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第96章我好喜欢你

    “可以。”

    陆知辰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魏皎在自己回答他那个问题,笑得一双星目更加熠熠生辉。但笑容很快淡下去,他忽然满脸歉意。

    “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

    “你今晚要吃苦头了。”

    魏皎凝视他良久,问:“很明显?”

    “不是那样的话,你为什么要怕他?‘不可以。’”他模仿江暮冷冽的表情与声音,“这么少女漫画的情节,你背景应该飘玫瑰花啊。”陆知辰笑了笑,又说:“学姐,我哪一点都不比江老师差,我本来也可以跳级,是我父母不同意,希望我像个普通小孩一样与同龄人交朋友、谈恋爱。我和他一样好,我还不会弄疼你。”

    魏皎点点头,“你用不着和他比,我说你可以和我表达你的欲望,不是拿任何人做标尺下的判断。”

    陆知辰看她的眼光越发灼热,饶是魏皎也不禁红了脸。

    “学姐,我喜欢你对这些事的表达方式。”

    “你是故意学姐学姐个没完的吧?”

    “被你发现了。”陆知辰慢慢贴近,拉起魏皎的手,声音明显低哑不少:“我今晚会想着你,在被子里面偷偷自慰,你和江老师缠绵的时候,会想起与此同时我在做什么的。”

    魏皎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陆知辰的脸,他说得不错,他不比江暮差,她心跳越发快,近乎逃避地抽出了发烫的手。

    陆知辰不再冒进,若无其事地退后一步,问:“你怎么去江老师家?打车?”

    “嗯。”

    “走,我送你上车,司机师傅看见你有男朋友送,就不敢对你起歹心。”说到“男朋友”,陆知辰狡黠一笑。

    她上车前,他又补充:“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要说出去,我爸妈都是咱们学校的教授。如果你是被江老师逼迫的,我可以帮你。”

    魏皎在震惊中关上车门,回想陆知辰这些天来的一言一行,心想这简直个年少版江暮,高知家庭,天才少年,清俊帅气,以及某种意义上的举止偏执。是因为他父母的英明决断吗,和同龄人一起不疾不徐成长的他,偏执得点到即止,在世人能接受的框里,不冒犯,反而有点可爱,说是心智完善版江暮也不为过。

    车停到江暮楼下了,她才意识到方才的举动让江暮难堪了,尽管是他过于猖狂,在学校里就勾她的腰,但她本应有更照顾他颜面的处理方式。

    她原本会把江暮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现在却是这么迟钝。

    江暮坐在床边,身旁放着根皮带。他这天穿的裤子不用系皮带,这显然是他现拿出来的。

    魏皎站在客厅望了一眼,放下包,一面脱衣服一面走向他,像个开始接客的妓女一样直奔主题。

    她每走一步都扪心自问,贱不贱,有没有必要这样讨好他。答案就像踏在瓷砖上的脚步声一样清晰——贱或许是贱,但没有在讨好他。

    “你要打我吗?你打吧。”她捧着江暮的脸,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江暮把手指送进她下体,抽插碾揉,看着她动情,一点点把身体贴向他,另一只手抬起,抚摸上她锁骨间的吊坠。

    “不打。”他说着贴近她身体,落下细碎的吻。

    他本来想狠狠抽打她,在她甬道没做好准备前就强硬进入她,他知道她不会反抗,她会一边叫痛一边纵容他,像除夕的夜晚,像在华悦的卫生间。

    他能在她的纵容里感受到被爱。

    她在陆知辰面前推开他,但她仍然是纵容他的,知道这点就够了。

    即便是江暮,也不能让魏皎在做爱的全过程里心无旁骛,刺激只是放缓了一小下,陆知辰就趁虚而入。距离他那个硬东西抵在她腰上不过一小时,触感还记忆犹新。

    她承认,她短暂地好奇了下和他做爱的感觉。

    不止如此,她还有一种出轨的快感,身后的人是江暮,她迷恋到发疯的人,她默默崇拜四年的人,他的阴茎在她体内进出,而她在想一个刚认识的男人。

    这念头一起来就刹不住,到最后彻底将身后的人想象成陆知辰。

    她就这么高潮了。

    很晚的时候,大概是两点,她收到陆知辰的信息。

    “学姐,我撸出来好多。你有想到我吗?”

    魏皎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想了。”

    陆知辰眼睛里映着手机的光,笑得嘴角发酸。

    “哈哈,学姐,你好坦诚,我好喜欢你。”“恋爱教程教女孩子适当矜持,你不应该深夜两点秒回我的信息,也不该让我这么快就收获满足。”

    “因为我没想跟你谈恋爱。”

    陆知辰从床上弹坐起来,盯着手机屏幕,胸脯兴奋起伏,平息的欲火又一次燃起。他舔舔干巴巴的嘴唇,秉着呼吸打下一行字:“那可以尽快和我开房吗?”

    “正在输入”的时间很长,话很短,魏皎想,他现在一定正激动吧,但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过去,他还会为和她上床夜半辗转反侧手指颤抖吗?

    “不可以。”

    陆知辰发了个可怜巴巴的失落表情包,问:“为什么?”

    “恋爱教程教男孩子少问几句为什么。”

    “学姐,你在玩我。”

    “不给玩?”

    “给!不过我早晚会玩回来的。”

    魏皎抬起手腕拍了张照片发过去,白皙皮肤上一圈圈勒痕。

    “他没有逼迫我哦。”RοùSんūщū(肉書屋).ΧγZ

    她不在发出去的信息里提江暮的名字,这已经是一种维护他的信号。这句话不是替江暮辩白什么,而是:我等着你来玩。

    陆知辰暴躁地捶了两下床,把紧邻的刘衍震醒了,声音含糊地问:“兴奋了?”

    陆知辰爬下床,进到卫生间,一手伸向阴茎,一手给魏皎发信息:“和我语音吧,我要你听我喘。”

    魏皎不回了,他发出去的信息、语音申请,全都石沉大海。

    她关了消息通知,忙着把手伸进江暮裤子,她知道他没睡,在屏幕蓝光中听着她细微的响动,她下巴垫在他肩头,柔软的胸贴着他的背,气息打在他脖间,嚣张又魅惑地说:“我刚逗了逗陆知辰。”

    江暮偏过头,对上她玩味的目光,冷冷吐出三个字:“恶趣味。”紧接着,就是在她手下忍不住发出的粗喘,从小腹升起的火,让他想把精液都射进她喉咙里,弄哭她,弄脏她。

    可她停手了,搂紧了他的腰,脸颊蹭着他后颈,碎发蹭得他痒痒的也暖暖的。

    “江暮,我好喜欢你。”

    江暮喉咙发紧,鼻腔感到一阵堵塞。下身还硬挺着,但他没有任何发泄欲望的心力,只是翻身把她揽到了怀里。

    “你想要更多吗?”

    魏皎抬起头凝视他,问:“更多什么?”

    江暮没说话,那个问题是他能做到最有勇气的事了,要他亲口说出来,他做不到。魏皎眼里的光暗下去,又把头埋进他颈间,到底什么都没说。

    沈时元问她是不是不喜欢江暮了,她急着否认从没喜欢过,倒也不是谎言,更非自欺欺人。她有一些时间喜欢他,一些时间不喜欢。

    喜欢的时候,都在夜里。

    第96章我好喜欢你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