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25)

    天天约吃饭还说没追?

    我要想追,在国外早追了。隋宇倒是很坦诚。

    程让心说:在国外你倒是想追,我哥人有女朋友有你什么事。

    不过吐槽归吐槽,他却有那么点感同身受,想追不能追的滋味还是很折磨人的。

    呸呸呸!程让觉得自己被隋宇绕进去了,他对乘哥根本不是那意思。

    他的微表情小心思隋宇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不打算戳穿,只是好心提点了一下,因为你哥有了喜欢的人,我才不会自讨没趣。

    废话,还用你说。

    程让心里翻了个白眼,你喜欢我哥我没意见,但你最好别让他知道,更不能给他造成困扰。

    这话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呸呸呸!程让再次唾弃自己总是冒出来的奇怪念头。

    他知道啊。隋宇说。

    什么玩意?

    乘哥知道隋宇喜欢他并且还能淡定地每天跟他吃饭?

    你找揍呢室友。程让的拳头已经忍不住了,谁让你告他的?

    别,我不找,你哥说你打架牛,我不是特别想体验。隋宇嘴上认怂,但身体非常淡定,依然笑呵呵坐在小板凳上,一个人喜欢你你会有感觉吧,这根本不用说,当然也有感觉不出来的,不过你哥那么敏感,没感觉是不可能的。

    毕竟世上被人喜欢了好几年还不知道的傻敷敷小可爱并不多。

    本来是想警告室友不要给乘哥造成困扰的,但聊完了程让自己反而更加困扰了,心里一边回想着自己有没有表现得特别明显被他哥看出来,一边否认自己有那种想法,只是否认来否认去,心里那个念头仿佛更明确了。

    都怪隋宇这么理所当然地说出他喜欢乘哥的话,搞得程让更不能忽略了,就好比自己以为是见不得人的心思,在别人那里其实很稀松平常,大家摊开来一聊,自己也被洗了脑,开始觉得有些事并不是那么见不得人。

    喜欢乘哥有错吗?完全没有啊。

    一旦开始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心里那些被强行压下去的念头就开始滋长,压都压不住。

    我哥,他知道你那什么完全不介意吗?程让问。

    隋宇搓搓鼻尖,笑而不语。

    他这是什么表情!

    小可爱,隋宇走到他身边,笑着说,有些感受呢得自己体会,说了就不美了。

    什什么意思?

    程让先是一阵心虚,但心虚完了又仿佛不是很明白他说得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体会,体会啥,体会乘哥会不会讨厌他吗?

    这有什么好美的?

    直到人隋宇走了他才反应过来那王八蛋又叫他小可爱!

    让哥,这人谁啊?史天隔着玻璃偷瞄隋宇的路虎,这人得挺有钱吧。

    有,富可敌国。程让心不在焉地说。

    史天点头,看出来了,这人举手投足都在诠释他很有钱,

    对,虽然跟让哥挺像的,但完全是两个风格。邱大吉说,咱让哥接地气,不说他是富二代都没人知道。

    程让一愣,啥玩意?

    对哦!史天恍然大悟,我说我怎么觉得他特别面熟呢,还特有亲切感,可不就是跟让哥像嘛。

    程让:

    也不是特别像吧。邱大吉说,长得也就有点像,是同一个类型的,但更多的是感觉,反正我形容不出来,就觉得挺亲切的。

    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亲你们妹的切!

    都跟着隋宇走吧!

    妈的,为什么要跟情敌呸,抢乘哥的死敌像!

    晚上揣着一肚子贼心烂肺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纪恬恬跟乘哥两人在吃泡面,还就辣条。

    哥你肥来啦,要吃泡面吗?纪恬恬立刻安利她新发现的美食,我发现泡面就辣条蛮好吃的。

    学点好吧你。程让看了江乘一眼,哥你不是戒了泡面了吗?

    下雨天吃一次。江乘放下筷子,还一点你吃么?

    你们俩还打算吃饭吗,一个两个的,吃这么没营养的东西。程让一边嘀咕着一边去把锅里剩下的泡面吃了。

    这叫饭前零食。纪恬恬说,你回家太晚了,我跟乘哥饿了填补点。

    程让一阵心虚,他最近回家是有点拖拖拉拉的,主要是为了避免跟乘哥太多接触,可避免是避免了,就是抓心挠肝的难受,他都好几天没靠近过乘哥了,就像吃不着鱼罐头的猫,身上的每一根毛都在叫嚣着扑上去。

    最近忙嘛,要不今天叫外卖吧。程让打开APP,把手机给纪恬恬,你跟乘哥看着选吧。

    乘哥刚才已经叫了。纪恬恬说,应该很快就送来了。

    程让觉得有些对不住乘哥,人家自己就挺忙了,还帮忙照顾纪恬恬,自己这个亲哥仿佛好多天没管她了。他悄咪咪地看了眼江乘,谁知道看的时候不巧,江乘也刚好看过来,这一对眼让他想起了那天在浴室外的一幕,顿时老脸一红。

    为了掩饰尴尬,他假装被泡面呛了,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江乘的眉头拧了起来。

    哥你用鼻孔吃面吗?纪恬恬实在不能理解程小白这种生物,为什么还要拧鼻子?

    因为她哥在假装呛的时候真呛了,一根面窜到了呼吸道,生不如死。

    这时候外卖到了,江乘出去拿外卖,回来后程让已经把鼻孔里的面弄了出来,只是鼻子被拧得通红,眼眶里还有呛出来的泪痕,看着可怜巴巴的。

    我待会儿出去跑步。江乘说,你在家陪恬恬。

    我也去。程让拧通了鼻子,好像脑子也一下通了,他寻思着不能靠躲着来解决问题,这样太别扭了,比起求而不得,他更怕跟乘哥生分了,我今天跟着你跑一跑,最近每天长时间坐着,肌肉要萎缩了。

    江乘寻思着今晚可能又不用跑了。

    行吧,那你少吃点。

    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偷偷玩游戏吗?纪恬恬问。

    江乘说:可以,做完我给你圈的题就行。

    乘哥哥万岁!

    白天下了雨,晚上冷如初冬,程让刚出门就冻得不想跑了,他看看穿着运动装面不改色的江乘,怀疑他不是人。

    这要换成别人,倒给钱他也不陪跑,哥,你等我一分钟,我上去拿件衣服。

    江乘:

    没一会儿,程让裹着羽绒服下来了,因为下面穿得还是单裤,所以是蹦着出来的,走走,赶紧的哥,冷死了。

    服。

    江乘在前面,以生平最慢的速度跑着,后面的羽绒服少年气喘吁吁地跟着,老远看着像是只蚕蛹在蠕动。

    江乘一边跑一边寻思,他可能是出门遛狗的。

    前面有家奶茶店,你要不进去充会儿电?江乘好心建议,毕竟他不想回去的时候背着个累趴的家伙。

    冲,冲什么电?程让这会儿大脑缺氧,反应慢半拍,光听见他哥说要去奶茶店了,如释重负地停下来,撑着腿大喘气,哦,你饿了啊哥,那,那走吧,晚上吃太少我也饿了。

    江乘:

    这家伙总是能把人带进他的世界,然后强迫别人成为他的同类。

    程让喘匀了气站直了,很自然地就上前去勾江乘的肩膀,然而胳膊抬到半路又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继而又想起自己要自然,这才一波三折地搭在了他哥肩头。

    走,我请你,我要喝那种加各种材料的。时隔半星期,程让终于闻到了鱼罐头不是,乘哥的味,对方因为跑了步,这会儿身上热烘烘的,强烈吸引他靠近。

    于是在可控范围之内,他又贴近江乘一分。他就像个瘾君子,总是想着多吸一口,可是一旦靠近又想得寸进尺,没有满足上限。

    江乘的脸烧得厉害,因为脖子上裹着个羽绒围脖,他刚跑了三公里,身体活动开以后本来就热,这下如同把脸搁锅上蒸,简直要闷熟了。

    不过他没有立刻把人推开,他察觉到了程小白的小心翼翼,前几天躲着不敢靠近,今天大概是勉强装自然,胳膊虽然像以前一样放在他肩头上了,却收着力气,像是害怕压死他似的。

    江乘观察了好几天,没发现他有什么其它困扰,唯一可以怀疑的大概就是那天的浴室事件。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哪里没收敛好被他察觉了,从而引发了程小白的排他反应。

    一直以来江乘最怕的就是这个,他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那点萌动,只想各自安好,他想过程小白如果知道了可能也不会将他视为毒蛇猛兽,但相处起来必定有隔阂。他很珍惜跟程小白之间自然的相处方式,并不想因此受到任何影响。

    看来有必要订张机票了。

    要一杯燕麦香芋奶,把你们所有的附加材料都加上。程让先给自己点了杯粥,然后问江乘,哥你要喝什么?

    来杯咖啡吧。江乘实在不爱喝奶茶,不加糖。

    不加糖很苦哦,可以选择单独放。店员说。

    行。

    我全糖。程让补充一句。

    店员:建议您半糖哦帅哥,您加的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甜的,估计会特别腻。

    那也全糖。程让说。

    江乘跟店员都看了他一眼。

    我饿,哥,刚才消耗太大了,我身体此时非常渴望糖分。

    行吧,但你饿为什么不干脆点份热狗?江乘跟着他找了个座位坐下。

    热狗热量高啊。程让一脸你这不是废话的表情。

    江乘一噎,你那杯糖粥热量好像也不低。

    什么糖粥,我那是奶茶。程让很得意地说,我喝奶茶不长肉,我锻炼的时候只要不吃碳水化合物就没事。

    行吧。

    江乘几天没跑,本来想跑个长的,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喝咖啡。

    程让喝粥的时候收到了叶颖的微信,说明天休息想去老白参观。他盛情邀请完了决定明天跟人好好吃顿饭,然后考虑进一步发展的事。

    大概是因为补充了足够的糖分,程让此时心情愉悦,想着以后有了女朋友他对乘哥的那点心思应该就淡了,还能跟乘哥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不尴不尬,人生简直完美。

    哥,回头的时候你带我跑吧。與。夕。糰。懟。

    江乘一口咖啡差点呛了,咱想开点行吗,你要不还去刷自行车吧。

    不要,我决定以后要好好跑步,万一你欺负我了我连追着你打的能力都没有,多亏啊。

    你可以开车追着我打。江乘真诚建议,没必要折磨自己。

    我不。

    回去的路上,程让死活拽着江乘的衣角逼着人家带跑。江乘带着一个大活人,经常感觉自己跑着跑着会有倒退趋势。

    这下不是遛狗了,这是驴拉磨了。

    哥,你慢点呗。程让穿着羽绒服跑得十分励志,他跟着江乘跑了也就不到三公里,感觉自己仿佛跑了个马拉松,不过我好像疲倦期过去了,这会儿跑着感觉挺轻松,只是不能太快,跑快了我体能一下就到底了。

    那是,我拉着你你能不轻松吗?江乘感觉跑马拉松都没这么累,咱要不直接散步吧,这速度跟散步也差不太多了,还齁累。

    谁知道程让还不乐意了,哥你怎么能这样懈怠,要有始有终啊,来,后面的换我带着你。

    江乘:

    说着程让就跑到了江乘前面,拉着人家的手腕,跑得挺是那么回事,可是跑了没几步他的注意力就飘走了,飘到了江乘骨感分明的手腕上。

    他以前跟乘哥没少搂搂抱抱,偶尔也会拉个手腕什么的,但从来没生过异样。此时程让仿佛是牵了一根电棍,只觉有无数丝丝麻麻的小电流从手心顺着胳膊传遍全身,他本能地想松开,可本能并不想配合。

    哥,程让搓搓鼻子,为自己的心虚找了个支撑点,你手怎么这么凉,让你要俏穿件单衣,着凉了吧。

    一边说着就把江乘的手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江乘:

    他本能地想抽出来,但本能也不太配合,毕竟程小白的口袋确实温暖,他身上的温度正在降低,那一方温暖就像黑夜里的光,对渴求光明的人来说无疑有巨大的吸引力。

    ※※※※※※※※※※※※※※※※※※※※

    程小白你再不上,我就要给你哥安排其他CP了(抠鼻)

    第26章 跟踪

    口袋里程让一直握着江乘的手腕, 不到两分钟,小电棍就转化成了热得快, 将窄小的空间烘成了大火炉。

    程让再装糊涂也知道有点变味了,但他的手好像粘住了,心里仅有的那点反抗力不足以将他的手拉开,他就想这样一直牵着乘哥,还想牵他的手, 十指紧扣那种。

    他想:我一定是疯了。

    江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根据手腕上暖宝宝的温度上升情况来看,似乎已经超出了合理范围, 现有的理论好像不足以解释这种现象,所以他不免再次多想。

    程小白。

    啊?嗯?什么事?程让的脑子正在胡思乱想,冷不丁被点名, 像被人看透心思一样慌张。

    到家了。江乘看了看门锁,动了下手腕。

    啊到家了?程让像被烫了似的把江乘的手腕从口袋里甩了出去,欲盖弥彰地说, 好快啊, 夜跑好像也不怎么累吗哈哈哈!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25)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