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沉迷女装巨巨的主播吃枣要弯 作者:生姜红茶

    &那个沉迷女装巨巨的主播吃枣要弯——生姜红

    既然都吵醒你了,我就把话说完吧。江蓠温柔道,年年,今晚我有个歌会,你能来当我的特邀嘉宾吗?

    第22章 公子太风骚

    年年,今晚我有个歌会,你能来当我的特邀嘉宾吗?

    诶诶,歌会?顾念补档篱大的屏录时有补过篱大的各种歌会剪辑,最多的是作为嘉宾参加别人歌会的,篱大自己的歌会却不多,篱大入圈五年,平均每年也就两场歌会。

    去年才只开了一场五周年歌会,篱粉们已经嗷嗷待哺,在等着今年十月的六周年歌会了。

    所以忽然听到篱大要开歌会,顾念是很高兴的,立刻道,篱大你要开歌会啦?好棒!

    呵呵,江蓠笑了,用他特别攻,尾音又特别撩的声音说,那你愿意来吗,嗯?

    【啊啊,要死要死,大出血啦】

    【好帅好撩,想太阳】

    【苏得合不拢腿】

    顾念脑子里一片弹幕飘过,忍不住伸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鼻血,晕乎乎答应了,我愿意!

    其语气之坚定,状态之漂浮,浑似结婚宣誓回答的那句我愿意。

    年年总是让人惊喜,富于联想的江蓠立刻就在脑海中模拟了萌萌哒年年对他说我愿意的情景,嗯,说完我愿意,抱起来就可以么么哒了。

    那好,等会儿我把流程发你扣扣,你准备好。江蓠话音里满是宠溺,今晚我们还是合唱祝百年。

    顾念听着篱大苏苏的笑腔,心脏麻麻的,像是他小时候好奇摸了灯泡接口,指尖感受到的酥麻一样。声色撩人,顾念脸蛋儿红红,一点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好。

    挂完电话,顾念拍拍自己发烫的脸颊,啊啊叫着扑进了枕头里。

    好开心,篱大要开歌会啦!(~ ̄▽ ̄)~ (~ ̄▽ ̄)~ (~ ̄▽ ̄)~

    鸡血鸡血,篱大还邀请他当嘉宾啦!︿( ̄︶ ̄)︿︿( ̄︶ ̄)︿︿( ̄︶ ̄)︿

    顾念好激动,篱大邀请他当特邀嘉宾呢,挺胸!

    挂了电话好久以后,热血上头的年年才记起来一个问题,他还要和篱大合唱祝百年呢。

    快快起床练歌,今晚一定不能喘啦!

    否则他色气男主播的帽子要摘不掉了。╭(╯^╰)╮

    这个周末对顾念来说,过得超级快,几乎是眨眼就到了晚上七点半。

    他已经看过流程了,七点半是歌会暖场,篱大自己暖场加主持人公子。

    所以身为篱大的迷弟,怎么能错过呢!

    哼唧,当然不是因为公子在他才提前去的!( ̄^ ̄)

    这场歌除出了歪歪,晋江也有直播,顾念想了想,还是没有登晋江而是直接去了歪歪,反正到他上场的时候,也是要去歪歪的嘛。

    篱大的号召力不愧是被篱家粉丝自黑为泥石流一样的存在,顾念去的时候人已经爆满,他卡飞了好几次才挤进了篱大的歪歪小窝。

    非常风骚劲爆的bgm背景音下,是公子风流华丽的公子音,诶,我好想看到了年年,进来又出去,进来又出去,这是什么新姿势吗。

    公屏一片哈哈哈,都刷出残影了。

    【公子泥垢了,小心篱大找你Pk,让你调戏他的受】

    【车:我还能再快点,我还没翻】

    【不我还是个孩子,请继续飙车吧】

    顾念:

    他要不然还是等九点再来吧。

    好了,场控,快把你家篱大的人抱上麦,轻轻地放在篱大身下。公子继续优雅地开着车。

    然后顾念就被场控抱到篱大的麦序下了。

    【公子这波操作666】

    【看来梨子真的要毕业了,容我最后一哭】

    【楼上的抱头痛哭】

    【篱年党看着这个麦序一本满足】

    【其实骑乘也不错的】

    年年,你好呀。公子友善地跟顾念打了个招呼。

    顾念很有礼貌地,你好,公子。

    哎呀,真是好萌,我都忍不住了呢。公子轻笑着调笑道。他的声线十分的华丽风流,当他用cv腔说话时,很容易就让人带入翩翩贵公子的人设里,用粉丝们的话来说,是明明可以靠才华,却偏偏要靠脸。当然靠脸就足够让人舔舔舔了。

    【公子你怕是要搞事】

    【忽然觉得公历年这个CP也好萌啊】

    【呼唤篱大,你再不来,你家年年就要被公子拐跑啦】

    篱大今天召唤兽一样,公屏刚刚刷起呼唤篱大,他马甲前的小绿灯就亮了起来。

    你忍不住什么?

    【哇,篱大一出场就好攻】

    【劲爆,著名前CP反目成仇,两大男神翻脸竟是为了他】

    【前面的,你可以来上班了,腾讯需要你】

    【不不,知音更需要你】

    公屏上都是一群搞事不嫌事大的,纷纷起哄。

    顾念默默熄了灯,他要不还是撤离战场吧?他可以去晋江看直播哒。

    _晋江江蓠直播间也刷得很欢快好吧。

    我忍不住叫你来啊,公子见好就收,他可是一个有节操的攻,才不调戏别人家的受呢。

    在一片公子怂了怂了,受了受了的刷屏和弹幕下,公子满含笑意的问了一个问题,篱大微博说不介意换个姿势,所以年年,你和篱大平常都是什么姿势呢?

    第23章 大佬吃醋了

    已经准备好偷溜下麦的年年,被公子这个问题问得眼睛都瞪得圆溜溜的了。

    什么什么姿势啊,他和篱大才没有那种东西呢!(╯‵□)╯︵┻━┻

    昨晚做了个不和谐梦的年年顿时就恼羞成怒了,开了麦,才没有什么姿势,我和篱大是清白的好吗!

    公子噗嗤笑出了声,然后掩饰地清咳一声挽回风流公子的形象,他忍着笑说道,所以是现在还没有姿势吗?

    当然!单纯的年年一口咬定,他和篱大绝对没有姿势!

    公屏【哟,篱大还没吃掉年年】

    【篱大要加油啊】

    【哈哈,突然好心疼篱大是怎么回事】

    顾念有点云里雾里,搞不懂为什么公屏这么激动,他不就是否定了公子的问题吗?

    这回就连篱大也笑起来,好了,别欺负年年了,他害羞。

    【哇哦,篱大男友力爆棚】

    【篱大:别欺负年年了,只有我能欺负】

    【好好好,我们不欺负年年,留给篱大欺负】

    篱大这话好像没毛病,仔细想来又总觉得哪里都有毛病。

    顾念明智地选择了不说话。

    歪歪里对话还在继续。

    好好好,年年是你的人,我哪敢欺负,公子掉转了枪口,开始怼江蓠,好了大佬,今晚是你的女装告别歌会,你不打算来点劲爆的吗?

    我的歌会,我本人却今天早上才知道,你不该给个解释么?江蓠淡淡地怼回去。

    啊啊啊,他怎么没想到这是篱大的女装直播最后一场!

    被自己蠢哭,快去看啊啊啊!

    顾念冒着歪歪被卡飞的危险,强行占网速登上晋江,去了江蓠直播间。果然刚才篱大来迟是换装去了。

    今天是篱大女装直播的最后一天,篱大放了一个大招,他今天居然打扮成了一个冷艳的猫耳娘,黑猫耳,黑色长手套,黑色的低胸长礼服,身后拖着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又萌又妖又高冷,就差手里拿着一把小皮鞭了。

    萌萌萌,好想好想揉揉篱大的猫耳朵啊。顾念心动不已,从自己的装备里找到了自己的猫耳朵,然后拿在手里揉啊揉,就当这是篱大的耳朵好啦。(= ̄ ̄=)

    棒棒哒!手感一级棒!(/≧▽≦/)

    耳机里是公子有点欠扁的声音,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作为歌会策划人,公子可是从跟江蓠打赌就开始联络各路损友了,就等今天组织一场经典的歌会,好让篱大的女装大佬之名,名垂晋江史册呢。

    哈哈,成功坑到了江蓠,公子傻妈笑逐颜开。他同时开着晋江做直播,于是直播间里的颜粉们高兴得犹如过年,公子一笑倾城,舔颜党一本满足。

    所以篱大的这场歌会,完全是临时赶鸭子上架啊。难怪之前一点宣传都没有,可这样也挡不住篱大泥石流一样的人气。

    顾念看着直播间和歪歪上一直在暴涨的人数,不到八点,晋江就超过了八万人在线,歪歪也两万人了,简直是可怕。

    嘤嘤,顾念咬着手指好羡慕,他什么时候也能一开直播就突破两万人呢,流口水。

    当然跟篱大连麦的时候不算,那些人都是来看篱大,哼。

    好惊喜,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了。篱大说完小绿灯就熄了。

    喂喂,公子喊了几声,结果任性的篱大是真的下麦了,他捶着桌子笑,这是要逼我真人pk吗?

    【哈哈,这就是两个攻的日常啊,以前站梨子的我是眼瘸吗】

    【眼瘸加一】

    【还以为是相爱相杀,结果只有相杀】

    好了,既然篱大跑了,只有我来暖床了,公子邪魅一笑,接下来请带好耳机。

    【啊啊,公子要唱歌啦,耳机在哪!】

    【独自一人在家的我无所畏惧】

    【准备好纸巾】

    【奶妈准备】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血库】

    顾念是第一次听公子唱歌,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如临大敌,等到风骚的背景音响起。

    公子嗯啊一个娇喘,那个骚浪魅惑的范儿立刻就出来了。

    【血条瞬间清空】

    【扑街】

    【奶妈已死有事烧纸】

    顾念头一回接触如此妖艳贱货,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这就是娇喘的至高境界了吧。

    为公子疯狂打电话!

    然而公子的娇喘刚进入高/潮,顾念就发现自己的屏幕一换,耳机里瞬间清净了。

    掉,掉线了?

    不要啊!

    顾念马上就想重新登录,耳机里却传来篱大的声音,年年我们来聊天吧。

    顾念这才发现,原来不是掉线,而是进了一个只有篱大和他两个人的小房间。

    在同篱大单独聊天和听公子娇喘的两大抉择间,顾念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篱大聊天。

    啊,公子的娇喘,再去听屛录补吧。(/≧▽≦/)

    第24章 篱大黑历史

    因为公子的独领风骚,不论是直播间还是歪歪小窝,都没有人发现篱大和年年躲进了带锁的小房间。

    大家都在疯狂的刷花花,刷礼物。

    【公子划船不用桨,想太阳】

    【幻肢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日常逛窑。子】

    【公子今天又cos红牌小倌了,棒棒哒,神还原】

    【扶我起来,我还能撸】

    【萌新想问公子艹粉吗】

    【虽然我也想,但是公子不约妹子,谢谢】

    【啊啊,我是汉子!公子约吗】

    【同不约,公子喜欢自己撩的汉子】

    自己撩的汉子吗?作为开场第三个嘉宾,在线下看直播的君南默默把自己的歌单换了。

    一群不正经人里头,还是能够一心二用的公子发现了问题。

    他一边唱着歌,一边查看了加密小房间,果然江蓠和年年的马甲挂着。

    公子噗嗤笑出声来,浪不下去了。

    【毁录音系列】

    【男神忽然笑得像个神经病】

    【公子你肿么了,不要吓我啊啊啊】

    既然都浪不下去了,公子干脆拍着桌子狂笑起来。

    哈哈哈

    他十指如飞,点开小房间输入密码,果然连房间密码都改了。

    哎嘿,笑得他眼泪的都出了,姜黎这个醋攻,是怕他拐跑年年吗?

    自恋如公子,立刻就猜中了篱大的小心思。

    结果得意的公子就笑成了一个傻逼。

    【完了完了,公子疯了】

    【公子日常疯系列】

    【疯掉的公子依然好美,我舔prprprpr 】

    哈哈,请注意查看小房间,公子笑着说,还贴心地给直播间的粉丝展示,篱大和年年孤男寡男在开/房。

    听了公子的话,在歪歪的篱年党立刻疯了,公屏都霎时一空。

    谁还顾得上刷公屏啊啊啊,纷纷下跳小房间。

    然后没几秒,手快的人就回来了。

    【啊啊,居然要密码,大哭】

    【公子求密码】

    【同求】

    【公子撒泼打滚求密码】

    【我试了篱大生日、年年生日、篱年组CP日,都不对啊】

    【楼上的厉害了,公子交出密码我就不做你鬼畜教材了】

    面对一片哭唧唧求密码的公屏,公子笑了,篱大为了和年年单独私会,房间密码都改了。

    【嘤嘤,虽然这是糖,但我拒绝】

    【第一次觉得糖太甜,齁了】

    【来一个黑客把小房间黑了吧】

    连公子都没有密码,公屏一片哀嚎。

    世界上最遥远又最触手可及的距离,就是一个房间密码的距离。

    啧,见色忘友,公子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

    因为江蓠直播间暂时不直播而跑来歪歪或者去看公子的粉丝们方恍然大悟。

    【emmmmm 所以这才是篱大匆匆下线的原因吗】

    【突然就关了色相头和直播静音,原来是去不可描述了】

    【已脑补不可描述三十六式】

    被脑补不可描述三十六式的篱大和年年,其实只是很纯洁地在聊天。

    原本因为顾念担心等会儿的合唱出毛病,拉着江蓠合唱了好几遍,要不是江蓠阻止他说唱多了伤嗓子,更影响发挥,顾念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唱!

    不唱歌就聊天嘛。

    篱大,为什么你名字是江蓠,大家却都叫你竹字头的篱大呢?顾念有点好奇,一个草字蓠一个竹篱,难道这是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恋耽美

    &那个沉迷女装巨巨的主播吃枣要弯——生姜红

章节目录

那个沉迷女装巨巨的主播吃枣要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生姜红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生姜红茶并收藏那个沉迷女装巨巨的主播吃枣要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