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34)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傍晚,为了不刺激靠营养针活命的病号,江乘在外面吃了饭才回去,并跟跟刘主任申请了一根棒棒糖。

    程让早就醒了,醒来没见江乘,已经在心里骂了他俩钟头,越骂越空虚,越空虚越慌张,他发现自己一时半会儿见不到江乘就要疯,简直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于是他下了决心,一定要把江乘留下,装死也要留。

    正构思如何装死呢,病房门一开,他吓得一哆嗦,立刻闭上眼进入弥留状态。

    江乘:

    这小子不知道又憋着什么大戏,一天天的不去当影帝实在屈才。

    江乘倒了杯水站到病床边,轻轻捏着伤员的下巴,拿棉签沾了水润唇。程小白的嘴有点肉嘟嘟的,平常保养得当,看起来Q弹水润,这才折腾了一天就干起了一层皮,成了难民嘴,又可怜又好笑。

    为了让嘴唇多吸收点水,江乘把棉签在他嘴上多摁了一会儿,有滴水顺着嘴角淌下来,他用手指轻轻擦掉,感觉对方嘴角抽了一下。

    江乘不由失笑,心说还装。

    程让装死装得不想活了,从江乘站到他面前,手指捏着他下巴开始心里的猫爪就一直挠啊挠,好容易才用为数不多的革命意志遏制住了咬两口解馋的念头,谁知这位哥擦起来没完了,在嘴上蹭来蹭去,蹭得人心痒难耐,这那里是补水,分明是放火!

    妈的,这死没法装了!

    程让气鼓鼓地睁开眼,抓着江乘的手一口咬下去,心里的委屈失落还有气愤全部付诸于牙,咬了足有一分钟才松口。

    咬完了却又羞于见人,放开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索性破罐子破摔,抱着人手不还了。

    香吗?江乘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早说想啃我提前腌入味多好啊。

    香,还想继续啃。

    哥,程让枕着江乘的手,闷闷地说:你能不走吗?

    你说呢?江乘要笑不笑地看着他,我工作都安排了,机票也买了,那边房子也定了,你说我为什么不走?

    程让心里暴风哭泣,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要,要是我留你你还走吗?

    江乘胳膊撑在枕头边,附身在他耳边低声说:那要看你怎么留。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吐在耳朵里,程让本来就半身不遂,这下全身都不遂了,他咽了下口水,心里叫嚣着说:当然是那种留啊,我喜欢你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不分开那种啊!

    但他怂,不敢说。

    啊啊啊啊程让你怎么这样怂呢!

    就,就是留嘛,我一个人在家怪无聊的,想让你毕业后回来工作。程让眼巴巴看着他。

    这样啊。江乘笑了笑,伸手弹他的鼻尖,那要看你表现。

    嗯?程让立刻精神了,这意思是说还有希望啊啊哈哈哈!

    作为一个半身不遂的病号,能表现的就只有死皮赖脸,于是他决定这几天要一直霸占江乘,吃饭上厕所都不放过,等飞机起飞了他就走不了。

    最好再求爸爸把乘哥的护照藏起来,啊哈哈哈简直完美!

    哥,我有点渴。程让把快要溢出来的狂喜藏好,故作镇定地说,你再给我沾点水。

    我给你弄点蜂蜜水吧。江乘说,晚上应该就可以喝水了,我请示一下刘主任。

    不用不用!程让拽着江乘的手不让走,就白开水就行,找刘主任打电话,不用你跑腿。

    江乘:

    程让说话就打电话找来刘主任,央求他拔尿管恢复自由,这样他就可以跟着江乘去洗手间,还申请明天进食,这样他就可以让乘哥喂他吃饭,吃喝拉撒都解决了,程让心放了一半。

    到了夜里他又喊腰疼,让江乘睡病床上给他靠着。

    哥,你就睡我旁边,省的你睡沙发怪累的。程让说,晚上我给你讲故事啊,省的你在医院失眠。

    江乘无奈,自从回来他的手就没得过自由,不睡病床也没其它地方可睡。

    让哥,我能申请上个厕所吗?

    好啊好啊,我正好也想去,你扶我一下。

    江乘:

    让哥是身残志坚的典范,他这会儿半边身体都是僵硬的,一动伤口就疼,愣是强忍着下病床陪哥上厕所。

    进了洗手间后他问:哥你先上我先上?

    江乘看看还粘在一起的手,挑眉,要不咱一起?

    那不能不能。程让还礼貌上了,你先来吧,我回头保证不看你。

    江乘:

    请问这跟一起上有什么区别?

    两人非礼勿视地分别放完水,接下来到了洗手环节。

    程让一只手摁在洗手液泵头上,哥,咱俩一人一只手,刚好互相洗,你来接洗手液。

    江乘无语的看着他,心说那一只手是就此成了连体器官不能用了吗?不,我还是想两只手一起洗。

    你那只手没用干嘛要洗?

    我认为上过厕所后不管用没用的手都应该洗。江乘说。

    唉,行吧行吧,拿你没办法。程让用粘在一起的两只手接了洗手液,然后先把江乘用来连体的那只手洗了,洗完继续连着,再合作洗另外一只,这下行了吧,来来,你那只手快伸过来。

    江乘:

    病床不算大,不过因为病号得侧身躺,所以占不了太大地方,江乘平躺在一侧,程让刚好可以抱着他,把半边身体靠在他身上,能缓解一点疲劳。

    如果知道受伤可以跟江乘抱在一起睡,那程让肯定早八百年就让自己半身不遂了。

    哥,我嘴巴有点苦。他下巴搁在江乘肩头,没话找话说。其实嘴巴早苦一天了也没想起来说,这会儿是有什么毛病都要跟他哥这博取同情。

    江乘差点忘了棒棒糖,他从口袋里拿出来举着,你自己拆吧。

    现在两人拼了一双手,干什么都得通力合作,江乘拿着糖,程让剥糖纸,明明很费力,但他乐此不疲,寻思着以后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剥开糖纸程让也没自己拿着,就着江乘的手舔了一下,不知道是太久没吃东西还是糖放在江乘手里格外甜,他仿佛吃了一罐蜜,满足得不得了。

    两人睡一张床怎么也不太舒服,尤其还要照顾病号的睡姿,江乘一直到快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睡着,倒是病号睡得挺香,人家刚睡着他就自然醒了。

    程让睁开眼脸还有点热,因为他昨晚上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春梦。

    可能是跟乘哥靠太近了,抑制不住想入非非,晚上就夜有所梦了,梦倒是也没太春,跟他以前做那种特别可耻的春梦不能比,就是跟江乘激了场吻。但是效果可比春梦牛逼多了,他从梦里延续的悸动一直持续到现在,心跳得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延续的悸动促使他干点什么,可是又有点迟疑,他觉得太早了,还不是时候,万一他一时失控,吻过了头就尴尬了。

    病房里有微弱的灯光,程让下巴靠在江乘的肩头,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手指忍不住摩挲他一夜长出来的胡茬。

    我哥怎么能这样好看呢,他傻兮兮地想。

    手指顺着胡茬摩挲到唇角,柔软的触感勾起了梦里的狂热,心又开始怦怦跳,被即将爆表的心跳怂恿着,程让扭了扭身体蹭到江乘嘴边,干裂的嘴轻轻点在他唇上。

    本以为亲一下就可以满足,谁知这玩意就像毒,一碰就上瘾,过快的心跳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有了造反的迹象。

    要不再来一下好了,程让有些贪心地想。

    这回亲之前他非常慎重,考虑到自己嘴里有苦味,便拿起昨晚上只舔过两口的糖舔了几下,然后才重新吻上去。

    大概停留了有半分钟吧,程让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正要抬头,便感觉后脑勺上盖了双手,又把他摁了回去。

    ※※※※※※※※※※※※※※※※※※※※

    香不让哥?

    第34章 看上你了

    江乘刚睡着就得了个水果糖味的吻, 活活甜醒了。

    虽然他没动, 但多巴胺分泌不比让哥少, 激动得心脏都有点不会跳了。

    唯一的毛病就是吻得让人着急,半分钟啥也没干, 就单纯地嘴碰嘴, 江乘差点以为他是睡着了。

    让哥平常得得瑟瑟跟谁也主动, 不知道为什么恋爱方面抠抠嗖嗖的。

    于是江乘只好以身示教, 示范一下什么叫吻。

    教完了程让半天没回魂。

    哥,你掐我一下。他怀疑自己在做梦,乘哥居然回吻他了?

    说完,他哥在他嘴上用牙掐了一下。

    操, 程让有点上头, 滋味堪比喝了一斤二锅头, 他晕头晕脑地看着江乘,嘴里冒傻泡,哥,你别是安慰我吧?

    江乘扶额。

    是这样吧哥,你肯定看出我对你有想法了,看我半身不遂的还这么拼,一定是同情我了!

    程同学的恋爱智商彻底掉线, 陷在我哥安慰我的泥潭里爬不出来了。

    江乘不是很想跟他说话了,起来去了卫生间。

    程让在床上呆了一分钟, 身边属于江乘的温度渐渐冷下去, 那些叫做我哥要离开我的危机感瞬间压过他脑子里的脑残理论, 占据了智商制高点。他噌一下坐起来,顾不上扯得酸爽无比的伤口,下床跻上拖鞋一瘸一拐地跑去洗手间,把刚要出来的江乘又推了进去,抵在洗手池上。

    去他妈的安慰,去他奶奶的同情,亲了就是亲了,亲完就得负责!智商掉线的让哥霸道劲儿还在管他是什么呢,他哥已经是他的了想跑没门。

    让哥身为一个追女孩老手,别的不行壁咚技术能打满分,水池咚稍微有点影响发挥,不过他适应力很强,很快就掌握了窍门。他一手扶着旁边的墙,一手捧着江乘的脸,亲得全情投入。

    梦里的场景跟现实交织,心速快到让人恍惚。

    许久后,程让喘着粗气,认真地看着江乘的眼睛,哥,我看上你了,我用喜欢留你,你能不走吗?

    程让不是第一次表白,且每次都力求花式创新,原则上还要兼顾帅气霸气以及不狗血,还从来没这样小心翼翼过。水池咚之前他脑子里只有一腔热血,没来得及考虑表白的地方是不是有情调,形象有没有帅气逼人,接吻的姿势会不会太难看,嘴里有没有奇怪的味道

    然而表白完了之后,这些问题都成了他忐忑的源头乘哥会不会觉得厕所表白太影响心情啊,会不会觉得他嘴里有味道啊,病号服也太他妈丑了啊啊啊

    江乘跟他对视着,手小心地扶着他的腰,手掌贴在薄薄的病号服上,炙热的温度雷鸣般的心跳都贴在他手心,就像把他整个人捧在手心里一样。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同他一样充满渴望的眼睛,心里所有阴暗的地方瞬间就铺满了阳光。

    轻轻揉捏着肉嘟嘟的耳垂,江乘笑着靠近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正要开口,外面病房门锁忽然咔嚓一响,他还没动,程让吓得先原地蹦了一下,推开他慌慌张张地去拧水龙头,假装洗手。

    完了嘴里喊着跟洗手没什么关系的内容:哥,帮我拿纸,我要拉屎!

    江乘:

    你现还能拉屎?周暮开门进来,听见这话乐了,宝贝儿,爸爸佩服你。

    程让:

    忘了屁股不方便。

    爸,晚上加班了?江乘面不改色地从卫生间出来,走去茶水台给周暮冲咖啡。

    没有,一早有台手术,我来得早。周暮扫了眼江乘的嘴,你明天飞机,今天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多少带点东西出国,老干妈什么的,饿了省事,小白这里我来看着。

    江乘把咖啡递给他,我机票退了。

    周暮只是笑,学霸就是任性啊。

    嗯。江乘手插在兜里,丝毫不在意嘴上的罪证,坦然之极。

    那行吧,周暮就这样跟江乘面对对面喝完咖啡,完了把纸杯丢在垃圾桶,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这里空气干,记得开加湿,等小白出院了,爸爸请你们吃大餐。

    程让躲在洗手间门口,听见江乘机票退了差点放声尖叫,也没顾上想人家什么时候退的,一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的德行。可高兴归高兴,心也是真虚,所以一直不敢过去,就怕周暮看出什么来。

    虽然爸爸们知道了没什么,不过这才刚刚开始,感情正处在隐秘的小兴奋期,还没有昭告天下的心理准备。

    周暮经过卫生间的时候程让抓着头发傻笑,爸爸手术顺利,爸爸您慢走。

    周暮斜睨他笑,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你姥姥打电话了,我说你最近闭关忙毕作,你身体好一点就回去看看,别说漏嘴。

    哦。

    受伤的事当然不敢告诉姥姥姥爷,要知道大宝贝外孙让人捅了一刀,老两口能减寿十年。

    不过一想起林芝跟程大治,程让刚才还炙热的心顿时凉了一半,追哥一时爽,家里处处火葬场,善后是一项大工程。

    唉,先这么着吧,他抓抓头发,刚刚搞定了乘哥,这会儿智商跟不上,决定以后再想。

    卧槽,哥?程让出去看见江乘嘴上的伤顿时懵逼了,刚才啃得太投入,什么时候咬破了他哥的嘴也不知道所以他刚就这么跟爸爸面对面说了半天?

    怪不得周暮特意嘱咐那一句,肯定是看出来了。

    操,程让拍拍脑袋,这一早上受了太多刺激,感觉它要罢工。

    操谁呢你一天天的。江乘揉着他的后颈,上床躺着去,拆线之前少给我蹦哒。

    我不想躺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拆啊?程让全身的汗毛都在抗拒病床,他宁愿站着屎也不想躺着遭罪。

    不躺也行,江乘说,跟我出去跑步,五公里起。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34)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