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12)

    呦,小白个人泥塑展,都办个人作品展了啊。温娜说着竖起大拇指,太牛了啊程同学。

    别,没多牛,免费的。程让十分谦虚。

    温娜笑起来,那也挺好了,我回去一定给你宣传宣传那我先走了啊,回见!

    得,谢了啊学姐!

    程让看着温娜走远,忽然觉得她跟乘哥还挺般配的,姑娘人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对象。

    十月一这天,程让五点起来敲江乘的房门,哥,今天赏脸不?

    惊醒的江乘:

    敲完了门程让又觉得这么早把人家吵醒了不好,于是不说话了,写了张条贴在江乘房门上。

    哥,我走了,今天降温,你要穿外套。

    他自我感觉这条写得很高级,没有死皮赖脸要求人家赏脸,但又不言而喻,非常到位。

    江乘躺床上跟天花板对视一分钟,睡意跑得半毛钱不剩,有些无奈地起来,开门摘了门上的条,看了一眼就笑了。

    小白个人作品展他肯定要赏脸的,但是外套

    回国的时候为了减轻行李,他没带外套,现在家里唯一能穿的大概就是那件飞行服。

    江乘打开衣柜,程小白对待穿搭还是很仔细的,把一整套衣服板板正正挂在衣柜里,看着特贴心,他拿下外套试了下,意料中的合适。

    他的外套是军绿色,短款显腿长,还挺酷的,程小白的是黑色,不出意外他今天肯定也穿了同款。江乘觉得两个人穿同款太傻了,出门的时候没套身上,但很快就被无情的冷风冻得没了脾气,还是穿了。

    一放假街上的人多到要犯密集恐惧症,出租车保持着蜗牛一样的速度来到会展中心,还没能开进展厅广场,因为广场更加人满为患。

    呦,今天展厅这么火爆,是有什么明星来吗?出租车司机问了一句。

    这个江乘答不上来,他只知道有程小白,大概吧。

    他本来以为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是因为程小白来的,结果走近一看,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有小白的票,还真都是来看小白泥塑展的,江乘顿时傻了这家伙这么有名?

    ※※※※※※※※※※※※※※※※※※※※

    程小白:我人气就是这么高,就问你服不服!

    第15章 我有哥

    让哥不是人气高,只是人缘好,好到自己都傻眼。

    卧槽,我居然请了这么多人?

    展厅还没开门,程让看着外面广场上的人群,感觉钱包要空。

    因为展会刚好黄金周,所以程让请了一帮有的没的同学来热场,管吃管住赔钱赚吆喝,只为增加人气。他本来以为最多也就百十来人吧,找个酒店凑几桌也就够了,这放眼望去,哪是一个酒店能解决的事。

    旁边史天说:那是,您连街上烤辣条的大妈都发邀请函了,人能不多么,这也就是印票的钱不用你掏,不然分分钟哭死。

    程让:

    邱大吉跟着乐,哎大脑袋,你以前跟我说让哥人缘好我还没有直观感受,这一下真是开了眼了嘿,我高中初中小学能记得名字的同学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十个,有联系的就更少了,为了给让哥宣传,我死皮赖脸就拉来十几个,好家伙让哥这一帮同学能有五百了不?

    五百倒没有,但拖家带口就差不多了,让哥这么会做人,每个同学至少发两张。除了同学组的捧场嘉宾外,还有程潇潇公司的员工,江爸爸公司员工,周爸爸医院的护士姐姐女团,俩舅舅身边的工作人员,商业街烧烤天团,小区大爷大妈老年团等等等。

    当然,邀请来的这些只是友情捧场,程让为了扩大知名度,央求他二舅发了条微博打广告,承诺展出期间来的粉丝通通可以领签名海报所以,广场上乌泱泱人群里,大概一多半都是来领海报的。

    这才哪到哪大吉,我们让哥有年办生日会,请过两千个同学,牛不牛逼吧?而且都是熟的,不是瞎凑来玩排场的。

    邱大吉张了张嘴,牛逼。

    你俩别嘚啵了,快干活。程让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宝贝们摆在展示台。

    这些泥塑平常看着不入流,这样一件件摆在高级的地方打上灯光还挺是那么回事的,反正收拾完了之后程让自己还挺满意,自我感觉灵魂都升华了。

    展厅开门后,人开始陆续进来,程让特意站门口找江乘。

    让哥,那边那姑娘是不是你上两天看上那个?史天指着一个女生问。

    这姑娘是在老白门口遇上的,程让第一眼就觉得对方是他的型,当场就搭了个讪,给了人家一张票。

    当然,搭讪这事得有来有往才算成,人家要是拿了票不来,那就是白搭。

    有门。程让弹了下响指,不着急说话,等她主动再说。

    史天佩服地看着他,心说让哥泡女孩就是牛。

    我哥呢?程让找了半天没看见江乘。

    是不是没来啊?史天说。

    程让顿时泄气,撇撇嘴,心里很委屈。

    江乘在广场遇上了温娜。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江乘?温娜见了他挺吃惊的,真是好久不见了啊不过还是那么帅,没变样。

    江乘更意外,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话都不知道怎么接。说实话他都不怎么记得温娜长什么样了,对方这么熟稔还挺尴尬的。

    刚回。江乘后悔走这边了,不过现在想溜也溜不成,根本挤不动。

    江乘在学校跟程让属于两个极端,程让狐朋狗友遍全校,江乘也就认识座位周围那几个。温娜是高年级的,别说认识了,表白的时候江乘都不知道世上有这么个人。

    后来没多久他就离开学校了,跟温娜说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有一半还是拒绝的话。

    不过温学姐人外向大方,当年被拒绝得挺没面子的,现在见了一点不尴尬,主动聊起来:你在国外学业肯定不错吧,当年学习那么好,什么专业啊?

    数学跟计算机。江乘回。

    那巧了啊,我也计算机,现在从事AI行业,你学这俩专业估计也是想走这方向吧?

    江乘:嗯。

    那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合作啊。温娜掏了张名片给他,我们公司还成,等你哪天想跳槽了可以考虑一下。

    行。江乘接了名片,没了下文。

    你怎么还这么不好聊啊。温娜看了看前面的人,开玩笑似的说,队还早呢,不行,我得再挑战一下,我就不信聊不动你。

    江乘不聊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这人不在他的接受范围内,他的世界有一道门,他不会主动开门接纳外面的人,只有外面的人进来被他接纳。

    温娜跟程小白有一点挺像,就是都挺厚脸皮,属于 你不理我我就不同意反正必须要让你理我那类人,可惜后来者吃亏,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厚脸皮就够了,实在容纳不下第二个。

    哎,还没问你呢江乘,温娜歪着头看他,你谈女朋友了吗?

    没有。江乘说。

    这样。温娜背着手看了江乘一眼,轻松地笑了笑,转而问:你跟程同学是表兄弟么?

    不是。江乘回。

    嗯?那是亲的?问完了温娜反应过来还有一种可能,觉得自己多嘴了,抱歉,我看你们俩关系挺好的

    没事,不是亲的。江乘很平静地笑了笑,就是兄弟。

    不是表的不是亲的,也不是父母离异凑一块的,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性质就是单纯的兄弟。

    哦,温娜笑着看看周围挤成饼的人群,你弟还挺牛的,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了之后吓我一跳。

    你不用因此对作品展抱很大希望,江乘搓搓鼻子,先替程小白谦虚一句,免得人家对他的作品期望太高,人估计都是租的。

    温娜愣了一下,噗嗤乐了,捂着嘴笑半天,你们俩这是什么塑料兄弟啊?

    程让的新目标主动找他说话了,但他这会儿却又没了多少兴趣,心里翻来覆去骂他哥无情无义,本来一百混的心情,因为江乘没来打击得就剩二十五分了。

    你很厉害啊程让。女孩叫袁桃,小脸就跟颗水蜜桃似的,圆圆的很水灵,脸颊还有红晕,个不高,说话的时候微微抬着脸,泥塑都很可爱呢。

    可爱这种形容一听就是客气了,跟夸人不知道怎么夸就说可爱一个意思。

    本来就没多少心情,因为一句可爱又去了一半,程让有点后悔跟人搭这个讪不过,看在姥姥还满意的份上,还是聊两句吧。

    你有哥吗?程让问。

    啊?袁桃不知道话题为什么忽然这么家常,愣了一会儿,没有。

    哦,那我有。

    袁桃:

    姑娘抬着圆呦呦的眼睛看他,似乎想听听这话题还有什么意义深刻的下文。

    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有哥。程让补充了下文。

    袁桃的肩膀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下,怀疑这张俊脸之下藏着一副不怎么聪明的灵魂。

    跟那些奇奇怪怪的泥塑一样。

    啊,男人果然不能只看脸。

    就在袁桃琢磨着怎么结束尬聊走开的时候,程让忽然大叫了一声:哥!

    袁桃吓了一跳。

    圆啊圆姑娘,抱歉啊,我哥来了,你先自己玩会儿。程让说完就跑了,动作很迅速,表情很愉悦,一点不像脑子有毛病的样子。

    袁桃:

    程让看见江乘身边的温娜愣了一下,温娜还有说有笑的,仿佛聊得很愉快必须要承认,他俩站在一起真挺般配的。

    走过去的时候他心里一直琢磨,要不撮合他俩在一块也挺好的,温娜那个样子一看就知道还惦记乘哥,坚持这么多年应该不是喜欢着玩玩吧。

    想到乘哥的感情终于要有个着落的时候程让心里犹如老母亲般安慰,但似乎又梗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他有哥,但这哥迟早不是他的。

    看见程让过来的时候,江乘非常后悔进来之后没脱掉外套,更不明白程小白在室内这么久了为什么也没脱外套。

    程同学你好啊。温娜看了看他俩的衣服,呦,你们俩还穿兄弟装啊,好萌啊!

    萌个屁!

    还成吧学姐?程让挨着江乘站,胳膊肘搭在人家肩膀上,展示兄弟装,我哥老对我的眼光有误解,以你们女性的眼光评判一下,是不是还行?

    太行了啊,一个帅一个酷,你俩往这一站,现成的明星组合,养眼。温娜看着江乘的裤子说:你哥要换条裤子就更酷了。

    程让这才发现江乘没穿破洞裤,我去哥你怎么这么保守,露点肉怎么了?

    江乘抽走了肩膀,不想回答。

    不过也还好啦。温娜笑着打圆场,酷的人穿什么都酷。

    听见没有,这就叫程让刚想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转念一想这话不合适,并且他似乎也是这样认为的,那就更不合适了,叫衣架子,穿麻袋也好看。

    江乘瞅了他一眼。

    这时候有人叫程让过去解说,他应了一声,转而对江乘说:哥,你陪学姐转转聊聊天,我过去一会儿。

    江乘:

    好容易进来了为什么还要聊?

    那走吧江乘。温娜走在前面,一边看泥塑一边说,别说,还有模有样的诶,你看那个泥娃娃,我怎么看着眼熟?

    江乘跟在后面看了眼,那娃娃是个露着肚皮,脑袋顶一撮毛还傻笑的胖娃娃,嘴巴像盆,嘴唇像香肠,没看出哪里眼熟,只看出来它很傻。

    这一排娃娃是粘起来的么?温娜站在玻璃柜前仔细看,这么看着还挺有范儿的,比我想象中好诶。

    这一排应该就是被高辉打碎的那些,江乘看见了那只驴眼,拼起来之后倒是还行,细节造型也不错,除了丑点。

    啊,温娜忽然恍然大悟地看看江乘,再看看那排泥娃娃,说不上为什么她觉得这些泥塑跟江乘似乎有那么点神似,但这话又不好当人面说,听着跟骂人似的,你看它们的神韵是不是还不错?乍看可能有点抽象,但仔细看还挺有意思的。

    江乘仔细看了看,依然觉得丑。

    温娜看江乘那表情就知道他没get到,笑起来,你们理工男审美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吧?

    理工男跟理工女有区别?

    有啊,这不是跨越性别了么,女性比较容易get萌点,说实话我还挺喜欢程同学的创作,他内心肯定很丰富。

    丰富么,江乘想了想,套路是挺丰富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娜的点评,江乘后面倒是慢慢看出了一些意思,忽然觉得他对程小白的内心似乎是不那么了解的。他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七年前,一个不知道烦人为何物的小屁孩,总觉得他老也长不大,没心没肺的也不会有什么深刻思想。

    可一个经历过青春期的二十多岁的老男孩,岁月怎么可能没在他心里留点痕迹呢。长大了的男孩子,哭和笑都有它的意义,就像这些看似夸张的泥娃娃,它们不会是凭空捏出来的,它们既然有了人型,就会承载制造者的喜怒哀乐,就等于有了灵魂。

    啊,现在再想程小白以前开玩笑似的说泥塑是我的灵魂,似乎确实挺有道理的。

    江乘跟在温娜后面慢慢看着这些形态各异的泥塑,忽然生出了一种老父亲的心态,就像父母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孩子居然还有另一面,一面讶异一边试图了解。可江乘看着看着,又打消了了解的念头,他不是程小白的爹,以后的生活也许会渐行渐远,既然不打算有更深的交集,还是适可而止地停留在十六岁之前的印象里吧。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12)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