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5)

    史天抱着李子东的胳膊,哆哆嗦嗦地说:咱,咱说好了尽量别一惊一乍的,自己吓自啊啊啊卧槽谁摸我脚!

    看不见的时候对身体碰触格外敏感,趴地上扮鬼的NPC才碰了史天一下,这家伙就跟踩了雷一样,整个人犹如一只点了火的钻天猴,噌得跳上了李子东的后背,还嫌距离地面太近,又爬了两步,腿攀在人家腰上,两只脚正好挤到了人家的蛋蛋。

    李子东两腿一夹,弯下了腰,老史

    哎哎哎你弯腰干啥!史天因为爬太高,李子东弯腰的时候他差点一头栽地上,慌乱之下腿夹得更紧了,还把李子东的眼镜打飞了。

    啊!有东西砸到我脸了,是什么啊吉欧巴?邱大吉的小女朋友感觉有什么东西迎面飞来戳到了脸,她以为是什么道具,吓得失声尖叫。

    别怕!有哥哥在呢!邱大吉如临大敌地做出防御姿态,可能是女朋友一直在叫,他总感觉那可怕的不明物还在周围,于是又是直拳又是勾拳自以为很勇猛地扑愣一通,扑愣过程中他抓到了一把头发,便以为是扮鬼的NPC,非常得意地薅了一把,哈哈让你吓人!

    啊啊啊有鬼拽我头发啊吉欧巴!!!小女朋友被拽得头皮疼,不顾形象地对着抓他的鬼拳打脚踢,走开走开!

    我眼镜呢!李子东一千度的半瞎,掉了眼镜就等于丢了半条命,此时也顾不上鬼了,跪在地上摸眼镜,老史你快帮我找找啊,万一被谁踩断了我出去就完

    话没说完的就听见地上嘎嘣一声,依照李子东的经验判断,应该是他的半条命没了。

    蛋了。

    另一边,江乘直接被程保镖保护到了墙上,差点撞出一口老血。

    哥你别怕,有我呢操操操,怎么还阴魂不散的!程让背对江乘,踢开拽他脚的鬼,明明吓得要死,还要做出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样子。

    他现在不是有点后悔,是毁得肠子都青了,他忘了他哥怕黑,在黑暗的地方江乘会情绪失控。

    比乘哥不睬他更可怕的事就是乘哥情绪失控,是他这辈子遇上过最无措的时候。

    程让一共见过两次,一次是他俩上初一那年,那时候他还个屁事不懂的小孩,有天放学后他强行拉着江乘一起去公园堆雪人,晚上回家江乘就把自己关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不出来。

    他因为有家里的房门钥匙,所以就偷偷开锁进去了,发现江乘缩在床边发抖,他以为乘哥着凉了,便自以为很热心肠地对人家各种关心,可江乘却并不领情,还让他走开。于是,总是纠结于他爱别人别人却不爱他的程同学开始跟人较真儿,最后还自作主张开了灯,结果引发了他哥一场地动山摇般的尖叫。

    当时懵逼的程让根本不懂这是什么毛病,只知道江乘的样子很吓人。后来他问了周暮,周暮告诉他江乘害怕雪,从那之后程让就不敢再领着江乘玩雪。

    第二次是十六岁那年,也就是在江乘把高辉打进医院当晚,他当时手上有伤,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程让因为担心他,又自作主张地进了他的房间。

    因为有第一次的教训,程让什么话也没敢说,当然也不敢开灯,只是想着帮他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就离开。他摸黑抬起江乘流血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在抖,不知道又因为什么引发了恐惧。

    据程让这几年来对江乘的了解,已知他哥害怕的东西还挺多的。江乘怕雪、怕去医院、怕黑怕突如其来的强光最后两样是程让自己猜的,他其实也说不上他哥到底是害怕黑,还是害怕黑暗里忽然开灯,还是别的什么。

    程让上网查过类似恐惧症,发现大多人就是因为某样东西或者某个场景受了刺激,才埋下了心理阴影,也就是所谓的心理伤。

    说实话他挺好奇的,但平常凡事都喜欢刨根问底的程同学难得糊涂,没有追着江乘问这些,反正在他看来这都不是什么大毛病,而且周爸爸也说过,心理阴影是可以慢慢消除的,周围人多给一些爱就好。

    都是因为爱,他哥咬他的时候才生生忍住了。

    那天晚上程让默默做好事,帮江乘处理了伤,谁知对方以怨报德,张口就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哥是真咬,像是小兽怕到极致的爆发。

    也许是长大的后的程让终于感受到了江乘的无助,也许是江乘当时的样子太叫人心疼,程让疼到要死愣是没吭声。

    从来没这样无私奉献过的程同学,事后觉得自己伟大极了,留在肩头的牙印如同某种英雄象征,他为了纪念自己光辉的英雄事迹,跑去纹了身。当然,乘哥咬他的仇还是要记的,所以他设计了一条酷似江字的小黑蛇,也是为了时刻提醒江乘要心疼。

    有工作人员没有,请开灯,老子怕黑!黑暗里程让喊了一嗓,主动认怂,快点的再不开窒息了!

    江乘:

    史天几个直接愣了,来之前没说要砸场子啊。

    让哥,你啥时候进化成怕黑生物了?

    急性的怎么了?程让搂着江乘的肩膀,没骨头一样歪在人家身上,操,腿都软了!

    他那头卷毛存在感极强,能从各种角度钻进鼻孔,软软的,带着甜腻腻的香气,江乘歪一下头躲开,他就再贴上来,如此反复几次,江乘放弃了抵抗,半毛脾气也没了。

    程小白应该是误会他怕黑了,不过,因为误会而享受到让哥的保护似乎也挺好的。

    哥?

    嗯。

    你怎么不说话?

    鼻子痒。

    你感冒了?

    江乘:

    哎操,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冷气开太足了吧,吓唬人靠冻吗?程让咣咣砸墙,再不开灯我要拆道具了!

    让哥你冷静,这里应该是有线索的,你等我找找。

    邱大吉跟小女朋友扯了半天,终于从头发的手感上意识到自己抓错了人,为了掩饰尴尬,他抱着惊吓过度头发掉了好几根的女朋友,假装自己打跑了一个可怕的NPC,并拼命找线索来给自己凹一个智慧担当的人设。

    那你快点的,我站不住了。程让虚得自己都信了,跟真的一样靠在江乘身上。

    站直了程小白。江乘把他的脑袋推开。

    站不直了。程让又把脑袋歪回去,我腿软呢哥,你有点同情心啊。

    腿软扶墙。江乘把他的两只胳膊放在墙上,摆了个面壁的姿势。

    正要走开的,谁知道这烦人精忽然嗷一嗓子,又扑到了他身上,好凉啊这墙,我一受凉腿更软了。

    把你卷毛拔光了你信不信!江乘捏着程让的手腕,一甩手就把他推一边去了。

    靠,你怎么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啊!程让被他哥甩到了墙上,半边脸贴着冰冰凉还粗糙的墙,可怜巴巴地嘟囔,这会儿也就是没有灯,有灯你看见我这样分分钟心疼死。

    谢谢,心疼死的那叫心梗。

    程让:

    找线索的几个暂时关上了听觉功能。

    大吉你来摸摸,这墙板是不是可以动?

    大概是哪路大仙想满足让哥的心愿,史天跟邱大吉两个合力打开一面木板假墙,一束光从墙那边照过来,正好照在程让脸上,定格了他脸上还没收起来的偷笑表情。

    江乘瞥了他一眼,程让立刻收回笑容撅起嘴,很不高兴地抬起头翻白眼,哼!我不爱你哎卧槽!

    墙上挂着个道具脑袋,披头散发地吊在程让头上,他一抬头正好对上,当场吓得卷毛倒竖,噌得扑向了江乘,这回不是装了,腿真软了,啊啊啊呜呜呜哥啊吓死我了!

    众人:

    程让挂在江乘肩膀上,一头卷毛强行往人脖颈底下拱。

    江乘连气都不想叹了。

    ※※※※※※※※※※※※※※※※※※※※

    江乘:让哥要点脸吧。

    程小白:不要脸就要你!

    第6章 讨债

    这密室没什么难度,就是根据线索找找钥匙什么的,但是场景布置得非常瘆人,有了光之后还不如没光,看哪里都像要闹鬼。

    让哥你跟着江乘哥就行,线索我跟史大脑袋找。邱大吉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请这两位来了,他跟史天虽然全程啊啊啊,但还不至于半小时了没挪地方。

    一密室,至于这么逼真吗?程让拽着江乘的衣角,一步也不敢离开,就怕忽然出来个什么玩意把他拖走。

    他其实是不想继续玩了,但又不舍得这么快走,毕竟跟乘哥玩一次没有第二次。

    靠,钥匙在那人脖子上!邱大吉指着墙边一个笼子,那笼子里有一个人,披头散发的没露脸,从外面看不出来是真人假人。

    上次程让就是让一个看着像道具的真人给吓吐了,这会儿心有余悸地盯着那笼子,非要拿钥匙才行吗?

    那不然呢,挂在那里它也不好看啊。邱大吉上前比划了一下,有点不大好操作,我就怕我拿的时候他咬我。

    笼子这么窄,胳膊伸进去想快点抽出来不容易,很容易被抓住。

    能确定他是真人吗?史天问。

    邱大吉:不怎么能确定,就当个真人看吧,不然也没必要关在笼子里。

    史天跟邱大吉半斤八两,谁的胆子也不怎么大,都犹豫着不敢伸手,小女朋友跟李子东就更不指望了,李子东就是一烂在画室里的画痴,出趟远门还要心理建设半天,刚才眼镜还断了一根腿,得靠一只手扶着。

    我来吧。江乘走上前,让史天跟邱大吉靠后。

    哥你别直接伸手啊,等我找个棍我靠!程让还没来得及找棍他哥就伸手拿钥匙了。

    没来过密室的人一般都体会不到身临其境的恐怖,不就一帮真人戴顶假发忽然窜出来吓唬人吗,咬人也不可能真咬,但真被关在这里的时候心态就不一样了,如果恐怖氛围营造的够逼真,真跟进了鬼片现场似的。

    邱大吉跟史天紧张兮兮地抱在一块,显然入戏已深,两人张着嘴眼睁睁看着江乘面无表情地探进一只胳膊,一把抓住那不知道是不是道具人脖子上的钥匙。他拽了一下没拽下来,只能绕脖子取,而就在他要绕的时候那人猛地抬起了头。

    卧槽哥们儿敢咬我哥我饶不了你!程让忽然一嗓,把人NPC吓得一愣。

    江乘另一只手摁住NPC的假发,利用这一秒的时间把钥匙摘了。

    这样也行?

    邱大吉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江乘的动作非常快,等NPC抬起头伸出胳膊要抓他的时候,他已经跳到了安全距离。

    靠,老史咱俩以前怎么没想起来吓唬人这一招啊?邱大吉感觉自己get了密室新技能,谁说只有NPC能吓唬人的,反过来不也一样吗,NPC他也是个会害怕的人不是。

    史天说:我吓唬NPC,你能跳那么快么大吉?

    没准儿自己先吓愣了呢。

    邱大吉想想也是,江乘哥也太淡定了。

    哥,牛!程让胳膊肘搭在他哥肩头上拍马屁,给我长脸了。

    江乘肩膀一错,程让差点歪地上。

    哥你别走嘛,你难道不为咱俩吓唬人的默契鼓个掌吗?

    鼓个屁掌。

    熊玩意儿吼那一嗓子的时候江乘差点破口大骂,真鬼都没有他一惊一乍的吓人。

    史天用钥匙开了一扇门,门里面一下冲出了几个穿着学生服的NPC,一身血还张牙舞爪,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扑向众人,然后这时候有提醒说会抓人,要大家抱团蹲地。

    江乘想了想那个场面,有点无语,于是他站着没动。再回头一看,剩下五个已经集体抱头缩在墙边蹲下了,犹如扫黄打非现场,还有男有女

    江乘嘴角一抽。

    哥快过来!程让朝江乘招手,NPC要抓人啦。

    蹲下?扫黄打非嫌疑人?江乘才不干。

    于是几个NPC只能被迫去抓江乘是被迫,因为他长那样就不想抓。

    有两个NPC一左一右抓住了江乘的胳膊,江乘一脸你们有事吗的表情,唬得NPC愣是没敢动。

    江乘确实不爱玩这种无聊游戏,完全是为了陪程小白才来的,他这会儿其实有点烦,但他在努力调节自己,靠给让哥留面子来洗脑。

    程让看他哥杵在那一脸不耐烦还不知道该怎么玩的傻敷敷样乐得不行,暗搓搓地偷乐了一会儿,在他哥变脸之前站起来,嚷嚷着不玩了。

    什么破游戏规则不玩了!老子长这么大就没这么窝囊过!程让上前先把江乘拉到跟前,然后一招手,后面的兄弟们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一起站起来围成一圈,跟要当街抢亲似的围住NPC。

    NPC们:

    终于要对NPC小可爱们下毒手了吗?

    程让抬起胳膊搭在最近的一个男NPC肩膀上,顺手撩了撩人家的假发,小哥哥别怕,不要你们交出线索,就商量一下后面别抓人了呗。

    江乘噎了一下,没想到密室原来是这样玩的。

    就是!史天狐假虎威道:不然关你们两小时,大东你去找找这里有没有棺材!

    江乘: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丢人。

    NPC们幸亏跟邱大吉史天两个认识,知道他们是害怕玩不下去,也就不为难他们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放了水。

    后面没了NPC吓唬人就容易多了,江乘主动扛起智慧担当大旗,不到半小时就出去了。

    程让又觉得这样太快了,出去后跟在他哥后面抗议:哥你在里面慢点走啊,道具很吓人啊,万一我害怕跌倒了怎么办?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5)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