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28)

    就那边,史天在前带路,那边有家甜品店据说挺好吃的,我正好想去吃呢。

    那边比泥人板板这边热闹多了,游客都集中在那本拍照买吃的,因为人多,程让跟史天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邱大吉,这家伙躲在树后面跟贼似的,盯着对面的甜品店不知道看什么。

    你嘛呢大吉,不会真遇上老情人了吧?史天在后面拍了拍邱大吉的肩膀。

    吓死我了你。邱大吉吓了一跳,把史天拉到身后藏着,你俩先别露脸,待会儿帮我看看那俩人,我感觉我好像产生幻觉了。

    嗯?程让好奇地看过去,那家店人气很高,进进出出全是人,看哪俩啊这么多人,你好歹形容一下卧槽!

    这时候里面出来一男一女,女的手里拿着杯奶茶,胳膊挽着旁边的男生,两个人喝同一杯奶茶,脸不时凑到一起,看着腻腻歪歪的。

    那女的就是白迎迎,程让一眼就认出来了,男的没见过,不过很像那天在展馆外看见的那个。如果说那次他俩腻歪的还不那么明显,这次铁定就实锤了。

    卧槽!史天也看见了,让哥你给鉴定一下,这应该不是幻觉吧?

    程让看看邱大吉,这货还一脸懵逼的样子,明显还活在幻觉里,大吉醒醒,你不说话我跟天儿要进去买奶茶了。

    操。邱大吉仿佛才接受了事实,我他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说啥啊,上去堵人问清楚啊,没实锤咱不逼逼,这都当街扣绿帽了,还能忍?程让说,当然,决定权在你啊大吉,你算了咱就算,你要想问清楚我这就给你堵人去。

    呸!邱大吉踹了树一脚,忍个屁,老子谈那么多妞,还没让个丫头片子玩成这样,妈的,走!山,与,三,夕。

    老白三人帮横成一排,气势汹汹捉奸去。

    白迎迎跟男生进了一条胡同,估计是要回客栈,这时间胡同没几个人,这俩人仿佛刚刚牵手成功的嫖客跟小姐,来不及进客栈就腻腻歪歪地亲来亲去。

    三人帮分头堵,程让绕到另一边,邱大吉跟史天就跟着白迎迎俩个。邱大吉眼睁睁看着女朋友给他扣绿帽,刺激得不轻,要不是史天拦着,他早就上去打人了。

    白迎迎,你外婆身体还好啊?邱大吉走到他俩身后了这两位居然还没注意,直到邱大吉叫了白迎迎一声,她才被吓了一跳似的转回头,吉,吉

    ※※※※※※※※※※※※※※※※※※※※

    白哥即将迎来曙光

    第28章 追哥计划

    吉啥啊吉, 这么快就不认识了?邱大吉下巴指了指绿帽,谁啊这是, 介绍一下认识认识啊。

    这男生邱大吉认识,正是他那位很有钱的表小舅子,叫张扬,白迎迎要找个他不认识的就算了, 这明显是戴了绿帽还侮辱他的智商。

    张扬反应倒是快,没事人似的松开搂着白迎迎胸的手, 笑着说:邱哥,前几天刚见过您忘了?

    刚见过?邱大吉用陌生的眼神打量他, 搞错了吧, 你谁啊?

    张扬尴尬地笑笑,我张扬, 迎迎的表弟,这几天她照顾外婆累了

    哎哎, 你打住。邱大吉抬手打断他,表弟?你家表弟可以跟表姐当街亲嘴啊,把我当傻逼呢?

    真不是这样邱哥

    大吉,还费什么话啊。程让这时候走过来,站在张扬面前着看他, 这不明摆着用自己女朋友钓个代考吗, 说说吧这位表弟, 怎么想的啊, 你花钱请代考, 不用浪费女朋友也能请,干嘛这么舍己为人的?

    大哥,都什么年代了,表姐表弟亲亲抱抱怎么了,迎迎这几天照顾外婆挺累的,我带她出来散散心,别的什么也没干啊。张扬死不认账。

    操,真是开了眼了。史天说,三观尽毁。

    成吧,邱大吉仿佛吞了只苍蝇,膈应得不行,您跟您表姐结婚我都没意见,不是开旅馆了嘛,进去继续吧,定金我马上退给你,就当没这回事吧。

    说完看也没看白迎迎,转头就走了,程让跟史天一左一右跟上去。直到回到刚才那家奶茶店门口,三个人才靠树上骂了个够。

    操!

    操!

    操!

    三个人各自操完了面面相觑,又异口同声:操!

    程让拍拍邱大吉的肩膀,对不住啊大吉,他们俩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不过上次没实锤,就没告你。

    没事,邱大吉搂着程让的肩膀,我要不亲眼看见你说了我也不信,我这人比较单纯,又见不得女孩委屈,她要是跟我哭一场说没这事,我大概也就当没这回事了。

    我就是不明白,他俩这到底是为啥啊?史天说,谈就谈呗,谁也没不让,代考的事花钱就行,犯得上膈应人么?

    肯定是这之前两人就在一起了呗。邱大吉说,现在的小姑娘都挺能装的,你追她的时候她可纯洁了,有男朋友也照样能跟你暧昧,何况专业上还有帮助,我就是那白送上门的傻子,不要白不要。

    别想了大吉,咱这人格魅力再找个比她更好的。程让勾着他肩膀走,正好代考的事我也提心吊胆的,这算是因祸得福吧。

    嗯,不代了,我这就把钱退给他。邱大吉说,走,请哥们吃饭喝酒去,去他妈的女朋友。

    为了给邱大吉排解郁闷,程让跟史天专心陪着他吃喝玩乐。古镇规模还算可以,连吃带玩逛一圈下来天就快黑了,三人先去吃了顿饭,准备天黑就杀进酒吧浪。

    程让一边逛没忘了找江乘,不知道是不是有邱大吉捉奸在前,他总预感会遇上不怎么想见到的事。

    江乘跟隋宇从民宿出来觅食,白天他俩进了一趟古镇,也就逛了三分之一吧,毕竟他们要在这里玩好几天,一次性逛完就没劲了。

    吃什么呢?隋宇为了伺候这位同伴挑剔的胃,查遍了附近所有的饭店,有家川菜馆还不错的样子,再就几家烧烤,大部分都是江南菜。

    吃烧烤吧。江乘说。

    行,我也挺想吃的。隋宇找了家网上点评最好的店,结果一去看里面人满为患,他看了眼江乘,果然这位二话不说就走了。

    去那家人少的吧。江乘说。

    隋宇叹口气,我有时候吧也不知道你是真讲究还是假讲究,人少的店肯定不好吃啊。

    那家有烤辣条,去试试。

    隋宇只好舍命奉陪,通常来说,人少的烧烤店要么是烧烤技术不过关,要么就是肉不新鲜,哪一样都挺踩雷。

    江乘一个常年吃外卖的人,其实没多讲究,用他爸的话说,他舌头早就让辣条腌入味了,一般难吃的东西他吃不出来。而且最近他的舌头遇上了比辣条还霸道的毒,就是程小白的鱼香系列,吃各种东西都不是那味,所以好不好吃也就那样。

    哎,旁边那家酒吧挺有名的,咱待会儿进去喝一杯啊。隋宇指着不远处一家有名的gay吧。

    江乘瞥了一眼,行。

    两人吃完了肉不怎么新鲜味儿还不好的烧烤,转而进了那家gay吧。这种景区里的吧往往热闹,多数人都是怀着艳遇的心态来的,一旦有长得还行的人进,就会吸引很多目光。

    江乘跟隋宇这俩绝对算高配了,一个酷帅一个富帅,只可惜是成双进的,一下就灭了很多人的心思。

    酒吧环境比江乘预想的要好,整体风格很文艺,不是那种纸醉金迷的,坐着喝一杯倒也不错。两人在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各自点了杯酒喝着。

    江,你家小可爱怎么还没动静呢,我等挨揍可等一天了。隋宇开玩笑说。

    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他来揍你一顿。

    隋宇笑起来,你先坐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嗯。

    隋宇离开没多一会儿,有个小男生走过来,主动坐在隋宇的位置搭讪,酷哥,交个朋友啊?

    江乘扫了他一眼,抱歉,这里有人。

    那是你朋友吧。男生笑了笑,开始你俩进来我还以为是一对,但你俩坐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不是了。

    嗯,你眼力不错。江乘说。

    男生诧异了一下,没明白这位是什么路数,用朋友当借口应该是不想聊,结果又承认了,估计是个走欲擒故纵路线的?

    于是他试探着朝江乘身边挪了挪位置。

    且说老白三人帮从那家人超多的烧烤店出来,便直奔邱大吉提前踩好点的一家酒吧,可是刚要进门,史天突然扯了扯程让的衣角,指着斜对角的一家酒吧问:让哥,你看

    程让顺着视线一看,正瞧见他家乘哥跟倒霉室友进酒吧,当场我勒个槽,直接拽着俩哥们儿杀过去。

    快杀到门口的时候被邱大吉拉住了,让哥让哥先别进!

    干嘛?程让心说大家都是来捉奸的,怎么就不让我进了?

    不是,这家酒吧是gay吧。邱大吉小声说。

    程让:!!!

    什么玩意?隋宇那王八蛋什么意思,说好的不追乘哥呢?他娘的这不是不追,这是想先把人掰弯了再追吧?

    这暴脾气还怎么忍,忍不了!

    走!gay吧怎么了,直的还不让进啊!

    程让气呼呼地走到酒吧门口,往里一瞟,清一水的男人,有的人还在一起亲热,瞬间就有点怂,那什么,大吉去侦查一下这里有没有后门。

    邱大吉:

    我去找我去找!史天自告奋勇地去了,当然,这不是他积极,只是不想站在gay吧门口被人当傻子瞧。

    我也去!邱大吉也顶不住了,跟着跑了。

    程让搓了搓鼻子,也跟着走了。

    妈的在gay吧门口站一分钟,就能收获一堆这帅哥要堕落了的眼神。

    这酒吧还真就有个后门,后门进去是厕所跟厨房,不过后门口的风光更辣眼,好几对男生搂在一块亲得难舍难分,还有一对更大胆,就在旁边小夹缝里暗中销魂。

    直了二十来年的老白三人帮,灵魂受到了灭天灭地的冲击。

    让哥,我有点怕。史天拽着程让的衣角,我感觉他们都在看我怎么办?

    呆子,你能不能别跟个贼似的,看你两眼怎么了?程让自己也被看得浑身发毛,这里的人走过路过都会先用眼睛鉴定一下你是不是个gay,一旦鉴定不是,大概会觉得你是个神经病,你越心虚他们越看你。

    邱大吉说:咱要不要装扮一下啊,你看人家警察同志搞暗访,进来就先角色带入。

    史天:怎,怎么带入?

    邱大吉这时候看了史天一眼,不知道是下定了多么大的决心,慷慨赴死一样搂住了史天的大胖脑袋,亲爱的,走,进去喝一杯。

    史天:呕

    这俩人搂搂抱抱地先进去,之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程让身上。

    程让:

    为了不被这些目光饥渴的男人拖走,程让尽量保持淡定地走进后门。路过厕所的时候,刚巧有个人从里面出来,冷不丁一碰面,程让立刻愣住了。

    噫,是小可让哥啊。隋宇笑呵呵跟他打招呼。

    程让心里先骂了句娘,室友啊,好巧啊。

    是啊,非常巧。隋宇说。

    我哥在吗?

    你哥啊,在里面呢,从这里直接进去就行。隋宇给他指了条路,完了着忽然摁着肚子哎呦了一声,哎呀不好意思,我好像吃坏东西了,还得进去一趟,那什么待会儿出来一起喝一杯啊让哥。

    程让:

    妈的,算他有脑子。

    程让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跟乘哥照面,既然遇上了也就没必要装了,直接带走乘哥完事。他在酒吧里寻摸了一圈,发现这些人还真是挺开放,一对对的脑袋凑在一块,也分不清谁是谁,想找人恐怕得挨着掰开脸瞧。

    视线转到最里面角落,那片灯光尤其暗淡,穿身黑衣服坐那能直接隐身,程让朝那片走了几步,发现有个黄毛长头发的人背对他坐着,好像正在跟里面的人凑近乎。程让第一反应是终于有个女生了,然而下一秒那女生转了下身,程让隐约看见了他突出的喉结以及平坦的胸,当场雷了个外焦里嫩。

    gay就gay呗干嘛非要打扮得娘们唧唧的?

    程让搓了搓鼻子正要走开,忽然反应过来里面坐着那位好像是个小寸头?

    他脑子轰一声,脖子僵硬地转回去,刚才还昏暗不清的角落好像一下子有了光,他清楚地勾勒出那个小寸头的形状,圆圆的带着点桀骜,不是他哥又是谁!

    操!

    程让二话不说就冲过去,掰着那位黄毛的肩膀将他推到一边,完了拉起江乘就朝外走。

    你谁啊你!黄毛被推了一下差点坐地上,干嘛这么野蛮啊!

    滚!程让头也没回,他估计要再看那黄毛一眼能立刻把他打死。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不少目光,明明周围灯光昏暗,程让却感觉像是走在聚光灯下,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牵着乘哥的手,彷徨多日的贼心就这么公之于众,乘哥会骂他么?不知道,会甩开他骂他疯了么,也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确定了喜欢乘哥这件事。

    十二分的确定。

    江乘被个冒冒失失力气还特别大的家伙一路拖拽到一条不知名的小巷,有种要被大佬拖到胡同里暴打的即视感。他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小卷毛,不由笑起来,喂,让哥,你打算把我卖哪去?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28)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