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禽兽(NPH) 作者:Orca平尾鱼

    Fúщёńん.cоM 【番外】一家叁口(一)

    罗承还没正式接管华悦,但上位者的成败输赢,一锤定音不在最后那层明面,实际上他新担的职责和权力已在总裁的范畴。可再怎么笃定,未执牛耳,还不能大肆庆祝。魏皎为毕业论文的事要在国内呆一阵,难办的是那一锤迟迟不落,恐怕她会错过交接之日。

    “那也没办法嘛,但我们之间也没这些讲究,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一份绝对不庸俗的礼物吧。”

    说是这么说,罗承心里想的其实是借机带她认识些人,又怕她敏感,觉得他低看她。

    跟江暮的关系缓和不少之后,毕业论文撰稿这期间就频繁往他家跑,但不做爱,因为就算锁上门,狗在外面叫她也频频出戏,气得做到一半,把江暮硬邦邦地晾在那穿上衣服走人。

    哗,别说,还挺爽。江暮严重怀疑她在借题发挥,又毫无办法。

    前因后果在这,江暮就想了个馊主意,要去罗承家搞什么“家宴”庆祝右迁,不铺张也不高调,还能弥补届时魏皎不在的遗憾。

    为人师表,不能总在办公室搞色情,家里魏皎又不干,去酒店吧,约得太正式,他们又没真的恢复到那般亲密。想来想去,在罗承家最好不过,安全舒适,让罗承在一墙之隔办公,听他们翻云覆雨,也算报仇雪恨。

    既大小是个筵席,没有客人做饭的道理,但罗承做饭的本事,魏皎“有幸”领教过一次,撒着娇换来的,人家大老板的时间多金贵啊,魏皎觉得自己着实赚翻,卖相其实挺好,可吃了一口就想扇死当时的自己。罗总一秒入斗金,那顿千金饭,拌着眼泪也得下咽。

    碰巧常驻负责叁餐的阿姨告假,阿姨了解罗承魏皎和江暮的口味,介绍了个代班同僚,说一定合他们心。

    口味合心是不假,可代阿姨看着进门的俩人,顿觉吞了黄连。她开始反思,自己哪里得罪过同事,要来做这种走钢索的活儿。

    两位年轻客人坐在沙发,和罗老板谈笑风生,要待得阿姨将餐具码放好,主菜上桌,才能招呼客人来。

    罗老板吩咐了,给叫江暮的男的倒红酒,已在醒酒器里预备上了,给叫魏皎的女的倒鲜榨玉米汁,要热的。老板最近尿酸高,不喝酒,喝白水。yüщǎиɡsんù.©oм(yuwangshu.)

    这仨就不能摆错。

    但……四方的桌子,座椅两两相对,谁和谁坐一边啊?阿姨意识到难题时,那头已经聊得她插不上话。

    一面备菜一面伸脖子张望,脑处理器直接过载。魏皎这头和罗老板撒娇完,那头面对江暮的动手动脚放任自流,顶多不痛不痒瞪他一眼,说是瞪,更像抛媚眼。

    正牌阿姨有时候吃瓜群聊天,提一嘴罗老板无后,一身家产甚是可惜,又感叹财大势大也买不到天伦之乐,但偶尔有讲,罗老板有个待如亲子的年轻后生,长得煞是好看。

    多半就是这个江暮。那这魏皎是罗老板的干儿媳妇?这就对了,这是跟老父亲撒娇呢,嘴甜笑甜的,一点都不得罪,跟情人呢,就面上凶神恶煞,心里美开花。

    所以是“家宴”啊!靠谱儿!

    魏皎看着自己的座位颇为落寞,对面无人,还坐在天杀的江暮边上,这饭能吃?

    “我要坐对面。”去到对面也是对着空气,但身边是罗承。

    “来。”

    罗承说着帮她挪餐具,才伸手,盘子就拖拽不动了,江暮死死把住另一头,斜眼瞟魏皎:“就坐这。”

    “我不坐这。”

    “那你就坐这。”他笑着用空余那只手拍拍自己的大腿。

    魏皎嫌弃地皱眉。

    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话也不能这么用,反正罗承不能厚此薄彼,便松开手,张罗魏皎:“我跟你换……”话没说完,他先心里不平衡了。

    不对啊,这不是给他庆功的聚餐吗,他一个人对着空气算怎么回事,而且边上还坐的是江暮,那俩人面对面,他岂不是活像个陪衬。

    “那你跟我换,对着罗承挨着我,不委屈您吧。”江暮站起来,语气妥协。

    罗承心里有点宽慰,觉得江暮成熟一点了。

    魏皎也勉强满意了。

    代阿姨对着水池落泪,不知这个月奖金还有没有着落。

    饭间,罗承和江暮都在给魏皎的毕业论文出主意,江暮是出着出着就把主意出到魏皎身上,他被迫禁欲好一阵了,他倒是想找别人解决下生理问题,但放眼中学教师群体没一个他看得上的,要出这个小圈就得社交,想想比哄好两次被狗伤害的魏皎还要麻烦。

    魏皎脾气是大,但这小一年的奔波操劳,腰腿越发细溜,胸和屁股也跟着略有缩水,但本身料足,整体看上去更加火辣,以前只是珠圆玉润的白嫩可爱,现在是性感尤物,她就是脱了衣服跳中学生广播体操,他都想上去操。

    “你很热吗?”江暮本想趁一旁布菜的代阿姨不注意,手溜过去揉把腿心,可半天没瞅魏皎,净顾着和罗承摆数据讲逻辑,一转头就发现她脸白里透起红。

    “呃?”魏皎眼神透着心虚,摇摇头不再看他,埋头专心吃饭。

    江暮狐疑地扫一眼罗承,算了,没用,这男人什么时候都面不改色心不惊,便往后坐坐,瞟向桌下。罗承端坐如松,没有异常。魏皎……

    两个膝盖并得死死的。

    “阿姨,这个牛肉我还想要。”听见江暮的话,代阿姨如蒙大赦,这桌上的氛围她别扭很久了,那按说是干儿媳的姑娘,老拿媚眼瞅罗老板,老板看见了就不露声色地微笑,只那边上并排坐的年轻人看不见。

    代阿姨一打饭厅走回厨房,江暮就迅速把手探到魏皎腿间,用力一顶,不仅摸着一个凸起的硬物,还见到魏皎明显忍着叫声的颤抖。

    他把目光转向罗承,冷然说道:“玩具,你不是很不屑吗?”

    “不是我。”

    “那是谁?”

    罗承淡然指指魏皎:“她自己。”

    魏皎目光躲闪,罗承就在这时笑了出来,说:“说是我也没错。她自己买的,语音启动的关键词也是她设置的,说是我日常最不会用的一个词,看这一天会不会用到。是我刚才说的哪个词?”

    “你们还挺会玩。”江暮坐直了身子,一个人生气闷气,毕竟今天主角是罗承,他完全没有理由指责。阿姨把牛肉添上,他也不吃了。

    反倒罗承,性质更高,当着一旁的阿姨就挂着很能诓骗人的暖煦笑容,明目张胆问:“是什么词?”

    魏皎不好意思说,罗承一再用正常聊天的语气追问,不说反倒成她奇怪了。她嗔怪地瞪他一眼,只好说:“刚才聊娱乐市场,你说一打……咳,泡沫……”

    罗承沉思片刻,噗地一声笑出来。

    原来是打炮。

    “噢,原来是一打泡沫。”

    魏皎背都绷直了,攥紧了勺柄恨恨盯着故意念出关键词的罗承,一个劲把他不吃的胡萝卜往他餐盘里丢。

    “你怎么这么坏!”

    罗承笑个不停,夹了她爱吃的荷兰豆送到她嘴边。“你给我我不爱吃的,我给你你爱吃的,谁坏?”

    “锵”一声,江暮把勺筷一并扔到瓷盘里,发出阵阵鸣颤。

    罗承拿纸巾抹了下嘴,对阿姨温和笑道:“明天再来收拾就好了,您先回吧,今天辛苦。”

    阿姨求之不得,手脚麻利,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

    门关上的一瞬,罗承脸阴下去,问:“你发脾气给谁看?”

    江暮看看罗承,又看看魏皎,最后回到罗承身上,竟然无言以对。局是他主张组的,不是他们两个逼着他来做陪衬,由头选在罗承做主角的事上,也是他定的。再往前推,不辞而别时,把魏皎推给罗承的也是他。理亏的都是他。

    “看来你没话说了,挺好。歇歇,餐后甜点在厨房,我拿过来,待会叫司机送你回去。”

    “我一个人回去吗?”

    “当然。”

    魏皎垂下头,内心左右为难。她看得出现在江暮有多孤单,却也明白于情于理,今天都是罗承为大。她最终还是选择缄口不语,江暮想,第二次了,她仍是选罗承,而罗承是个混蛋,遇上想要的东西时,就是亲儿子他怕是也要寸步不让。表面有礼有节谦虚大度的男人,内里是个胃口大心够狠的老贼,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庆功。

    我自己走,这四个字刚要从江暮口中出来,魏皎抢先编了个谎:“江暮……家里的狗把床淹了,要不让他……借宿……”她声音越来越小。

    罗承望了眼江暮,转头对魏皎说:“你不在意我就可以。”

    为什么这么说?魏皎不懂,罗承家这么大,两间隔得远的卧室还难找吗?

    事实证明人吃饱了智商就是会下降,罗承站在她腿间把音控振动棒拿出来时,她把罗承的胳膊掐得生疼。

    “我今晚还有得睡吗?!”

    隔着叁间客房外的卧室副卫,江暮一边哼着歌一边仔仔细细清洗身体。

    Fúщёńん.cоM 【番外】一家叁口(一)

章节目录

全员禽兽(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Orca平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rca平尾鱼并收藏全员禽兽(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