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71章野蛮生长

    魏皎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自学江暮发的教材。她一件衣服都没穿,内裤都没穿,又不许罗承走,更不让他碰。

    罗承始终用沉稳的表情看着她,从容得像在看裸体女子油画。魏皎已经从一开始专心致志学习,到一句话要看五遍,她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她眼睛定在屏幕上,但余光一直注意着他的动静,他雕塑似的,坐姿都没变过。终于,他收回目光,动了下手,魏皎心里刚生出小小的得意,就听罗承看着手机说:“陈梓垚让你理他一下。”说完,又恢复了雕塑姿态。

    陈梓垚中午就开始约她面谈,她心头有火不想回,他就找上了罗承。

    “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罗承从来不回答答案清晰的问题,对魏皎也不开特例,他认为一个人的特殊,体现在愿意给这人分配多少精力,而不在低质量的交流。

    “他找你肯定是比赛相关的事,你这么在意这件事,就和他谈谈,再说他也很傲,让他觉得你不尊重他,因为这么点小事永久拉黑你都有可能。”

    魏皎很熟悉他这种交流方式,她某些层面比同龄人早熟,即便和高中的同学没有阶层差异,也聊不到一块,罗承曾经就是这样吸引了她,让她对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暴露内心。

    但现在她因为他的坐怀不乱十足挫败,他还摆出理智的姿态规劝她,她开始讨厌他这种成熟。

    “我就是不想理,他永久拉黑我又怎样?”

    罗承知道她是犯拧了。高质量对话固然是他早有的习惯,但面对她的诱惑无动于衷,却是故意打压她。他不知道是不是江暮的原因,她在男女关系上太喜欢主动发起对决了,她像个斗牛士,挥舞红布让本来冷静的牛对她怒不可遏,喷着粗气撕碎她。

    那晚在华悦的卫生间就是如此,江暮本来没有多激动,是她一直拱他的火。

    今晚她也不是在挑逗,挑逗和正儿八经的对抗,能在拉扯的力道上看出区别。两人攥住绳子两头,你拉一下我拽一下,都有分寸,谁也不会让对方失去绳子甚至摔跤,她要让人摔跤,然后气急败坏地开打。

    再劝只会更糟糕,罗承没说话,拍了个魏皎扔到地上的衣服,暗示性地发给陈梓垚,帮她圆过去,同时也算小小的报复。

    他是温和不是大度,他不喜欢情绪起伏带来的精力浪费,不喜欢鱼死网破只为争一时意气,但没有成本的睚眦必报,他喜欢得不得了。没人会把罗承和报复心重联系到一起,连魏皎都不知道他这一面。

    陈梓垚回:“嘿嘿……懂。”

    玩闹归玩闹,罗承意识到,魏皎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踏实、朴实的小女孩了,她以前的梦想就是做个优秀的游戏制作人,吃好喝好,挣钱养家,没事多去外面看看。

    他问:“故意做错事,故意制造坎坷,你会觉得快乐吗?”

    “我没有故意和正确反着来,我是好奇错误到底为什么是错误,试都不试怎么知道它是错的?就因为别人都这么说?”

    魏皎喜欢和罗承聊天,不止因为他成熟,还因为他的世界里没那么多“理所当然”。她当然知道以权谋私不可取,但如果是没有损害任何他人利益的前提下,给亲朋多一点帮衬,这也有错?如果有人标榜正义来教训她,她一定不听,但罗承就能说服她。

    听了她的话,罗承暂时放弃了适当压制她性格中的极端炽烈,她有承担后果的觉悟和勇气,而他没有阻止任何一个年轻人犯错的权力。

    他笑了笑,拉下裤腰。

    “坐上来。”

    那番严肃的讨论戛然而止,但魏皎不觉得突兀,和他之间的谈话很多次都是这样点到即止,他们知道彼此经历过或长或短的思考,最后达成了理解,而不是多说无益式的缄口。

    她“哼”一声,甩过头不去看那根昂扬,酸酸地说:“你定力强,不需要女人。”

    他拉过她的手,放到阴茎上包住,带着她手腕撸动。不看也没用,温度和形状通过手心肌肤传到脑子里,她开始心跳加快,身体燥热。看書僦捯RοúSнúЩú(禸書屋)奌χγz

    罗承看着她由大腿张开的盘坐改为两膝并拢,脚跟遮住了私处,说:“你定力肯定也很强,这样也不会坐过来。”

    魏皎一听,更不动了,只有手在他的钳制下还在机械套弄。她手上动作毫无技巧可言,但罗承还是真实感十足地加重喘息,听上去很快要射了。

    “你帮我弄出来,我就去睡觉,不耽误你学习。”

    魏皎不禁转过头来,看着顶端流出的腺液,用力撤手,罗承在她手腕的劲儿本来就重,暗暗加大了些防止她跑掉也不明显,还情真意切地说:“别再转头,你看着更容易射。”

    这时候就算明白他是激将,她也没耐力继续叛逆了,挪了几下坐上他的腿,套弄阴茎的手顺势送它进入身体。

    “不要前戏?”

    “不要,够湿了,你先弄几下,待会补。”

    罗承照旧没有动,由着魏皎搂着他起伏。

    她喜欢搂着他,他外表文质彬彬,但肩背天生宽厚,和骨架单薄靠锻炼肌肉撑起的强壮完全不同,搂着他很有安全感。

    这时她瞥到沙发缝边的手机,罗承不设置自动锁屏,他嫌浪费时间,有隐私考虑时都是手动锁屏,所以她看见了,他发给陈梓垚的照片。

    “你这个混蛋!”

    罗承顺着她目光看过去,笑了一声,侧过身让她躺平,开始加速顶弄。

    “现在陈梓垚对我误会大了,你被江暮弄一身痕迹的时候,他看见你穿我的衣服就以为是我弄的,现在你这么久不回他,还不知道他会把我当什么淫魔。”

    魏皎骂他:“活该!我还要暗示他,你不让我穿衣服,吃饭看电影做作业都不让,让他觉得你是个猥琐男!”

    他嘴唇贴上她耳朵,轻声问:“我要真的是呢?明天是周六吧?”

    她羞恼地捶打他胸膛,除了“混蛋”“流氓”“老色鬼”轮着骂也没别的办法了。

    =====叨与分割线=====

    这章2000字我写了……三个半小时……有些措辞一改再改,有的地方一句话纠结十分钟。

    我说我写文是为夹带私货,私货不止有音乐电影这些,其实更主要的是像这章这样,对某些人开嘲讽。

    我一直不是踏实的人,感情上没有底线,职业发展上任性妄为。一路上不免遇到一些人,饱含善意地劝说我:稳妥点,学着点保护自己。

    我超会保护自己的你们知道吗,我作为独身女性夜晚过了11点不叫外卖,通讯录里存了居住地和各个常去的剧场、livehouse所在地的派出所号码,就怕有危险打110出警不及时(话剧音乐剧live结束一般是晚上十一二点),定期体检,关注与民生相关的政策变化,闹胃病期间酒瘾犯了也滴酒不沾。TA们连这些都做不到,却劝我,一个职业做到底,一个没有希望的人不要爱,说这才叫善待自己。

    倘我有礼貌地拒绝建议,便是不识好歹,不自爱,年轻不懂事,早晚会吃亏,早晚会后悔。

    我寻思您真为我好,大可不必这么诅咒我选的路,您只想按别人头接受您的正确,我好为你们生的孩子担心啊。

    这就是我真正的私货。魏皎不需要别人夸赞“善良”“懂事”,不需要不加质疑地接受一切正确,哪怕它真的正确,她有愿意理解她,耐心看她野蛮生长的罗承。我比魏皎虚长几岁,我同龄的喜欢折腾的朋友职业也换过三次了,我们都一边骂自己是傻逼下次一定安安稳稳的,然后继续折腾。这种不安定的生活真的让人很不开心,夜里情绪崩溃号啕大哭失眠焦虑都习以为常了,精神科也不是没去看过,年少时的铁胃变成了玻璃胃,但这绝不是有些人眼中的“下场”,我欢迎TA们到我葬礼上围观我的凄惨结局,届时我必定一个字都不反驳。

    这世上多的是尺子与标杆,少的是袖手旁观。我希望这世界多些袖手旁观。

    第71章野蛮生长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