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89章少年模样

    雪珊推开隔间门,看到镜子里低头梳马尾的魏皎,额头饱满,杏眼圆润如桃核,鼻梁很矮,但鼻头小巧挺翘,肤色白嫩,个子小,露出的胳膊小腿肉感绵软,整个是不带攻击性的温婉模样。

    魏皎眼皮微抬,窥了一眼,女人和她记忆中一样高挑精瘦,肤色自然,洗手时伴随手臂动作显露出线条流畅的肌肉,颧骨有点高,但配她清晰的下颌曲线刚刚好,飒爽英气。

    魏皎隐隐有点自惭形秽,觉得沈时元应该去看看眼科,或是脑科。

    “我名义上是沈时元的下属,其实是他的伙伴。”

    雪珊贸贸然来了这么一句,让魏皎茫然不知所措。这是宣战?是炫耀地位?她应该怎么接,为了面子迎战还是实话实说表示不在意?后者会不会被理解为不屑,更激怒对方?

    “他初期融资500万,回血速度远远慢过预期,因为经验不足、策略失算各种问题,预备同步展开的三个项目砍掉了一个,裁了一组人,弯弯绕绕几个月,虽说找出了能持续走一段的路线,但前面烧掉太多钱了,上个月我给了他200万,算作个人入股。现在说起来轻巧,但他可没少失眠。”雪珊顿了下,对着镜子里的面孔说:“看你的表情,是什么都不知道。”

    魏皎转头看她,不自觉地竖起锋芒:“我应该知道吗?他的事,他自己不说,我没什么好羞愧的吧?还是说你们共患难而我是局外人我应该失落?”

    雪珊从随身圣书活页本里撕下张纸,托在手上写下一串数字给魏皎。“这是他爸的号码,你想帮沈时元,就联系他。”

    魏皎心想,我能帮他什么。但还是接下了纸条,衣服没兜,又莫名不想被等在外面的沈时元看见,就藏进了手机壳里。

    要出卫生间时接到了何春雷的电话,他现在大小是个集团企业中层了,忙得冒烟。以前也忙,但以前能偷懒,现在要对下负责对上有交代,魏皎不再敢轻易拿小问题叨扰他,诸如在GitHub遇到什么看不懂的,都悄悄自己解决或继续不懂。

    何春雷早就察觉到她识趣的体贴,对她心存感激,毕竟她后来无数次做他和江暮之间的桥梁。他知道她是图回报的,也隐约明白了她和江暮不是普通师生那么简单,罗承和江暮都看重她,他是俗人一个,有硬气,但没硬气到敢忽视魏皎的求助,她开口的话,他还真不好推脱。

    上周她久违地发来一份文档,加密的。说老实话,这文档里的内容破碎到不加密也没人会散播的地步,但加密对他这种聪明人来讲是一种信号:我不方便直接说这份文档有秘密,你懂了就别外传。

    他本身就忙,她的问题又太难,于是拖了一周才回应。

    先是道歉让她等这么久,她回说:“我说不急是真的不急,再过几周也无妨的,你这么快联系我,我怕我给你添麻烦了。”

    何春雷安慰她:“放心,没为了你不眠不休。”

    两人都笑了笑,何春雷才接着道:“你上次说,这是技术交流会上看到的,你说了谎。”

    他语气温和,但话里藏不住的严肃锋利。魏皎心头一惊,生怕何春雷不高兴,她求人忙里抽闲帮忙,却谎话连篇,除了文档内容,其他都是假的。

    之前江暮实验室数据出差错,他宽慰说与她无关,但担心是他过分袒护,她专门查阅了事故记录。确实与她无关,因为有人把一段与实验内容无关的资料写入了数据库,这段东西她看都看不懂,总不可能是她头脑发昏把作业上传了。

    何春雷后面的话真如惊雷一击:“这是你从江暮那里偷的,所以你加密,却不敢明着说,以他的项目重要度而言,你已经涉嫌重大违规甚至违法,江暮可以告你盗窃和泄密。”

    他猜中了一半,魏皎不慌不忙说:“它确实来自江暮的实验室,但与江暮的研究无关,不是实验资料的一部分,我没犯法,我还不至于因为好奇心作这种死。它从哪来的可能江暮都不知道,有人把它带进了实验室,什么严重后果都没造成,只耽搁了大半天进度,但这些天实验室的操作监控更严了,因为不知道是不是犯人的一种犯罪预告。加密是一种保险做法,万一真有一个不怀好意的歹徒,我不能打草惊蛇破坏他们的暗查。何师兄,你怎么猜到和江暮有关的?”

    何春雷也不信魏皎会昏聩至此,但风险太大,他可不想一不小心成帮凶,只好先小人后君子,以防万一。

    再开口,语气就和善多了:“这是某个人工神经网络技术设想论证过程的一部分,这个设想已经被证伪。也算你问对人了,我以前关注这块,收集了很多资料,我推理还原之后才在自己的资料库找出相似的东西,网上已经搜不到了。只是相似,不完全一样,但我相信这两者有关,因为这段是你给我的,而我资料库里那个,是多年前邵尚谦发在一个极客网站上的。”

    “邵尚谦是谁?”

    沈时元表情一僵,问:“怎么突然冒出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名字?”

    魏皎瞟了眼手机上的网页资料,摁灭屏幕,悠悠道:“因为你知道呀。”

    问何春雷的时候,他说是江暮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大三暑假离世,沈时元和江暮同年上的B大,没理由不知道邵尚谦。

    网上信息很少,只说是一闪而逝的流星。

    要是和江暮关系浅,雁过无痕地没了也就没了,但死了八九年的人,当年的废弃戏作出现在江暮实验室,既难相信搞鬼的人没有恶意,也难认定江暮和邵尚谦没有过往。

    魏皎就是想起沈时元可能认识,却没料到他反应这么紧张,倒有种瞎猫撞到死耗子的惊喜,于是演起成竹在胸的钓鱼戏,徐徐贴近他,阴阳怪气说:“还以为你和江暮水火不容,没想到你还替他瞒着事。”

    沈时元紧攥了下方向盘,伸出只手把她推远,说:“邵尚谦死之后江暮就变了,当年他俩形影不离的,我猜这事对他打击很大,他不主动和你说的话,我提那个干嘛。我是讨厌江暮,但死生事大,我不至于拿这个戳他伤疤。”

    “你为什么讨厌江暮?”

    他沉默十几秒,直到红绿灯前停下来,侧过头怒气冲冲看着魏皎说:“老子大一是全校女生偶像,那孙子就是个高智低能的小屁孩。他妈的当了两年兵回来,风头已经都是他的了,我还得管他叫学长!”

    还有个原因,因为丢人沈时元没说,那就是:游戏里走哪被他揍到哪。

    魏皎好像想象得出,江暮从小男孩长成大男孩后愈发高冷俊毅的模样,也能想象得出不服气的沈时元玩命找茬的模样,笑得又甜又欢乐。

    晚上到家,沈时元又收到江暮的挑衅信息。他因为创业繁忙很久顾不上游戏养号了,都是代练追追进度就下,这都被江暮逮着暴揍。

    按理说,这孙子的研究应该也挺忙的,他一天24小时不睡觉怎么的?沈时元又酸又纳闷。

    魏皎在洗澡,磨砂玻璃上映出模糊的倩影。作为回敬,沈时元拍了个照发过去。

    江暮过了会才回:“以后不拿这个较劲了。”

    “为什么?”

    江暮不回了。

    沈时元呆坐在沙发上,手机不知不觉从手上滑落到腿边。他其实很久没用魏皎对江暮耀武扬威过了,为什么,因为怕回击,怕哪天半夜醒来,看见江暮的信息,魏皎带着事后的潮红睡在床上。

    所以,江暮是为什么?

    ======================

    你们好呀,最近怎么样?(为什么说得一副八百年没见了的样子)

    想叨两句。很赶巧,疫情爆发之前,我人生进程刚刚告一段落,本打算春节后启程去下一站,不想疫情加重,亲朋劝告,加之自己惜命,也不差这几个月的吃饭钱,就歇了。

    这两个半月脑子很空。以前每天至少有半个小时是泡在行业资讯和案例分析里的,还有就是脑子闲不下来,无意间碰到的一些事甚至一句话,都能让我兴奋:这个有启发,能不能做一个XXXX的项目……有时临睡大脑活跃,非得起来想个大半夜不可,当然第二天还是得上班的。

    这段休假是真真正正的休假,脑子也一起歇了,完全不去了解行业新闻,也完全没有发现一个毛线头就预见到后面的毛线团,兴致勃勃扯毛线的激动,说是精神瘫痪都不为过。

    实际上春节前我并未准备好再出发,更像一直埋头耕地的牛,惜命和劝告都是借口,其实我内心一点也不想往前走,我就想像个跌倒的小孩,原地一瘫,看着伤口发呆哭泣,谁也不要拉我走。

    但不走不行啊,后面人呼啦地追上来,这半个月就想:硬着头皮走吧,你并不是真的小孩。结果,今天又出现了那样的灵感瞬间,我内心时隔许久第一次想主动走了。44章魏和罗第一次,罗承内心活动说:“不要奢望精神驱动肉体,凡人的意志力不足信,要让肉体引导精神”。罗总诚不我欺。

    和文无关,也并不想讲什么观点道理,只是一种分享。

    祝你们都能充满动力地前行,苦累也心甘。

    最后,再次抱头求生:专业部分剧情全靠瞎编,真·专业人士请轻点打脸。

    楍書橃布紆:三щ點Ν╇②╇q╇q點(粑╇紶棹)

    第89章少年模样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