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61章 叫给他听

    环绕立体声家庭影院是很爽,但抱着滚床单的心态而来,却一个人看了三个小时电影,即便是魏皎也会无聊。

    本来衣服都脱了,罗承接到电话,说一直约不齐的电话会议突然凑齐人了。

    她中途跑出去五次,每次都在走廊转两圈,就悄悄退回。第六次实在忍不了,站到了书房门口,从门缝里偷窥。

    罗承没多会就注意到了她,招呼道:“进来。”

    他拉了把椅子在身边,魏皎走过去,没坐,唇语加比划:“你忙你的,我……”

    “麦静音了。”他牵了她坐下,说:“一群人在废话连篇,连累你了。”

    魏皎赶忙安慰他:“没有,反正也是周末,在宿舍也是一样玩。”

    罗承看着她笑得很耐人寻味,魏皎又懵又茫然。他说:“想到忙完可以做爱,听他们废话就没那么煎熬,所以故意没让你先走。”

    魏皎瞟了眼屏幕,小声问:“你确定他们听不到我说话?”

    得到肯定的回答,她一手搭上他的肩,一手从胸膛徐徐摸到下体的鼓胀,笑眯眯说:“你男人的一面很坏嘛。”

    “你别太早用‘很’这个程度副词,我怕你晚点没词用。”

    他一边说,一边捞起她的脚腕,依次抬起,让她两腿大开蹬在桌子上,眼睛仍是牢牢定在她脸上。随后,摘下了一只蓝牙耳机给她戴上,陌生男子正发表关于VRMaker参赛队伍签约与买断标准的看法,罗承的手就来到她小腹。

    摸进衣服深入了两三寸,他就面露惊讶,直直盯着魏皎。

    她没穿内裤。三个小时前,他还没脱干净,她故意真空来找他的。

    魏皎压着他的手往缝隙间按,狡黠一笑:“谁坏?”

    罗承莞尔,褪下家居裤腰,拉了她一只手到自己已然挺立的阴茎上。耳机里男人还在讲过去两届比赛过分侧重玩家评价、轻视技术革新导致的失败签约案例,手指搅动水穴的咕唧声和手心撸动阴茎的摩擦声,与语调严肃的会议发言一同入耳。

    他被胸前凸起的小点吸引了目光,拉起她的上衣一看,果不其然上面也是真空。他舌尖在她唇间略过一圈,就来到饱满的雪乳上,吮吸舔弄。

    男人说完应增加技术权重的结论,就遭到另一人的反驳,他似乎忍了很久。听见陈梓垚熟悉的声音在实时语音,而罗承和她正为对方手淫,魏皎下身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几乎无力继续手上动作,两腿时而更用力地敞开,时而合拢去夹紧阴道和罗承的手,脚趾忍不住蜷缩。

    “呃、啊……”她叫出来的同时,耳机里传出笔掉落地面的声音,干坐着语音开会实在无聊,各类小噪音都很正常,但每每躁动与她最高亢的那一声重回,她都有种被旁听叫床的错觉,从而生出满得溢出来的惊险刺激。

    魏皎完全顾不上罗承那根了,抓着他的手催促:“不行了,再深点,按刚才那里。”

    快感被吊得不上不下,她才明白罗承是故意的,放下架在书桌的两腿扑坐到他身上。“那你进来,操我……”

    罗承揽上她的腰,柔声提醒:“我在开会。”

    “你又不说话,再说,之前和秘书通话时,你不也插在我里面?假正经。”

    罗承伸长胳膊点了下鼠标,说:“江暮,你也说说。”随即又关了麦,问魏皎:“还要吗?”

    魏皎吃惊看着罗承,“你故意的?”

    罗承不答,只问:“要吗?”

    耳机里响起江暮的清冽声音,她咬咬唇,除了压抑不住的酥痒还有些赌气,“要!”

    他笑了,“没戴套,你去拿,在卧室。”

    他嘴上这么说,手却又居心不良地在她阴蒂上按揉起来,魏皎嗯嗯啊啊娇喘不停,拿肉缝去摩擦他的茎身,报复性地深深吮吸他的脖子,把他嘬出轻微呻吟才娇声道:“你直接进。”

    欲求不满的淫水闪着晶亮的光,龟头顶在她穴口,滋地一下顶进半截,江暮的声音就在耳朵里回荡,魏皎坐在罗承腿根臀部快速起伏,吞吐他火热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深,最终坐到了底。她阴唇紧紧贴合他的袋囊,吸着阴茎前后晃动,罗承喉间忍不住发出闷闷的哼声。

    他调整了下坐姿腾出活动空间,托起她的屁股开始用力顶撞,撞到最深处时,魏皎“啊”地淫叫一声。罗承顶得很慢,但每一下都做足了冲刺,她叫得脆利又有节奏,间隙,他问她:“要不要叫给他听?”

    “不要!”她被问慌了神,回答完了就仰着身子向后躲,罗承顺势抱着她上桌,站在桌边有了着力点就插得又快又深了。

    “叫给他听听吧。”

    “不……啊、啊……”

    “为什么不?说不定感觉很好。”他根本没在征询她意见,只象征性地劝说两次,手就移向鼠标,向江暮单独开了麦。

    魏皎忍着叫声,眉头都拧到一起,但突兀响起的肉体击打声还是让江暮声音一顿,他很快发现这声音只有自己听得到,而它来自罗承,就听那男人说:“他已经能听见了。”添加书签

    魏皎狠狠捶了罗承胸膛一下,激烈地扭动腰肢挣扎,可罗承一手按着她肩,一手搂住了她朝天举着的两腿,阴茎在她体内猛烈抽送,紧紧吸咬它的穴口磨得像要烧起来一样。

    “啊——”她再也忍不住,一边叫一边骂:“混蛋!啊、停……罗承!你也是混蛋!慢、慢点,水要不够了,下面好烫……”

    他慢下来,阴茎完全抽出,又顶开充血泛红的穴口,一寸寸缓缓插入,快到头时用力一顶,再抽出,反复。

    魏皎更难受了,只是不是同一种难受了,欲仙欲死,呻吟不止。

    江暮一贯冷静的声音从魏皎叫出来开始就出现了波动,不时会忘词,呼吸音也重了,勉强说完一段完整的话,就再也不开口。

    罗承留下句“我有事,你们继续”就彻底退出语音,摘下两人的蓝牙耳机,抱了魏皎去床上继续。

    “你不是必须参加这个会。”她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瞳孔笃定地说。

    罗承重新填满了她,说:“我说了,别太早把程度副词用完。”

    “你够坏,但你……不是无聊的人,啊……为什么?”

    “我要让你即便有他在,也能视若无睹,全情投入。”

    没有了江暮,魏皎才能完全放松,提臀迎合他,罗承感觉到包裹他的甬道虽然仍旧紧致,但没有因紧张夹得他发烫的感觉了。

    “我行吗?”

    “当然。”

    第61章 叫给他听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