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26章 我们都对彼此的身体很满意

    魏皎笑了半天,才被褚筝不耐烦地再一次推倒。

    他想亲吻她,可满屋杠铃般毁气氛的笑声,让他别说艳情的前戏了,连做爱他都快没兴趣了。

    “别笑了。”

    魏皎消停两秒,低下头去,又捂着肚子爆笑不止。

    褚筝无可奈何地扶下额头,做不成倒没什么,但被笑软这种事,他接受不了。

    目光转向她腿间,方才滑腻的触感还残留在指端,现在仔细看,果然春光潋滟,丰满白嫩的阴唇上闪起晶莹水光。

    应该够湿润了,于是干脆放弃前戏,急忙戴上套,扳过她的腿顶开秘门,感受着里面的阻力,能插多深插多深。

    魏皎开始还毫不在意,等那硬物在体内走了几个来回,她才体会到它的可怕之处,笑声很快就淹没在连绵的娇喘里。

    褚筝阴茎微微弯曲,两人正对的姿势,龟头每一下都随着抽插划过U点、G点、A点,根本不需要找角度。

    层层叠叠的快感积聚在甬道,明明没有前戏,也没有手指和嘴唇协助刺激身体上任何一个敏感点,甚至两人间的气氛都不旖旎醉人,但她预感自己马上就到顶端了,而褚筝不过是在抽送里恢复最初的硬度。

    魏皎攥紧床单,身体因受到过于突然且密集的刺激,本能提着腰臀在微颤中后撤。

    褚筝拉起她两条胳膊:“抓着我。”

    魏皎照他说的做,两人交错握着对方的手腕,随着一次次顶入,她被他拉向他的身体。

    她腰猛地一抬,穴口翕张,褚筝见状迅速退出,紧接着就是更剧烈的收缩和颤抖,一包透亮的淫液顺股间流下。

    魏皎还是第一次在单纯的阴道性交中高潮,而且来得这么迅猛,整个人愣在床上。

    等她收缩停止,褚筝才重新进入,快感刚刚平息就又汹涌而来,魏皎叫个不停,以前叫床都是口是心非,说“慢点”意思就是“快,不要停”,还是头一次情真意切地苦求:“别,别这么快,让我缓缓。”

    感觉都集中在下体,可两条腿还是清晰感觉到酸软,他居然还在她痉挛时撤出,这么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射,多来几次她怕明天要扶墙回去。

    褚筝听她的话,放慢抽插速度,可那磨人的蘑菇头照样在敏感地带穿梭,令人抓狂的感觉不仅没得到缓解,反正因为频率变慢放大了每一点上擦过的触感。

    魏皎喘着粗气说:“你要不要我用手帮你,嘴也行。”

    褚筝在床上意外地好说话,当即退出来,还体贴地要帮她换一个新套。

    “不用。”她拦住他的手,俯下身握住阴茎,娴熟地吞吐、转圈。

    半晌,褚筝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那个……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下面。”

    魏皎抬起头,手上套弄的动作不停:“女生给你口,你没有心理满足感吗?”

    不远处的桌灯正好打在他侧脸上,光影明明暗暗,下颌线和喉结突出且分明,居然平添几分傲然的帅气,看得魏皎迷醉不已。

    “没有。”他往后一移,就抽出了阴茎,这一晚第三次把她推倒:“现在最能让我满足的是这个。”

    话音一落,阴茎重新填满了她的甬道。

    一道道电流流窜过魏皎的身体,她全身都为之震颤。

    果不其然,两三分钟后,她又一次迎来高潮。预感来临之前,她就准备勾住褚筝,不让他退出,可两腿刚要发力,就被他换了个侧卧的姿势插弄,一只腿在他手里,一只腿被牢牢压在床上。

    脑子里白光噼噼啪啪闪过,她又在阴茎抽出之后泄出来。

    很快,她就失去了争斗的力气,只能在褚筝的抽插中不住呻吟。

    指甲陷在褚筝小臂的肉里,魏皎眼角挂着生理性的泪水嗔骂:“你怎么、啊……还不射……”

    “才七八分钟,你咒我早泄吗?”

    “什么?”她几乎发疯,明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了!“啊、我要死了……你让我昏过去吧,啊!你干什么,混蛋!”

    褚筝含住她的乳头,舌尖百般挑弄,手也在兴奋冒头的肉核上一会轻一会重地按揉,这些寻常性爱里的花样,被他放在魏皎高潮两次之后,她全身都敏感得不像话,被他这样刺激,几下之后就哭叫着潮吹,高潮也随之而至。

    汹涌的热流不仅给阴茎带来冲刷的刺激,还让包裹它的小穴更加温暖,褚筝即便感受她要夹紧他了,也没舍得退出,痉挛的肉穴四面八方挤压吸吮他,一直的淡然终于被打破,他蹙眉低吟起来。

    “你还会喷水?”

    魏皎掐紧他的手臂,呜呜咽咽地娇吟,说的话语无伦次前后矛盾:“好爽,啊,你好会插哦……呜,不要,难受,我不要了……”

    连番高潮,魏皎被弄得头昏脑涨,嗓子也都叫哑了,她不清楚褚筝什么时候射的,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褚筝搂着她睡得正香,那张有着迷之吸引力的脸离她只有一寸,睫毛纤长,鼻尖挺翘,没忍住,魏皎把嘴唇覆了过去。

    唇下的眼皮动了几下,在她挪开嘴唇后完全睁开。

    褚筝无比自然地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坐起来穿衣服。

    好苏!魏皎心里小鹿欢快地轻跳。

    她从后面环住褚筝的腰,笑吟吟问:“你想我做你女朋友吗?”

    褚筝套着袖子,臂膀上抓痕触目惊心,漫不经心地答:“可以啊。”

    魏皎愣了下,尴尬地松开他。“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哦。”等穿戴整齐,他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做我女朋友不需要专一的。”

    “啊?”

    “我偶尔会消失,当然走之前会说,但十天半个月联系不上是正常的,这期间有任何心理和生理需求,都可以找我以外的人。”

    魏皎目瞪口呆:“那还要你作甚?直接找个全职的不更好。”

    褚筝想了想:“是哦。”

    魏皎:“……”

    原来回应不了期待是这个意思。

    褚筝一手拎着要拿去洗的床单被罩,一手锁门。

    “不陪你吃早饭了,想回去洗澡。”

    魏皎也一样,一晚上两次欢爱,身上紧巴巴黏腻腻的,点点头:“回去继续吃药。”

    忽然,一丝侥幸涌上心头,她又搂住他:“寒假不用我帮忙了吧?”

    褚筝眼里都是“这人在说什么胡话”的错愕:“当然要。”

    魏皎气哼哼松开手,大步迈向前去。

    身后响起褚筝的声音:“你对我昨晚表现满意吗?”

    魏皎吓得一激灵,左顾右盼,确定没人了才怒冲冲转身捂住他的嘴:“别在楼道里说这种话!”

    没想到褚筝也有赖皮的时候,抓住她那只手在手心亲了下,星眸明亮:“满意吗?”

    被他整得无奈,她连忙说:“满意满意!”

    男生笑起来:“看来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很满意。”

    第26章 我们都对彼此的身体很满意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