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43章 作为

    既然已经稳住贺沁,后面魏皎就没玩花招,舒舒服服享受他的伺候。

    这男人狡猾得很,居然火速看穿她的心思,幸好他开始没拿她当对手,脱他衣服时,他的兴致缺缺清楚明白写在脸上。她还是太嫩,上个月在车上虽说吊足了他胃口,却也给了他得胜的明确信号,只是她实在没想到,贺沁这么没长性。还阴晴不定的,刚还迷她迷得不行,转眼吃到了就想开溜,猫一样。

    他是她唯一的对手,沈时元待她真诚,江暮她玩不过,褚筝她不舍得玩,只有贺沁,在这场男女游戏里你情我愿,又心照不宣,她可不想他跑掉。

    睡觉前收到罗承的信息,他两天前得知她返城的时间,约了她吃晚饭。

    接她的是一个没见过的女秘书,替罗承传话:“罗总临时有事走不开,请您上去等。”

    等电梯时遇见万象的主程序何春雷,魏皎高兴打招呼:“何师兄!”

    何春雷看了她半天,直到认出罗承的秘书才想起这是哪号人,之前一直等着她开口让他改程序,结果除了公开状态下寥寥几条互动,再无交流,他也就把她忘了。Π2QQ.C◇м

    “刚下班吗?”

    她没找他帮忙,又确实是校友,何春雷对她印象好了几分,笑着寒暄:“下楼吃饭,待会还得回来加班,你呢,找罗总?”

    “嗯。噢!师兄,我看了你在github发的脚本了,太厉害了,我学习了三天。”

    何春雷有点意外,正要开口,电梯到了,魏皎挥手和他告别,他这才发现,她还挺清秀的。

    被带去休息室时,路过透明玻璃墙的会议室,全隔音,从外头看里面的人像在演哑剧,罗承坐在首位神色阴沉,听完下首的人发言,投去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手按在资料上,轻轻一推,它滑行到那人面前,也不知道罗承说了什么,那人面如菜色。

    他转向另一个人时,瞥到会议室外驻足看他的魏皎,冲秘书使了个眼色就收回目光。她轻柔一推,把魏皎送到休息室,掩门而出。

    魏皎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罗承,情理之中,却也不免意外。

    过了约定的饭点,罗承还是没出现,女秘书又走进来。“罗总说,他说不好会什么时候结束,问您还要不要等,不等的话我叫司机送您回去。”说着递给她一部手机,“等的话,他怕您饿,我选了几家外卖,菜做得不错,送得快,您挑一挑。”

    魏皎接过手机,一边浏览一边问:“他吃了没?”

    “罗总没空,您点您的就好。”

    她摇摇头,还回手机,“我去下面便利店买个三明治什么的。”

    “这些菜不合您口味?您喜欢什么,我去找。”

    魏皎拿起包往外走,“不了,就先随便填个肚子。”

    秘书追上去,“您回去吧,我去买。”

    “不用啦,我顺便遛遛。”一双恨天高在身后哒哒地响,魏皎苦笑着说:“我自己认识路,还有你别您您的,我比你还小呢。”

    “您是罗总客人,应该的。高层的电梯都得指纹解锁,我不跟着您待会上不来。”

    魏皎听着这恭谨的口吻实在不舒服,摆摆手:“就是普通相识,又不是你们客户,你还是随意点叫吧。”

    秘书微微一笑,心想,得了吧,罗总从来不许自己这一层的人把食物带上楼,还普通相识。

    啃完三明治,魏皎给何春雷发了信息,坐在上面太无聊了,而且那一层的人全都低气压,要是能围观大佬工作甚至有机会帮把手,岂不美哉。

    何春雷一方面对她好奇,一方面顾忌罗承,一口答应她的请求。

    万象工作室一半的人都还没下班,何春雷对着刚分享的文件给她讲:“这是下一版客户端的技术需求,保密的部分隐藏啦,你可以看一小块。”

    魏皎轻呼一声,眼睛发光,“我可以试着写写不?”

    何春雷马上招呼了个人,拿台空闲笔记本给魏皎。

    打发了秘书回去忙她自己的,魏皎坐在何春雷旁边忙活起来。

    工作的间隙,何春雷和魏皎闲聊:“对了,江暮是不是在B大?你见过吗?”

    魏皎尴尬了一小下,点点头:“嗯……见过,我上学期的编程课是他教的。”

    何春雷唰地甩过头来,瞪大眼睛看了她几秒,猛然起身,冲全办公室喊:“我操!她是江暮的学生!”

    呼啦一下,一群人就跟粉丝接机似的潮涌而来,把魏皎围了个严严实实,只是问的都不是明星八卦,而是:江暮在忙什么课题啊?他讲没讲过三年前的七月在某某期刊发表的题为blabla的论文里面某某技术设想的推进依据是什么啊?能不能请他把去年技术博览会展览用机器的代码公布出来啊?

    魏皎承认自己是江暮的粉丝,但面对这群程序狂人,她为自己一心只想睡他感到汗颜。

    他们问的问题太专业了,她哪里知道,她从来不打听这些。

    心念一动,她拿出手机,说:“你们一个个说,我记一下,有机会问江老师。”

    快十点的时候,秘书下来接走了魏皎,她不明白,为什么三个小时过去,一屋子看她这个前凸后翘的美女都毫无反应的程序员,会目光热切地与这个女孩挥手告别。

    何春雷还把人送到电梯间,“有空常来啊,你刚写那段我批注完发你。”

    魏皎受宠若惊,“写着玩而已!怎么好麻烦师兄!”

    “嗨,我是你师兄嘛。”

    魏皎谢个不停,心想:江暮,真好使。

    会已经散了,但罗承还在办公室做个收尾工作,没有老板直接的指令,秘书不敢带魏皎进去,把她送回休息室,才过去汇报。

    罗承手上忙着,漫不经心地问:“她一直在外面逛?”

    “魏小姐在万象工作室程序部门待了三个小时。”

    他抬起头,“她和他们相处得怎样?”

    “看起来很受欢迎,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去……”

    罗承打断她:“不用。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秘书一出门就撞上魏皎,拦住走近的她:“您回休息室等吧,罗总忙完会去找您。”

    魏皎摆摆手,“我找你,你那几个外卖再给我看下,噢,这个点还送吗?”

    听见门口两人对话的罗承走出来,问:“下去的时候没吃吗?”

    “垫一下而已,你不是还没吃?”

    罗承莞尔,他这一天很疲惫,晚上也只是为突发的大问题商讨个对策,更麻烦的事明天才真正开始,但有人等他吃饭,这件事给他安慰。

    办公区还坐满着人,走到外面从下往上望,半数房间都亮着灯,魏皎仰着脖子感叹:“社会人真辛苦啊。”

    罗承打开车门,跟在她后面坐进后排,给司机报了个地点。

    “你不是也经常学到很晚?”

    她陈述网上看到的观点:“我是为自己学,他们是为别人工作。”

    罗承笑笑,“为自己学,为的是有一天为别人工作?”

    “当然不是,为自己学是希望未来为自己工作,但大多数人只能为别人工作。”

    “你觉得我为谁工作?”

    “当然是为你自己。”

    “华悦不是我的。”

    “你有股份啊!”

    “何春雷为谁工作?”

    魏皎知道自己被他绕进去了,这是个答案模糊的问题,他总有角度反驳她,以前在线上就是这样,于是放弃这个正经话题,开玩笑说:“你先告诉我他有没有股份,我再回答你。”

    罗承笑得很开心,魏皎第一次见他露齿的笑容。

    吃饭的地方在一栋僻静街道里的平房,靠近市中心,僻静不是因为偏远,而是因为地价贵。没有名字,没有招牌,路过的话会以为是所民居。事实上内部构造与装潢也的确更像民居,雅致却温馨。

    “我想吃点家常菜,你别嫌粗淡。”

    魏皎噗地一声笑出来:“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你跟我说做的菜粗淡?对了,你怎么会喜欢游戏?我原来印象里的大人物,都是没有娱乐的。”

    “你是不是对我从没有过好奇?”

    魏皎还没回答,罗承就自己解释:“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程序员,你上网查过的话很容易就知道。”

    她倒也不尴尬,点点头,“现在也很容易就知道了。”

    罗承无奈失笑,“然后呢?”

    “什么然后?”

    “我在替你问,交流是为增进了解,我说了我第一份工作是程序员,你应该问:然后呢?”

    魏皎夹起一块蒜蓉丝瓜,语气颇为乖张:“我不想问。”

    始终微笑的罗承嘴角弧度终于消失,若有所思地问:“你对我的事没有兴趣?”

    她抿着嘴,摇摇头,“没兴趣。”

    “我猜猜……”罗承垂下眼帘,沉思片刻,轻声说:“你觉得你已经了解我了,经历,喜好,人们通过这些了解一个人的内在,你觉得你不需要了。”

    他抬起头来看她,目光深邃又柔和。

    “差不多。”故意话说一半,魏皎既为没看到罗承的失落而挫败,又为他一如既往了解她欣慰。“不过你作为罗总那部分,我完全不了解。”

    “但也没兴趣。”

    “没兴趣。”这次是真的,不藏机锋。

    精致漂亮的勺子在竹荪汤里轻晃,开春的清风和月光一道透过薄纱窗,昏黄灯光下罗承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两个人都沉默着,半晌他用轻得不能更轻的声音说:“我作为男人的部分,你有兴趣吗?”

    魏皎低着头,惊讶中怔了一会,喃喃说:“什么意思啊?”

    她没抬头,但能感受到罗承目光在她身上,他的随和,他的恬淡,形成一种水容万物般的无形压力。

    “你要和我做爱试试吗?”声音依旧平稳淡然,像在问“要不要盛碗汤”。

    魏皎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紧攥着勺柄,声如蚊蚋:“我不知道……”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有罗承这样的外在条件,问她要不要做爱,她会像面对贺沁或褚筝一样,很快产生明确的答案。

    但他是罗承,她真的不知道。

    罗承臂肘撑在桌边,注视着她,引导她。“你听我这样问,什么感觉?”

    她咬咬嘴唇,“意外。”

    “不,我是问身体的感觉。”

    她应该是出水了,但因为心跳太快,她不是很好分辨下体的感觉是否准确。定了定神,她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反问:“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眼眸一转,他反而移开视线了,“因为……感觉如果是你的话,性爱也许会有不同以往的感受,我对这个好奇。对你作为女人的部分好奇。”

    んāιτāиɡsんùωù,còм 第43章 作为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