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35章 沉入

    后入的姿势,让褚筝那个磨人的凶器不那么容易刺激到敏感点,魏皎不知足,撒娇似的摇动两下腰,就让褚筝换个姿势。

    褚筝把趴伏的魏皎慢慢放平,抬起她一只腿,保持着插入将人一点点转过来,弯翘的龟头随着阴茎的转动,在甬道里走了半圈,缓和而有力地戳过柔软璧肉。然而他没有放下她的腿,而是重复着这一动作,阴茎在她体内来回转圈。

    但仅仅是这样,没有抽插,魏皎就已经舒服得好似要化成一滩水,一下下夹紧内壁,加剧蘑菇头滑过每一寸嫩肉的感受。

    快感集聚在那小小一圈媚肉中,突显得其他处都更加空虚,魏皎微微抬起腰臀前后摆动,想让那硕大有力的龟头戳动更多敏感神经,可褚筝把她摁了下来,不让她动。

    魏皎疑惑地看向他,用泛着迷离情欲的目光乞求。

    从神情看得出,褚筝也在压抑。

    “我哥住在隔壁。”

    说起他哥,魏皎先想起的是浴室里的尴尬,随后才意识到,褚筝家小楼有三层,他父母和妹妹都在二楼住,原本整个三楼只有他们俩,而现在多出一个褚箫,做得激烈了,声音保不准就清晰地直播给隔壁听。

    魏皎又气又急,从脑后抓起枕头冲褚筝砸过去。

    高亢的情欲与欲求不满的折磨中,思维在浪荡地叫给褚箫听和忍过这一晚之间激烈摆动,她故意用力吮吸他的阴茎,非让褚筝和她一样在体面和纵欲的两级中煎熬不可。

    褚筝的阴茎被死死吸咬,退都退不出,他额上冒出汗珠,气血翻涌间,一改往日沉稳,变得急躁粗暴起来,一手按住枕头捂上魏皎的头,一手高抬她的腿,顺着她的吸吮,猛烈攻入肉穴的最深处。

    魏皎一声急促的呻吟闷闷地堵在厚重棉絮里,下面也不自觉松了口,褚筝动作便逐步放肆起来,从缓慢有节奏的两浅一深,到最后失却理性的控制,狂乱而激烈的抽插。

    魏皎繁重的呼吸随破碎的呻吟一道被闷在枕头里,氧气缺失,窒息感围裹头脑,四肢百骸好像都没有知觉了,感官神经只在下身某个点密集跳动。

    什么都看不见,头脑和视线都深陷虚空中。

    人仿佛在大海里不断往下沉,海水堵塞了呼吸道,灌入全身。这种如坠深渊的感觉并不陌生,一些记忆碎片水母一样在深海世界里发着微弱的光。

    和江暮的每一次欢爱,都是如此。

    想挣扎,想逃离。

    又想要他,想溺死在这片海里。Π2QQ.C◇м

    她用力吸气,铆足了一股劲扯下枕头,在褚筝惊讶的神色中将他向后推去,撑在他身上剧烈起伏。

    她张着嘴大口呼吸,好像忘记了如何用鼻子喘气,缺氧的感觉一时散不去,龟头依次擦过体内所有敏感点,烟火在海底飞升炸开。

    褚筝看呆了,完全失去性爱的主动权,躺在床上任由身上的女孩吞吐他的阴茎。

    魏皎吸了点氧,找回一丝理智,又抓过枕头遮住了褚筝的脸,他视线被埋入黑暗的一瞬间,两行泪水从她脸庞滑下。

    “江暮。”

    她无声地一次次念着。

    褚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听得到抽泣的声音,那绝不是激烈的性爱导致的生理泪水。

    他抓住那双压着枕头暴出青筋的手,一点点用力,一点点渗透,在她起伏了不知多少次之后,才终于轻柔放到手中。

    随着他缓慢起身,隔绝视线的枕头从一侧滑下,打了个滚,跌到地上。

    但他并没有看清魏皎的脸,几乎是刚一解放双眼,他就闭着眼埋进她柔软的胸脯间,轻轻亲吻。

    她身体在他怀抱里颤抖,推着身子把乳房送进他的嘴里,带着阴茎晃动臀部。

    褚筝感觉此时性欲在心理上的作用远胜于生理,最性感放荡的女人求操的喊叫、摇摆的胸脯、大张的嫩穴,比不上现在魏皎将他抱在胸间。他含住她的乳头,都忘了用舌尖挑弄这一简单的技巧,只是埋首其中,鼻间隐约萦绕了一丝女人阴道里淫水味,以及淡淡的醉人的乳香,难辨真假。

    他亲吻她挺翘的乳尖,亲吻她漂亮的一字锁骨,亲吻她水润饱满的芳唇。

    她回吻他,像吸食氧气,既贪婪又轻柔。

    褚箫的存在被忘到脑后,褚筝托起魏皎的臀,挺胯用力撞击宫口附近脆弱的点,两人结合处愈发濡湿,连腿根上都粘连到蜜液,在分开的一瞬拉出透明的丝。

    “褚筝,嗯啊……”

    听到她在迷乱中叫的仍然是他,而不是那不知哪里的惹哭她的人,褚筝欣慰地笑了。

    身下速度加快,快感从腿心冲上头脑,两人一同到达顶峰。

    魏皎在褚筝怀里做了个很香甜的梦,梦里是她第一次见到褚筝的样子,那时他们还不认识,军训基地里,他迷彩裤卷到小腿,穿人字拖,树荫下递给了她一半甜橙。那棵树是槐树,花期已经过了,但还能隐约闻到槐花淡香。

    褚筝的梦很破碎,梦里是一条长而蜿蜒的石板道,在参差不齐的小砖楼间,他像儿时那样追在褚箫身后跑。画面旋转扭曲,转到贝鲁特的旅馆,褚箫搂了个陌生的欧洲女人回来,把他推揉出了房间……

    醒来的时候,就见魏皎在他怀里傻笑,不知道梦见了什么,还张了张嘴,咂摸几下。

    早饭虽然清简,但魏皎还是从一顿饭里看出了褚家二老的偏心。粥里的甜薯和板栗,除了她这个客人要关照,就是紧着褚筝和褚笛。

    一家人要去邻村走亲戚,留了魏皎看家,褚筝妈让她休息,但电脑没带出来,左右也是闲着,她一个人照旧干活。

    这些天没有风,楼顶日照好,坐在小木凳上,一边听歌一边腌菜,倒也是惬意得很。

    “你昨天是故意的吗?”

    魏皎吓了一跳,回过头去。褚箫抱臂倚在门框边,工装裤脚藏在军靴里,白T恤的凹陷处隐约勾勒出肌肉纹理,兄弟二人从发型到身形到穿衣风格都相似极了,但仔细看他比褚筝健壮得多,气场也强得多。

    两个人最大的不同在眼睛,他没有褚筝标志性的下垂眼,一双星目闪着精明和强势的光,压迫地定在魏皎脸上。

    她想移开视线,可目光像被褚箫的眼捕捉住,半晌都动弹不得分寸,直到褚箫自己收回目光,走到她身旁蹲下,仰视着她,眼底混杂了说不清是探寻还是玩弄的意味。

    “你不是小筝女朋友吧?”

    和这个人说谎毫无意义,魏皎很快就做出判断。

    “你怎么知道的?”褚箫没有回答她疑问的意思,越过她迎着阳光伸了个懒腰,魏皎定了定神,急忙澄清:“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就好。”他笑着转回来,轻轻压了下她的肩,“帮我和小筝说一声,家里还是太无聊了,我走了。”

    “走……走?!”魏皎惊骇扭过头去,就见褚箫话音落地的同时人就没了影,望着空无一人的楼道目瞪口呆了半天。

    楼下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站在楼边望去,改造过的陆地巡洋舰一骑绝尘,扬起的黄土还未飘散,车就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她赶紧抹掉手上的水,给褚筝打电话,而他显然对这个哥哥的诡异作风习以为常,“哦”了一声就问:“还有别的事吗?”

    魏皎:“没了……”

    ====================================

    为了体验窒息的感觉,写这章我全程在听旅行团的《氧气》,听得上不来气=   =

    晚上还有一更,mua~

    注:枕头用法有借鉴《色戒》。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35章 沉入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