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73章 难得糊涂

    魏皎坐在窗户前发呆,褚筝就在一旁默不作声。

    “你为什么想学农业?计算机发展更好吧?”

    他一直关注魏皎的动静,这回罕见地反应迅速,说:“喜欢。”

    魏皎从酒店楼下行色匆匆的路人身上收回目光,看向褚筝,问:“你家条件一般吧?”

    “嗯,哥上班之前压力还是挺大的,结果没好两年,他就出事了。”

    “不怕赚不到钱吗?”

    褚筝思考了一下,像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笑出酒窝。看着魏皎茫然的表情,他解释:“有一年暑假我和哥在国外过的,尼泊尔、巴基斯坦、伊朗、黎巴嫩,去了很多地方。那会儿我只知道跟着他瞎跑,完全没想到他有多不靠谱,旅费他只准备了一个人的份儿,在黎巴嫩的贝鲁特,我们俩花完了最后一块钱,一块方砖面包两个人吃了两天半。幸好旅馆是提前预定的,不至于露宿街头。”

    魏皎满脸疑惑:“没有银行吗?不能取钱?”

    褚筝说:“哦……‘准备’的意思是,他就攒够了一人份。他没存款。”

    魏皎不知道该吐槽褚箫心大还是褚筝迟钝,他哥摆明了想一出是一出的人,她见两次就清楚了。联想到褚筝看喜好不看发展的择业方式,她觉得男人可能真的都是神经大条。

    “所以你们怎么回来的?”

    褚筝挠了挠头,笑得有点难为情,“他陪一个欧洲女人睡了一次。噢,那之前我们俩试过街头表演,结果发现要回家得在贝鲁特街头吹两百多天箫。”

    魏皎眼睛瞪到发酸,才眨眨眼,感叹:“忽然觉得,我这么懂远虑的人,没什么坎迈不过去。”

    褚筝闻言笑得更甜,说:“能以这么意外的方式安慰到你也不错。”

    “我是在吐槽你们俩好吗?”看書僦捯RοúSнúЩú(禸書屋)奌χγz

    他往天花板瞟了瞟,又看回魏皎,说:“还是不错。”

    魏皎觉得脑壳痛,揉揉太阳穴,语重心长道:“你哥就算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拘小节?”

    这含蓄的骂人法褚筝听懂了,他有点委屈,“我不是缺心眼。”

    魏皎一脸“真的吗我不信”,他就辩解:“有的人是笨,我应该算……聪明笨。”

    她被逗乐,扑哧一声笑问:“这是什么笨法?”

    “就是,我知道有些事可以搞清楚,但没必要搞清楚。我哥出事之后,村里有的人看我家热闹,会悄悄问我,相不相信我哥是个强奸犯。我发现,信也好,不信也好,都让我接受不了。信,就是我一直崇拜错了人。不信,就是哥受了委屈。所以我不去问哥犯没犯罪,也不问他这些年不务正业地四处跑是不是脑子进水,他一个电话让我去帮忙,我就去。”

    魏皎深深看了褚筝一眼,欲言又止半天,才说:“你这是逃避现实。”

    褚筝对她笑,说:“什么是现实?有一次,因为我爸着急给哥攒大学学费,误信别人的话进了一批卖不出去的东西欠了十几万债,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就记得我在镇上逛商场看上一个汽车模型,我哥不让我买。我刨根问底问原因,他才告诉我,说爸夜夜坐在大门槛上抽烟,妈在屋里捂着毛巾哭。后来一直到走出拮据,我哥都没在爸妈面前表现出他知道这件事。他也教训我,该吃吃该喝喝,别太‘懂事’,反而会给爸妈压力。

    哥判刑到我上大学那期间,应该是爸妈最难熬的一段日子,我成绩下来那天我爸喝多了,跟我说,他和妈都知道当年我和哥装傻。

    我觉得他们看我们俩装傻更心酸吧,所以哥的事上我可以更彻底一点,不仅不问,连想都不去想。他是个聪明人,会对自己负责,想告诉我的话他会自己说,不用我猜。

    其实哥不是没心的人,他毕业第一年的工资都拿来补贴家用了,我上大学,用的也是他早就给我留出的存款。我还是那句话,像我们这样的人,可以搞清楚的事比别人多太多了,难得的是能选择不搞清楚一些。”

    褚筝第一次见到魏皎是军训的时候。

    女生们三五成团嬉笑聊天,她一个人在树荫下打量着她们。

    他刚从澡堂出来,不经意瞥到了她,吸引他的,是她居高临下的目光。没过多久,她又开始看天,看云彩,看树,看脚边的野草,眼睛里的东西一直在变。

    走近的同学撞撞他肩膀,问:“看谁呢?”他接过同学递来的甜橙,目光驻留在她身上,半是回答同学半是自言自语地呢喃:“她内心世界过于丰富了。”

    同学发懵:“啊?怎么看出来的?”

    他记得,他哥还青涩得不善于掩藏情绪时,就是这样频繁变换的表情和眼神。

    于是他走过去,给了她一半甜橙。他觉得这个陌生的女生可能会缺少糖分。

    后来他就把这个人忘了,直到那天在图书馆,她在他面前问能不能坐,他恍惚想起这是那个缺糖的女生。第二天李盏婷闹事,他答应了程芮芮去演戏,就像军训的下午,分她一半甜橙。

    他不为自己看准了魏皎高兴,如果她出乎他意料地简单一点,出于一种与爱无关的温柔,他会更为她开心。

    听完褚筝的长篇大论,魏皎惊叹:“我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后天修炼粗线条。”

    他笑了笑,诚心建议:“你试试,对自己和身边人没用的干扰因素都无视掉,很简单的。”

    最后四个字让魏皎翻了个白眼,褚筝误读成她对他的建议不以为然,拉着她手摇晃身体。“真的,试试。”

    短暂的成熟过后,又是那个纯粹的褚筝了,魏皎忍不住发笑,然后趁褚筝不注意亲了他脸颊一下。

    第73章 难得糊涂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