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30)

    他的视线滑到江乘嘴角,他的嘴唇略薄,抿起来的时候看着有点桀骜,也有点不耐烦,他平常最怕江乘不耐烦,等到他一个笑能开心好久。可这会儿却只觉得怎么都好看,不耐烦里也透着可爱。

    昏暗的室光下,他用视线描摹着江乘的嘴唇,脑海里一直循环播放着那对亲吻男情侣的画面,模模糊糊中,那两个人的样子又替换成了他自己跟乘哥。可是想入非非太久了,也可能是脑袋悬空太久,他整个人飘飘忽忽的,在空中没个着落,而方寸之间的那两片紧抿的唇就像是某处落脚点,无限吸引他靠近。

    就偷偷亲一下好了,他这么想着,缓缓低下了头。

    然而就在要碰到的时候,一阵热血猛地冲到脑袋,紧接着他鼻腔一热,两滴热情的圆润的红彤彤的血吧嗒滴在了他哥的脸上。

    !!!

    程让紧急用手捂着鼻子,可不知道是不是他火太大,鼻血止不住地流,起身的那一会儿又滴了几滴在江乘脸上。他赶紧从桌上抽了几张纸,顾不上擦自己,先一股脑堆在了江乘脸上,因为不敢低头,只能胡擦一通,他现在别无所求,只求他哥不要醒。

    就这种搓脸式擦法,死人都让他搓醒了。江乘无奈地抓住他的手,别擦了,你去洗手间先把自己弄干净,沙发都快成凶案现场了。

    程让:

    他来不及多想,只好先去洗手间,待对着镜子一照,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靠,这是不是要死了流这么多血?

    他趴在洗手池边不停地洗啊洗,但是血一直流,好像开了水龙头关不上了似的,血越流他越害怕,寻思着不会就这么英年早逝吧,他还没正经谈场恋爱呢!

    你别老低着头。江乘走过来,捏着他的脖子让他站直了,另只手捏着他的鼻翼。

    程让:!!!

    哥你能不能别靠这么近!

    不知道是江乘靠太近还是失血过多晕了,程让现在仿佛喝大了之后踩在棉花上,头晕脸热脚底还飘,简直要升天。

    用嘴呼吸!江乘捏了半天这家伙居然一口气没进,跟他这显摆肺活量呢?

    哦。程让□□似的吸了两口气,神志终于回来了一些,他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哥,我,我自己来。

    他必须要离乘哥远点,不然这血怕是止不住了。

    江乘递给他纸巾盒,差不多了就塞两团。

    哦。程让捏着鼻子呆愣愣地站在一边,看江乘洗脸,他犹豫了一下问,哥,你怎么起来了?

    江乘镜子里瞅了他一眼,怎么你还想给我收尸啊?

    一个人大半夜在你脸上怼了十分钟还淌你一脸血,不起来的那叫植物人。

    不是,我意思是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捡被子的时候我就醒了。江乘从程让手里的纸巾盒子里抽了张纸擦脸,完了把纸巾丢在纸篓里,在他脑门上谈了一指,静一静吧少年,以后别晚上闹鬼,胆小的能让你直接吓死。

    程让:

    什么叫捡被子的时候就醒了

    江乘到小冰箱里拿了两瓶冰水,自己拧开一瓶,小半瓶下肚,心里那股燥热才压下去。程小白凑到眼前的时候他不是故意装睡,只是那时候不适宜打断他,肯定会尴尬,那家伙贼心比贼胆大,要是一直磨蹭,江乘也就只能一直装睡。

    谁知道整这么一出。

    江乘寻思着尴尬就尴尬吧,没准让哥能因此突破他寄几。

    突没突破不知道,让哥现在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完蛋,乘哥肯定看出他的贼心了,妈呀怎么办啊,出师未捷底先漏,以后还怎么追啊!

    直接表白?直接扑倒?

    NONONO太刺激了。

    乘哥都警告他不要晚上闹鬼了,就等于警告他不要再想入非非了。

    啊啊啊

    程少年捏着鼻子蹲在地上,内心根本无法平静,他内心天啊地啊妈啊的叫嚣了一会儿,不知道哪根筋忽然接通了,猛地抬起头。

    对啊,他哥没说不让白天想入非非嘛,言外之意不就是要正大光明调戏嘛?

    我真是个人才!

    程大人才为自己乍现的灵光鼓掌,美滋滋地走出浴室,哥,给我拿瓶可乐。

    江乘瞟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捏着鼻子?

    啊,忘了。程让松开手,不料刚一松开鼻血又开始滴,卧槽,这什么毛病?

    别抬头!江乘团了两团纸给他塞进鼻孔,先坐一会儿看看,别躺着也别蹲着,我去隔壁看看有没有药。

    隔壁?隔壁哪儿?

    隋宇带了常用药。江乘说,不知道门能不能敲开。

    别别别别去!程让阻止道,大晚上的别打扰人家了,我就是火太大了,烧烤吃多了可能。

    开什么玩笑,让室友来看热闹,让他哥大晚上敲室友房门,没门!

    他降火茶也带了。江乘说着出了房间。

    程让心说这什么老妈子室友?

    倒是多亏了这老妈子室友,提供了降火茶消炎药,程让被迫喝了两壶茶,上了八百趟厕所,一直折腾到早上才算彻底好了,不过两宿没睡,他眼底的黑眼圈能直接客串熊猫了。

    噗让哥,你这个样子史天跟邱大吉看见他这副肾亏的样子,严重怀疑他昨晚上一宿没干好事。

    我样子怎么了?程让没好气,老子献血了,献了两百C,能不这样嘛?

    史天跟邱大吉面面相觑没看出来这俩位还热衷于

    鼻血鼻血!程让一人赏了一巴掌,都怪昨天的烧烤辣椒面太多了,你俩出去看看有没有卖红枣粥的。

    邱大吉:哦。

    史天:哦

    原来是没得逞憋的啊,啧,好可怜。

    出去买粥的时候史天直砸嘴,这事太玄幻了,好端端的少女杀手怎么一夜间就弯了呢?大吉你昨晚上要不提醒我,我根本没往那上面想。

    那也不能怨你,毕竟没谈过恋爱。邱大吉无情地给了单身狗一刀。

    拉倒吧,你是谈过了,还不是让人姑娘

    你闭嘴闭嘴!

    说实话我现在还是挺震惊的,史天说,让哥居然跟乘哥啊,太神奇了。

    也不一定啊,万一让哥追不上呢?

    啊?史天更震惊了,让哥还有追不上的人?

    邱大吉笑他,你是不是让哥滤镜太厚了,他也没追成功过几回啊,好几次我看人女孩还挺有那意思的,愣是让他追跑了。

    是,是这样吗

    让哥这么菜嘛?

    回城的大巴上,菜哥不是,让哥吸着红枣牛奶,没精打采地歪在座位上,哥,我头疼。

    有药。江乘看了他一眼,要吃?

    不要。程让瞄他的肩膀,我想睡一会儿。

    江乘心说睡呗,干嘛还要报备,怕我到地方不叫你啊?

    不是,就怕你不同意。

    江乘还没想明白他这啥意思,一颗卷毛脑袋就杵在了肩膀上。

    得逞了的某人美滋滋地蹭了蹭,找准了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

    他倒是舒服了,枕头本人可遭罪了,得一路忍受脖子上的毛。

    江乘无奈摇头,抬头的时候正对上隋宇的笑,那家伙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伸手点了个赞。

    ※※※※※※※※※※※※※※※※※※※※

    菜哥,你哥已经不是你哥了。

    第30章 小混血

    老白的第一次团建历时三半天就结束了, 因为两位爸爸要提前两天回来, 程让跟江乘得回去接驾。

    回程机票由隋富帅友情赞助, 因为这个老白的另外两位成员差点抱着人大腿叫爸爸,毫不犹豫地把让哥抛诸脑后, 飞机上一左一右跟隋宇套近乎。

    隋哥,没想到您也是哈佛高材生啊!史天露出了颇为夸张的惊讶表情,我以为富二代都跟让哥似的视名利学位如粪土呢。

    隋宇笑笑说:还行吧, 主要是家里压力大, 我也羡慕让哥自由的生活。

    听见没有大吉,多会说话。史天又问,隋哥您有对象了吗?

    没有啊怎么?

    邱大吉在一边回:他可能是想问问豪门要不要他这样的。

    隋宇:

    史天自从受了让哥的刺激后,就开始琢磨gay这种群体,寻思着要找不着女朋友, 找个男朋友也行。

    说得好像你不想问似的。史天翻了个白眼。

    邱大吉哑口无言, 自从被戴了绿帽,他也在思考是不是找个男朋友比较靠谱。

    某个抛弃战友, 率先找到目标的人此时正享受着白天耍流氓的乐趣,他脑袋搁在江乘肩膀上, 胳膊圈着人家的腰, 猫似的黏人, 要不是有安全带勒着, 他还能更不要脸一点。

    他乘哥虽然经常会送他一个白眼, 但似乎并不抗拒他, 这给了他得寸进尺的动力, 他就像个不断挑战主人底线的宠物,只要江乘不抗拒,他就能再无耻地进一步。

    你这样坐着不累?江乘扫了他一眼,怀疑他这个坐姿得腰肌劳损。

    不累,我韧性好着呢。

    韧性很好的这位下了飞机就成了半身不遂,一只手扶着腰,靠在江乘身上直哎呦,哥,我腰直不起来了,待会儿坐车的时候我坐你另一边看看能不能直回来。

    江乘:

    邱大吉跟史天上了另一辆出租车,分别的时候邱大吉说:让哥我们走了啊,你保重。

    史天说:让哥你回去多吃点腰子啊!

    程让:滚蛋。

    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程让下车后腰的确是直了,但弯不了了,只能两手撑着腰走。

    江乘看他一眼就想笑。

    你笑什么笑,碰你瓷信吗?程让把包丢给江乘,快来扶着朕。

    扶谁?

    我。程让一秒认怂,不过心里又占了句便宜:你未来男朋友。

    江乘笑着背起俩包,正要搭手扶,眼角一下瞥到斜对角小花园里有个人影一闪而过,他眉头一紧,扔下包就追了过去。

    诶?程让一转头的功夫身边的人就没了,吓了一跳,哥你干嘛卧槽是不是有人跟着!

    江乘像支离弦箭一样冲了出去,程让从来没见他哥这样激动,感觉不是什么好事,于是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小花园里绿植茂密,江乘冲进来时那个人影已经跑没影了,他追着那个方向跑了一阵才停,眼睛里一片阴霾。

    哥,看清人了嘛?程让身残志坚地跑过来,衣服还被树枝勾破了,操,是不是那个鸟哥?

    江乘转过身的时候眼睛里什么情绪也没了,他摇摇头,不是。

    诶?那是谁?程让心说从机场打车回来,这么长的路也不可能有那不考虑成本的贼跟着啊。

    走吧。江乘看了他一眼,包呢?

    丢,丢路上了。

    江乘翻了个白眼,又跑回去拿包。幸好小区治安不错,这要在大街上分分钟没了。

    小区遇上贼这事程让一直惦记着,能引起乘哥这样激烈的反应肯定不是个普通的贼,说不定他还认识,那贼一追就跑,证明并不想跟他们两个男人面对面,是怂还是有什么其它目的?

    第二天早上临出门前程让嘱咐江乘没事别出去,晚上等他一起夜跑。江乘答应了一声,等程小白走了,他给隋宇打了个电话。

    呦,还想得起室友呢?隋宇顺嘴开了句玩笑,多年夙愿得没得逞啊?

    说个事。江乘语气严肃,对方就知道有正事,他们知道我家地址了。

    卧槽,真的?隋宇骂了一声,他们是不是找导师了?我记得好像导师知道你家地址,

    大概吧。江乘搓搓眉头,行吧,就跟你说一声,没别的事。

    那行,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啊,你小心点,实在不行咱报警。

    嗯。

    程让早上在楼道外面又看见了昨天那个人,他昨天没看清人什么样,但这个人形迹可疑地躲在树后,跟昨天那贼德行如出一辙,他一下就火了,二话不说拔腿就追。

    妈的,居然跟踪到让哥头上,简直不想活了!

    让哥爆发力惊人,反应又快,一开始追得很紧,几乎就要追上小贼,不过对方也不素,跑得非常快,就一个小贼而言这速度绝对牛逼了。

    因为离得近,程让发现那小贼有点混血的样子,心里更纳闷了,这什么时候还惹上国际友人了?

    让哥到底耐力不行,追了一段之后就渐渐追不动了,最后不得不放弃,他气得直冒烟,对着路边指示牌狠踢了一脚,立志从今天开始要练跑步。

    他给史天打了个电话,说今天迟一会儿过去,然后叫了辆车去了隔壁学校,把高辉揪了出来。

    高辉鼻子上还贴着封条,一看见程让就疼,你干嘛,这可在学校,你敢动手我报警!

    贼喊捉贼你可拉倒吧。程让拽着他胳膊一路出了学校,今天不打你,请你喝奶茶。

    高辉: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30)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