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52章 卫生间

    罗承抽着烟看监控室转来的画面。

    电梯里,江暮把魏皎压在墙上,掐着腿上的肉说:“你倒是厉害,罗承你都勾搭上了,还能让他在办公室和你乱搞。”

    魏皎听着这嘲弄的声音身体都麻了,他掐她都没感觉。

    她强作镇定,云淡风轻地说:“你不是说我跟谁睡你都无所谓吗?”

    江暮冷笑:“讨厌我的人?”

    被他看破那条信息里的心机,魏皎心虚得不敢接话,安静了一会,她忐忑地偷瞄一眼江暮,发现他表情竟变得有些凝重,只见他出神看着电梯地面,轻声问:“他怎么说我的?”

    这时候再耍心眼就真的是嫌命硬,强压下心中好奇,魏皎如实回答:“他没跟我提过你,是……开幕式那天,他坐我前面,说你恶毒。”

    江暮发了会呆,好半天才想起自己当时的发言,笑个不停,过会不笑了,才又换上魏皎熟悉的冷峻神情,问她:“他射在你里面没有?”

    魏皎猛地摇头。

    电梯门开了,江暮推着她出去,临走抬头对着摄像头一笑。

    罗承看得直皱眉,吩咐监控室删了这一段,摁灭了抽到一半的烟出门下楼。

    电梯在16楼停的,出了电梯江暮又带着魏皎走楼梯,爬上20楼。魏皎注意到了,江暮不仅有高层直梯的权限,还对华悦大楼格局十分熟悉。她的头脑随着惊慌消退逐渐清晰,出罗承办公室时他没有让秘书送她乘坐电梯,他是猜到了江暮会带她。

    魏皎停下脚步,问:“去哪?”

    “你说整栋楼哪没有监控?”

    她吃了一惊,原以为他会带她去个附近的酒店,再不然也是车里,没想到是要在华悦的卫生间胡来。她不动了,任江暮怎么拿眼神威胁都寸步不移,和他的目光对峙了一会,她说:“我受够了。”

    江暮有点难以置信地笑着问:“你说什么?”

    魏皎字字铿锵:“我说我受够了。”

    他嘲讽道:“又闹着要走?”

    她看了他一会,突然冲过去把他推到墙边,江暮措手不及,被她抵在了墙上强吻,衬衫领口的扣子都让她扯掉一颗,她另一手拉开了他的拉链,胡乱又急躁地摸着。

    20楼的人都下班了,楼道里黑黢黢的,监控摄像头一闪一闪冒着红光,江暮阴茎被魏皎拉出了裤链,她疯癫得太过突然,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但还是亡羊补牢,喘息着反剪她双手,让她用身体挡着自己的私密部位。

    江暮低沉的声音满含愠怒:“你是不是疯了!”

    魏皎仰起头对着他得意地笑,“这话我跟你说过你记得吗?”

    就听她连珠炮似的咄咄逼人道:“凭什么总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甩下句不敢保证什么都不做就四五天没动静,刀架人脖子上又不落,就喜欢出其不意看人狼狈。发起情来逮哪在哪做,连什么姿势都要你说了算。看似很强大控制一切,其实稍微超出你掌控一点你就慌得要命吧?睡学生,在人来人往的演播后台跟学生做爱,你不是很玩得起吗?怎么,摄像头底下露个鸡巴就怕了?”

    江暮越听脸越黑,冷冰冰说:“你现在服软还来得及。”

    魏皎被他箍着手,就用下体去蹭他的阴茎,看江暮的眼神也越发乖张挑逗,那东西在她妩媚神情与摩擦之下越来越硬,隔着裙子直捅进她腿心。

    “我不。”她嚣张地说:“隔壁组那个小花痴当着我面猜你的尺寸,我想告诉她,很大,操得我可爽了,它为我硬了,可惜它主人是个外强中干的……唔……”

    她被江暮猛地吻住,这不讲技巧的蛮横霸道的吻,磨得她嘴生疼,血腥气慢慢飘溢,江暮还嫌不够,放开她的手去抓她的胸。

    魏皎解放了的双臂勾上江暮的脖子,用力贴向他,他双唇移到她颈间,力道大得每吮吸一下就重重留下一点红斑。她粗喘着,声音因为此前卖力的叫床还略显沙哑:“拿我发泄吧,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是你的,我陪你发疯。”

    江暮身体轻颤了一下,他紧搂着魏皎忽然不动了,半晌吻着她将

    添加书签她带进离得最近的卫生间。

    卫生间门和隔间门都被他上了锁,他是已经欲火翻腾,晚一秒插进她湿暖的蜜穴他都要疯,可还没真的丧失理智。

    隔间两侧钉着置物挂钩,魏皎被他用领带和皮带一左一右绑住了双手,背对着他翘起屁股。

    她腿心还有没处理干净的性爱痕迹,干涸的白浆粘在阴户上,江暮不知道为什么看得很气恼,他扒开两片阴唇直直刺入,抓过魏皎的头发让她的头高高扬起。

    “他让你高潮几次?”

    魏皎呻吟着,答:“我不记得了。”

    皮带一端捆着她的手,留出的长长一截被江暮扯过来,抽在她背上。她颤抖着闪躲,甩掉了他的阴茎,就又挨一下。

    “啊——别,疼!”

    江暮扳过她歪向一边的屁股,再次插入,“不是我做什么你都情愿?”

    她回过头来看他,唇瓣咬出娇艳的血红,双目水亮闪着泪花。

    “江暮。”

    江暮抽插着,阴囊在她臀上一下下拍打,她跟罗承做完肯定还没擦洗过,罗承的两颗蛋肯定也与她的臀肉或阴唇撞击过,江暮越想越烦躁,声音里带着气:“干嘛?”

    她笑笑,“这两个字真好听。”

    江暮怔了,愣了一会才把她头向下摁去,他只是不想再和她对视,不想看她那张可爱又诱人的嘴一张一合叫他的名字,却说:“看着,别人只能意淫的东西在操你,满意了吗?小疯子。”

    魏皎视线穿过晃荡的两团乳房之间,来到与江暮的结合处,他包裹着她淫水的阴茎在她小穴里进出,干得穴口的红肉都跟着翻动,淫液甩到她腿根,甩到他身上,她觉得她的心意裹挟在这些分泌物里,打进江暮心底了。

    她忽然哭了,只是喘息与呻吟和无声的凝噎太过相近,江暮不知道。

    她又流着眼泪心满意足笑了。

    江暮也不知道。

    第52章 卫生间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