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19章 贺沁

    缠了魏皎几天,贺沁终于因为得不到回应神隐。

    这些天魏皎没闲着,被江暮鼓励的次日,她就在论坛发出了招募贴。跟几十个程序和美术聊过之后,只有一个美院生敲定下来。

    这人也是B大名声远扬的奇葩之一,名叫郜一人,听说他妈一个人在家里生的他,就取了个这么随便的名字。

    他是潮流圈的视觉红人,也是京圈名gay。

    魏皎没想到,他这么个花腿花臂挂一脖子项链的葬爱青年,专攻方向居然是水墨。

    她策划的是一个古风解谜游戏,在九天之上五洋之下巡游,玩家用眼睛寻找线索,一路发现美景、探究谜底,郜一人要实现写意醉人的美术风格,魏皎负责剧本和程序,用指令让VR设备捕捉玩家的视觉焦点,做出停留抑或前进的判断。

    沈时元人在国外,江暮餍足后就投入了课题研究,魏皎的空闲刚好够和郜一人一起完善设计填写报名表的。

    这人是个自然主义者,比起坐在钢筋水泥的暖风建筑里,在湖畔草坪上更能让他爆发灵感。

    一个人不行,非得拉上魏皎,说有人气儿。

    12月的寒风冻得魏皎牙齿打架,却也磨不过怪才的任性。

    好在郜一人在埋头美学之外,都性格阳光好说话,做事利落有担当,给出的样图又着实令人惊艳,完全契合魏皎的创意,她也就乐于照顾他的小偏执。

    “人间极品。”

    夕阳暖照,魏皎靠在郜一人的背上小憩,听到他如痴如醉的感慨,睁开惺忪睡眼,一道影子盖过来,贺沁闪着古铜光泽的脸就贴到了眼前。

    魏皎吓得一抖,没来得及跑就被抓住了细腕。

    “一起去吃晚饭吧?”

    郜一人见此情景,遗憾地摇摇头:“;  a   nibsp; guy,but   not   gay。”

    贺沁扬眉:“我还以为你又又又勾搭一个。”

    郜一人捕捉到八卦,眼神像饿狼叼着死兔子,双目发光:“又又又?”

    魏皎赶紧反手拉起贺沁,和郜一人匆匆告别,让贺沁如愿把她带上了车。

    魏皎娇小,上他的路虎费劲,正用力蹬腿呢,就被贺沁抓着腰轻而易举托了上去。

    车门关上,魏皎蛾眉倒蹙,骂他:“你真是个无赖!”

    人既已上车,他就不多费口舌,笑笑启动车子。

    吃饭的地方叫舍园,是个开在小园林里的私房菜馆,不讲菜系,口味淡雅,用料高级。

    松院水廊,九转八弯,相邻的两个包房,出门都窥不见另一间里的风景,私密性极高。

    平日里进这等雅苑吃饭,魏皎能美得转圈,可跟着贺沁,隐蔽的地方都渲染上那根巨物的恐怖。Π2QQ.C◇м

    好在,来的路上她已经发动全部聪明才智,想到了对策。

    挑鱼刺的工夫,她幽怨地说:“我舍友都见过沈时元,以为他是我男朋友,你不要给我找麻烦。”

    “你舍友不知道你一个周末爬上过三个男人的床?”

    魏皎晃晃手里的大刺,抬眉眯眼,一副欠扁的怄人表情:“是两个,你的床不是我要上的,是你求我上的。”

    贺沁趴在桌上满脸笑意:“那我再求你一回。”

    魏皎眼睛瞟向男人裆部:“你去做个缩小术,我可以考虑。”

    闻言,贺沁凑过来,附在耳边轻声说:“我可以在你里面缩小。”

    说着,手摸上她的大腿。

    魏皎心里冷哼一声,都是老流氓了,谁怕谁啊。但面上还是假装羞怯,扭扭身子往另一侧躲去,仿佛强作从容的假相被男人撕破,水亮杏目我见犹怜。

    “可你那个……真的很吓人。你还那么粗暴,是个人都不敢跟你做第二次。”

    一番话说中贺沁痛点,他不止要和她做第二次,还要第三次、第四次……这次凭借厚脸皮和魏皎在同学面前的顾忌,把人带出来,就算半推半就地做了,也难保以后还能得手。

    见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下,魏皎确信他是想长线作战了,有了筹码,立马腰杆挺直,踏实享受起一桌美味。

    别说,贺沁选的地方不赖,金丝雪蟹羹真好吃,以后做出大卖的游戏,赚钱赚到手软,就带着妈妈天天来吃。

    贺沁被她拿住七寸,但心里还是明镜的,立马明白被她诈了。他低头笑笑,替她再盛一碗雪蟹羹,又趁她咀嚼的间隙拿起餐纸擦去嘴角羹汁。

    “我可以伺候你一次,你不开口要,我绝对不进去。”

    魏皎清楚,这是饵,可这饵真的很诱人。

    那一晚被他一只手弄喷五六次的记忆还很清晰,希腊雕塑般荷尔蒙爆棚的锋利面孔和强壮身躯,光是隔着衣服摸一把都能把人摸湿。

    日渐频繁的性生活和高潮次数,让魏皎稍受引诱就能淫水涟涟,她很想一口答应,可潜意识里,觉得贺沁这个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

    见她迟疑,贺沁问:“不敢吗?怕被我搞到昏头求我操?”

    魏皎知道他是拿话激她,可还是忍不住轻狂大笑:“你不要胀得求我才是。”

    “这么说,我们可以开始了?”

    说着,贺沁就要附过来吻她,被她急忙捂住嘴。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他不是没耐心的人,在野外蹲守一只花鹿,当兵时一丝不动埋伏一天一夜,都训练得他有在需要时能拿出超凡的忍耐力。

    身体往后移了几寸,他说:“你问。”

    “沈时元说你救过他的命,是怎么回事?”

    贺沁没料到她会问这个,成日里一派悠然自得的人,神情也会偶现凝重。

    “他不是心甘情愿参军的,进了部队吊儿郎当不守规矩,差点闯祸,我捞了一把而已。”

    魏皎吊着的心放下来,拍拍胸脯:“还以为你拿住了他的命门。”

    “你替他担心?”

    魏皎来不及作答,就被贺沁长臂一横,拦住她再盛一碗羹的手。

    “别吃了,吃太撑做剧烈运动会恶心。”

    魏皎张嘴咬上横在眼前的胳膊,雅间里暖气足,贺沁只穿一件单衣撸起了袖子,被咬得“嘶”一声抽气。

    “请人吃饭不让人吃饱,活该!”

    贺沁瞧着鲜红的牙印苦笑:“你跟江暮和阿元也这么横吗?”

    魏皎颇有挑衅意味地咕咚咽下一大口汤:“当然不,他们不用求我,我会扭着腰主动迎上去。”

    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只急待扑食的饿虎。贺沁在房事上没求过女人,再没兴趣和她周旋,稍一用力就拽着椅子腿把人朝向了他。

    “你……”

    魏皎的惊呼只冒个头,就被堵在了湿吻里。

    她要咬他的唇,被他识破,先一步叼住了她的下唇拉扯。

    魏皎瞪大双眼,看着贺沁写满得意和桀骜的眼睛,对方耀武扬威地啄着她的嘴唇,像在宣示胜利,用慢得磨人却力道十足的动作,缓缓咬下去。

    血的腥甜在齿间飘散。

    趁魏皎被咬痛出神,贺沁抓起她两个脚腕架上了自己肩膀,魏皎反应过来刚要喝止,就发现他不动了。

    两个人在饭店包房里,以诡异的姿势对坐半天,魏皎才忍不住出声:“怎么不动了?”

    贺沁坏笑:“哦?要我继续吗?”

    魏皎意识到上当,恼羞成怒:“我是让你把我放下来!”

    贺沁松开一只手,拿起汤勺喂她:“不是还没吃饱吗?”

    她偏过头,皱着眉:“不吃了!”

    放下勺,他就去解她的裤子,魏皎扭动几下抗议也只是徒劳,只好嘴上威胁:“我告你强奸!”

    贺沁闻言,真的停了手,神色无比认真:“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做?”

    见魏皎面露迟疑,他很可惜地叹口气,作势要放下她。

    魏皎不好说愿意,也不舍得彻底把人拒之门外。她不是口是心非,也不是害羞矜持,只是喜欢跟贺沁各凭本事地较量。

    有江暮和沈时元,她对性爱本身已经没太大需求,反而是这类似恋爱前夕的暧昧,究竟会不会睡、什么时候再睡的悬而不决,让人乐在其中。

    所以没删他好友,没拉黑,只是默默看他百般挑逗,等着他下一招。

    算了,他只想直奔主题,她像在玩单人相扑。

    神色恹恹地放下腿,正准备打道回府,突然贺沁一把把她薅到腿上,长着粗茧的手钻进裤腰,直往私密地带伸。

    魏皎又着他一回道,气恼地捶打他胸口。

    贺沁已然情动,胸脯起伏明显,微喘着气:“怎么这么快就湿了?”

    魏皎还想嘴硬,却见贺沁脸色蓦地一僵,对着她呆愣地眨巴两下眼。魏皎也眨眨眼,空气凝滞了几秒,他小心翼翼抽出手,两人目光都朝他的手望去。

    一手鲜红。

    贺沁狼狈地抓着餐巾使劲擦手,脸上表情别提多精彩。

    “自己生理期到了都不知道吗?!”

    魏皎笑弯了腰,声音断断续续:“你把血抹我裤腰上了我还没怪你呢。”

    笑够了,她瞪着无辜的双眼看向贺沁:“去帮我买包卫生巾。”

    贺沁在别无第三者的房间里左看右看:“我?”

    “我真的不知道生理期到了,没有准备,我现在这样怎么出门啊,会弄一裤子的。”

    贺沁出了包房走出十几米才想起来:卫生巾哪里有卖?

    跑回去问,那小妮子不得嘲笑他一年?

    他是性经验丰富,勾勾手指就有的是女人往上扑,可越是这样,对女人越是缺乏体贴照顾。

    他还不像沈时元,学生时代正儿八经地谈过几场恋爱,他从小读体校附中,到年龄直接入伍,错过了最纯真的年岁,和异性接触就是男欢女爱,没有两情缱绻。

    正拿手机搜索,迎面撞上个人。

    “贺沁?”

    他抬头,见是李家的傻儿子,如蒙大赦。

    “你是不是带女人来的?”

    李思姜犯懵:“是啊。”

    “快带我过去,我有问题请教。”

    李思姜包房就在几步外,进门,贺沁就看见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笑意盈盈转过脸来,看见他这个外人面露惊讶。

    他走过去,深吸一口气:“请教一下,哪里可以买到卫生巾?”

    李思姜噗地一声喷出来,美女也是愣了几秒,才犹疑地说:“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包里倒是有。”

    “太好了,卖我一个。”

    骨节分明的手递上来两片浅粉包装的卫生棉,温柔一笑:“拿走吧,不用给钱。”

    贺沁道了谢,接过东西就要走,被李思姜抓着手腕拦下。

    “你可以啊,吃着饭浴血奋战?”

    贺沁手上还有血印,他抽回手,没好气地说:“别他妈瞎看。”

    李思姜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凑近,压低了声音,但房间里的人不聋都听得到:“哪弄来的,这么玩得开?这个不行,车上想摸一把都不让,大小姐摆臭架子。”

    贺沁知道这混球就是借机羞辱女伴,估计又是家里说的亲,便不搭腔。

    去厕所垫好卫生棉,魏皎随贺沁走出小园。

    经过李思姜房间时,他还伸着脖子透过雕木窗棂比了个大拇指。

    身旁女人看到窗前走过的白皙侧脸,瞳孔骤然放大。

    ======================================

    因为喝醉了,所以二更==

    明哥的《暗涌》真好哭

    看过一段话,不能原样复述了,大概意思是“如果没有酒精,人生就是一台没有麻醉的手术”

    酒真的很好

    但我希望大家都没有酒精也能快乐呢

    噢,郜一人的名字来自一支乐队“告五人”,我尤其喜欢他们那首《爱人错过》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19章 贺沁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