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20)

    你你就不怕我拿钱跑了吗?李子东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这话。

    程让乐了,怕啊怎么不怕,我毕竟也穷。他话音一转,但是呢,比起丢这点钱,我更怕丢一个兄弟。

    操,那边史天先绷不住了,抽了张纸抹眼泪,让哥你煽情之前给点提示啊,好家伙这一下突如其来的,我这小心脏有点受不住。

    你快滚吧啊,戏真多。程让团了个纸团丢过去,你那擦的是泪还是油啊,我怎么看着油渍渍的呢?

    噗史天嘴里还没来得及吐的鸡骨头喷了出来,你真是个情绪杀我服了让哥。

    李子东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间接经历了一场人生无常,到下班的时候程让就不想跟他哥生气了,去超市采购了一大包食材,哼着小调去了小公寓。

    然而到家掏钥匙开门的时候他傻眼了居然加了一道防盗门?

    防谁呢!防谁呢!这是防谁呢!

    ※※※※※※※※※※※※※※※※※※※※

    三点放二更。

    第21章 有毒

    程让愣在门口足足有五分钟没回过神来, 这道门仿佛是划开楚汉两界的鸿沟, 仿佛是打散鸳鸯的棒子呸, 这什么破比喻总之是给了他无比沉重的打击。

    他甚至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太他妈丢人了也。

    操, 江乘!给老子开门!程让最终决定先进去揍他一顿再说。

    没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开门的悉索声, 程让为了先发制人, 没等门开就开始嚷嚷:你挺行啊哥, 你怎么不干脆装道石头门呢你不对,你干脆自己刨个坑住里头算了,我肯定不稀得去!你

    看见江乘的时候程让后面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他一眼就看出江乘情绪不高, 并且似乎是瘦了。

    江乘从玄关柜子上拿了把钥匙扔给他, 你小点声嚷嚷, 邻居大爷神经衰弱。

    程让抓住钥匙,也恨不得把前面嚷嚷的话收回来,他一边换鞋一边端详江乘,寻思着他是不是敲代码敲多了神经了?

    好多程序猿就是一副被掏空了的样,跟抽大烟的摆在一起简直不分彼此。

    他有点慌,他哥这才敲了几天啊就成这样了,以后再敲几年那还能有人样吗?

    也不知道怎么的, 程让感觉生活的压力忽然就压在了自己肩膀上,以后他要赚钱给乘哥减轻压力, 还要照顾他饮食起居, 没有他乘哥可怎么过?

    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老妈子让脱掉外套, 捡起围裙挂在脖子上,开始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

    哥,你这两天吃什么了?程让翻了翻冰箱,他走之前冰箱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又翻了翻柜子,只少了一袋面,以及大半箱辣条!

    操,一个每天吃那么多辣条的人为什么智商还那么高,这不科学啊。

    哥!程让气冲冲跑去书房,二话不说就把电脑关了,抱着胳膊坐在电脑桌上,怒视江乘,你还打算要命吗?

    江乘:

    你看什么看,破代码丢就丢了,多大点屁事。程让此刻非常生气,看见他哥轮廓分明的脸就更气了顺便酸一酸江乘发胖不胖脸,要瘦先瘦脸的神奇体质,你每天照镜子吗,看看你这幅肾虚的样子,我跟你说我今天必须给爸爸打电话!

    你见过肾虚吗就瞎比喻。江乘靠在座椅上仰着脸说。

    你管我见没见过!程让忽然倾身,一只手撑在椅子扶手上,一只手掰他哥的嘴,让我看看你舌头长没长泡,让我发现你上火你就完了。

    江乘:

    程让的脸怼到面前的时候,江乘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他身后是椅背,再后面是书架,退无可退,只能象征性地躲一下。

    不过这在程让看来是因为害怕所以心虚的表现,所以江乘退他就追,手指用了几分力捏着对方的下巴,强行掰开了人家的嘴。

    江乘:

    这棒槌二百五也不知道是找水泡还是找微生物,就差把眼珠子戳进他嘴里了,那头该死的卷毛在他鼻子上蹭来蹭去,他好想打喷嚏!

    程小白你差不多江乘忍无可忍,头朝一边扭了一下,谁知道一根裹着他家洗手液香气的手指毫无预兆地戳进了他嘴里,他浑身一僵,整个人就成了一尊现成的可以摆在后面书架上的人偶。

    你老躲什么我又不吃人!程让若无其事地拿开手,色厉内荏地训了他哥两句,然后撂下一句我去做饭了,滚了。

    一直走到厨房,程让才放任自己快要憋爆的心扑通扑通跳,他想我这是有病吗,不就是不小心戳到乘哥的牙了么,至于还心虚吗?壁咚姑娘的事没少干,心也没跳成这样啊?

    一定是乘哥的书房里电脑辐射太强,达到了心脏承受极限。

    看来明天要买几盆绿箩回来了。

    还不知道书房即将变成绿色海洋的江乘此时靠在椅背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没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自嘲地笑了笑。

    程小白不在的这几天他过得非常糟糕,不止是生活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他第一次对这个他熟悉的地方也没了安全感,他害怕电话铃声,害怕听到那个女人叫他小意,甚至害怕门铃声,他装了一道门,以为会找回些许安全感,可依旧于事无补。

    他每天坐在这里,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代码上,累到撑不住了才会睡,这样他就不会想那些害怕的事,可每当白天醒来,世界重新开始循环,他又会陷入进周而复始的慌张中。

    而刚才程小白来了之后,他却奇迹般地平复了。

    这两天他故意不给程小白台阶,因为他只要一主动,程小白肯定会回来,他的理智在拒绝自己过度接近程小白,可当他出现在面前时,他又饮鸠止渴地想:再多存储几天记忆好了。

    绿箩几天后才买回家,这几天程让非常忙,李子东走了之后老师不够用,他不得减少做泥塑的时间,但是泥塑订单还要完成,所以只能加班,最近连晚饭都没时间做,每天都是买现成的。

    这周末他轮休,上午去工作室试着做了下毕作,不过没整出什么名堂,下午他去商场买了几套衣服,最后才去花卉市场搬了几盆绿箩,雇车送回了小公寓。

    他这高高兴兴满载而归,然而江乘却不在家,不知道偷摸去哪浪了。

    其实江乘几乎不会自己出去玩,业余爱好乏善可陈,出门大概就是买必需品,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但程让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于是发微信问他干嘛去了。

    这回江乘倒是回挺快,说见一个朋友,晚上吃过饭再回去。

    乘哥什么时候还有朋友了?

    也不能说乘哥没有朋友,只是他的朋友程让都知道,这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实在让人好奇。

    会不会是女性朋友?

    程让抱着盆绿箩进书房,脑子里忍不住七想八想,仿佛是个专注查岗的小媳妇,时刻关注他哥会不会被来路不明的小狐狸勾走。

    这要搁以前,其实也就是问一句话的事,他跟江乘从来不见外,想什么说什么,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知好歹这项技能,遇上跟江乘有关的问题,总要先考虑一下合不合适。

    他想知道乘哥跟谁吃饭,但查岗明显有点超职责,不合适,就像那天的手指意外,搞不好就会闹尴尬。

    唉,程让倒腾完了绿箩,拍了几张照片随手发了朋友圈,然后在沙发上瘫着。他本来买了好多食材,打算晚上做一顿大餐,现在剩他一个人也没什么做的必要,一下子就不知道该干嘛了,顿时无聊得要长毛。

    让哥还从来没这样无聊过,他狐朋狗友一堆,只要想浪就不愁没人陪,可这会儿翻翻微信通讯录,看谁都没心情。

    刚发的绿箩照片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了几十条消息,他顺手翻了翻,基本都在感叹让哥居然也有了生活情调,拍起了居家照,还有几个护士小姐姐问在哪里买的,想买几盆摆在护士站。

    程让统一回复了卖家的地址以及店名,并附带让哥特权,说只要跟店家报他的名就可以打八折。

    服就完了(抱拳)

    史天这个让哥头号迷弟依旧是秒评,他一向是马屁领拍者,他跟一句,后面立刻有一排复制马屁,刷了有二十来条了队形还没歪。

    程让边刷边乐,有一帮无脑渣渣兄弟的好处就是能随时随地获取笑料,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能傻逼得如此整齐。

    在点赞人里他发现了一个小桃子的头像,他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袁桃姑娘。

    这实在有点不科学,程让在人情方面一向周全,除非他不想搭理,不然从来不会怠慢谁,何况这女孩还是他想追的,居然十好几天了没想起来联系人家?

    程让对着天花板纳闷,桃子姑娘长啥样来着?

    吓得他赶紧去翻人家的朋友圈,找出了一张袁桃的照片看平心而论这姑娘长得挺讨喜的,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一眼就注意到她,但奇怪的是退出照片后这人的脸就模糊了,还没有书房绿箩的样子清晰。

    有毒,一定是绿箩有毒。

    这是你家书房?隋宇瞥了眼江乘的手机,装饰得还不错,绿箩长得也好,没想到你还有耐心养植物。

    绿箩长得的确是好,叶子油汪汪的透绿,还爆了盆,摆在书架上叶藤刚好能耷拉下来,非常漂亮。

    只是江乘不怎么明白它为什么一定要摆在座位正上方,是为了能更有效地净化他周围的空气还是为了让他坐在那里的时候能刚好头顶一片绿。

    他想了想那个画面,有点一言难尽。

    并没有,我弟弄的,它买回来就长这样。江乘寻思着这种加了药才长这么美的绿箩,可能不多久就原形毕露了。

    就是那个健身完就要视频炫肌肉的弟弟?隋宇又看了眼爆盆的绿箩,笑起来,他可真好玩。

    嗯。江乘吃了口刚上桌的鱼香肉丝,没吃第二口,心说不光好玩,厨艺还有毒,自从吃了他做得酸甜口鱼香肉丝,再吃别的怎么都奇怪。

    还是咱这地道的小炒好吃,在国外怎么都不是这味。隋宇把鱼香肉丝拌在米饭里,连吃了好几口,我昨晚上回来就惦记着出来吃饭,在家里我妈不让我拌饭,特烦。

    隋宇是个超级富三代,父母都是名流做派,家里规矩多,所以各种讲究。不过他本人身上却一点没有富家子弟气,人风趣好相处,从这一点看跟程让倒是很像。

    江乘在国外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唯独跟隋宇处得还不错,两人因为合租了一套公寓而成了室友。起初交情很淡,江乘这人没有什么交友的冲动,毕竟他的手机里住着一个超级话痨,二十四小时待机,一个顶十个,如果仅是因为无聊而交一个朋友实属没必要。

    不过他大概是什么特殊体质,遇上的净是些超级主动型的人,从程小白到温娜再到隋宇,都是一个德行。

    而隋宇之所以没被江乘屏蔽到到烦人那一波里,全赖于他很有分寸,虽然是主动,但不讨嫌,为人处事双商在线,相处起来很舒服。

    你去英国之后大概短时间内不回学校了吧?隋宇随口问,回来之前导师还让我关心一下你的状况。

    他这么一说,江乘立刻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找导师要的手机号。隋宇应该是帮他了解了情况,只是有关这方面他不方便讲太多,因为他知道江乘不爱提,说多了破坏气氛,所以就只是提醒一下,让他心里有个数。

    当然,隋宇不说,江乘也能猜个七七八八,那女人一向喜欢用母亲的名义做一些博取同情的事,肯定是跟导师说他遇上了什么不幸的事,她作为一个母亲无比担心什么的。

    随便吧,江乘无所谓的很,他的确不想再听到有关他们的一切,也不想提,不回,到时候可能直接退学吧。

    隋宇看了他一眼,这结果意料之中,虽然多少有些可惜,不过他不会劝。江乘是个能力极强的冒险家,身上有种不顾一切的劲儿,但又很叫人放心,他做任何超出常理的决定都不会让人觉得他摆不平,隋宇很羡慕也很欣赏他身上的这种气质。

    程让跟袁桃从一家西餐厅里出来,在大街上默默无言地散着步。

    因为他乘哥突然有了私人生活,程让终于重拾他的追女孩大业,一段时间不追,业务都不熟练了。

    咱要不看场电影吧?袁桃个头不高,又是个小圆脸,跟在程让旁边显得特别萌,她抬起圆圆的眼看着程让,你有什么观影忌口么?

    啊,看吧。程让手插在兜里,随口答应着。

    袁桃继续看着程让,等他回答后一个问题,然而等了半天他也没吭声,只是心不在焉地看着大马路。

    所以他们俩说话是有时差吗?

    你最近应该挺忙吧。袁桃带路进了一家商场,程让没什么意见地跟着她走,也不怕她把他带沟里,那么多订单,是不是要做很久啊?

    嗯,还行。程让看了看时间,也不知道乘哥这会儿是不是还在吃饭,他想问,但又没什么合适的理由。

    袁桃又看了他一眼,不晓得这句嗯,还行回答的是哪个问题,之前她特意打听过程让,都说他是个特别会聊的人,所以就是这么个会聊法?一句话聊死那种?

    买票的时候她没再问,估计该轮到回答都行了,便随便挑了个爱情片,小清新电影,虽然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但应该不会踩雷。

    的确是没踩雷,程让平常约女孩看电影就喜欢选这种片子,比较有恋爱氛围,小女生看完了容易对爱情心生向往,尤其旁边坐着的男生堪比男主角,还会聊,没理由不沦陷。

    不过今天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程让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一眼屏幕,看着男主角老套的撩妹手段只想吐槽。

    啧,亲脑门,好俗。

    噫,深情对望,好出戏。

    我去,车咚,好做作。

    巴嘎,强吻的姿势好难看。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20)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