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3)

    江乘在外面换鞋,程让匆忙上楼套了件T恤跑下来,这时候纪恬恬可怜巴巴地瞅着他,哥你不能不管我。

    忘了还有个拖油瓶

    现在程家两口子各忙各的,都不在家,家里就程让跟记恬恬,作为一个哥,程让身上还肩负着照顾倒霉孩子的重任。

    江乘换好鞋说:我最近都在家,有事再说,我回去倒时差。

    倒时差是个好借口,程同学是现存于世的万年磨人精,还话痨,要是跟着回去了,能拉着人家聊一晚上。

    程让对自己的尿性还是有深刻认知的,为了让他哥好好睡,只能作罢。

    拖油瓶!江乘一走,程让仿佛从天上跌到了地下,心跌得吧唧吧唧的难受,只能拿纪恬恬出气,望远镜以后归我了,你小屁孩用不着!

    哼!他哥居然不给他带礼物,太可恶了!

    不给你,你敢抢我就跟乘哥告状!纪恬恬把作业本朝他面前一推,别挣扎了快给我写作业,要合格哦哎呀江乘哥哥好酷哦,比视频里酷一万倍。

    程让:

    让亲哥写作业嘴里却夸着别的哥哥这女的长大以后得多渣?

    纪恬恬没了作业的束缚,高兴地站椅子上跳霹雳舞,哥,我也想学乘哥哥休学,太酷了!

    休学!程让终于想起江乘说休学的事了,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乘哥的情绪似乎不那么高所以他为啥休学,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乘哥跟你怎么说的?

    纪恬恬跳完做了个手指指天的结束动作,头发一甩酷酷地说:他,失,恋,了!

    程让:

    乘哥谈恋爱居然不告诉他!!!

    江乘打车回了学校附近的小公寓,这套公寓买了有十年了,虽然小却不破,买的时候就没当成是临时住所,所以装修挺考究的。

    他只喜欢待在属于自己的地盘上,他可以决定房间的布局跟颜色,可以随心情决定家具跟装饰物的摆放位置,可以只允许他能接纳的人进来。他去程家,不过是因为那里有程小白而已。

    江乘在沙发上靠了会儿,他昨晚上压根没睡,数了一宿程小白也没睡着,白天犯困,可天一黑精神又来了。他闭上眼酝酿了半天没酿出半点睡意,寻思着吃饱了没准儿就困了,于是起来去厨房烧水煮面。

    他从小生活独立,但饮食方面很凑合,外卖以外的厨艺技能就只有煮方便面就辣条,不过自从他爸找了个医生过日子,他就被动学会了养生,不吃方便面就辣条了,改成清水面就辣条。

    清水面更容易,连调料包都不用放,站在那等水烧开再放一把面条完事,等的时候他先拆了包辣条吃着,这时候手机响了一下,是小白发的微信。

    江乘的手机除去接打电话以外总体而言只有两个功能,一是当报时器,二是被程小白骚扰。以前那货整天在他耳根子旁边得啵得,分开后就发语音轰炸他,在发现他不爱回语音消息后勉为其难改用文字加表情包。

    平均一天也就一二百条吧,还是在江乘不怎么搭理他的前提下,但凡江乘热情一点,手机能聊爆炸。

    江乘打开微信,程小白只发了个卖萌的表情包这家伙骚扰人是有套路的,通常只发一个表情没有下文的意思就是让他关注朋友圈。于是江乘点开朋友圈,划拉了好几下愣是没看见第二个人的,尽是他在吐槽小学数学作业。

    请问这是人类出的题吗?小明从五楼到八楼要走六分钟,问到九楼要几分钟???出题的人有事吗?走电梯啊!

    桌上有12根蜡烛,先被风吹灭三根,又被另一阵风吹灭两根妈的什么风这么智能,老子一口气都能吹灭了!

    卧槽我已经精分了,谁帮我做完这套题明天请他吃烧烤。

    于是底下一帮兄弟开始秀智商下限,江乘刷完了笑得更精神了。煮好了面他端着上桌,嘴里含着根辣条,在一根辣条到底之前编辑完了正确答案给程小白发了过去。正要关手机好好吃面,他在国外的室友发了视频请求。

    有事?江乘把手机放桌上,摄像头对着天花板。

    没事,就问问你在英国怎么样。室友是个中国男生,跟江乘处得不错,问过了平安顺道夸了一下天花板,嗯?我怎么觉得这天花板的风格你是不是没去英国?

    嗯,没去,临时有点事就回来了。江乘本来是要直接去英国工作的,只是到机场的时候忽然就想回来看看,尽管他也不确定回来要看什么,但还是买了机票回来了。

    这样,回家待几天也好。室友没多问。

    是不是他们又去闹了。江乘说,抱歉了,不舒服我帮你另外找一家住吧。

    别别,你这就不拿我当朋友了,昨天他们是来过,我说你去英国玩了,短期不会回来,他们就走了没有闹,估计也不会再来了吧,我也住不了太久,等学分够了就回国。

    行。江乘把自己国内的号码告诉了室友,然后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面条已经糊成了一碗,他没了食欲,喝两口汤倒了。

    他又抽了一根辣条嚼着,一边给江野打电话,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江野:你回国了?

    嗯,休学了。

    江野嗯了一声什么也没问,我跟你周爸爸下月回去他说让你少吃辣条。

    哦。江乘把辣条放下了。

    在家无聊就去找小白玩,他跟我说最近在搞什么个人作品展,非说要给我们现场直播,你酌情阻挡一下什么酌情,不听话抽他!电话主导权应该是被周暮占了,小乘你别惯他,一大四狗不忙着写论文搞毕业作品开什么个人展,他就是瞎闹,告他今年再留级我就把他送去非洲。

    江乘想了想程小白被送去非洲的画面,乐了,爸,我还挺想看他去非洲的怎么办?

    周暮:

    俩倒霉孩子!

    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被送去非洲的程让同学起了个大早,完美错过了他的新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乘哥回来了,他浑身充满了干劲,一醒来先给江乘网购了两箱辣条,为了不打扰他睡觉选择了中午配送辣条是他哥的精神寄托,就跟别人吸烟一样,心情不好或者紧张有压力的时候就要吃。

    买完了又对着昨晚上他哥发的答案美了半天,他费劲打那么多字在朋友圈发牢骚,可不是指望一群渣渣给他出答案,当然是间接骚扰江乘。

    初中俩人同桌,程小白同学要同桌答案只有两种方式一靠卖惨,二靠烦,卖惨有时候不怎么好使,因为他同桌的同情心经常不在线,只有烦人屡试不爽,一烦一个准。

    美得差不多了程让翻身坐起来,手指戳了戳对话框,酝酿着怎么套路他哥出来玩。江乘对玩没有什么执念,大概在学霸眼里玩什么都幼稚吧,总之每次都需要程让玩点小套路约他,不然很可能一口拒绝。

    程让揪着头发揉搓了五分钟最后退出对话框,决定等乘哥中午吃完辣条心情好的时候再约。

    他哼着歌起床,先去衣帽间挑了半小时衣服,再花半小时打理好发型,下楼抢了纪恬恬的汉堡牛奶,破天荒去了趟学校,把专业课老师气了个七窍生烟后滚去了工作室。

    工作室名叫老白,是程让跟几个要好的同学合伙开的。去年一帮浪荡了三年的大四狗终于有了人生危机感,一顿酒后一夜感慨,决定要创业。计划着先开一家艺术培训班,争取五年后稳步发展成一所艺术学校。

    老白的主要业务就是教艺考生画画,其实这种大学生组团开的艺考培训班遍地都是,没什么核心竞争力,唯一的优势是地方选得好,在本市目前最热闹的一条商业街上,是有钱难抢的热铺。这周围要么是五花八门的网红店,要么是高端大气的老字号,吃喝玩乐健身装逼,就是没有学习什么事,这让老白在整条街上十分的鹤立鸡群。

    选址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底因为正常人可能不会送孩子来这么闹腾的地方上课,但让哥用一套完美的经营理论抵消了大家的顾虑。

    他说这年头开店讲究个人气,租金为什么贵,因为这里有商业价值。闹腾怕什么,闹中取静才是追求艺术的最高境界,艺术来源于生活,尤其是市井生活,去郊区犄角旮旯苟着那叫修仙,修出来的仙能适应现在浮躁的社会吗,不能!

    再说商业街多方便啊,饿了随便吃,画烦了随便放松,满大街俊男美女的还能顺便解决找对象问题,这才叫人性化,青春期谁还没颗浮躁的心呢,这叫顺心而为。

    大家想了想,一致觉得让哥的理论挺顺他们自己的心,于是就同意了。

    工作室有两层,靠二舅的面子天价租金打了对折,这是程股东对本工作室最大的贡献,第二大贡献是凭借颜值,单枪匹马扛起了招生大旗,所以目前女学生比例占了七成,剩下三成是为了泡女生来的男生。

    程让一来就有一小女生抱着画板找他看画,程老师,我透视老画不好,我怀疑我眼睛有问题。

    这小孩刚上高中,学画才起步,透视原理怎么都搞不明白,画出来的正方体从来都是前窄后宽,怎么纠正都不开窍,她说她看见的就是这样。

    学画多少要有点天赋,有的女生空间感天生不好,靠理论纠正没用,还常常能把教的人逼神经。

    程让瞅了瞅史天几个,看样子这几个一大早已经疯了一轮,见女孩找上他一个个幸灾乐祸地笑。

    眼睛怎么可能有问题,你那又不是哈哈眼,就是练少了。程老师今天格外有耐心,亲自拿着铅笔给她纠正,你想象一下你视线里的东西,是不是远小近大?你看史老师的脑袋,为什么在这里看比邱老师的小,因为他坐得远,这就好比正方体倾斜线的延长线,它们会逐渐相交,最终在主点消失。

    史天有个外号叫史大脑袋,出了名的五头身,还非要学程让留头发烫头,那效果跟一南瓜爆炸差不多,往那一坐能挡住后面三四颗脑袋。

    这对比邱大吉挺冤枉的,他感觉至少得再把史天往后挪二十米才能显得比自己的小。

    女孩盯着史天的大脑袋看了半天,说:可是程老师,我还是觉得史老师的脑袋更大,比在我眼前的你大两倍。

    史天:

    程让:

    另外两个老师想笑又怕伤人孩子自尊,脑袋都憋大了。

    程老师今天难得有点为人师表的耐心,非常和蔼可亲地教了女孩几遍,改好了画让她对着正方体看,看是不是他画的这样。

    女孩看了一会儿苦恼地说:程老师我不想画正方体了,我昨天梦见正方体砸我脑袋上了,我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要不是人家教了一年学费,程让挺想劝她去学点别的,估计正方体看见她都有阴影了。

    那你去门口画街道吧,画成什么样都行,把你看见的画出来。程让就不信她画长街还能画成前窄后宽。

    女孩哦了一声,抱着画板去门口了。

    让哥今天心情不错啊。邱大吉扔给程让一份煎饼果子,是不是隔壁女孩追上手了?

    邱大吉纯粹是以己度人,他昨天刚把画室一小姑娘泡到手,这会儿春风满面地坐在小女朋友旁边,手把手教人家画画。

    哪儿啊,我哥回来了。程让脸上的小得意藏也藏不住,比考上大学那会儿还美。

    妈呀,乘哥回来了?史天是这里头唯一认识江乘的,得六七年没回来了吧,快叫来让兄弟们膜拜膜拜啊乘哥,江乘,就我跟你们说的超级学霸,打架还特牛,一人能干翻高辉一帮兔崽子。

    哎哎哎,打架的事就别提了。程让赏了史天一记眼刀,尽量把我哥往高大上了描述,别跟一帮下三滥摆一块说。

    邱大吉几个闻言面面相觑,心说这是哥这是爹啊,上次他领回来女票也没见这么护短啊。

    那还说啥,快请出来让我们见见啊,咱哥这么厉害那必须得请他跟我闯密室,我有一个主题到现在还不敢去呢。邱大吉说。

    想得美!我哥那是你随便想请就能请的吗,我请他玩还要撞大运呢。程让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发消息请示江乘要不要出宫面见渣渣们,为了增加点诱惑力,他又加了一条:我们这旁边有家烤辣条特好吃,我请你吃呀!

    ※※※※※※※※※※※※※※※※※※※※

    江乘:跟我数,一个程小白两个程小白三个四个程小白

    第4章 套路

    江乘昨天后半夜成功入睡,得益于非洲程小白的灵感,他数了半宿程小黑,最后就在黑黑黑中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是被辣条派送员的电话吵醒的,衣服没来得及换,就穿睡衣跻着人字拖跑下楼,收完辣条后当场拆了一包,还顺手分给派送员一包。

    睡半天肚子饿了,江乘便没回家,直接抱着辣条去小区外面吃了碗面,刚吃完小白发来了请示奏折,分享的位置是条江乘没去过的商业街,他有点不太想去,但是程小白又拿烤辣条套他。

    江乘没回复,决定把这种选择题交给辣条解决。他一边往家走一边吃辣条,吃单数根是去,吃双数根是不去,到楼下的时候刚好吃到双数,但袋子里还剩两根。他想了想,叼走其中一根,把剩下的连带包装一起塞进了垃圾桶。

    他回家换了身衣服,出门叫了辆车,上车后问师傅附近的那家书店还在不在。

    师傅挺热心,看他像是很久没回来了,便给他指点说:你说那家啊,在啊,不过现在的学生们都爱去另一家,新开的,就在商业街附近,地方大环境好,我儿子放暑假整天泡在里面。

    是吗,那就去那家吧。江乘说。

    你连商业街也不知道,至少得五六年没回来了吧?师傅看他挺好说话,随口聊起来,那你肯定是出国留学了,不是,你出国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啊?

    嗯,课多。江乘随口回。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3)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