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53章 结网

    卫生间里,女人的声音混杂着多种复杂的情愫。

    她欢愉时那声线婉转,高低起伏,裹挟了欲念与幸福。她是为性满足而叫的,也是叫给与她做爱的男人听的,非刻意,不招摇,无意魅惑,却像体味中的信息素,由听觉神经传递催情的因子。耳畔仿佛有白光悠悠唱着“只有我和你,我和你”,浑然天成的女人味,懒洋洋地昭示愿者上钩。

    她痛苦时好像快断气,多一秒都无法承受,她哭,她叫,她传达拒绝再与男人纠缠的信号,蹂躏她的人充耳不闻,在她换气的间隙,皮子和手掌打在肉体上的脆响逃过叫声的遮盖强势而出,中间有短暂的停歇,应该是换了姿势,男人全力用身体撞击她,这又是另一种难捱的叫声了。

    罗承从没在现实的性爱里听过这么矛盾的叫床,让人揪心又让人骚动,陌生得有些遥远,有一阵他都怀疑里面的女人不是魏皎。

    直到江暮发出声音:“不许再叫我名字。”

    他应该是故意弄疼她了,她痛吟一声,叫他老师。

    确实是魏皎的声音。

    罗承看不见里面发生什么,但魏皎一哭一笑一停一顿的声音画面感十足,想象力最贫瘠的人也能在眼前浮现出两人是怎样地翻云覆雨,男人在女人体内以怎样的深度与频率进出。

    他连江暮射了都知道,因为那混账一言一行都在演绎什么是禽兽,他说“张嘴”之后魏皎的声音就模糊了,呜呜几声就变成反胃的干呕,江暮让她“咽了”。

    咣当一声之后,不断传出身体与隔板混乱不堪的碰撞声、男女的粗喘声,过了好一会才停息,然后江暮骂她:“疯子!你是不是还没疼够?”

    魏皎就笑,又是撞击与撕扯的声音,就听她被捂着嘴发出低喊:“我能吃你为什么不能?沈时元就吃过!”

    之后她哀嚎着,又开始一轮交杂欢愉与痛苦的呻吟。

    她还不忘得意地笑:“我是不是头一个让你尝自己精液的?老,师。”

    鞭状物划破空气的刺耳声响起后,紧接着就是肉体被抽打的声音,魏皎凄厉又短促地惨叫一声,却愈发狂妄。

    “江暮……啊——”

    “我说了别叫我名字。”

    “为什么?我就叫,我喜欢叫,唔……”

    “还叫吗?”

    她咯咯笑了,“江暮,江暮,江暮。”

    江暮终于拿她没办法,低骂:“小疯子,我看你不止欠操还欠打,喜欢惹火我是不是?”

    魏皎声音忽然柔情起来,问他:“你生气了吗?”

    江暮不语,之后的性爱就温和不少,罗承再也没听到她吃痛的叫声,只余嘤咛娇吟。垂下眼去,看着腿间鼓起的一块,他沉着脸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臂上遮挡。

    看见罗承顶着要杀人的阴冷表情靠站在墙边,胳膊上耷拉个外套,从卫生间走出的江暮对他意味深长地一笑。

    罗承没理会,责备道:“两个疯子!电梯和楼道里的监控都删了,幸亏同时监控的画面太多,监控室保安以为是情侣腻歪没多看。”

    魏皎现在冷静下来后怕了,兼之让罗承通过监控看见了她掏江暮那根东西,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站了多久听了多少羞死人的声音,红着脸不敢看他。

    罗承狠狠剜了江暮一眼,对魏皎说:“我们谈谈。”见江暮正玩味地看着他,又说:“想听你可以跟着。”

    江暮轻笑一声,“不用,猜得到,无非是让她离我远点。”

    他猜得没错。

    魏皎当然不听劝。

    这在罗承意料之中,他相信她是坦荡的人,办公室里面对江暮的慌乱胆怯绝不是出轨被抓的反应,也不是单方面暗恋的紧张,电梯里的一幕证实了他的猜测,听不见声音,但光从动作与神情就看得出,江暮作为性伴侣却对她有很强的控制力。

    他想起他早就注意到的细节,虽然在线上表现得隐晦,但确实存在一些迹象。江暮回国以前的魏皎尽管态度开放,接受力强,但明显阅历浅薄,很多事都是纸上谈兵,直到有一天她没头没脑感叹:“变态的关系真的像蛛网一样吧,粘上了就下不来。”

    很多事都串联起来了,高考报志愿魏皎曾告诉他为了一个人考B大,江暮这么怕麻烦的人居然会自荐做导师,以及……

    “去看电影那天,是不是因为他哭的?”

    见魏皎点头,罗承叹了口气。

    “你知道江暮为什么带你在16楼下又爬上20楼吗?”

    魏皎茫然地摇头。

    罗承说:“他知道我会看监控,想看我会不会一层楼一层楼地找你。他出了楼梯间专带你走监控死角,你无心之举把他推到摄像头下了。”

    魏皎懵了下,喃喃道:“为什么……”

    “我知道这么说你可能陷得更深,但知道

    添加书签全貌后的死里逃生才是真的永绝后患——他很可能对你上心了,想以后我能照顾你。”

    魏皎呆怔一会,咬了咬唇说:“我不用任何人照顾。”

    罗承毫不留情打击她:“等他哪天离开你了,我希望你还能这么说。”

    她好像能想象到那一天,眸上迷了层水雾。

    沉默许久之后罗承才柔声劝告:“魏皎,你别庆幸他选了你,他是压抑久了,逮着了个能陪他疯一场的人就不顾你死活。”

    那么长一句话,魏皎就抓住一个重点:“他为什么压抑?”

    罗承自觉那股欲火已经压下了,看了眼她脖子上密集的红印和衣服前胸上的精斑,把挂在臂上的外套递过去,“披着回去吧。”

    他不准备再多说,魏皎就识趣地接过衣服走人,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这一晚已经耽误太久。

    乘坐的员工电梯快要合上门时,罗承在外面忽又叫她:“魏皎。”

    她懵懂抬头。

    罗承说:“多和我做爱吧,你会知道让人着迷的性爱不止疯狂那一种。”

    她睁大了眼,呆呆地不止怎么回应,门合上了。

    ===========================

    “只有我和你我和你”出自白光演唱的歌曲《今夕何夕》。

    第一次尝试用旁听声响的角度写肉,不知道感觉如何~不过怎么都好了,一个花样我也不会重复玩太多次。

    以及,这章一半肉一半剧情,所以是50+30。

    第53章 结网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