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35)

    这也太狠了。刚亲完嘴就没有爱了。

    程让不情不愿地躺床上,见江乘转身要走,立刻抓住他的手,哥你去哪!

    买吃的啊。江乘想抽手抽不出来,无奈了,你干脆让刘主任把咱俩缝一块吧。

    不缝,怪疼的,舍不得让你疼。程让嘿嘿笑,抓着江乘的手十指紧扣,买吃的不用你跑腿,我这就让护士小姐姐帮忙买。

    江乘:

    住院这几天,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没有最黏人只有更黏人,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三个半小时是被绑架在病床前的,剩半小时自由活动,还得插着耳机视频通话,甜蜜是挺甜蜜了,要命也是真要命。

    出院那天,周暮开车把他俩送回小公寓,江野在家里准备吃的,算是一家四口分别许久后的第一次聚会。

    爸,你手艺是不是又好了,骨头汤好香啊。程让一进门就嚷嚷,你待会儿给我记菜谱啊爸,我回头也想试试。

    你现在还会下厨了?江野站厨房门口笑,刮目相看啊。

    刮目到不用,就一般相看就行,我下厨总比我哥下厨安全系数要高点,您说是吧。

    江野乐够呛,那倒是,这方面你哥跟你爸爸是爷俩。

    程让走路还不太自然,不过拦不住他的脚,进门磕绊都没打先溜进厨房叼走几片肉,烫得龇牙咧嘴也不松口,嗯嗯好吃,我这几天净喝粥了,嘴里都淡出鸟了。

    你先出来把药吃了。江乘说。

    你洗手了吗程小白!周暮喊。

    程让叹口气,搂着江野的脖子说:在嫌弃我这方面,他俩也是亲的。

    江野把他沾了油的手拿走,我也建议你去洗个手。

    程让撇嘴,你们仨都亲的,就我是后的,哼!

    他去洗手,江乘进了厨房帮忙,爸,我有什么能做的。

    你?江野在厨房扫了一眼,摘豆角吧,葱剥几根,你离锅远点。

    某学霸把塑料袋里的豆角倒出来,横看竖看也没看出哪个部位应该摘掉,不耻下问:摘哪?

    江野看了儿子十秒,你看着办吧,你留它哪咱吃哪。

    哦。江乘就看着摘了。

    英国那边放弃了可惜吗?江野拖了只餐椅坐下问。

    可惜,但也就那样。江乘回忆着吃过的豆角,先把豆角掰断,掰的时候发现有丝,便把丝摘掉了,AO我挺想去的,不过各地都有顶级AI公司,我寻思着我混哪儿都不难。

    江野看着他摘的豆角笑,点点头,嗯,我儿子随我,有魄力。

    爸,我大概要退学。江乘直接跟江野说明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该在学校学的我都学到了,我需要实践。

    江野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半晌后说:要听建议么?

    嗯。

    你的想法我认同,学习嘛就那么回事,能力到了求的就是效率,但我建议你读书这件事应该有始有终,学无可学不是你中途放弃的理由,因为你将来会发现,你要面临的这种情况还很多,你的习惯会导致你每次都潇洒转身,然后给自己留无数个尾巴,这样的人生你不觉得会有遗憾吗。江野倾身,胳膊搭在桌上看着他说,我觉得我儿子这智商应该明白这道理,所以我想听听你真正的难处。

    您不都猜到了吗。江乘耐心地摘着豆角,但语气稍微有点情绪化,我不喜欢那个地方,不想回了。

    那么令你伤脑筋啊。江野说,要爸爸替你揍他们一顿吗?

    江乘停下动作,看了他两秒,哼哧笑了,要,照死里打。

    哦,那行,交给我吧。江野站起来,走到儿子身边给了个拥抱,人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自己心里明白,做什么决定爸都支持你。

    嗯。

    还有,要对小白好点,男人嘛就要宠媳妇。

    嗯,我知道,但各家行情不一样,您就别操心了。

    程小白那样的宠坏了能上天,还是老老实实在地上待着吧。

    小白,最近小日子混得怎么样?周暮在小客房里转悠,从书架上抽走一本AV杂志。

    挺好的,这不刚从医院出来。程让简单洗了个澡,正在擦头发,不是说住院的人能撞大运嘛,我肯定能心想事成。

    周暮哼笑,能毕业吗?

    我能考上还能毕不了吗,肯定能,您瞧着吧。程让口气很豪。

    白啊,挺大个人了,说出去的话要懂得实现知道么?周暮卷起杂志敲他脑袋,我听说你泥人事业发展的不错,是打算当一辈子的事业发展了么,能坚持?

    能。程让知道周暮想问什么,泥人跟哥都能坚持他是谁,他是让哥,多大点事。

    那行,爸爸相信你。周暮让他趴床上,我看看你伤口。

    爸爸,我都这么大了屁股就别看了吧。程让捂着裤子怪难为情,也不是害羞,主要是丢人。

    你在我这早没脸了,还怕丢吗?周暮笑,你手术过程我都看了,不差这一眼。

    程让:

    小白,周暮一边看伤口一边问,想过以后要面对的事么。

    热恋呢爸爸,哪有功夫想这些。程让脸埋在床上,嘟着嘴说,不过后面会想的。

    那好好想想吧,男人的责任感就是这时候建立的,既然选择了就要负责,不论以后面对什么。

    以后啊,程让有点不敢想,他知道要面对什么,只是底气不太足,他想跟乘哥在一起,也想让自己的世界维持原样,他想所有人都快乐不知道会不会太贪心了。

    在家养了三天程让就受不了,毅然决定带伤工作。

    你等会儿。早上出门的时候江乘叫下他。

    嗯?哥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啦。程让靠在门上嘿嘿笑。

    舍不得倒是舍不得,但这只停留在担心他身体那方面,其它一概没有。这三天江乘没想别的,只想他伤快点好了滚去老白。

    这货仗着自己受伤把江乘当抱枕,从早抱到晚,狗皮膏药似的粘他身上,反正江乘啥也干不成,夜跑也没法继续,肌肉都快萎缩了。

    我跟你一块去吧。江乘背了个包出来,到门口换鞋。

    黏人归黏人,但人是自己的,还得疼着。

    噫?哥你要跟我去老白啊,担心我吗?程让一高兴,抱着江乘的头啃了一口,嘿嘿,这样就对了,以后你就跟我混,我们工作允许携带对象。

    江乘无奈,不嫌扎嘴吗?

    好像是有点啊。程让坏笑,那就亲嘴好了。

    江乘没来得及躲开,肉嘟嘟的唇就落在了嘴上,简直造次之极。气得江乘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程小白,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程让装模作样地哎呦两声,哥,你怎么舍得打我呢?

    江乘心说:我就是舍不得才没打死你。

    哥啊,你到底谈过恋爱没有?程让继续作死,捏着江乘的两瓣脸使劲扯,情侣在一起可不就是腻歪吗,你这个样子我怀疑你在敷衍我。

    这两天程让每每想干点什么的时候江乘就老躲,最多配合他接个吻,还都是点到即止,他差点因此怀疑他哥性冷淡。

    江乘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几秒,完了用脚关上门,推着他怼在门上,无视他因为屁股撞疼了裂开的嘴,捏着他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程让僵成了一根木头,屁股上的疼痛以火箭般的速度转移到了舌尖上,此时此刻他全身器官除了舌头跟心脏还能正常工作外,其它部位全部罢工。

    就在他极度懵逼的时候,有一只手挑开了他外套里面的T恤,程让只觉得有电流从头发丝过到脚趾头,仿佛身上插了个电插头,当场糊成了一只炸毛鸡。

    江乘抬起头挑眉看他,还继续腻歪吗?

    程让抓着江乘的手,哭丧脸,哥,我错了。

    ※※※※※※※※※※※※※※※※※※※※

    屁股允许吗你就浪?

    第35章 惊喜

    今天老白的人发现让哥老安分的有点过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乘哥牵着。

    让哥, 您老人家屁身体还好?史天上前扶着程让, 也不知道这位能不能坐下,要不要上楼趴一会儿?

    说话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趴你个脑袋, 老子屁股好着呢!

    江乘在后面笑。

    乘哥, 您今儿怎么有空大驾光临了?邱大吉看看程让再看看江乘, 感觉这俩人不知道哪儿不一样了。

    嗯,给病号当保镖的。江乘等程让慢慢坐在沙发上之后他才坐下。

    程让动了动舌尖,脸有点烫。

    史天乐了,让哥你也是, 受伤多养两天呗, 带伤上岗整得我们怪有压力的, 还让乘哥担心。

    再不闭嘴打死你啊。程让看看他哥,撇撇嘴没说话。

    在家是不能待了,有了早上那一出,程让一旦跟江乘共处一室就心痒难耐想干点啥,可现在身体抱恙干不过人家。

    不过程同学有点记吃不记打,出门前刚被教训明白了,这会儿又琢磨着等伤好了怎么扳回一局。

    我给老白做个了网站和APP, 给你们试用一下。江乘拿出笔记本给他们看,有问题我再修复。

    啥?史天跟邱大吉一起张大嘴, 二脸懵逼, 卧槽, 乘哥你牛逼啊!

    程让更傻了,乘哥什么时候背着他做了网站还有APP?为什么他不知道!

    当然,当着他面做他也不知道。

    但是,他好歹透漏一下啊,搞这么大惊喜是想感动死谁!

    闲没事顺手做的。江乘说,没多麻烦。

    搁专业人士手里这叫顺手,在完全不懂的人眼里这叫高科技。史天跟邱大吉两个仿佛俩土包子,进老白的网站就像进了大观园,明明也不是没见过网站,就感觉自己是生平第一次见这么神奇的玩意。

    哎呦我的妈,这是啥,还能动态展示泥塑啊看见没有大吉,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展示,脚底点颗痦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江乘:

    哎呦卧槽,这界面太漂亮了啊,还有购买渠道。邱大吉也跟个傻子似的,让哥呢,你怎么那么淡定啊,快来看看啊。

    让哥转了个脸,差点哭了。

    妈的,乘哥干嘛啊讨厌讨厌讨厌!

    大吉你这话说的,让哥这么淡定肯定看过了呗。史天说。

    刚要探头去看的程让又退回去,只想把蠢脑袋打死。

    这会儿要说没看过是不是有点丢脸?

    在丢脸还是丢脸之间,程让毅然选择了丢脸。

    他没看过没看过就是没看过怎么了!明明是乘哥给他的惊喜,怎么就不能看了?

    你俩给我让开。程让上前抢走了笔记本,去给我哥买杯咖啡去,再买份烤辣条。

    史天邱大吉面面相觑,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是让哥,叫外卖就好了啊没必要亲自出去买。

    于是这俩人分别下完了单又凑到笔记本前,欣赏大观园不是,网站。

    程让:

    江乘笑了半天。

    哥,你啥时候做的啊。晚上回去的车上程让问江乘。

    这位说要来工作的病号,一整天就蹲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稀罕他的新网站,到现在还美得不能自已。

    江乘没敢说这是原本留给他的礼物,是打算走之前给的,前段时间空闲了做的。

    所以是打算给我惊喜吗?程让捉住江乘的手放在腿上按摩,嘿嘿,辛苦了哥。

    江乘搓搓眉头,觉得人傻一点有时候也挺好的。

    诶?不对啊!程让忽然反应过来,你原本要走的,所以给我做了网站APP是用来安慰我吗?

    江乘:

    你回来就给纪恬恬买了礼物没给我买,就是打算走之前送份礼物让我别哭别闹是吧?哎我去,亏我还这么傻以为你送惊喜,这他妈分明就是分手费啊!

    江乘:

    程让感觉灵魂受到了背叛,甩开江乘的手,操,不行,我现在只要想起你原本要离我远远的我就控制不住想打人。

    想打人归想打人,但他知道不能怨乘哥,他可怜的哥受了委屈想一个人抗,他没早点发现是他的错。

    于是又把人手重新抓回来,一直到下了车也没松开。

    要不,我把分手费收回来?江乘在他手心扣了扣,你脸都快成驴脸了让哥。

    程让也没不高兴,就是有点心有余悸,幸好他及时把人拉住了,不然他跟乘哥就错过了。

    休想。程让把他的手塞进兜里十指紧扣,现在那不叫分手费了,叫定情信物,回头我也送你一份。

    江乘笑。

    哥,后天咱去看看姥姥吧,她程让话说一半忽然停住,看着单元门口停着的红宝马。

    江乘蹙眉,程小白的手在看见纪铭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缩了一下。

    程让不觉得跟乘哥在一起有什么好避讳的,在大街上他可以毫无心理障碍地牵手,可看见纪铭的第一反应却是不想让他知道,也许是不想对牛弹琴,不想跟无法理解的人解释,也许是怕他知道了告诉姥姥姥爷。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35)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