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9)

    不懂为什么还要远程求助他这个保镖。

    问题是他一个江湖响当当的让哥,还能叫人撸走?

    江乘正要回个消息问一下,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这货又在卖惨。

    认识程小白这些年,江乘见识过他无数计谋,归类一下完全可以编一本白子兵法以及小白三十六计,其中一多半是套路他的。

    惯常用的当属卖惨跟烦人,尤以烦人最为致命。

    卖惨不能总惯着,容易惯上天,所以江乘给他回了一条:打车。

    并且给了打车费。

    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刷屏,江乘特意开了静音,不过静音不静心,他对程小白的刷屏内容中毒已深,眼睛不看脑子里也会逐条刷。

    我拒收!

    哥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我跟你嗦我伤心啦!你居然不管我洗活!

    脑海里差不多刷了百八十条后,江乘瞥了一眼手机,出乎意料,居然只有两条。

    一条是张照片,是一家知名甜品店的礼盒,这家店是林芝最爱,就在那个废弃工地那一站的地铁旁边。

    第二条很简单,语气似乎有点委委屈屈的:哦,我几道了。

    江乘:

    套路升级了?

    正巧这时候有条本地推送出现在屏幕上,说某废弃工地昨晚惊现男尸一具,疑被劫财劫命!

    江乘嘴角抽搐,也没看是不是那个废弃工地,捡起桌上的手机就出了门。

    如果说让哥有什么弱点,大概就是形象太惹眼灵魂太得瑟,从头到脚诠释的就是我有钱!快来打劫!

    并且程家的家教十分有毒,小白他姥爷教育程家人凡是遇上抢劫,一定要破财免灾,要钱给钱,要密码给密码,为了防止个别程家人不听,还特意把这条写进了家训。

    江乘不知道让哥遇上了怎么样,反正他二舅当年是选择花钱,结果还是被揍了。

    程让拎着点心,一手插裤兜,脚尖踢着小石子,磨磨蹭蹭朝程家走。他不能确定升级版的卖惨管不管用,只能抱着百分之三十五的希望边走边等,如果半小时后乘哥不来,他就寄几去程家吃饭。

    从江乘的小公寓打车过来,最多半小时,这期间程让的眼睛始终挂在过往的每一辆出租车上,一直到进了程家小区门口,他才失望地收回目光。

    会不会路上堵车呢,他想,要不在小区再转两圈?

    这时候小区门口停了一辆出租车,江乘从车上下来,正好看见甜品盒子在拐弯的地方一闪而过,他停下脚步,犹豫着要不要打道回府。

    哥?

    不等他犹豫出个三六九来,程让忽然返回来喊了一声,江乘嘴角抽搐,若无其事地提步向前走。

    哥!真是你呀!程让在转身看见乘哥的那一刻就被狂喜支配了大脑,当场开心成了一个二百五,飞一般地冲了向江乘。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他回了个头。

    江乘一看他这副饿虎扑食的样子就头大,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你敢扑我抽你!

    你来抽我呀!程让恶棍似的把江乘逼到花园边上,用胳膊勾住对方的脖子,勒着人家并肩而行,抽我也不走。

    江乘:

    程让把头歪在江乘肩膀上,对着路灯吹了个响,俨然已经美得找不着北。

    每每江乘给他一颗甜枣,就能抵消过去八百回的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程让此时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激动之情,只想瞪鼻子上个脸。

    于是他突发奇想,攻其不备,在江乘的小平头上打了个波,木马!

    江乘:

    你是不是找抽呢!江乘把脖子上的胳膊甩掉,可这家伙没皮没脸,又换了只胳膊继续搂上来,还用卷毛蹭他的脸,江乘无奈了,你能不能好好走路!

    不能不能就不能!

    江乘:

    这手劲什么抢劫犯能把他抢了,他就不该上这个当!

    ※※※※※※※※※※※※※※※※※※※※

    论程小白上位三十六计

    第11章 霸占他的窝

    程家别墅门前有摄像头,在进入视频范围之前,程让把胳膊从江乘肩膀上撤下来,帮对方扯了扯压皱的T恤,又低头整理了下自己的,稳稳当当走到大门前,秒变正人君子。

    江乘:

    摁过门铃后徐姨跑出来开门。

    小白少爷跟乘少爷回来了,乘少爷是不是又高了?徐姨在程家好多年了,自然认得江乘,她笑着打量江乘两眼,样子没变,就是高了壮了,是个大人的样子了。

    您还好吗徐姨。江乘问候一句。

    好,好着呢。徐姨说。

    程让把甜品递给她,抱怨道:呐,徐姨,我哥非要买的,害我走了半天。

    乘少爷有心了。徐姨说。

    江乘非常惭愧,自己光顾着程小白了,忘记买点东西,在这方面他确实没有程小白有心。

    你个小没良心的!林芝等不及大孙子们进门,自己小跑着出来,斜睨程让,你走两步还不乐意了,白疼你了!。

    嘴上絮叨着宝贝孙子没良心,脚下却一步不停地迎上去,一左一右揉揉两个大孙子的头,哎呀我两个大宝贝真可爱。

    江乘:

    程家外婆哪哪都挺好的,就是人过于欢脱,一言不合就拥抱揉脑袋还亲脸,也就是现在他跟程小白都长高了,她够不着,不然一脸口水是免不了的。

    林女士您又弄乱我发型!程让自从长到了要好的年纪,就特别维护自己的发型,林芝因为个头原因,每次都给他抓成个朝天款,特像个智障,您下次就撸乘哥一个人的脑袋,他发型不怕乱。

    你还能打我啊。林芝又伸手撸了一把,你小时候我还给你换尿布呢,还摸屁股。

    程让:

    小乘不是受伤了吗,快让姥看看伤哪了。林芝又去扯江乘的衣角,小白说你都不能自理了。

    江乘如临大敌地捂着衣角,我,我挺好的,就是腰不小心扭了一下,已经去过医院了。

    心说这祖孙俩的热情真是一脉相承。

    那就好那就好,以后可要注意别再伤了,不然老了要遭罪的。听说去过医院了,林芝才放心,催促他俩进屋,你俩快去洗手,饭早做好了。

    林芝让他俩洗手吃饭,自己倒是先开了甜品盒子,挑了块红丝绒当饭前开胃甜品。

    程让出来看见了脸一黑,您又饭前偷吃!

    买了不就是让我今天吃的嘛,明天也不好吃啊。林芝嗜甜,本身已经是富态逼人了,但就是管不住嘴,我就吃一块,不能辜负小乘的孝心啊,饭前吃了有饱腹感,我待会儿吃饭就少了嘛。

    呐,乘哥你听见了,林女士今晚上要是吃第二块,咱以后就不给她买了。程让奉周爸爸旨,严格督促姥姥姥爷的饮食,今天要不是为了套路江乘,他根本不会买甜品。

    周暮是心内的,特别注重家里几个老人的心脑血管健康,尤其前两年姥爷突发心梗捡回一条命后,更是三令五申让老两口忌口。

    你晚上把剩下的带回去,给恬恬吃。江乘说。

    林芝:

    对!还是我哥聪明啊。程让立刻让徐姨把剩下的打包好,打算晚上带去乘哥小公寓当宵夜。

    我白疼你俩了。林芝抓紧享受着最后一口红丝绒,眼巴巴看着甜品小心肝离自己而去。

    大概是太心痛了,晚饭林芝吃了两碗饭,还没有要停的意思。

    外公最近还好吗?吃完一碗,江乘放下筷子问。

    好着呢,上周我去疗养院看他,跟一群老头打太极呢。程让说,还让我偷偷给他买二两红烧肉。

    正在夹肉的林芝:

    程家老太上皇程大治是突发心梗,典型的平常没有保健意识,以为自己身体健康就不把老年病当回事的那类群体。程大治发家之前也是过苦日子的,对肉有一种执念,哪怕到老也改不了习惯,老两口的生活习惯是一脉相承,重油重盐嗜甜喝酒,而且都非常富态,认为这是有福之像。

    结果病来如山倒,这一梗差点就要了命。

    后来虽然是捡回了命,但身体大不如前,每年总要去疗养院调养一阵子。不过程大治本人并不想去疗养院,因为他不觉得自己是因为吃肥肉抽烟才心梗,是因为老跟儿子生气。

    大概林芝也多少这样认为吧,所以饮食方面不是特别注意,完全要靠别人耳提面命。

    林芝筷子上夹了块肉,犹犹豫豫地不想放下,小白啊,你看你哥好容易回来,我特意让徐姐做的,我这是给你哥夹的小乘啊,来吃肉。

    江乘筷子都放下了,茫然地看着那块刚伸到自己眼前又转而进了林芝碗里的肉,林老太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一口吞了,鼓囊着嘴说:你看,小乘吃不下了。

    程让总算知道自己的套路绝学是遗传谁了,徐姨,把肉全部端走打包,我要带走,以后我们回来吃饭不吃肉,做全素宴。

    不吃了不吃了!林老太太放下碗撅着嘴,闹小孩情绪。

    您早就该不吃了,吃得比我俩还多。程让为了转移她注意力,拉着她到客厅聊姑娘,姥姥您看我这次的新目标怎么样?

    程让哄老太太的法宝之一就是聊女朋友,每次有了新目标就会先给林芝看一眼,她喜欢他就追。與。夕。糰。懟。

    林芝的眼光跟大孙子如出一辙极有可能也是被程潇潇刺激的,所以很有得聊,哎呦,这个比上一个好诶,这个长得端正,有旺夫相哎,小乘你也来看看,这个姑娘是不是好看?

    江乘过去瞥了一眼,也不知道看没看清鼻子眼,认真但敷衍地回:嗯,还行。

    是吧,你哥也说好,那就赶紧追,争取带回家来给我们看看真人,不然我老觉得你拿照片哄我。

    程让:

    小乘呢?在国外有没有遇上喜欢的?林芝转而问江乘。

    江乘正强行把神经往代码的世界里扯,以求逃避姑娘的话题,冷不丁被点名,一下没反应过来,嗯

    为掩饰走神以及组织语言,他低下头搓搓鼻子。

    但这表情却被对面两位解读出了两种意思。程让觉得他哥那是不想提及的样子,分明就是没放下前女友!

    林芝却觉得他是不好意思提,大概齐是有了对象还没下手。

    老太太一下就开心了,有喜欢的就好,不过要抓紧追啊,男孩子脸皮可不能太嫩,很容易错过的。

    江乘:

    程让:

    一想到他哥吃回头草追前女友,程让就膈应,比知道自己女朋友劈腿还膈应。

    在程家坐俩小时,比上一周课还累,话题基本离不开姑娘学业前程,都是江乘不想聊的。

    程家二老思想都很传统,这就导致家庭氛围不那么自由,比如到什么年纪没干什么,或者不该干什么,通通都要拿出来说。

    江乘这人天然就有点独,长这么大也就接受了一个聒噪的程小白,实在受不了其他人指手画脚指点人生,本能地就想避开,尤其二老不喜欢男孩子太亲密,他就更得避了。

    离开程家后,江乘解放一般长舒口气,回头对程让说:我走了。

    别走啊哥,你帮我拿点。程让手里大包小包全是吃的,肩膀上还扛了一根金华火腿,临走他把家里存的什么咸鱼香肠火腿全顺走了,跟鬼子扫荡似的,我这都替你拿的,怕你一个人在家没饭吃,怎么样,我很周到吧?

    江乘嘴角抽搐,你周到的时候没想过我不会做吗?

    我程让差点顺嘴说我做,不过在成功打入小公寓之前,他得先兜着点贼心,火腿直接切片啊,你吃面别老就辣条,香肠煎一煎就好了嘛,很简单的。

    江乘觉得这小子有什么预谋。

    果然预感成真,程让以运送食物为名,一路跟到了小公寓。

    你可以回去了,还有钱打车么?江乘站门口,划开手机要给他打钱。

    不用了哥!程让趁他哥不注意的时候贴在门上,率先占据了有利地势,我能在这里住一晚嘛?

    江乘:

    你听我解释啊哥,纪恬恬回她爷爷奶奶家了,我一个人在家害怕~程让嘟着嘴,两只手背在身后,指甲在门上挠啊挠,我现在可害怕孤独了,一个人在家会做噩梦,还会产生鬼怪妄想症。

    江乘:

    长了十岁,蹭窝技能倒是一点没长进,程小白第一次死皮赖脸跟着他回来,就这样贴着门死活不走,说什么家里床太大有鬼压他的床,江乘一时心软,就这么开启了被程小白蹭这蹭那的悲惨人生。

    程让抬起眼看江乘,哥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只能在门口苟一夜了。

    威胁我呢你。江乘挑眉。

    不是,是守一夜,离你近点我不是有安全感吗。

    哦,守夜啊,我们楼道灯坏了,鬼怪妄想症发作了不会碰瓷吧?

    程让: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9)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