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11)

    你都侥幸了我说不行你改注意么?程让看着他直接问,给你多钱?

    邱大吉伸出一根手指头,一万五,事成了再给一万。

    操。程让站起来,把空瓶丢垃圾桶,直接下楼了。

    这傻逼就是个二百五。

    怪不得俩人都激动得找不着北了,让两万五砸晕了。

    大吉,让哥这是不管了还是不管了?史天看程让这样顿时没底了,讲实话他本来是有点小动心的。

    当然,大吉这价格是因为他表小舅子有钱,家里愿意花大钱冒险,听说还找了学校一领导,总之十拿九稳的事,钱不赚白不赚。

    外面替考托关系一条龙也就一万多,但这个价格也是可以了,史天寻思着要能干一票也够本了,谁让今年地利人和呢?

    邱大吉这会儿也有些犹豫,这样吧,我问问表舅什么形势。

    要不是因为有表舅在C院,心里有底气,这事邱大吉也不可能应,当年他想考C院,从他表舅那打听了一些所谓内部消息,比如学校喜欢什么风格啊,监考严不严啊,但最终因为自己水平太烂,打听得明明白白也没考上。

    现在不一样了,他一大学毕业生,高考专业课还是不在话下的,而且他表小舅子拖了关系,只要混进去这事就妥了。

    不过邱大吉会考虑程让的意见,毕竟大家一起做培训班,他不能一个人冒险。

    程让在工作间搭建骨架,本来是要做一个小毛驴,可脑子里总徘徊着他哥昨晚上恼羞成怒的样子,于是中途改了主意,把驴改成了他哥。

    可能是江乘的表情太好玩,程让捏着捏着心情就好了,刚才的事倒也想开了。

    从朋友角度讲,他很想把那俩二百五打一顿,但从合作对象角度看,这事他又不能太主观,不能自己认为不对就不让别人干。思来想去,他决定先不管这事,因为根据邱大吉换女朋友的频率,这小媳妇不一定能撑到考试。

    晚上回家的时候下起了雨,程让冒雨跑了趟商场,买了几套衣服,再去超市买了点吃的回到小公寓,用钥匙开了门钥匙是早上自取的。

    书房里还在噼里啪啦,程让进去看了眼,他哥早上怎么样这会儿还什么样,很有可能一天没挪地方,卧槽,你不要命了啊?

    江乘:?

    说好的就住一天呢?

    程让立刻去看了眼辣条库存,眼前一黑,靠,你还真指着辣条续命了啊,我光看见这几个空袋子我都胃疼,你真行江乘,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是非逼着我告状啊!

    你干嘛又来?江乘关掉电脑出来,抻了个腰,经我同意了吗你就私闯民宅?

    我那是正大光明开门进来的。程让理直气壮,再说我拿钥匙的时候你也没说不让拿啊?

    哦,那我现在不让你住了,拜拜。江乘挥挥手,临走把钥匙留下。

    程让:

    在跟他哥讲道理这件事上,程让从来讲不赢,但胡搅蛮缠他在行,于是当场换了一副嘴脸,哥~外面下雨呢,你忍心看我被风雨欺负吗,我家里没人,雨夜我会做噩梦的还有还有啊,我给你买了两件衣服,你现在试试啊?

    秋雨一下,天气就冷了,程让同学为了让肩头的小蛇再得瑟两天,依旧穿着无袖衫,胳膊上还有残留的雨点,看着是挺可怜的。

    江乘看见小蛇就想起昨晚上的不三不四梦,搓了搓鼻子,默认了某人又留宿的事。

    这牌子老贵了,我勒紧裤腰带买的,有没有很酷?程让拿新买的衣服给江乘看。

    江乘的穿戴风格很直男,只要舒服顺眼,同一款的衣服他能买无数件,审美倒是不差,可就是太没劲,白瞎了这么范儿的脸。

    程让给他买了条破洞裤,黑T恤,还有件飞行服,特别潮,买的时候程让试了,自己很喜欢,于是给自己买了一套同款不同色的。

    两套衣服一展示,江乘脑门就疼,他无法承受破洞裤的刺激!

    你的没有破很多啊,就膝盖一条缝,我这条露大腿呢。程让感觉自己搭配得简直完美,迫不及待想看他哥穿,试试嘛,也许会惊艳你寄几呢?

    我怕得风湿。江乘完全没有试的欲望,转身去厨房。

    程让:

    这是什么老年人思想?

    你喜欢自己穿,别带我。江乘没好意思说他不想穿兄弟装,显得很二。

    我穿没有你穿酷啊。程让觉得他哥只是不好意思当面穿,直男嘛,都是暗搓搓自己试的,于是自作主张把衣服挂到江乘衣柜里,并且还了两条内裤。

    程让出来的时候正看见江乘在厨房加热他买的食物,顿时心惊肉跳,哥你放着我来做!他至今记得江乘当年把鸡腿加热成碳球的画面,依旧是心有余悸,求你了,你去举哑铃吧,坐了一天我怕你得冠心病。

    要说家里来个烦人精也不尽是坏处,至少吃饭有了保障,江乘自觉跟厨房八字不合,倒也不勉强,去阳台举哑铃了。

    程让自己是个不沾阳春水的少爷,生存技能比厨房杀手好点有限,但有碳烤鸡腿在前,他这就相当于是大厨水准,至少能片火腿煎香肠,还会煮饭,加上他买回来的菜,居然凑了一桌相当能说得过去的晚饭。

    哥,我是不是很厉害?程让时刻不忘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吃饭的时候一直问,我煮的饭是不是很香?

    江乘点头,很给面的装了第二碗,晚上我去夜跑,一起么?

    去啊!程让先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完了又想起外面的天,可是下雨啊?

    你可以不去。

    去去去!

    程让喜欢举铁,但不怎么喜欢跑步,不过跟着江乘跑他就乐意,哪怕下雨。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跟跑能力,江乘一个每天夜跑十公里的长期锻炼一族,跟程让这种看心情锻炼的人不能同日而语,才三公里就把他甩了。

    呼程让停下来,撑着腿大喘气,照顾一下非专业人士啊哥?

    江乘回头看了一眼,你要不原地歇会儿,我马上就回头了。说完又继续跑了,转眼就没入了雨中。

    我迟早在你身上装一个定位器!程让不服气,吸了口气又跟上去。

    他很少跑长跑,节奏掌握不好,所以很容易累,为了追江乘还拼尽全力爆发了一段,爆发过后能量一下到底,彻底跑不动了。

    操,这种运动确定不是自虐嘛?

    江乘跑了一段后看看时间,按照平常的速度他这会儿已经返程过半了,然而那家伙还是跟不上,只好临时缩短距离,原地回头。

    刚回头就吃了好大一惊,只见一个骑着共享单车的家伙在雨雾中正狂蹬而来,还极其得瑟地松开把手,两只胳膊挥舞着喊:哥!我来啦!

    江乘惊得都不会跑了。

    第14章 外套

    程同学陪跑技术水了点,不过厨艺还说得过去,晚饭早饭都很丰盛,早上他居然还做出了蛋炒饭,简直让江乘刮目相看,几乎就颠覆了程小白在他心里的二百五形象。

    可惜愉悦的心情没持续到中午,江乘就被狂轰乱炸的快递给弄崩溃了。

    寄到小公寓的快递留得全是江乘的电话,是程让前天买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除此之外,尝到了做饭甜头的程大厨,还在附近超市下单了好多食材以及锅碗瓢盆,全部外送过上门。

    家门口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堵得水泄不通,江乘懒得分门别类,通通堆在厨房,这边刚把门口清理干净,电话又来了。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江乘:

    他看了眼五分钟前刚送来的外卖,有点愁。

    哥俩儿相处这么多年,有默契的时候不多,且通常都很鸡肋,比如,同时点了外卖,并且是同一家同一种口味。

    江乘跟两份猪排盖饭套餐对视三秒,一咬牙全吃了。

    晚上下课后程让没着急走,坐沙发上查菜谱,这时候史天凑过来说:让哥,你说我要不要干一票呢,我拿不定主意了。

    史天这人心里没什么大谱,从上学那会儿就习惯让程让帮他拿主意,代考这事他昨晚上回家想了一宿没下定决心,指望着今天让哥说句话,同意不同意就看他一句话了。谁知道程让一个字没提这事,仿佛真不想管了。

    程让查到了鱼香茄子的菜谱,正在琢磨可操作性,闻言也没抬头,只问:你想干?

    史天犹豫着点点头,有点,一两万呢,我听说好多人接了不止一个,这不得发了啊?

    程让抬眼瞅他,你混得进去么,十拿九稳那种。

    史天:嗯

    程让:你有表舅在学院么,看大门的也算。

    史天:没有

    程让:你有走了后门的表小舅子么?

    史天:

    拜拜,我回家了。程让站起来,一边穿外套朝外走,最近家里有人不能自理,我晚班不上了,早上你们可以晚一会儿过来。

    史天:

    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史天陷入了迷茫。

    程让把做好的恼羞成怒萌萌哥带回了家,在楼下刚巧遇上了快递小哥,顺便收了两件大包裹。上楼发现家里门口还堆了好几件,他干脆蹲在门口把包裹全拆了。

    拆完了包裹,他先把萌萌哥偷偷摆到自己房间,然后抱了一堆新衣服放在沙发上,一件件拿出来摆弄。

    哥,你怎么不拆开看呢,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他一回来,江乘的工作状态就乱了,只好暂停。他来到客厅看了眼,一口气梗在胃里,跟中午吃了两份猪排饭套餐时的感觉一样一样的,程小白,你把我这弄得跟服装批发市场似的想干嘛?

    当然是自己穿啊,多好看,还便宜,这一堆还没有昨天那一套花得多。程让仿佛是个热衷逛街买买买的败家娘们,也不看他哥的脸色,只管摆弄衣服,这些都是T,号肯定对,不试没事,你要没时间收拾我来弄。

    江乘搓搓眉头,买衣服他没意见,就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如此热衷于买双胞胎装,每一款都要买两件不一样的颜色,有的干脆同色,说他搞批发一点都不冤枉。

    你买这些中二色的绳子干嘛?江乘指着茶几上的一堆五颜六色的绳子,你别告诉我这是鞋带。

    是鞋带啊,不用怀疑,搭配用的。

    江乘不想聊了,眼不见心为净地举哑铃去也。

    程让感觉自己来小公寓才几天,就解锁了老妈子技能,负责买衣服洗衣服整理衣服,负责买菜买锅买盆查菜谱做饭,完了晚上还要蹬共享单车陪他哥跑步,这一天天的太充实了。

    小白个人作品展的地点是在本市的一个超大会展中心,预计展出一周,这么烧钱的地方程让肯定是烧不起的,还是靠他大舅二舅支援。

    程让的生活费是程潇潇给,当然,并不够生活,程潇潇就怕他长成个只会烧钱的富二代,所以严格把控开销,从考上大学那年,她就把他的护照没收了,防止他有事没事出国浪。好在程让是家里的小团宠,爸爸舅舅姥姥姥爷经常偷偷塞钱给他,但很可惜,依然不够花。

    老白这边也不大指望,能维持在不赔钱的状态就不错了,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赚钱上,只一心玩泥塑。作品展他酝酿了两年,从去年大四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就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

    要问他为什么放着毕业作品不做,要搞一个只花钱不赚钱,目前来看也没什么意义的作品展,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青春期最后的任性吧。他长这么大就专注了这么一件事,不疯狂一下对不起自己。

    开展头两天,程让借了他大舅一辆商务车,亲自运送自己的泥宝贝去展厅。上次瘫了的跑车被他二舅拉走了,倒也没生气,只说以后不要再找他借车,所以他这次就找大舅借了,反正他们家的财政大权在大舅手里。

    为了回馈他舅的深情厚谊,他给了大舅几十张入场券,当然,本尊是不可能来的,身边的工作人员可以来。

    去展厅这天遇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是高中同学温娜也就是当年跟江乘告白那位女神。

    程让看见她的时候表情空白了两秒,不知道是突然遇上了意外还是因为想起她跟乘哥表白过这事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年才上高一,程同学还是个没怎么发育成熟的小豆丁,对女神什么的不怎么感冒,基本没记住人家长什么样,只知道跟着同学们瞎起哄,毕竟一个学校的女神跟男神搞对象这种事永远是爆点,而且是女追男姐弟恋,都够磕好几部校园爱情偶像剧了。

    后来江乘出国后,程让跟温娜在学校接触过几次,也算熟了吧,程让还有她的QQ号,只不过毕业后就没怎么联系了。

    温娜长得确实还行,高个长发挺有气质那种,几年不见,气质仿佛更好了。

    程同学好久不见啊。温娜挺开朗一女孩,见了面主动打招呼,可能是因为她高一级吧,对程让说话的语气总像是对一个小孩。

    学姐,我也就比你小一岁,虽然长得挺能骗人吧,但也确实老大不小了。程让以前仗着自己个矮,经常走卖萌路线,不觉得有什么可耻。现在人高马大的让哥,被一个比自己矮大半截的女孩当小孩对待,不免别扭。

    温娜噗嗤笑了,然后清了清嗓子,伸出手说,抱歉重来你好程先生,许久不见请多关照。

    程让也乐了,跟她握了握手,你怎么在这啊学姐?

    我工作的地方就在附近啊。温娜指了指不远处一写字楼,就那,我经常路过这里,你呢,现在做什么呢?

    没事瞎混呗,后天我要在这里办个展,有时间欢迎来玩。程让无差别送展票,给了温娜好几张。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11)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