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痕 作者:冉亦安

    &齿痕——冉亦安(38)

    开培训班肯定是想尽方法动用资源为自家学生开后门的,如果知道的多点,还能标价出售,反正到了这个时候学生都很好忽悠,抓着根救命稻草就咬钩。

    老白肯定不会赚这钱,但可以组织学生提前画一画,上阵前磨刀不快也光。

    下午邱大吉才回来,进门一脸激动,一看就知道收获不小。

    走走走,先上二楼开个会!邱大吉跟捡了钱着急分赃似的招呼楼下俩人,快啊兄弟们,争分夺秒啊。

    这是取得什么机密文件了吧这么激动?

    程让上楼前跟史天使了个眼色,我说,他待会儿要是有什么歪心思,直接就地正法。

    没问题,我干倒他!史天搓搓手,看着还挺兴奋。

    邱大吉特意跑到休息室里说话,让哥,天儿,我两场都打听着了!

    这么牛吗大吉?史天关上门说,表舅今年这么给面啊。

    哪儿啊,我软磨硬泡他才给了点提示,水粉静物是我自己瞧的。邱大吉指了指自己的鞋,老表舅提示的,不知道是速写还是素描,我估摸着应该是默画。

    程让一听这场就不好考,这种题目知道了也没那么有用,单纯刻画一双鞋就有点考功力了,又没有固定参照物,哪怕今晚上让学生临时抱佛脚,明天能画好的也不多。

    史天点头,那倒是,画一双鞋不难,画出彩不容易,速写还好一点吧,现场找一双鞋照着画,不过速写的可能性不大,太简单了这得算是冷题目了吧,平常画得就少。

    就是画得少消息才有价值,反正晚上让考C院的学生画两张练练手,总比不练强。邱大吉说,静物倒是常见,不过我估计最后肯定还有一个主体静物,这个就不一定是什么了,每个考场肯定不一样。

    画画考得还是功底,不像考卷知道题目就是十拿九稳,不过聊胜于无,看来晚上还得加班。

    大吉,我记得白迎迎跟张扬都考C院吧?程让意有所指,你可别太实在了。

    白迎迎那姑娘确实挺牛逼,给邱大吉戴了绿帽没几天又吉欧巴长吉欧巴短了,恋不恋爱对这个称呼的甜度毫无影响,除了每天晚上不滚床单以外,跟邱大吉的关系还跟以前一样。

    程让怀疑白迎迎之所以厚着脸皮回来,是还想说服邱大吉给张扬考试,当然邱大吉是不可能再上当了,但能把考题套出来也不白回来,毕竟邱大吉老舅在C院,给外甥透露点消息太正常了。

    就大吉这软耳朵,白迎迎随便卖个萌就能把考题套出来。

    你也太小看我了让哥。邱大吉不以为意,我晚上就摆一桌静物,放上双鞋,咱就恰好练习了这不算啥吧,放心吧啊,明天就考试了,我又不跟她单独待着,没事。

    行吧,程让没再说啥,下楼准备静物去了。

    晚上熬到十一点才回家,江乘已经跑步回来了,正在书房不知道跟谁通电话。

    一听到他哥打电话程让就警钟大作,匆匆脱掉鞋光着脚跑到小书房外听门角要是还跟那个破室友,他立刻就杀到隋宇家里揍他。

    我爸还没回国吗?江乘靠在椅背上,手拨弄着头顶上吊着的绿箩,不是去揍人吗,怎么揍这么久,不会叫人揍了吧?

    挨揍他也乐意啊,你爸去的时候特别高兴你知道么,因为你长这么大,头一次把自己的难题交给他处理,他屁颠屁颠给你出头。周暮隔着电话笑得不行,不过人早揍完了,据说揍得他们灰头土脸不敢逼逼,最后拿着补偿费滚蛋了,本来是要回了的,他又突然有点工作上的事,晚两天。

    哦,我爸揍人破费了,我回头还他。江乘听着门口有动静,不由深笑起来,他从来没这样轻松过,像是卸下了一身重担。

    父子俩一向乐衷于客气,互相欠债要还,吃个饭有时候还要AA,外人可能不大理解,但这是他们表达爱对方的方式。

    有钱你就还,没钱就赊着。周暮开玩笑,还可以拿程小白抵押。

    你们又拿我做什么交易呢!程让听见是周暮的电话,高高兴兴地走进来,把书桌挪走,坐到江乘的腿上,搂着对方脖子先香了一口,爸爸,通知你们一声啊,我哥的账都归我还了,他以后就负责在家混吃混喝,我养他。

    江乘擦了擦脑门上的口水,无语。

    周暮乐了:你赚得钱够你自己花吗程小白,还你替人还钱,你上秤论斤卖也卖不了几个钱啊。

    那您甭管,反正我哥以后不出门抛头露面,就在家当花瓶您问我这什么狗屁心理?那你问我爸去,你要现在辞职在家当花瓶,他保证一百个乐意。

    这货得啵起来没完,江乘干脆跟周暮拜拜挂电话,把人从腿上薅了下去,一身颜料铅笔灰往哪蹭呢,滚去洗澡。

    程让对江乘的威胁已经有了免疫,又死皮赖脸地坐回去,反正已经蹭了,你这会儿矫情个屁,来,再让爸爸香一个。

    江乘:

    早上出门还蔫得像个烂茄子,出去半天回来就成了饿狼,程让把他哥怼在书架上,啃得活像饿了仨月。

    没一会儿,江乘也被他啃饿了,于是两头饿狼你来我往,直接啃进了浴室。

    闹腾完了也不知道几点,程让趴在床上哼哼,哥,你怎么给我洗得头,都给我洗打结了!

    他借头发抗议,主要是想控诉江乘的暴力行为,本来酝酿着要报昨晚的仇,一步步早在心里计划好了,开始展开得也很尽如他意,就是中间不知道哪一步歪了,他又被收拾得体无完肤。

    浴室一地鸡毛,江乘正在清理战场,闻言说:那你自己进来再洗一回。

    还洗?再洗就秃毛了好吧。

    程让一想起江乘的手指在发间揉搓的滋味就浑身发烫,他那双手可能是通电的,揉哪哪起电,光这么想着就一个激灵接一个激灵,那些非非的画面在眼前一帧接一帧

    起来。江乘忽然过来说。

    啊?程让被迫从不堪入目的画面中撤回心神,下意识拽过被子来遮在屁股上,遮完了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趴着没什么遮的必要,又欲盖弥彰地把被子掀开,完事觉得这样太心虚,连臊再懊恼,闷出了一头汗,最后干脆装鸵鸟,把脸埋进了枕头。

    江乘:

    让哥这一套动作,生动而完美地表现出了扫黄打非人员进入现场后,某些人群的临场反应。

    起来把头发吹干了再睡。江乘掀枕头。

    枕头底下传来垂死挣扎试图挽回早已不存在的脸皮的声音,哥,你就当我睡了吧。

    那行。江乘把吹风机插在床边插头上,手指在程让肋下轻轻挠了两下,对方马上诈尸一样弹起来,笑得差点撅过去。

    哈哈哈哈哥你住手住手痒死我了!

    江乘嘴角一抽,让哥这种无实物表演的技能也不知道从哪学的。

    我离你八尺远呢让哥。江乘打开吹风机,勾着顶着小帐篷还笑抽了的某人的腰拽到面前,对着鸟窝一通吹。

    程让一下老实了,乘哥的手指就跟插头一样,一碰就过电,他手指抓着床单,脸对着江乘光溜溜的腹肌,以及跟自己同款的小内内,忍不住吞了好几口口水。

    让哥吹了一会儿后江乘关上电吹风,有些抱歉地说,你头发要不剪短点吧,精神。

    啥?程让正谋划着待会儿把他哥干倒呢,一时没回过味来,我干嘛要精神,我要好看!

    不是,江乘搓搓鼻子,思考怎么告诉他一个悲伤的故事,你头发打死结了。

    程让:

    ※※※※※※※※※※※※※※※※※※※※

    纪恬恬同学远隔重洋打了二十八个喷嚏。

    第38章 礼物

    程让做了一晚上变成秃子的噩梦。第二天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镜子前看头发有没有出现奇迹, 看完后他想把他哥掐死。

    哥!我恨你!程让对着鸡窝头欲哭无泪, 我一万块的头发就这么死了, 我怎么见人怎么过年啊啊啊啊!

    反正我没嫌弃你头发,你还要形象给谁看?江乘进来刷牙, 看着他的头发乐, 你现在这个样我都觉得挺好看这是不是真爱了?

    我程让因为不知道怎么跟直男审美解释爱美人士在全世界人民面前都有形象包袱这事而差点自闭, 蹲在地上搓脸。

    江乘翻看他头发打结的那部分, 好几块地方都结得死死的,他头发又卷又长,卷在一堆堪称一团乱毛,这对江乘这种凡事都追求条理分明的人来说简直不能忍, 要不是这家伙宝贝头发, 他昨晚上就给剪了, 剪掉也还行,距离发根还有至少两厘米,你还能留点。

    程让抬头看着他哥,哥,我这种发型短了它就不是这效果了,两厘米卷起来就跟泰迪差不多。

    江乘差点让牙膏沫呛着,他吐掉牙膏沫笑了半天, 那就保持这样吧,反正在我眼里你的头发就是一坨, 不过揉起来挺舒服, 等我哪天给你全揉成结再剪。

    程让克制着打人的冲动, 哥,你知道你是在找抽吗?

    江乘镜子里要笑不笑地看他,我就是找了,你能怎么抽?

    程让在江乘屁股上掐了一把,恶向胆边生地在他耳边说,干你!

    让哥有志气。江乘忍着笑,我为你加油。

    程让:

    你晚上给我等着!

    上午程让紧急约了他的发型师补救头发,没想到发型师妙手回春,剪了几下打结的部分就没了,整体长度基本没什么变化,就是修一修的程度,简直完美。

    恢复发型的人一高兴,决定给他家花瓶准备生日礼物。

    江乘的生日在年底,早上程让说发型毁了没法过年,就是说不能在他哥过生日的时候美美的。

    往年他也送礼物给江乘,不过都是买现成的,今年意义不一样,尤其知道了他的生日其实是被江爸捡回家的日子后,更要送份贴心大礼。

    程让打车去了江野在环亚大楼的工作室,这里有一超大手工制作间,里面汇集了行业内最顶尖的手工师傅,不论是衣服还是首饰还是包,都可以定制。

    老齐!程让出电梯正碰上齐师傅,二话不说扑上去搂着人家肩膀,嘿嘿想我了不!

    哎呦,吓我一跳!齐师傅奔五了,不是什么小年轻,安安静静的地方冷不丁上来一只猴跟闹鬼一样,血压当场飙到180,我的祖宗,我还以为打劫的呢。

    打劫的要是劫了您那可亏大了,手机不在身上,兜里一分钱没有,就只有根卷尺,偷了去当裤腰带吗。程让边走边给老齐顺心口,您啊有空赶紧去我爸爸做个心电图,心率也忒快了。

    我这哪有空去啊祖宗,马上就是圣诞季了,一天一顿饭最多睡五小时,忙得脚不沾地,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齐师傅匆匆朝工作间走,你这会儿来是要定制圣诞礼物吧,送女朋友的?

    程让轻咳两声,不是,给我哥的生日礼物。

    哦,小乘啊,那好办,我们圣诞季才出了两款新手表,还有男士包,皮带,要什么有什么。

    程让并不想买现成的,想自己设计点什么定制,最好能参与其中一两个力所能及的环节,也算是亲手打造的生日礼物。想做点什么送乘哥的时候,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其实是戒指,可让老齐这么一问,他又不好意思提了。

    算了,戒指还是麻烦江爸设计吧,反正他肯定也想过给儿子亲手设计戒指,就当满足老父亲的心愿了。

    我哥不缺手表,也不用包。程让看了眼圣诞款手表,倒是挺喜欢,江爸这里的表虽然不比那些奢侈大牌,却非常有设计感,每个系列都能直击他取向。

    你抱着这思想还送啥礼物啊。齐师傅笑说,送礼物是个心意,这年头谁还缺什么吗,关键是你送的,这就是意义是吧。

    倒也是,程让寻思着以后肯定要年年送,就一年换一样吧,逐步把他哥身上的物件都换成自己设计的。

    老齐,我想设计个电脑包。程让想到了目前最迫切的一样,因为乘哥最近出门都会带电脑,送个多功能电脑包肯定很实用。

    你说啥?齐师傅怀疑听错了,电脑包?小白,咱这是时尚品牌,你送点跟时尚沾边的。

    电脑包是土了点哈,程让说完也觉得不太上档次,那就皮带吧,再订做套西装,我哥马上也是要上班的人了,需要正装。

    那没问题,你想要的设计元素尽快给我,我先帮你弄。齐师傅说。

    还是老齐疼我,回头我请你吃饭。程让在老齐的工作台上寻摸好玩的小玩意,翻出了一个很特别的金属锁扣,诶,这个好看,这是干嘛用的?

    那个啊,那是计划放在一款盒子包上的,我设计的,好看吧,不过暂时没设计出合适的包,就先搁置了,计划明年出。

    好看,忒好看。程同学连连点头,既然还没有设计出包,就先给我私用了吧,我想设计个小礼盒。

    齐师傅眼前一黑。

    程同学还有个制作间小土匪的别号,顾名思义,就是只要他看上了什么就一定要据为己用,甭管是不是机密设计。要知道每年的新品拼的就是设计创意,一款包除了款式皮色,金属配件也是很重要的,这祖宗要是拿出去提前问世了,那还拼个屁。

    土匪这还不算完,我要的礼盒可不是一般的礼盒,就借鉴一下咱们今年新包的元素吧,做个同系列款,皮色皮质都要一样的,这样一看就知道是今年送的。

    恋耽美

    &齿痕——冉亦安(38)

章节目录

齿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冉亦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亦安并收藏齿痕最新章节