照片:夜晚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情趣小丝裙,翘着丰满的屁股睡得正香,胴体一侧放着粉红色的跳蛋,放大仔细看,还能看到干了的白浆。

    没有脸,关键部位还打了码,但沈时元怎么会认不出是魏皎。

    电梯里,魏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有没有提前约沈时元是一回事,可江暮这么大方把她送出去是另一回事。

    她问江暮:“你真的没兴趣和沈时元争啊?”

    江暮声音冷淡:“我又没打算今天和你过,为什么要浪费精力跟他争?对了,作业发你邮箱了,周一下编程课之前交给我。晚上十点后空出来,有问题的话我会找你。”

    “……哦。”

    魏皎想起来了,他说他没兴趣恋爱。

    床伴的好处就是既能安全解决生理需求,又不用花心思陪伴。

    她是床伴,不是女朋友。

    可她跟沈时元也是肉体关系,沈时元就会表现得在乎她。

    而江暮只想让她做个听话的人形飞机杯。

    托他的福,她现在倒是知道,景仰了四年的精神偶像,是个怎样的变态抖S了。

    其实第一次的晚上就知道,哪里的正经老师,会在办公室里热吻没说过话的女学生,还毫不犹豫地把学生推上床,伦理道德、社会规训,全然不放在心上。

    只是被男神光环和诱人美色迷昏了头,才相信他睡学生、侵犯别人隐私,但他是个翩翩君子。

    第9章 情趣内衣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