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18)

    江乘看了他一眼,怀疑这孩子真把兄当爹了,一时竟然生出几分老父亲的欣慰来。

    哎,小乘,程潇潇随意问道,你还继续深造吗?

    不了,江乘撬开螃蟹腿,把白嫩的肉拨到小盘里,怕头秃。

    程让侧脸看了看他哥的脑袋,想象了一下没有头发的样子,差点没呛死。

    程潇潇也乐,我看也是,那这段时间要不要来我公司赚点零花?

    程女皇开的是时尚公司,虽然也有技术类的职位,但跟江乘的工作方向并不一致。不过,江乘没急着表态,程潇潇肯定还有后话。

    我看你的专业方向,有没有考虑AI方面的工作?程潇潇说,我刚好有一些这方面的人脉,只要你想回来,随时可以给你安排。

    程让低头摆弄一根龙虾腿,竖着耳朵听江乘表态,他那天晚上求程潇潇帮江乘安排工作,最好是那种百分百能吸引江乘回国的。他告诉程潇潇乘哥每天敲代码,大概想做软件开发之类的,完全没想过他还能从事AI方面的工作,如果是这样,那乘哥会不会更想在国外发展?

    嗯,我是有这方面的打算。江乘还在慢条斯理地剥肉,谢谢潇姨替我考虑,我打算去英国,工作已经找了。

    程让一愣,手里的叉子落在盘子上发出突兀的响声,他疑惑地看着江乘,仿佛没听清他刚才说了什么。

    纪恬恬嫌弃地说:哥你是不是帕金森了吓我一跳。

    没吓死你呢,吃你的!程让捡起叉子,没事人似的继续吃,但吃了什么味道如何完全并不知道,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江乘刚才的话。

    怎么想起去英国的?程潇潇也挺意外的,你现在找了工作,学校那边怎么处理的?

    想换个环境吧,那边刚好有家公司我挺想去的。江乘抽了张纸擦手,擦完了把满满一碟肉推给程让,我暂时休学了,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先工作一段时间看看再说。

    程让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肉,搁以前,乘哥要是如此贴心地给他剥一碟肉,他能高兴地原地起飞,可现在他完全飞不起来,所有的好情绪在听见江乘要去英国工作之后就跌落在地,摔得面目全非,别说飞了,捡都捡不起来。

    他居然早就打算好了,去英国,走得远远的,就像他在美国上学一样,逢年过节也不不回来。为什么一定要换个环境呢,有同学的地方不好么,有他他们一家人的地方不好么?

    年轻人大都想远走高飞,不喜欢近乡情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程让很多同学都往国外飞,可不知道为什么搁江乘身上他就非常失落,像是被抛弃一样难过。

    有目标就很好。程潇潇一听就知道江乘有事,不过她不会问,江乘这孩子不像程小白,他心里有谱,能抗事,也让人放心,他不想说没必要追着问,在那边有什么不方便的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行。江乘说。

    本来还想请你给恬恬当家教呢,她说特别喜欢听你讲课。程潇潇瞥了程小白一眼,这小子半天没吭声,不知道是不是伤心过度抑郁了,出于同情,她替他稍微挽留了一下他哥,并且给他发了个大红包。

    程让的手机立刻叮了一声,他这种手机不离手的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消息的,包括垃圾短信,这会儿居然看都没看。

    完了,程潇潇想,这是真抑郁了。

    没事啊妈妈,乘哥哥事业要紧嘛,家教如果没有好看的小哥哥就不用给我找了,反正我也不爱听。纪恬恬咬着叉子也看向程让,我怎么感觉我哥更难过呢,别伤心嘛哥,乘哥哥走了还有我陪你呢,距离我出国念书怎么还有好几年,到时候你也该长大了。

    吃饭堵不上你嘴是吧?程让在下面踢了纪恬恬一脚。

    不过,纪恬恬最后那句话却让他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松一口气,大概是因为这死丫头终于说了一句还有我陪你的人话吧。

    江乘笑了笑,这小子不舍得他走,完全就是小孩儿不舍得妈那种心态,跟当年一样,总也长不大。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离开的原因,程小白单纯把他当哥,他却不单纯把人当弟,两个人揣着不一样的心思,在一块久了他很有可能英年早逝要么是他忍不住完了被程小白打死,要么是他自己憋死。

    补课不影响的,江乘说,我暂时还在家,不在家视频也一样。

    是吗,那可太好了。程潇潇马上又给江乘转了一笔钱,这是我聘用你的年薪,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纪恬恬同学上大学之前的家教。

    江乘:

    他看了眼转账金额,差点噎着。

    二十万,如果按照一天一小时的辅导费来算,他这比著名老师一对一家教的收费标准还高,实在受之有愧。

    并且,收这样多的酬劳,那就不能是随便视频教一教的程度了,怎么也要定期回来上几堂课才像话。

    潇姨是不是有点多?

    不多不多,纪恬恬要能考上哈佛,我还得给你份大礼呢这时候程潇潇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就起来要走,对不住了宝贝们,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管够啊!

    江乘:

    乘哥哥你不要有压力。纪恬恬一直吃,小嘴鼓囊囊的,我考哈佛没问题的,考不上我妈也不能把钱收回来,你安心收着,另外我今天晚上就不去打扰你了,我妈晚上回家,我也回家。

    行,那我明天去你家上课吧。江乘说。

    程让一下就被梗在这了,他好像也属于要回家不该打扰乘哥阵营里的

    哥你快点吃,我还要回家追剧。纪恬恬催他,你怎么吃这么慢,一碟肉才吃这么点?

    你先回去。程让舀了一勺子肉,一股脑塞进嘴里,我要跟乘哥跑步。

    江乘:你确实是跟跑不是跟骑?

    哦,那我走了。纪恬恬拎着书包跑了。

    程让嘴里的肉越嚼越没滋味,感觉这高档酒店还没有路边摊好吃,他把江乘给他的肉吃光了,抽了张纸擦嘴,没吃饱吧哥,走,请你撸串去。

    江乘不置可否,他确实也没吃饱。

    ※※※※※※※※※※※※※※※※※※※※

    程小白:你要邹我就哭给你看!

    感恩继续约的宝贝们!

    第20章 烦

    两人一路走着, 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初中学校旁边的一家串串店,这家他们以前常来, 里面有串串也有烧烤,小店看着不怎么起眼,不过很好吃。

    程让有点魂不在体,脑子里一会儿空一会儿乱, 手机上有几条未读消息,有一条好像还是袁桃的, 发来挺长时间了, 他看见了当时没回,过了一会儿又觉得没必要回了,索性就不回了。

    等走到店门口了他才意识到跟江乘好像都没怎么说话, 立刻欲盖弥彰地勾着他哥的肩膀,哥,还记得这里不, 带你来回忆往昔。

    江乘当然记得,这是他俩最常光顾的一家店, 几乎每天放学都要进来买点肉串路上吃。虽然学校附近的这种苍蝇馆的味道都很有欺骗性,吃完满嘴的孜然加辣椒面味, 猪肉羊肉傻傻分不清, 但他依然很喜欢, 因为这味道里有他跟程小白一路成长的痕迹。

    老板娘阿姨, 先来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猪肉二十串脆骨。程让熟门熟路的开了店里的冰箱, 拿出两瓶山寨版可乐, 捏在手里拿拇指一顶,瓶盖就开了,你说也怪了啊哥,在这里吃东西还就得喝这口,你要真拿听正版的来还怪不配套的。

    江乘笑着喝了一口,配方也没变,证明这是家长青企业。

    程让经常能让江乘忽然冒出来的一句算不上是笑话的话逗乐,然后就跟戳了笑穴似的乐半天,不过今天笑完了又有点惆怅,怅得没吃几串就吃不下了。

    倒是江乘吃得有滋有味,好像真是饿了,程让只好陪着他吃,等他吃差不多了才问:哥,你什么时候走?

    月底吧。江乘回。

    程让看着他,忽然有些生气,他从回来到离开早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却不告诉他,如果他不问,他是不是准备临上飞机前才发个消息通知他啊。

    哦,那爸爸们知道么?程仰头让喝了半瓶山寨可乐,才勉强把那股郁气压下去。

    不知道,面试时间才定,等他们回来再说。

    程让本来因为前半句心理平衡了一下,又因为后半句挑起了更大的火。乘哥回来之所以待这么长时间,只是因为要等爸爸们回来吧,如果不是爸爸们不在家,他是不是回来点个卯就走人了?

    他到底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啊!

    哥,程让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不是真的很嫌我烦啊,一瞬间又觉得自己太矫情,乘哥对他什么样他自己清楚,真讨厌他也不会大晚上陪他一起撸串唉,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决定做什么都是自由,没规定非要跟他报备,我今晚上就回家睡了,你别太想我。

    江乘有些意外,这小子天生就没长知好歹这跟筋,在黏人这方面有上限没下限,能突然这么懂事?

    不会是欲擒故纵吧故意说这么一句,然后等他挽留什么的。

    程小白经常会玩些小心机故意刷存在感,江乘一般都晾着他,也不是捉弄他,就是喜欢看他说你怎么这样啊哥的样子,特别可爱。

    不过,偶尔也会配合一下。江乘撸完了最后一根,擦了擦嘴,稍稍挽留了一下:不是要陪我跑步么,不跑了?

    程让:

    怎么能这样啊这人!

    程让好容易说出回家这种话,说完还后悔了,多跟他待一分钟就多后悔一分,他居然还变相引诱他!

    不跑不跑妈的,跑完了还回个屁的家!

    那就跑呗。这话私自从嘴里跑出来的那一刻程让差点糊自己个大嘴巴,他欲盖弥彰地加了句后缀,跑完再回去。

    江乘这回是真意外了,程小白意志如此坚定,闹小情绪了?

    其实吃饭的时候江乘就猜到了,程小白希望他毕业回国,估计求他家女皇留他了,不然潇姨也不会这个时候说工作的事。但他之所以不回来,一多半是不想面对他,所以没法解释,解释一些有的没的理由,很明显没什么说服力,程小白不信,解释得深了,他又怕自己脱口而出。

    唉,江乘忽然觉得这事比他想象中要烧脑。

    刚吃了一肚子串,马上跑步是不行的,两人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总共说了没有两句话。

    江乘觉得这气氛太诡异了,扭头说:要不你先回去?我吃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跑。

    暂时分开也好吧,这一晚上程小白都开始走沉默寡言路线了,在一块也别扭。

    程小白感觉自己可能是病了,他哥留他的时候他不高兴,不留他的时候更不高兴,总之这口气怎么都顺不过来了。他也意识到今天话有点少,可又不知道说什么,一开口就想质问江乘为什么不告诉他,跟中毒了一样。

    那就别跑了,休息一天能胖是怎么的?程让主动打破尴尬,上前搂着江乘的肩膀,在路边拦了辆车,不由分说把他塞进车里,然后自己也上了车,先送你回去,我再回家。

    江乘:

    车开到小公寓楼下,江乘下车时程小白拉下车窗叫下他,哥

    嗯?江乘转身。

    程让一瞬间老妈子上身,想嘱咐他哥少吃辣条按时吃饭没事起来活动活动,可话到嘴边又忽然生气人家都要抛弃他远走高飞了,哪里用得着他管,没准儿他手机里有个体贴入微的姑娘管着呢,哼,爱吃不吃!

    没事,我走了。

    车窗以快于打开的速度又关上,江乘一脸懵逼。

    这是青少年叛逆晚期加更年期提前吧?

    江乘这辈子虽然不会有养娃经历了,可养了一个程小白基本就等于体验了全过程,又爱又恨想弄死他又舍不得的心路历程都有了。

    这两天天气又回温,家里有两个壮小伙,有时候还要开空调,不过今天少了一个,火力明显不足,江乘进门后居然感觉怪冷清。

    他拆了包辣条靠在沙发上,感觉屁股后面有什么东西硌得慌,伸手一扯,是浴巾塞沙发缝里了,他盯着乐半天,也不知道程小白是在什么状态下把浴巾塞进去的。

    看见浴巾江乘就想起让哥的腹肌,练得确实可以,那货一肚子小心机,肌肉只维持在线条漂亮的程度,配他那张怎么也晒不黑的鲜肉帅脸十分的恰到好处,再多一分就要突兀了。

    江乘点到即止地在脑海里勾勒了一下胸肌腹肌,没敢继续往下勾,只好又返回肩头,把注意力放在小黑蛇上。

    没注意两分钟的,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瞥了一眼,是美国那边的跨洋电话,陌生号。

    知道他国内手机号就只有隋宇跟导师,这号码不是那两位的。

    江乘已经预感到是谁了,他耐心吃完了一根辣条,摁了接听,然后耐心等对方开口。

    也许是因为刚才勾了一下让哥的肌肉,也许是吃了根辣条,他现在心情还行,没在对方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时挂断电话。

    喂是小意吗?电话里的女声不太确定地问。

    我是江乘。

    是小意啊太好了。对方坚持叫他小意,差点要喜极而泣,是妈妈啊小意,你怎么一声不响就回国了呢

    对不住,我是江乘,您再喊错名字我会考虑结束通话。江乘的语调像个机器人客服,毫无感情可言。

    小小乘,我

    对不住,江乘。

    你一定要这样跟你妈妈说话吗?电话那头换了个底气十足的男声,还伴随着女人的低声哭泣,你知道你忽然走了你妈妈接连几天都睡不着吗,你还休学,你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18)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