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27章 新年

    洗好澡,换身干净衣服,魏皎准备出门去给沈时元买新年礼物。

    从浴室出来,看见他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两条信息。

    “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撑不住了,先睡会,睡醒再给你打电话”。

    这才想起礼物的事,急匆匆出门。

    寝室的人都还睡着,她轻手轻脚走出门,在宿舍楼门口碰见晨跑回来的程芮芮。

    “出去吗?”

    “嗯,去给我们家老沈买新年礼物!”说着美滋滋一笑,又问:“你喜欢什么呀,我发了奖学金,想要什么都可以!”

    程芮芮微微一笑:“你看着买,你买的我都喜欢。”

    魏皎扑上来抱她一下,蹦蹦跳跳跑开,还没跑出几步,就听程芮芮问她:“你昨晚和沈时元跨年去了吗?”

    说谎这种事是会成习惯的,魏皎对她说过一次谎,还不知怎么圆,只能转身点点头。Π2QQ.C◇м

    程芮芮笑得意味深长,慢悠悠说:“昨晚我和沈时元在一起。”

    魏皎脑子嗡一下,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什么……?”

    “昨晚我和沈时元在一起。”程芮芮重复。

    她比魏皎高一头,又站在台阶上,自上而下俯视魏皎。

    魏皎在她近乎示威的目光下垂下了头,攥紧了手,半晌才抬头笑道:“那需要我连你的份一起买给他吗?”

    程芮芮一向自信高傲的脸上难得现出狼狈,但随即笑得更灿烂:“不用,昨天给过了。”

    魏皎点点头,准备离去,可程芮芮忽然急匆匆说:“他没收,说袖扣这种东西太私人,不戴女朋友以外的人送的,还因为这个当着我全家面和他爸吵架,然后我们就走了。”

    魏皎被程芮芮弄得一愣一愣的,像个傻子站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

    “我说实话了,你呢,昨晚去干嘛了?”语气冰冷,也不给人拒绝回应的余地。

    她被程芮芮的气势震慑住了,咽了咽口水,答:“和褚筝一起。”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吧?”

    魏皎没答她,反问:“你那天是不是看见贺沁了?”

    “原来那人叫贺沁。你的卫生棉是我的。”

    想起那天的画面,魏皎忍不住地尴尬,可目光只游离了片刻,又恢复坚定:“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程芮芮又看了她一会,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上午10点商场一开,魏皎第一波进去,挑选了一顶棒球帽。沈时元私下不常穿正装,经常是简洁的黑白配,休闲帽衫或T恤,棒球帽一定很衬他。

    回程时直奔他家,打算给他的惊喜。

    没想到是贺沁开的门,一看见她,就把她拉了出去。

    “新年礼物?”

    这是明知故问,魏皎手里捧着的盒子,经过精心包装,还打着丝带。

    贺沁掏出车钥匙,走到车门前说:“他喝多了酒,一时半会醒不了,跟我去咖啡馆坐坐吧。”

    魏皎狐疑地看看他,可想到贺沁虽然无赖却不虚伪,要干什么一向直言,于是上了车。

    车在两公里外的一家咖啡馆停下,让魏皎先下车进去,贺沁去找地方停好了车才来。

    “怎么不等我来了再点?没有让你花钱的道理。”

    魏皎眼睛都不抬,吹吹红丝绒拿铁的热气,呛声道:“渴了。”

    贺沁笑笑,走去吧台,再落座时拿了杯意式浓缩。

    “我说,你听着就好。阿元和家里关系紧张,这几个月来都在做创业的准备,昨天又闹得不愉快,可能哪天就撕破脸离家出走了。”

    “所以?”

    “如果你能成为他的支柱,我会支持,我们之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但你和其他人也要断开。如果做不到,我不建议你过度渗入他的生活,平白给他增加负担。尤其是,大晚上连打三个电话,多半是有苦要诉吧?”

    魏皎抬眼:“你挂了我电话?”

    贺沁啧一声:“我没那么贱,是接他去酒吧他在路上说的,你打电话时他跟家人吵得正酣,没看手机,后来说担心你睡了吵醒你,五点多就困得眼皮打架,愣是撑到天亮给你回电话。”

    魏皎知道沈时元对她上心,可也没料到有这等程度,想到昨晚是为了江暮才找他,心里顿时惭愧起来。

    “魏皎,还来得及。你要是不能对他一心一意,现在淡出他的心还来得及。”

    “你这是要我离开他的意思?”

    “是拎清关系,肉体关系,别扯那么多有的没的。”说罢,他眼睛瞟向桌边的礼盒。

    魏皎想不好,她感情经历还没性爱经历丰富,一直忙着学习,唯一一次恋爱就是从初三谈到大一那段。

    高中部的学长,把她从小混混的魔爪中救下来,那个打架和打游戏都强得令人胆寒的学长,简直就是盖世英雄。

    明里被他保护着,暗里追寻着江暮的身影,她没想过什么才是喜欢。

    她真心实意觉得和他度过的时光都那么开心,想和他一起创造更多快乐,别人替代不了他,这是喜欢吗?

    程芮芮说她昨晚和沈时元一起时,她心疼过,是为好朋友的伤害与作难疼,真要是两个人郎情妾意呢?她会遗憾,会可惜,但恐怕不会执着于沈时元。那么这还是喜欢吗?

    贺沁走了好一会,电话响起来,魏皎从沉思里回过神,拿起来一看:江暮。

    “在哪?”

    魏皎报了地点,那边很快回说:“等我。”

    坐到江暮身边时,怀里还抱着给沈时元的礼物。江暮伸手摆弄几下,勾勾唇角:“恐怕不是给我的。”

    魏皎拿远,放到与他不相邻的腿边,不说话。

    她知道一旦玩过火了,他就会怒点特别低,她现在拥有甩脸色的特权。

    果然江暮没为她的冷淡发作,反而温柔地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魏皎目视前方,并不看他,冷冷地说:“我昨晚和褚筝做了。”

    江暮浅笑:“绯闻传了这么久,居然才做?”

    她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又哀怨又愤懑地看着他。

    她穿着修身高领针织,傲挺的胸脯一起一伏,江暮看了一会,伸手包住,她瞟了眼驾驶座的司机,急忙扭过身子,用后背对着他。

    后背的曲线也同样诱人,那里还有很多敏感的肌肤,江暮手覆在她腰间,把下巴垫在她肩上。

    “中午想吃什么?”

    魏皎心念一动,问:“我想吃什么都行?”

    “都行。”

    “好,我要吃食堂,学校的食堂。”

    江暮失笑摇摇头,松开她坐正,对司机说:“换个目的地,去B大。”

    魏皎登时睁大双眼,看着车在本该转弯的地方直行过去,吓得脸都白了。

    她赶紧拉住江暮的胳膊求他:“不吃食堂了,吃什么你说了算!”

    江暮抽出胳膊,环上她的腰,把她抱到怀里,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怎么这么善变?”

    她抓着他前襟,一张白里透红的脸楚楚动人。

    “我错了。”

    “错在哪?”

    心里突然发起狠,想撕烂他的从容淡定,两行清泪簌簌滑下来:“错在招惹你,你放过我吧。”

    江暮闻言果然放开了她,吩咐司机靠边停车,对着车门比个手势:“请。”

    魏皎捧起礼盒,二话不说开门下车。她有一股冲动,等沈时元拆开包装亲手为他戴上帽子,告诉他以后她只跟他上床。

    她是不懂什么是喜欢,但好歹懂什么是不喜欢。

    跟别人,她试都不想试,但跟他可以。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27章 新年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