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pō18.Cōм 第75章贱得可爱

    曾经,魏皎害怕过和江暮咫尺天涯,在学校里,看着他从眼前走过,却不能对话,不能触碰,变成做过爱的陌生人。

    而现在他明明白白说出来,他不在乎明天的生活里是否还有她。她能由他的自白立刻联想到相见不相识的画面,这个想象让她难过到哭,但眼下景色太过迷人眼,她不怕将来掉一层皮。

    因为她随口一说想尝鸭肉火锅,他就二话不说叫车,陪她去八公里外吃饭。他以前从没这样在她身上浪费过时间。

    他不陪,她也会跟他上床的。

    坐上车的时候,魏皎手心还捂着那朵槐花。下车时,拿包关门全用一只手。到店里坐好,才安放到小碟里,伸展了几下发酸的五个指头。

    服务员过来下单,眼睛不停地从下单器上溜开,瞟向江暮。瞟得多了,见他没反应,就直勾勾地看,仿佛魏皎不存在。江暮看菜单,她看江暮,魏皎看她,三双眼睛都很专注。魏皎转向菜单,但手勾上了江暮的胳膊,胸也贴上去,指着紫薯年糕嗲嗲地说:“我想吃这个。”

    江暮悠悠看了她无辜的表情一眼,又瞧了瞧大臂上软绵绵的那团,旁若无人地轻飘飘来了句:“我想吃你。”

    他知道她因为什么突然做作,可他纳闷,她哪来的信心觉得他会配合?

    魏皎脸皮还没厚到当着外人调情,又不甘心表现窘迫,神色自若手不挪窝,只是佯作调整坐姿,把胸怯怯地移开了,若无其事地催促:“快点。”

    “在这?”声音低得恰到好处,远的听不见,近的漏不掉。

    重音明明在“点”,快点餐的意思再清楚不过,魏皎再迟钝也知道被作弄了,撤出了手,还坐远一截。就听江暮轻笑一声,跟服务员说:“紫薯年糕。”

    服务员脸色尴尬,也不好再花痴,麻溜下完单闪人。

    “中午有什么事?”

    魏皎没想到他还记着,虽然他刚坦白过心意,但仍然不习惯被他关心,也不习惯向他敞露情感以外的内心世界,小心翼翼地说:“一两句说不清。”

    “你一两句话的时间能吃完?”

    魏皎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这是江暮式的“慢慢说”。刚打好腹稿,江暮电话响了,她注意到他先不耐烦地预备挂断,他手指都要按上去了,忽然注意到来电人,改拿起了手机出去。她看清了前两个字,但也能拼出全名了,江家瑜,华裔数学家,江暮的父亲。

    电话接通后诡异地安静了好几秒,谁也没说话,直到对方叹了口气:“你还有心思跟女孩跨区吃饭?”

    对面是他爸,可他没有客气的意思。“还有别的话吗?”

    “你不会以为换个人接替你带组,就是最坏的后果吧?”

    “你想说什么?”

    “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这句话乍一听是一种饱含轻视的讽刺,可江家瑜的语气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感情倾向。“你想没想过,他们这样的重视级别,还给了多少个项目?”

    江暮回魏皎身边时,虽然面色如常,但他没再提她的心事,她故意沉默了一会,最后什么都没说。

    走的时候,魏皎还没忘那朵花,江暮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执着,皱着眉说:“扔了吧。”

    “不。”她侧了侧身挡住他凑上来的手,护着她的宝贝。

    “那等你睡着我扔。”

    魏皎甩过头来瞪他,“我不睡!”

    江暮手掌在她腰间摩挲,温度和微痒的触感透过轻薄的布料,他给她开着门,贴了下她耳朵,低声说:“我能让你睡。”

    晚上的小风一吹,吃出的一身汗让身体有股凉飕飕的感觉,魏皎一声不吭走到马路边,平摊开手掌,可风就在这时候停了,槐花在手心打了个滚,稳住不动。

    江暮走上来要掸走它,魏皎又握上了拳。“我要留着。”

    他没再坚持。

    那朵淡黄的花,孤零零躺在桌子上,江暮一抬眼就能看见。他无心接下来给她的,没想到她视若珍宝。

    魏皎照他要求的,换好了色气满满的情趣内衣回到客厅找他,他仍然是进家门时的样子,衣裤挺括,坐在沙发上,不过指间多了根烟。

    她有点局促,因为江暮自从接了他爸的电话就再没笑过。

    “脱了。”

    这满是条条带带的衣服,魏皎花了半天工夫才穿好的,他只兴致缺缺地看了一眼就让她脱,她有点不乐意。

    江暮灭了烟走上去,对她的上半身看也不看碰也不碰,直接去扯下身的遮挡,这衣服挺复杂,还有皮扣绑带,他拽了两下就放弃,蹲下身在穴口处一个用力,撕开一个足够他进入的小口。

    魏皎不情愿地挣扎抗议:“你没兴致就别做了。”

    话没说完,那个硬翘的东西已经抵上来了,江暮推了她到桌边,问:“你说我有没有?”他阴茎顶进去,在紧巴巴的小穴里越来越硬,越来越有强行破开闭合的壁肉一寸寸深入的狠劲,魏皎不说话了,她听着身后他逐渐加重的呼吸,知道他又在拿她发泄了。

    她能做的,只有看着眼前那朵槐花,回想下午他笑的模样。

    江暮忽然把手伸向了它,魏皎紧张地阻拦,让江暮箍住了胳膊。好在他没对它做什么,只是拈起来闻了闻,又摆回原位,抚摸起她的头发。

    “你怎么这么好操。”

    他把她转过来抱上桌,深深插入,和元旦那天的姿势一模一样。每往最深处顶弄一次,她腿就被他撞得更开。阴茎在他撕开的破洞口穿梭,带出的白浆把洞口的黑丝网都抹成了白的,魏皎觉得这衣服就像自己,已经因为江暮变得污秽又野蛮,而清雅的槐花在背后了。

    她说:“你说得我很轻贱的样子。”

    江暮与她对视一眼,低下头满眼喜爱地看她往外挤出白浆的肉红小穴,泥糊糊的,沾得他阴茎上都是,让每一下抽插都发出滋拉滋打的粘液搅和声,她快感不够强烈的时候就会这样,等强烈了,泛滥的水就会冲淡这些白浆。

    他指腹按上隐隐凸起的小豆豆,她自己不会这样做,她知道他一门心思泄欲的时候,无论如何她也没机会登顶,只能交由不靠谱的感觉说了算。可江暮做就不一样了,她又觉得自己是和他交媾的人而不是飞机杯了,他的手也和自己的手不一样,就算他的阴茎在她体内射了几十上百次精,他那个敲代码做研究的手沾着她的淫水摸上她阴蒂,还是让她兴奋不已。

    她就是贱,他刚强上了她,就揉了她几下,她的水就浸湿了衣服。再揉,她就开始不受控地扭动屁股,一会往后躲,一会向前凑。最后她叫着把水喷到他身上。

    江暮把她后仰的上身搂过来,说:“贱得可爱。”

    pō18.Cōм 第75章贱得可爱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