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21)

    唔,好像也不能全怪男主角,女主角长得就不好看,呆头呆脑的,什么烂电影!

    程让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袁桃实在没忍住小声问。

    程让一愣,居然在有跟没有之间犹豫了一下,他之所以想起了袁桃,就是因为无聊,这会儿人家陪他出来解闷了,他反倒又想回去。正常追女孩,这会儿打死都不能说有,但他又想着趁机会找个理由溜。

    这是病得不轻不轻的。

    不用不好意思啊,袁桃说,你看手机的次数比看荧幕还多,真有事咱别耽误啊。

    我程让那张嘴,只要有需要的时候什么话都能说,偏偏这会儿一句假话也吐不出来,仿佛这是什么很严重的原则问题,一旦说了谎话他就背叛了灵魂一样。

    别我了,我看你平常挺痛快一人,别这么磨磨叽叽的,咱俩就一般朋友,你有事我也不会刨根问底,走了我也不会跟你闹脾气,你别有心里压力啊。

    圆姑娘可以说是非常通情达理了,就这么懂事的女孩程让怎么也得领回家给林女士瞧瞧,不过这会儿程让压根儿没想到他姥,只觉得袁桃说得很有道理,给他找借口提供了强有力的心理支撑。

    嗯,那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改天再请你吃饭。

    程让第一回 干这种把女生撂下的事,心里负罪感极重,不过出去以后他立刻又轻松了,像个终于躲开女朋友出门鬼混的渣。

    可能他对袁桃不来电吧,程让一边这样想着,点开了江小乘的对话框。

    哥,你几点回家,我没带钥匙。

    江乘很快回:

    十五分钟。

    程让顿时舒坦了,所有的烂情绪一扫而光,他手机也不看了,无情地丢进兜里之后打车回家。

    ※※※※※※※※※※※※※※※※※※※※

    小白:绿箩有毒

    江乘:糖醋肉丝有毒

    第22章 室友

    程让的位置离家近, 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小区门口, 他下车之后故意在小区里慢悠悠地走, 还去了一趟小花园。

    江乘说十五分一般就十五分钟, 程让掐着时间往家门口走,预计能在单元门口坐个一两分钟,做出他在这里等半天的样子, 等他哥回来看见了一定心疼。

    这一招是有出处的,那年好像是初三的冬天,程让干了件特别欠抽的事, 导致江乘好几天没理他。

    当时隔壁班有个女生喜欢江乘, 圣诞节的时候买了盒巧克力,请程让转交给江乘。

    程同学一向是乐于助人先锋,自然是帮着人女孩转送了巧克力,还媒婆似的说了一车好话,恨不得这俩人原地结婚, 结果却只收到了江乘一个大白眼,外加俩字不要。

    程让寻思着不能就这么把巧克力退了,也太伤人女孩的心了, 于是就自作主张买了个小礼物送给姑娘,委婉地替他哥发了张好人卡,把人女同学夸得天上有地上没的。他本来想着这事礼尚往来就算是完了, 谁知道他好人卡发过了头, 人女生误会了, 以为是江乘对她有意思但不好意思说, 于是更加主动,又送了件礼物还附带了封情书。

    这回程让干脆没交给江乘,扣了情书,回了礼,寻思着女孩要是不嫌烦就继续送吧,反正好人当一回也是当,多当几回也没啥,大不了就陪她送到毕业。

    后来这么礼尚往来了四五次,那女生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因为她每次写的信都没有回音,于是有一天,她课间的时候把江乘堵在了楼梯口,问他到底什么意思。

    江乘一脸懵逼,自然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女生以为他赖账耍人玩,当时就哭了,哭得全年级都知道了江乘是个渣男。

    程让现在想起来,觉得他哥当时没把他抽死脾气算不错了。

    可那会儿他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江乘不理他自己还挺委屈的,也装模作样地跟人冷战,结果不到一天就冷不下去了,放学后跑到小公寓来求和解。谁知那天江乘刚好不在家吃饭,晚上回来挺晚了,程让也不知道怎么委屈劲儿上来了,就蹲在单元门口死等,等江乘回来后,他鼻涕已经流了三尺。

    虽然是遭了罪,不过看到他乘哥那心疼又不好意思说只能狂翻白眼的样子还是极为满足的。

    可惜这个季节不太利于卖可怜,要是下场雨就好了。

    十五分钟到点,江乘没出现,倒是出现了一辆路虎。程让之所以注意到这车,主要是因为车开得挺帅的,还因此对这辆车种了草。

    路虎停在他前面不远处,虽然只能看到个大概,但能看出来司机长挺帅。就在程让诧异这单元里什么时候住进了这么一人的时候,江乘从副驾下了车,绕过车头过来的时候程让直接愣了,哥?

    你为什么不去楼上等?江乘皱眉看了他一眼,没发现有鼻涕横流的征兆,也没有蹲久了站不起来的征兆,脸色缓了缓。

    去楼上怎么卖惨?

    废话,楼下可以看风景啊。程让站起来拍拍屁股,看向后面的帅司机

    这就你弟吗江?隋宇下车,主动跟程让打了个招呼,嗨,你好啊小可爱,我是隋宇,江的室友。

    谁小可爱了!跟你熟吗就小可爱?

    本来程让看见江乘坐隋宇的车回来就莫名不高兴,又因为这句小可爱更加不高兴,导致他这位室友的好印象一下就打了八折。

    你好这位室友,我是程让。在自来熟方面让哥是不会认输的,走过去跟人聊,呦,室友这么好看吗,哥你以前不跟我说呢?

    江乘嘴角一抽,心说人好看关你屁事。

    不过,有一个自来熟的室友跟一个更加自来熟的弟的好处就是不用他做中间人介绍,这俩人毫无障碍地聊到了一起。

    听到好看的评价,隋宇笑着打量了程让一眼,感觉这位小可爱对他哥的占有欲似乎有点强,估计是没好看到需要拿出来说的程度吧,不过江乘倒是经常提起你,所以我也算是早就认识你了。

    呦呵,这室友挺会说话啊,听到江乘经常惦记他,程让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他也打量隋宇一眼坦白讲,单从外表来看隋宇确实挺不错,衣品气质方面都不赖,一看就是那种教养很好的富家子弟,长相也挺让人舒服,很容易让人产生交友欲。

    但不知道为什么,程让忽然生出了一点危机感,大概是因为乘哥不声不响就交了这么一个优秀的朋友,还要好到了可以带回家的程度吧。意味着在独占小公寓这件事上,他又有了一个强敌。

    我哥这人不大会照顾自己,你当他室友一定挺费心吧?

    隋宇笑了笑,那倒没有,我生活方面也就顶多能自理的程度,照顾别人还差点事,倒是我受了你哥不少刺激,学习方面自觉了许多。

    这位确实挺会说话的,聊了几句后程让对人家都讨厌不起来了,是吧,你大晚上的送我哥回来就挺麻烦你了,上楼喝杯咖啡吧。

    没事,顺路的事。隋宇摆摆手,上了车,咖啡改天再约吧,我妈勒令我十点钟之前回家,没招。

    那行吧,慢走啊室友。程让一直目送隋宇掉头走了才转身,发现他哥已经上去了!

    靠,这么随意吗?

    江乘不爱聊,也不是很有耐心听别人聊,眼看那俩自来熟大有相见恨晚要聊到天亮的架势,权衡之下先回家洗了个澡。

    程让回来的时候江乘正擦着头从浴室出来,诧异地看着他,你是怎么进来的?

    操!操操操忘记自己没有钥匙了!

    嗯我带钥匙了但是以为没带然后又找着了。程让现编了个理由,我换外套了。

    行吧。江乘回房间找了件T恤穿上,问他,吃饭了吗?

    嗯,跟小桃子出去吃的。程让自然而然地说出了一个较为亲密的称呼,还刻意强调了一下他不是一个人,这气赌得连自己都无法忽视了,心说我这是干嘛啊,怎么能这样小心眼呢?

    江乘倒是听出了别的味,怎么,不顺利?

    程让虽然是自以为扳回一局地说了句小桃子,但语气差强人意,一听就吃得不愉快。

    还行吧。程让硬撑颜面,主要是那家西餐不好吃,没吃饱,我要煮碗面,你吃吗哥?

    行,煮吧。江乘也没吃饱。

    对于程小白追女孩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江乘已经习以为常,三天两头地追,总是开始追得热闹,没听过几回下文,分明是个喜新厌旧的渣苗子。

    他摇摇头,转去书房欣赏他头上的绿箩。

    那之后,程让再也没约过小桃子,因为小桃子很快就有了男朋友,发朋友圈的时候程让还点了个赞。

    史天跟邱大吉怕他受刺激,又是请他撸串又是请他K歌,程让当然来请不拒,但他并没有任何心理不适,反倒因此松了口气,像是个终于摆脱世俗的得道高僧,可以心无旁骛地忙他的泥人事业,以及关心隋宇为什么总约他哥出去吃饭。

    隋宇通常是约午饭,刚好午饭程让不在家吃,这就让程让非常不爽,但人家无形中替他解决了他哥一个人不好好吃午饭的问题,他又不能说什么,所以更加不爽。

    月中程大治过生日,林芝打电话让程让去疗养院接人,中午程让提前离开工作室,去程家开了辆车,然后回家接江乘。

    哥,你在家吗?程让打电话问。

    我在外面吃饭。江乘报了个地址,你吃了么,没吃过来吃一口。

    程让中午没来得及吃,正饿呢,行,你给我点个鸡翅,我现在想啃鸡翅。

    嗯。

    江乘报的地址是家小餐馆,他特别偏爱这种小馆子,不爱去大餐厅,本来程让挺高兴的,因为他感觉隋宇不像是那种能进小菜馆吃饭的人,结果还没开到门前就发现大路虎杵在路边,特别的鹤立鸡群。

    日

    这室友是不是太入戏了,都不住在一起了还要天天见面!

    程让开了辆大SUV,论个头跟路虎不相上下,他故意停在路虎前面,屁股紧贴人家车头,炫了个毫米级的停车技术,感觉气顺了不少。

    隋宇在餐馆看见程让停车,笑起来,小可爱车技不错啊。

    江乘:是,他打架也挺不错的。

    隋宇笑得更厉害了,你说得我都想领教一下了。

    你现在对着他叫三声小可爱就能享受此服务。江乘说。

    隋宇差点笑喷了。

    程让进来看见这俩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刚才顺过来的气又倒回去了。他抽椅子坐在江乘旁边,胳膊肘搭在他椅子上,笑呵呵跟隋宇说话,室友您受累,又陪我哥吃饭呢哥你也真是的,好歹请人室友去个像样的地方吃啊。

    没事,我想念咱这的苍蝇馆,就好这口。隋宇说,我每天在家里吃饭吃得够够的,只好打着江乘的幌子出来吃,估计受累的是他。

    一富二代就爱吃地沟油,志趣真高。

    那正好,我哥一个人就吃白水面,你也算帮我解决留守儿童吃饭问题了。刚好秘制鸡翅端上来,程让帮江乘夹了一只,完了自己夹了一只啃,味儿还不错,你吃啊室友。

    隋宇笑着夹了一只,怎么感觉你才应该是哥啊,怪不得他只中午肯陪我,原来中午你不在家啊。

    这事让他这么一解读,程让立刻又舒服了,他瞥了江乘一眼,心说怎么之前就没想过这一层呢?

    一想到乘哥每天晚上都在家吃饭是为了他,程让心里就滋滋冒泡。

    唉,室友这么会说话,都不好意思讨厌人家了。

    室友你回来是毕业了么?程让问隋宇,要工作还是先玩两年啊?

    隋宇看了眼专心啃鸡翅的江乘,说:嗯,毕了,玩是不可能的,老大不小了,不像样。

    啊,有钱有颜学霸还上进,这样的室友为什么他没遇上。

    程让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一口气啃了三只鸡翅。

    你们下午有事吧,那我先走了。隋宇抓了车钥匙站起来,对了程同学,我听说你玩泥塑,我可以去你工作室欣赏一下吗?

    好啊,随时欢迎。程让挥挥手,慢走啊室友。

    隋宇笑着走了。

    人比你大好几岁。江乘愁他,也不是你室友。

    那怎么着抢你室友了是吧?程让也瞪着他,我总不能叫他哥吧,我在外面好歹也是个哥,再说我就认你一个哥,其他人边儿凉快去。

    江乘抽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笑,光啃鸡翅够吗?

    一肚子地沟油够我消化好几天的。程让啃完了鸡翅扒了两口饭,走吧,一会儿路上买个汉堡,我想吃汉堡了。

    疗养院在郊区,还挺远的,程让买了点吃的预备路上打牙祭,只不过开车比较不方便,便央着江乘喂他,我要吃薯条哥,四根起,多沾点番茄酱。

    江乘看了他一眼,很无语地抓了四根,不知道是不是抓得手势有问题,薯条劈叉了,跟个小扫把似的,他分别挤了四坨番茄酱,递到司机嘴边,你确定要这样吃?

    不是,程让低头看了看杵在嘴边的四根薯条,乐了,哥,我突然觉得你智商有时候也欠费,抓中间啊,你就掐着点尾巴可不劈叉吗,你又不是在喂老虎,我还能吃了你手怎么着。

    赶紧吃,手酸。江乘勉为其难配合了一下,等对方张开嘴,一股脑塞进去了。

    酱抹我脸上了!投地雷呢你?程让控诉投喂官不合格,你也就我哥,这要换成史天他们

    怎么着?江乘愁他,你要不雇个专业的吧。

    换成史天他们我根本不让喂!程让求生欲高涨,专业的也不让。

    江乘并不想喂,因为一喂就会想起那天手指戳牙的事故,上头。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21)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