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31章 答应

    魏皎回宿舍时,屋里只有程芮芮,她正把脚蹬在椅边涂甲油。知道是魏皎,头都不抬。

    魏皎把自己的椅子拉近,神情严肃地说:“沈时元不是我男朋友。”

    程芮芮没理会,继续做自己的事。

    魏皎拉开包,那里面还有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她把它放到程芮芮桌上,说:“他,贺沁,褚筝,和我都是肉体关系。怕你接受不了,怕你把我想得很肮脏,所以说了谎,是我不对。但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也不觉得有错。你能原谅我的话,我以后不会再欺骗你,不能的话……我很感谢这一年半你对我的照顾,我从小只顾学习,没什么朋友,你真的是第一个对我好的女生,谢谢你。”

    她抹了下眼角,就回到书桌前整理书本,准备去图书馆复习。

    程芮芮把甲油刷放回瓶子,拉开抽屉,啪地一声往魏皎那边扔了个东西。

    “夜里冷。”

    魏皎拿起来一看,一包十片的暖宝宝。

    等魏皎掩着笑走了,程芮芮才慢悠悠拆开礼物。

    那是一个滑板专用的运动防撞手套,她拉过已经解体的包装纸,才发现上面不起眼的一行娟秀小字:“现在还买不起滑板,等我挣大钱的!”

    把手套抱在怀里,程芮芮失声痛哭。

    她还记得。

    大一的新年,魏皎窘迫地把一个手作布偶送给她,是网上卖那种带材料包和缝制步骤的,布偶因为她的笨拙丑得有点丧心病狂,但连做了五个晚上,她实在舍不得藏起来。Π2QQ.C◇м

    魏皎说手头紧,来年有了奖学金,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开口。

    她说,她想玩滑板,以前跟家里人索求时,父母说这是男生玩的东西,次日就给她买了一套化妆品。价格不菲的名牌,作为一个高中生,足以让全班女生都羡慕得眼红,可她秀完就佯装不小心把它摔得粉碎。

    魏皎说自己没朋友,她又何曾有过?

    那些毛雯静们、孟晓苒们,她怎么不知道她们围在她身边的原因。

    魏皎坐在自习室,收到程芮芮的信息:“我好喜欢这个礼物。”

    迟疑半天,魏皎觉得话还是得说清楚,紧张兮兮地发信息问:“你不会看低我吗?”

    那边回得很快:“是你看低我!”

    “好好好,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程芮芮发来一个搞怪自拍表情包,把魏皎逗得捂嘴憋笑。

    对面的褚筝抬眼:“什么事这么开心?”

    魏皎:“女人的事,男人别插嘴。”

    刚刚帮她搞定一个长难句翻译的褚筝,此时明白了什么叫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一直到考完试,江暮都没把帽子寄还魏皎,信息也不回,整个人没存在过一样。

    魏皎也不催,一来不想显得是自己找借口联系,二来贺沁的话犹言在耳,她就只当是这份礼注定送不出去。

    和郜一人碰完头,这个学期的正事就都告终了。

    褚筝放下乐谱,对郜一人说:“开学录没有问题。”

    郜一人双手合十:“求求你!开学别玩消失!”

    褚筝点头:“放心吧,周记节前就从利比亚回来了,人手会充足不少,暂时用不着我。”

    魏皎听得一头雾水:“周记是谁?”

    “我们NGO组织的干事。”

    她登时恍然大悟:“原来你是NGO的成员,你们组织叫什么,主要做什么?等会,你刚才说话的方式好像郜哥也认识那个周记?”

    郜一人一面收拾资料一面说:“因为我也是他们的人啊,只不过和褚筝不是一个部门,以前来往很少。”

    魏皎拍拍手:“你们的大学生活都好丰富多彩哦。”

    褚筝笑笑,握上她的手:“寒假也会很丰富多彩。”

    郜一人正扭头把电脑装包,瞧见这一幕整个人固定成一个拧巴的姿势。

    “你们俩……”

    “睡过了。”

    坐褚筝边上的魏皎用力踢了他小腿肚子一下:“这也要往外说?!”

    褚筝委屈得很:“没有必要瞒郜哥啊。”

    魏皎忙转回头,希望修补一下自己纯洁朴素的形象,就见郜一人眼含热泪地望着她:“妹儿,郜哥太感动了,你真的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

    魏皎差点昏过去,一把掐住褚筝的下巴拧过去给郜一人看:“我是为了这张脸!这张脸!”

    等看出郜一人目光里的狡黠,她才明白自己上当了,羞愧难当地捂住了脸。

    颈边感觉到呼吸,她扭过头,褚筝正对着她笑。

    忽然觉得这一幕很熟悉,魏皎恍了下神,才想起江暮也这样看着她笑过。

    离校前一天,罗承忽然提议送魏皎去火车站,但她早就和沈时元说好,婉拒一次,罗承就没坚持。

    临出发前,沈时元忽然说公司有急事,让贺沁替他接送。

    魏皎坐在副驾,喝着贺沁等她时买的热拿铁问:“他年底是不是很忙?我考完试给他发信息,他都很晚才回。”

    “要准备从普兴撤了,想带走些资源和干将,正挨个组局呢。”

    魏皎“哦”一声,有点不高兴地说:“他跟你讲,为什么不和我说呢,问就是忙,没别的字。”

    贺沁瞟她一眼:“你真不懂男人。”

    她歪过身子面朝贺沁:“你是说地球上特产的,特别自大特别自以为是的那种生物?”

    他笑了,红灯停了车,侧过身来吻她。

    魏皎扭动几下就放弃挣扎,唇齿交缠出令人情动的旖旎之声,贺沁的手穿过衣服,隔着内衣揉捏那团柔软,魏皎被挑逗得腿间一阵酥痒,他却放开她了。

    绿灯了。

    这男人完全不投入的,还能关注信号灯变化。

    魏皎有点生气。

    “沈时元怎么能让你这头狼来送我。”

    贺沁挑眉:“自大啊。”

    她撇撇嘴:“你会不会滑板?”

    “会一点,不算擅长,干嘛,你要学?”

    “我朋友想学,你能不能教她?或者找厉害的人教她。”

    “教她你就和我上床吗?”

    魏皎笑嘻嘻看着他:“不教我也可以和你上床啊。”

    贺沁面色微惊,还没反应过来她在试图反客为主时,温热的气息就扑在耳边,一只手在他腿上摩挲,像小毛球搔他的痒。

    魏皎的声音轻柔而娇媚:“硬没硬?”

    他喉咙滚动,刚要问她几点的高铁,魏皎就又出声了:“今天没有时间喔,寒假我也有一半时间不在家,但我不告诉你是哪段。”

    贺沁呼吸明显加重,笑得倨傲又隐忍,手在她胸上掐了一下。

    “你有本事别回来,回来我就弄死你。”

    “怎么弄?”

    方向盘猛地一打,魏皎被甩得倒在了贺沁腿上,他靠路边停好车,就箍过魏皎的脖子把人勒在怀里,手从她腰间溜进,隔着内裤搓揉肉核。

    他咬了下她耳朵,说:“这么弄。”

    魏皎慌张地看着车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下身的快感却好死不死地更加强烈了。

    然而过度紧张让她身体蹦得紧紧地,贺沁连一根手指都塞不进去。

    “放松,贴了膜,他们看不见,放松……”贺沁安慰着,将蜜汁涂满指端,才将将伸进一根中指。

    魏皎被他搂得愈发紧,头埋在他胸肌间,突出的身材差距让她感觉自己被很安全地包裹住,拼命按捺的快感瞬间释放。贺沁极快地捕捉到指间变化,又插进一根手指,两指指端直奔最敏感的点用力按压。

    肉壁紧致地包裹噬咬着他的手,触感传递上大脑,又飞速流窜到下身,他都能想象出那张小嘴吮吸他阴茎的感觉。可这小姑娘定力太好,就是不给操,他毫无办法,霸王硬上弓他一向不屑。

    只是,自那天饭后,他也慢慢领略到这猫捉老鼠的游戏的好处。太轻易获得的满足,到底滋味不够烈。而一味被拒绝,也令人兴致恹恹。偏偏她每次只让他碰到下尾巴,就又一溜烟不见。本想欢好几次就散,现在却对未来生出无限期待。

    贺沁的手指快速地刺激着魏皎的阴蒂和G点,她使不上力,腿不自觉地张大方便他进出。

    贺沁手上功夫了得,是她经历过的人里最厉害的,力道和频率的拿捏都熟悉得好像这具身体是他自己的,外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让快感神经更加敏感。

    她握着他肌肉线条清晰的坚实手臂,上面的筋肉随着他在她体内的动作而鼓动,手掌在她阴户上啪啪作响,几分钟后她就忍着尖叫的冲动,下体喷出一股热流。

    贺沁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干腿间泥泞,又从储物盒拿出湿巾仔细清理自己的手,才重新启动车子。

    他侧眼看着瘫在椅背的魏皎,得意地笑笑:“上次答应你的服务。”

    魏皎从高潮后的疲惫中抬起头来,微微一笑:“谢谢。”

    贺沁面上波澜不惊,但心里着实吃了一惊。

    这小姑娘,和第一次见时不一样了。

    ===============================

    就快和褚同学黏腻一阵了,把几位关小黑屋前都先拉出来遛遛(罗承:我腿还没迈出去呢???)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31章 答应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