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7)

    操。高辉半天才放了声屁,血糊了一脸,模样别提多惨,打120啊都他妈死了吗!

    这模样肯定得进医院了,时隔七年,高辉再次被江乘打进了医院。

    这一下是为让哥那一箱子泥塑还有四个轮胎打的。江乘对高辉说,不服憋着,憋不住了可以找我,听明白了是单独找我,敢牵扯别人我还让你进医院。

    ※※※※※※※※※※※※※※※※※※※※

    程小白:我哥好看!(星星眼)

    第8章 交际花

    靠,乘哥简直了。离开巷子好一会儿了史天还热血沸腾的,虽然脸上挨了一拳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但心里痛快。

    就一个字,服气。邱大吉说。

    李子东单手扶着歪了腿的眼镜纠正:是俩字。

    你大爷,就你识数。邱大吉给了他一肘子。

    李子东象征性地哎呦了一声,他一哎呦程让才想起他哥在巷子里好像是被鸟哥打了,心一下揪了起来,哥,鸟人打你哪了快给我看看,他这么容易算了肯定下黑手了。

    说着就要当街掀人衣服,江乘在他爪子上拍了一下,没事,他没带家伙,就一拳能有什么事。

    那些人里头就数锋哥有点能耐,江乘找他不是自虐,是知道他手下的人身上都有家伙,挨一拳比见血好看点,但更遭罪也是真的,这会儿他腰连着肋骨那一块还疼得厉害,不敢用力喘气。

    真当我小屁孩好糊弄呢?程让还惦记小屁孩的仇,逮着机会就要自证,我手上不带家伙能一拳把人打得站不起来,那是有没有家伙的事嘛?快让我看看,不然咱就直接去医院,或者我给爸爸打电话,你看着办吧。

    江乘:

    他不喜欢进医院,连带着也不喜欢医生,偏偏他爸找了个医生,这医生对他还特好,好着好着他就拿这位医生没办法了,通常给药吃药,让喝温茶绝不喝饮料。

    程小白这个惯会狐假虎威的家伙,就知道高举周爸爸大旗耀武扬威,这会儿一个电话打过去,他能忽悠周暮立刻派一个救护车来把江乘当街抬走。

    你说请我吃烧烤还有烤辣条的程小白。江乘死拽着衣角,坚持不让看。

    少打岔,去医院跟烧烤辣条不冲突。可算捏着很鸡毛的让哥,站在碾压他哥的制高点没完了,先掏出手机约了辆车,然后给兄弟们一人发一百红包,安排道,大吉去打包烧烤,顺便给你女朋友带点,大东去买啤酒,大脑袋去烤辣条,买完打车去医院,要快,我哥饿了。

    拿着烧烤啤酒去医院?

    别愣着啊快原地解散。程让一人赏了一脚,待会儿都去医院检查检查有没有内伤,有伤让哥给报销医药费。

    刚才动手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激动过头,打完了又因为乘哥兴奋过头,根本没感觉到疼,这会儿冷不丁一问才察觉到身上哪哪都疼。

    妈呀,我会不会内脏破裂啊,不是经常有那种受了伤当时没事回家睡一宿就嗝屁了的报道吗?史天的手在肚子上摁了半天,让哥乘哥大吉大东我怕

    被点名的四位除了江乘一人赏了他一对白眼儿。

    史大脑袋,你可真是个人才。邱大吉把着他的大厚肩膀,抚摸着他的后脑勺,你挨揍的时候抱头撅腚的,最多脸上腚上能挨几下,内脏挨不着,建议你去挂脸科以及肛肠科主要检查肛。

    众人集体笑成了鹅。

    操,你俩快滚,我哥身上有伤不能笑!程让扶着江乘的肩膀,自己笑得跟插了电似的,比谁都有毒,本来人家江乘没怎么笑,让他带得绷不住了。

    你死一边笑。江乘踹了他一脚,我他妈迟早让你笑死。

    等网约车来了,两人上车后程让还时不时喷笑一声,快让我看看你的腰啊哥,不然我老想笑。

    江乘瞅他,你笑跟我腰有什么关系,不是要去医院了吗还看什么?

    看你受伤了我就笑不出来了,快,让我看看心里有数。程让老想偷袭江乘的衣角,然而手一伸过去就被他哥挡开,连着对抗了好几下都没碰到,顿时不高兴了,你干嘛啊哥,扭扭捏捏跟个姑娘似的,我就看腰又不扒你裤子你至于吗?

    前面司机听见这话笑起来,你兄弟俩感情还挺好的,我家两个小子一天平均打三次,跟俩斗牛似的。

    小时候都这样,我跟我哥一天能吵八回。程让到哪里都不冷场,谁的话也能接,顺口跟人司机聊上了,没两句就忘了他哥的腰。

    江乘松了口气,只是一口气还没松到底,程让就杀了个回马枪,一伸手撩起了他的T恤。

    操!程让看见江乘肿起来的腰,立刻就想杀回去把鸟哥剁了,你别动,我给你检查一下这疼吗?

    家里有个当大夫的爸爸,程让没少跟他学护理知识当然,最初的根本目的不是护理,是想知道打哪个部位比较事半功倍,以及被人打了之后怎么最快自救。不过他那点小心思没逃得了周大夫的火眼金睛,于是周大夫在普及护理知识的同时又找了个打架好手教他。

    那好手就是江爸。

    俩爸特有意思,一个教要害在哪,一个教怎么技巧性地打别人的要害,一个教怎么自救,一个教怎么打得看不出外伤虽然程同学学习方面是个渣,但这些乌七八糟的知识学得特别快,总体来说,关键时候能靠得住。

    他一手举着手机电筒,一只手在江乘腰侧周围摁,摁半天江乘不吭声,那就证明哪哪都疼。

    先去查肾,我找齐主任插个队。

    江乘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说实话他从来没听程小白说过什么跟靠谱沾边的话,查肾这两个字都透着专业气质了,简直让人刮目相看。

    程让的微信里存了各科主任副主任,以及主副主治医师,包括各科护士长值班护士的号,人脉关系比周大夫还广,关键跟谁都能聊,逢年过节从不群发问候,每个人都有定制问候语,叔叔大爷阿姨姐姐小姐姐分得清清楚楚。

    搞定,齐主任说到了就能做,我再找张副主任插个队,骨科他今天值夜。

    江乘:

    呦,小兄弟家里开医院的吧,看在有缘的份上,叔能要个联系方式以后沾个光吗?前面司机说。

    好说,我存你号码了,就它微信号吧?

    江乘:

    实在无法理解交际花的内心世界。

    路过医院小超市时,程让进去买了包辣条还有几瓶水,江爸爸说江乘以前抗拒进医院,在周大夫的影响下现在倒是能进,不过多少会紧张,这时候就需要辣条来缓解。

    你买那么多水干什么?江乘拆了包辣条吃着,古怪地问。

    废话,检查肾,当然得憋尿。程让拧开一瓶水递给他,一口气喝下去。

    你欺负我没文化么,我又不检查泌尿系统憋个脑袋的尿。江乘接过一瓶,只喝了两口。

    我去,哥你别抢我台词,在你面前多数人都没文化。程让拎着水,揽着他哥的后背往前走,查都查了就一起查查呗,就当体检了,有那方面的病早预防嘛。

    滚。

    行行行,不憋也行,真拿你没办法。程让搓搓他哥的手臂,一副宠儿子的口气。

    江乘:

    有本院最大后门陪同,江乘做检查畅通无阻,等史天三个过来,连药都买好了。

    这么快,没事吧江乘哥?史天问。

    有。程让抢答,肌肉和软组织损伤较重,大夫建议生活起居不要自理。

    众人:

    要不是听见了软组织三个字,大家得以为肌肉后面跟着的是萎缩,至于还生活不能自理吗?

    哥,你现在生活不能自理,看来只有我照顾你程让话没完就被他哥踹一边去了,他一边揉着腿说:你们看看,病人有情绪了。

    死一边去。江乘把程小白踹走,接了烧烤辣条还有啤酒,对史天几个说:你们去检查上药,我们在对面小公园等你们。

    要不就不查了吧。史天说,我跟大吉都没什么事,检查完了烧烤不好吃了。

    那先走吧。程让抢了江乘手里的东西走在前面,吃完再检查,我都跟肛肠科打过招呼了。

    史天:

    他决定吃完就跑。

    在公园小凉亭里吃完了烧烤已经快十点,打了架喝了酒,大家越聊越兴奋,没有要散场的意思。

    让哥,我刚打听了那女孩,我一女同学是他们系的,说她确实有男朋友,还不止一个。邱大吉说。

    程让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密室里吓丢了魂,他一时愣没想起来那女孩长什么样。

    卧槽,因祸得福啊,这女孩哪里配当让嫂啊。史天扶着圆滚滚的肚子,瞄了程让一眼,确认他没什么痛不欲生的迹象才劝说:让哥啊,咱以后相女孩换个思路呗,别老看那种我见犹怜型的,看着是挺招人疼了,不好处,你想你以后漫长的人生里,每天忍气吞声地迁就一个娇滴滴的小可爱,你这么任率性的大可爱能受得了吗,兄弟们看着都替你憋屈啊您说是吧江乘哥?

    大概是应了那句缺什么稀罕什么,程让因为有个女皇似的亲妈,有个人精似的小霸王亲妹,看上的姑娘必定要避开这两个属性,于是就奔着娇小、可爱这两个方向去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天生属性相克,追得多谈得少,哪怕谈了也维持不了几天。

    喜欢就行,真看上了那也没辙。江乘手里拿着半罐啤酒,玩似的故意捏两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儿,显得他说话声音有点飘。

    程让在突兀的噼啪声里砸摸他哥这话,不知道为什么砸摸出了几分看破红尘的味,他觉得乘哥肯定伤得挺厉害,心里琢磨着怎么帮他走出失恋困境,兀自开了一会儿差,完了才反应过来乘哥手里捏得是啤酒罐,立刻皱起眉瞪江乘,听没听医嘱啊,不是说好了不喝酒吗,你说你怎么就不让我省心呢,快把酒给我。

    咱俩谁不让谁省心呢?江乘把啤酒换到另一只手,举高了不给他,你吃鸡屁股的时候我说什么了。

    我怀疑你在歧视鸡屁股。程让站起来,转着圈抢他的酒,江乘就不给,哥俩又闹上了。

    看他俩闹,史天几个跟着笑。

    还是江乘哥懂,邱大吉打了个烂韭菜味的酒嗝,熏得旁边李子东差点反刍,感情贵在潇洒,看上了就追,不喜欢了就散,想那么多做什么。

    江乘闻言手一顿,啤酒罐成功被抢走。程让怕他哥再抢回去,直接把剩下半罐喝光了。

    史天笑,那是,大吉多潇洒啊,我们工作室冲让哥进来的几个女生,最后都让他拱了。

    滚啊你,我那叫人格魅力,得相处才能发掘出来。邱大吉说。

    那你这意思我们让哥是个花瓶呗?史天开玩笑说。

    找打吧你!邱大吉捡起一串烤大蒜朝史天脸上扔,结果史天正正当当接住,开心地一口撸了。

    老史你是不是吃太多了,我看一半烧烤都进你肚子里了,又是大蒜又是韭菜的,不难受吗?李子东不知道跟谁借了根红绳,勉强把眼镜腿绑住了,歪歪扭扭吊着,样子有点滑稽,要不起来走走吧,你才二十岁出头就有肚子了。

    不怕,邱大吉说,不是联系了肛肠科吗,这回连肠一起查。

    这话又戳了几个人的笑点,一个个笑得不能自理。

    不行,我得回家拉屎。史天差点忘了自己要跑的事,一听肛肠科立刻站起来溜,我先走了啊让哥江乘哥,改天见!

    江乘第一回 见人屎遁,惊奇:他为什么非要回家解决?

    他只有在家才拉的出来。李子东解释。

    江乘:哦。

    程让靠柱子上笑半天,完了捂着肚子挥挥手,不行了,再笑我也得进肛肠科,都散了吧,时间不早了。

    那行,我们走了啊。邱大吉一边收拾了桌上的垃圾站起来说。

    大吉,你女朋友回画室了吧。李子东问,那明早上我几点过去合适?

    没有,打架的时候我让她先出去玩了,一会儿碰面,完了再一起去画室,你明天九点以后都行。邱大吉把着李子东的肩膀一块走,对不住了啊大东,耽误你画画,回头我就找房子。

    江乘疑惑地看了他俩一眼。

    大吉跟他小女朋友住工作室。程让看出他的疑惑解释说:二楼有间小卧室,一开始准备大家中午休息偶尔留宿用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兄弟们的泡妞专用间,谁想解决滚床单问题又没地方去的,都住那,连酒店都省了。

    你们共用?江乘不是很能理解。

    对啊,酒店共用的人不是更多,你看老史大东两个一脸注孤生的样,偶尔也是有那么一回两回的,好歹都大学毕业了嘛,我

    我后面的解释江乘就不怎么想听了,正好约的车过来停下,他拍掉某人试图开门上车的爪,一个人上了车并且快速关车门,你回家认真写作业,师傅开车。

    程让:

    被汽车尾气宠幸一脸的让哥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哥居然没让他上车?

    ※※※※※※※※※※※※※※※※※※※※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7)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