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15)

    但他忘了,添加新素材有新风险,程小白长成了个浑身散发魅力的套路王,没几天就把他耗时七年埋起来的春心给搅和得动荡不定。

    理智告诉他应该尽快离开,他觉得沉溺于一个热衷撩妹的大直男并不明智,何况家里还有搞基纪检委外公外婆,时刻都在防着他这个想啃窝边草的兔子。

    可说服自己回来容易,说服自己离开似乎很难,他实在找不出必须马上离开的理由,因为一切理由都可以用不差这几天来回绝。

    江乘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个最后期限,就等爸爸们回来,等大家聚一聚再走。

    可惜啊,这么好看的妹子居然有男朋友了。程让端了两杯海盐热巧过来,给了江乘一杯,尝尝好喝不。

    江乘笑,你是不是觉得世上所有没遇上你就找男朋友的女孩都可惜啊。

    那倒不至于自恋成那样,你看学姐那样的我就不招惹,我还是见人下菜的。程让咬着吸管,抬眼看了江乘一眼,酝酿着问:哥,你为什么不喜欢学姐啊,是不喜欢她那类型的还是有喜欢的人了?

    他刻意绕过了前女友,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很想跟江乘讨论前女友,大概因为前女友不在他的了解范围之内吧。

    江乘握着热乎乎的杯子,心里忽然有个声音冒出来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他的春心始终停留在萌动状态,没有恣意生长的空间,也不曾给它定性。喜欢这个词就仿佛忽然丢进春池里的催生剂,瞬间在他心里长出来一颗茁壮而不可催的大树,然后他猛然意识到,这种暗搓搓的惦记,其实就叫喜欢。

    她不是我的型。江乘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后停顿了片刻。

    程让咕噜一大口热巧下肚,一路灼烧,他却莫名松了口气。

    江乘的视线对着程小白的脸,不知道哪根多管闲事的树杈在心里戳了一下,促使他把心里的那句话说了出来:并且我也有了喜欢的人。

    噗程让一口热巧直喷向了江乘的脸。

    ※※※※※※※※※※※※※※※※※※※※

    这本暧昧期可能长点,宝贝们多给学渣点耐心。

    第18章 占有欲

    江乘的脸当场就跟热巧顺色了。

    如果十天前程小白能这样当面喷他一口热巧,他肯定能下定决心离开。

    啊,人生果然不可缺少当头棒喝,醍醐灌顶,迎面一口热巧

    真好,刚生出来的名叫喜欢的大树已经烫死了一半,再来两口,他兴许就能四大皆空了。

    哥?哥,哥程让越叫越心虚,他抓了一把纸巾,却不敢擅自动他哥的脸,哥,批准我擦你尊贵的帅脸吗?

    江乘沉了口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它再不擦就吸收完了。

    哦哦哦!程让赶紧越过桌子给江乘擦脸,他好像生怕给人擦不干净似的,眼睛怼在对方脸上仿佛个近视,心虚的热气吞吐在皮肤上,撩得绒毛战战兢兢。

    江乘一把抽走程让手里的纸巾,把近在咫尺的脸拨到一边,我自己来。

    妈的,擦脸擦得人上头。

    程让因为心亏,这会儿让干嘛就干嘛,老老实实缩在桌子边上,一句话也不敢放。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那么大反应,听到乘哥有喜欢的人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那人是谁他在哪长得是圆是扁之类的,而是乘哥居然有了喜欢的人!

    这件事情本身对他而言就是冲击,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江乘喜欢一个人,前女友大概是在他知道的时候就是过去式,所以眼不见心不想,权当没有过,可正在进行中的就不一样了。

    乘哥现在居然有了喜欢的人。

    是谁?

    他在哪?

    是圆是扁?

    不会还是前女友吧?

    程让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这种焦虑只能藏着掖着自焦自受,不能找朋友聊,更不敢表现出来,不然别人会以为他占有欲太强。他希望江乘以后幸福快乐,找个能陪伴他的人,可他又不怎么希望他哥找个喜欢的人来跟他争宠,那样他就不能时刻缠着他,更不能赖在他家里,人生会失去一半的乐趣。

    不,是一大半。

    江乘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把黏腻腻的热巧洗干净,他出来走到程让面前弹了下响指,回家了发什么呆?

    哦!

    回家了三个字犹如一针鸡血,一下冲散了程让心里的焦虑感,那个家是他们俩的家,那里暂时没有第三个人的痕迹。

    嘿,哥,程让上前搂着江乘的肩膀朝外走,忍不住傻笑,问你个事。

    嗯。江乘有些紧张,刚才他情绪到了那个点,说了句不该说的,就怕这惯会刨根问底的家伙问一句那人是谁。

    嗯程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反正就是想跟江乘搭个话,热巧好喝吗?

    江乘松了口气,还行。

    嘿嘿,那明天我们还来啊。

    你自己来,我要跑步。

    跑什么步啊,练那么帅给谁看真跑啊你,等等我啊!

    打死程让也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小公寓里就住进了第三者。

    哥你慢点走呗纪恬恬背着书包在程让后面小跑。

    你快点!程让没好气,跟不上你自己找地方住。

    今天纪恬恬跑去展厅找他,声称自己离家出走无处可去,只能投靠他这个亲哥,可怜巴巴的跟个流浪狗似的,程让实在狠不下心把她卖了,只好硬着头皮领回小公寓。

    说实话他每走一步心就滴一滩血那是他跟乘哥的小公寓,一想到晚上要有第三个人住进去,跟提前知道自己要被人强|奸了那感觉差不多。

    我跟你说啊纪恬恬,那是乘哥的家,收不收留你他说了算,回去你自己跟他说,我帮不了你。

    哦,那还行。纪恬恬安心了,乘哥是爱我的,肯定会收留我。

    程让:

    他奶奶的,哪里有收妹妹的!

    江乘今天没去展会,耳根一片清净,不过这片清净从开门声响起的那一刻起就不存在了。

    哥,我回来了。

    乘哥哥,我回来了。

    江乘:?

    乘哥哥!纪恬恬把书包丢在门口,跑到书房,在距离江乘三步远的时候就噗通一声跪地上,凭着惯性滑到江乘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腿,乘哥哥!我无家可归了你收留我吧,我会洗衣做饭端洗脚水,还会擦地板刷马桶掏下水道我一个人可以抵十七八个程小白,我可有用了吃的还少,求求你收下我吧,不然我今天晚上就要露宿街头啦!

    江乘:

    程让:

    妈的好气。

    江乘把纪恬恬拎到椅子上坐着,说人话。

    哦,我离家出走了。纪恬恬两只小手摆在腿上,坐得端端正正,仿佛在面试,事情是这样的,我被我父母遗弃在了我爷爷奶奶家,我爷爷奶奶对我还不错,但他们思想顽固保守无法正常沟通,我住了几天之后出现了抑郁症状,每天心情低落无法集中精力学习,晚上常常失眠,为了避免我身心发育不良,为了不让你们哪天看到我跳楼的热搜,我忍痛做出了离家出走的决定并付诸了行动。

    江乘扶额,你怎么行动的?

    我跟爷爷奶奶说我小长假要去同学家住几天,但是我并没有打算再回去。

    你说去哪个同学家啊?程让站门口问。

    纪恬恬:小林子啊。

    小林子是纪恬恬闺蜜之一,那小胖子馋嘴,通常给两颗糖就能套出许多秘密。

    你是生怕你爸不知道吗,四不四傻!程让无语。

    没办法啊,都出去玩了,只有她在家。纪恬恬耷拉着脑袋说,能瞒几天瞒几天吧,等我爸来逮我了你们就把我交出去,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真的不想回爷爷奶奶家了,他们连动画片课外书都不让我看,还没收了我的爱派,我的生活如一片死水,我以后宁愿跟着我哥吃糠咽菜,也不去他们家山珍海味。

    程让:你少咒我啊,你才吃糠咽菜。

    纪恬恬:我吃糠咽菜了不就等于你也吃糠咽菜了吗?

    程让:你放

    停!江乘心累地摆摆手,住下可以,但不能吵。

    是!纪恬恬站起来敬了个军礼,我不会让乘哥哥失望的!

    江乘:

    好想把前一句话收回。

    哥,我住在哪里啊快带我去。一出小书房纪恬恬就原形毕露,掐着腰跟程让嘚瑟,我就说乘哥哥会收留我吧,哼!

    呸,他那是同情知道吗,同情跟爱有本质区别,多读点书吧你。程让指着客厅的沙发,你睡这里吧,童工就是这待遇。

    嗯?纪恬恬托着下巴看了看房间布局,哥,你让一个女孩纸住在客厅,你还想要隐私吗,你想想你每天洗了澡要从这里经过,晚上起夜要从这里经过,还有我换衣服的时候你们要回避

    闭嘴!你睡客房。程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摊上这么个倒霉妹妹,说好的妹妹都是小棉花糖呢?

    嗯,房间倒是勉强干净。纪恬恬在程让房间里侦查了一圈,忽然发现了书架上的萌萌哥,端详了半天,噫?这小人好眼熟啊,这不是

    你闭嘴!程让捂着纪恬恬的嘴,敢说出去我就把你卖了。

    萌萌哥没让江乘看到过,因为做的时候程让一不小心就把它做得跟本人八成像,虽然也没啥见不得人的,但就是怪难为情。

    程让把萌萌哥塞进了兜里,决定带回工作室。

    你这个做贼心虚的样子很可疑啊哥。纪恬恬邪恶地笑,把柄哦,从现在开始我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啦快给我做饭,我饿了!

    程让:

    好气,可是又不能发火。

    江乘今天没出去举哑铃,因为他感觉书房以外的地盘已经不属于他的了。程小白在厨房叮叮当当,纪恬恬在叮叮当当里叽叽喳喳,领导视察一样指出了多方不足,并勒令他哥尽快改正。

    哥,乘哥哥家里缺绿植啊,你得给他买几盆净化空气,不然他宅在家里不健康。

    哥,乘哥哥家里还缺鲜花,你得每天帮他订啊,有花心情才好嘛。

    哥,乘哥哥家里还缺个活物,你得给他养啊,有动物陪伴的人才有爱嘛。

    哥

    你能不能闭会儿嘴!程让烦得要命,炒鱼香肉丝的时候把糖当盐放了,为了遮掩糖味,他又倒了一勺醋,不知道会出来一锅什么玩意,你闲着没事过来洗碗,说得天花乱坠,屁事也不干,我跟你说我随时有权把你驱逐。

    来了来了,我可是万能小公举!纪恬恬撸起袖子去水池刷碗。

    五秒钟后,一只盘子壮烈牺牲。

    十秒钟后,一只碗壮烈牺牲。

    三分钟后,万能小公举大叫:啊啊救命下水道堵了啊哥!

    江乘拧着眉头,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造了什么孽。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室友隋宇,江乘抬脚关上了门,接了电话。

    江,告诉你个好消息,咱俩之前做的那款软件我爸说给咱免费打广告,销量应该很快就上去了,这样你去英国可以过得舒服一些了。

    嗯,替我谢谢叔,你什么时候回,我请你吃饭。

    隋宇:大约长假结束后吧,你请客我是不会客气的,最好是中餐,我西餐已经吃吐了。

    江乘笑,行。

    隋宇:哎,忘了问你,AO那边怎么样,给你回信了么?

    还没,不过我估计差不多。

    靠,这自信劲,太牛了你。隋宇顿了片刻,那你是不是快走了,我回去不会赶不上你的饭吧?

    不会,我暂时不走,那边面试好像可以延迟。

    隋宇:你也太沉得住气了吧,还延迟,换成是我肯定原地飞过去是不是你家里有事?

    没有,我等我爸回来。

    隋宇:啊,那行吧,等回去再说。

    嗯。

    江乘挂了电话愣了会儿,等爸爸的借口不知道隋宇信了没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

    为了等爸爸们见一面,他牺牲可太大了,居然允许家里住进了两个大祸祸。

    大祸祸们鸠占鹊巢,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饭桌上也不消停。

    纪恬恬吃了口鱼香肉丝说:哥你做得糖醋肉丝味道怪怪的,不过还挺好下饭的。

    那是鱼香肉丝好吧,就是糖搁多了点,都赖你。程让看着江乘问,味道怎么样哥?

    江乘吃了两口,对他来说太甜了,还行吧,就实在不能轻易定性为鱼香肉丝。

    就叫小白肉丝吧。纪恬恬说。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15)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