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29)

    他哥一开口,程让一激灵,他走这么远不是故意的,只是不知道停下来要说什么,索性就闷头一直走。方才在酒吧里凭着一时冲动才不管不顾地把江乘拉出来,心里的火走到这里也灭差不多了,此时只剩心虚,并不敢回头面对江乘。

    然而巷子前面乌漆墨黑,应该是没有路了,只好停下来,回头之前程让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把江乘推在墙上,站人面前,抱着胳膊霸道开口:哥,我

    他想豁出去了说哥我看上你了,但话到嘴边又吞回去,按照他的恋爱经验来看,这种表白方式太霸道,对一些小女生管用,在他家乘哥这样的人眼里就叫幼稚,不能这么不成熟。况且还不确定他哥是不是喜欢男生,如果不喜欢,他得先制定一个掰弯计划才行。

    江乘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等下文。

    那什么,哥,你跟隋宇为什么进gay吧啊?

    嗯,你想问什么。江乘盯着他的眼睛,这家伙还是不敢跟他对视,想问我是不是喜欢男生?

    程让:

    跟高智商的人聊天真是省事。

    是。江乘自问自答。

    程让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喜欢男生就好办多了。

    如果乘哥喜欢的是男生,那他放在心里的那个人应该也是男生吧,之所以没在一起,是不是对方不喜欢男生?

    程让一下豁然开朗,本来因为乘哥有了喜欢的人,他犹豫着要不要放弃,如果人家不喜欢乘哥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么好的哥就应该有人来爱,别人不爱他来爱,就算他哥不接受,他也必须要把人拿下!

    不过现在嘛,他不能太刺激乘哥,这事得慢慢来,对付乘哥这样的,太冲动了只会让他觉得他在闹。

    嗯,喜欢男生挺好的。程让说。

    江乘:

    等半天就憋出这么个屁?

    江乘心里乐了,不确定让哥是怂了还是没完全接受这件事。

    不过他自己这会儿也有些没缓过来,他心里放着这家伙好多年,从来没想过会有回应,在意识到程小白可能对自己有那方面的念头时,他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有些忐忑。

    因为按照程小白谈恋爱的尿性,这点念头实在没什么保障,或许是三分钟热血,或许就是对哥哥的占有欲,毕竟他常年占有欲旺盛,很难分辨到底是哪方面的感情。

    江乘寻思着,就给他点时间吧,知道自己喜欢一个同性跟知道自己喜欢一个异性是不一样的,要有一个接受过程,哪怕确定自己心里喜欢,可能行动上也还是会有迟疑。等他完全肯定了自己的心,那就不容许他再后退了。

    嗯?这黑灯瞎火的还有人呢?

    巷子口忽然有人过来,程让吓了一跳,居然有种被捉奸的心虚感。

    哦,是俩人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扰二位好诶?那人看着程让愣了一下,是小白大师啊,你这

    来人正是老徐,他本来以为是一对小情侣在这花前月下,一看是俩男的,立刻转了话题,你俩怎么跑这来了,还找得着回去的路吗?

    是老徐啊哈哈哈,吓死我了,我以为这地方还有人打劫呢。程让见了外人舌头就利索了,立刻跟人一通鬼扯,可不是迷路了嘛,我跟我哥吵架,一路吵到这里了,完了一看,不知道哪是哪了,你住这边吗老徐?

    没有,我住外面,这里有间小仓库,我来取点东西。老徐一边说着一边开了一扇门,你们等会儿吧,我带你们出去。

    行,程让说,方便进去参观一下吗老徐?

    行啊,随便进,也没什么好东西,都是泥巴。

    程让一边给江乘介绍老徐,这是泥塑大师傅,我今天刚认识的。

    江乘点点头,这时候屋里开了灯,他仔细看了眼老徐,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人跟程小白似乎有几分像。

    咱哥俩儿有缘,你喜欢什么就拿。老徐很慷慨。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啊。程让搓搓手,他确实很喜欢老徐的泥塑,上午的时候有心没心情,这会儿跟乘哥也算是有了进展,他一高兴顺走了老徐好几个小泥人,不能白拿,回头我请你吃顿饭吧,有来有往,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

    江乘嘴角一抽。

    人老徐怎么也够当他叔了,怎么好意思拜把子的。

    行啊,老徐还挺乐意,小白小兄弟,那是你亲哥吗,喜欢什么也让他拿就行,甭客气。

    不是我亲哥!不管三七二十一程让先否定了这层关系,我就客气叫他哥,就比我大几个月。

    江乘瞟了他一眼。

    程让心虚地转开头,不客气老徐,我哥他没艺术细胞,欣赏不来这么朴素的艺术。

    你怎么知道我欣赏不来?江乘从老徐这里挑了两只小陶罐,还有一个小和尚,拿好了故意搁在程让手上,帮我拿着。

    程让:

    讲实话他现在其实有点害怕靠近乘哥,一闻到他身上的味儿就抑制不住泛滥的贼心,他希望乘哥先不要理他,让他自生自灭。

    江乘转过头去笑了笑,他现在非常喜欢看程小白心虚的样子,就想逗他。

    你哥俩还挺好玩。老徐抱着个箱子过来,走吧,你俩住哪啊?

    程让看了看江乘,哥你住哪?

    我住外面的一家民宿。江乘说。

    那我也住那家民宿。程让说。

    江乘:

    老徐:

    ※※※※※※※※※※※※※※※※※※※※

    小白:窝要霸占我哥的床!

    纪恬恬跪:哥窝对不起你,是窝耽误你惹。

    存稿君已亡,今天只有一更。

    第29章 亲他亲他

    程让本来以为乘哥也住古镇里面, 晚上没事还能串个门, 一听见他在外面住, 顿时不能忍,哪怕他现在不敢靠近乘哥, 也不允许他离自己太远。

    那走吧,我带你们过去。老徐抱着箱子在前面带路。

    是这样的哥,程让心怀不轨, 还硬要跟江乘解释, 我定那家客栈条件太烂,厕所味充斥整间屋子,不想住,去你们那看看有没有房间。

    嗯。江乘没什么意见,只要程小白不躲, 他很乐易拉近一下距离。

    程让心里可美了, 立刻在群里通知被他丢下的兄弟,告诉他们将会丢下他们整晚。

    大吉吉:哦。

    大脑袋:哦。

    小白:嗯?

    这俩完蛋玩意这么淡定?

    小白:你俩是不是还在gay吧?

    大吉吉:嗯。

    大脑袋:嗯。

    小白:

    刚出来的时候没顾上这俩傻子, 还以为他们自己会出来,不会让人扣了吧?

    小白:你俩在里面干嘛呢?

    大吉吉:感同身受一下gay的心境。

    大脑袋:对, 感同一下。

    小白:

    这俩货肯定是看出他对乘哥有那方面的心思了, 妈的, 还感同。

    程让不管他俩了, 回头再说吧。

    哥, 我们其实是来团建的。走到民宿门口了, 程让才想起来解释他为什么会尾随而来, 这不是快考试了吗,大战前的放松。

    哦。江乘配合着问,放松得挺好的?

    程让:

    谁来告诉他乘哥是不是哪里不一样了?

    还,还行,邱大吉跟史天还在酒吧浪呢。

    是吧,在gay吧浪?

    程让:

    让哥平常舍灿莲花的,第一回 体会到接不上话的尴尬。

    对,俩傻逼说是感体验一下。

    江乘笑,那挺好的,活到老体验到老。

    程让怀疑他家那位只会接嗯和行的哥可能是变异了,吓得赶紧扑向柜台,老板有房间吗?

    老板抬头,嗯?门口没挂客满的牌子吗?

    程让:

    江乘挑眉看着他,住还是不住。

    哥,你房间有几张床?

    一张。

    程让吞了口口水,心里天人交战住还是住还是住,我住!

    江乘一歪头,那走吧。

    哎哎这位帅哥先等等!老板叫下他,要加人先登记。

    哦。程让回头登好记,然后跟着江乘上了电梯。

    自从决定要住,他脑子就是懵的要跟乘哥睡一张床了,要穿乘哥的衣服了这样好吗?好吧,毕竟这是他多年夙愿。

    然而到了房间门一关他就怂了,单独跟乘哥在待一个空间的时候,感官无限放大,他感觉乘哥无处不在,整间屋子都是乘哥的味道,他不管站在哪都能看见闻到,就像是个进了人家房间惦记偷东西的贼,心分分秒秒都是虚的。

    你先洗我先洗?江乘拿出两件T两条内裤,递给程让一套。

    你,你先洗。程让抱着衣服乖乖地站着,简直颠覆形象。

    江乘笑了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忽然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卷毛,那你坐会儿,冰箱有可乐。

    程让的腿当场就软了,好歹等江乘进了浴室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半天没缓过神来。

    操了,出息啊让哥,你以前这么怂的嘛?追人的时候这么没底气的嘛?

    上啊上啊!就这见人就腿软还怎么追啊!

    程让魂不在体地瘫在沙发上,寻思着自己应该需要一点刺激,于是掏出手机给邱大吉史天发消息。

    小白:你俩谁给我拍几张现场照片,我也想感同一下。

    大吉吉:

    大脑袋:

    一分钟后大吉吉发来一段gay吧视频,虽然有点晃,不过拍得范围挺广的,看一眼就能想起在里面见到的画面,仿佛身临其境。视频最后定格在一对接吻的情侣身上,程让盯着看了几秒,心砰砰跳。

    对,就是这种感觉,谈恋爱嘛,就是怦然心动,喜欢谁就亲啊!

    程让想象了一下跟乘哥接吻的画面

    噗

    想跪。

    你发什么呆呢?江乘这时候从浴室走出来问了一句。

    程让正跟他哥难舍难分呢,接吻对象忽然一出声,吓得浑身一激灵,手机砰一下砸脸上了。

    哎呦卧槽程让捂着脸,酸到怀疑人生,哥你出来怎么没声儿啊!

    江乘很不厚道地笑了半天,行吧怪我,下回我买个喇叭吆喝两声再出来。

    程让:

    你给我等着江乘,迟早亲晕你!

    我洗澡了。程让抱着衣服也不看他哥,抬头挺胸迈着大步从人身边走了。

    江乘一边擦头一边笑,哦,那你慢点走,浴室有点滑

    砰又一声,没等人提醒完程让就摔了,屁股着的地。

    江乘:

    实在太丢人了,程让没好意思叫唤,龇牙咧嘴地揉了半天屁股,完了才一瘸一拐地去洗澡。

    这都是什么倒霉命!

    不过很快程让的注意力就不在屁股跟脸上了,一想到可以跟乘哥睡一张床,他就热血上涌,连鼻孔喷出来的气都是热的。

    他一边洗脑子里一边排练着跟乘哥睡觉的姿势如何能做到亲近又不失自然,能占点便宜还不让人看出来,是侧面背对睡好呢还是正面睡好,还是干脆面对面?

    要不就假装睡着直接搂上去?

    嘿嘿嘿

    程让心里装着个不怀好意的贼,面上若无其事地走出浴室,正要跟江乘商量睡哪边,发现他乘哥已经抱着被子躺沙发上了。

    ???

    什么鬼,玩呢!

    说好的睡一张床呢好像也没说好。

    哥?你怎么睡沙发了啊。程让走到沙发边上,你要这样我可回我那小客栈了啊,要睡沙发也是我睡啊。

    都这个点了你还进得去?江乘要笑不笑地看着他。

    确实是进不去了,那我睡沙发你去床上。

    先来后到,你抢得过我就你睡。江乘仿佛个占山为王的土匪。

    程让一噎,得得得,你睡你睡,谁爱跟你抢似的。

    他郁闷地走到床边,赌气似的整个人铺在床上,来回打了好几个滚,心说不睡拉到,床都是老子的!

    占据了整张床的让哥却没睡着,一晚上翻来覆去,还起来上了几趟厕所,每次经过小沙发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他哥两眼,发现对方睡得挺香,心里非常不平衡。

    不知道第几次撒完尿出来,程让看见江乘身上的被子滑到了地上,他走到沙发旁边捡起被子帮忙盖上,盖完了正要起身,此时大脑仿佛忽然被什么支配了,他躬着身体原地僵了一下,完了鬼使神差地慢慢凑到江乘面前。

    脑海里不停地挥舞着亲他亲他的小皮鞭,距离越近小皮鞭越凶残,可惜行动并不给力,就这点距离他磨蹭了足足两分钟还没能贴上。

    不过倒是把乘哥的脸给看了个够,他哥站着帅,躺下更帅,睁眼帅,闭眼更帅,眼睫毛居然还挺长,简直挑不出一点瑕疵。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29)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